观察者网

“全球最大跨国假LV案”告破!你在迪拜花数万元买回的奢侈品可能是假的

2019-11-18 16:26:57

据央广网18日报道,近日,记者获悉,今年7月30日,在公安部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局的统筹指挥下,上海、广东两地公安机关密切协同,联合出动近百名警力,通过国际执法合作机制,联动阿联酋迪拜警方,打掉全部涉案犯罪窝点,从产、供、销、运全链条摧毁了整个跨境犯罪网络。该案涉案金额近18亿元,已抓获57名犯罪嫌疑人,捣毁犯罪窝点18处。

警方捣毁了一处制假窝点现场 本文图片均自央广网

过去五年里,一个中东地区最大的制售假箱包服饰奢侈品团伙让阿联酋迪拜警方颇为头疼,反反复复打了20余次,总是死灰复燃。

中东人曼苏尔在中国设立贸易公司,控制了一条黑色跨国贸易链:接收境外假冒路易威登、爱马仕、香奈儿等品牌箱包、服饰的客户订单;上游发展了上百个供货商,交给中国制售假窝点生产;下游招揽了200多个境外实体分销商,勾结物流公司,以经营外贸业务为掩饰运输;让假货从中国广州源源不断运往相距5千公里开外的阿联酋迪拜,以正品促销等名义销售,部分假货转口至欧美等地,价格有的翻了百倍。

警方发现大量假LV标识

境外人员长期控制全链条造假

这个制售假团伙以假充真对外销售,并且假货的品质较高,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迪拜警方不断打掉销售和囤货窝点,新的窝点又不断涌现,团伙的层级化明显,即便抓到下线,也指证不了究竟谁才是幕后老板。

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探长戴莉介绍,最初,迪拜警方提供的信息有限,仅提交了部分现场拍到的照片和一封3年前发出的电子邮件。

经现场照片和电子邮件印证,有两家公司进入警方视野,注册地在香港的小骆驼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骆驼公司”)和一家注册地在广州越秀区的广州思钶路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钶路公司”),两家公司的股东重叠,思钶路公司由小骆驼公司持股。

小骆驼公司的总经理是中东人曼苏尔,近几年曾80余次入境中国广州。董事为中东人哈利勒,正是阿联酋迪拜警方查封的售假库房的登记人。2015年,曼苏尔招揽林某成为思钶路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者,同时,还委派了一名外籍员工奥萨马充当监工,以经营外贸业务为掩饰售假。

该公司有10多人,分工明确,下设客服人员,接待境外客户和陪同翻译,并且只接受境外客户受理订单;随后,根据曼苏尔提供的境外客户订单内容,指使公司员工向供货商采购货品,或购买正品交由工厂进行仿冒生产后,打包运送至物流公司;相关货款、境内员工工资由迪拜的财务主管查希尔进行支付,每月发出的箱包数百只,思钶路公司将收取百分之三的服务费。

小骆驼公司负责渠道,将假货汇总批发到境外;思钶路公司对接货源、客户、物流,随着警方调查深入,一个由境外人员长期控制的造假全链条浮出水面。

警方捣毁了广东一个城中村的制假窝点 

城中村的制假工厂

警方发现,这两家公司的假货供货链惊人,多年来累计有上百个。但由于交易时间跨度长,一些证据链已经断裂。

不过,在广东省广州市一处典型的城中村中,一家看似稀松平常的工厂露出破绽。

这个300多平米的工厂淹没在一栋8层的普通楼房里,白天密不透风,窗子用黄布遮住,从外看不透里面,只有一处进出口,平时都是锁着的,生产时间一般是下午到深夜。工厂戒备森严,内外都装有闭路电视摄像头。“可能里面味道太刺鼻了,他们会在晚上开一扇窗”,戴莉回忆,透过窗户,能清晰看到里面堆满了制作假货的皮料,十几名小工熟练地裁剪、缝制、压花、涂胶、美化、贴标、包装。

警方查明,从去年年底,制假工厂的幕后老板詹某,为该案境外公司专门定制生产假LV奢侈品,为此招揽了工厂负责人王某和10多名有经验的小工。

“工厂定位纯手工制作,为了做的逼真,他们只招有手艺的小工,购买真包或者高仿包拆解仿制,每个小工分块负责”,戴莉说,为了逃避打击,所有小工都是现金结算。

现场抓捕时,让民警和品牌权利人感到惊讶的是,成品如同晾衣服一样成排挂在屋内一角。LV最新款的皮箱也仿制出来了,从外观到手感,几乎能以假乱真。现场查获大量皮料甚至还有鳄鱼皮,戴莉至今清楚地记得屋里的味道,“很臭,很刺鼻”。

与打击其他制假工厂不同的是,为了达到奢侈品“限量”的特点,这个工厂对每一样LV产品只生产一两个,所有的证书、发票一应俱全,“他们要求每一样东西都要有礼盒包装”。

而在另一端的迪拜,制售假团伙有庞大的市场,这些货物被摆在精装别墅内,以正品促销等名义,按照七折、八折进行销售。

案件梳理清楚后,上海警方将案件情况通报公安部请示开展国际执法合作,公安部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局经与公安部国际合作局会商后,上海、广东警方联动阿联酋迪拜警方,在阿里打假特战队技术协助下,在北京时间7月30日上午10点开展同步收网打击行动。

截至目前,中国与阿联酋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7名,捣毁犯罪窝点18处。其中,在我国境内抓获37名犯罪嫌疑人,查扣假冒各类国际知名品牌服装箱包7千余件,包含大量半成品配件、商标标识等。阿联酋迪拜警方根据我国警方通报的线索,在其境内打掉售假窝点10处,拘捕犯罪嫌疑人20名,查获侵权商品2.1万件。该案涉案金额约17.89亿元人民币,其中部分假货来自国内的制假窝点。

警方捣毁一处制假窝点,查获大量假名牌包 

只接受境外老板指定的生意

戴莉介绍,境外的分销商是销售渠道的头部资源,下设各大批发商出货,这种模式让假货的出货量更大,往往是批量的。

此案,团伙主犯曼苏尔等人在境内设立公司,在迪拜组织售假团伙,吸纳200多个实体店分销商,有组织、分层级、规模化接收各类假冒名牌箱包、鞋履、手表等商品订单。

戴莉认为,对该案全链条打击,绝非易事。制售假份子分工明确、思维缜密,整个链条展现出极强的“专业性”和防御能力。固定的供货商,固定的分销商,固定的物流,让这个制售假的小王国看起来固若金汤。

警方曾化妆侦查过,想通过思钶路公司往境外运货,“他们不接生客,只接受境外老板指定的生意”;警方还曾通过跟踪侦查该公司的一处仓库,保安发现生人逗留,立刻往管理层汇报,随后搬走清空仓库;为了避免分销商内部竞争,分销商对应了指定的货源,有固定的客户,不允许私自对接。

戴莉说,供货商也是固定的,需经境外老板精心挑选,不会轻易找新供货商。

为了突破海关,借助思钶路公司可以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便利,售假份子以真假混同的方式掺杂在一起运输,不容易被查,同时虚假报关。

戴莉介绍,物流公司也是境外老板指定的,不允许私自走其他物流公司,有时加急件的运费甚至大于货值,但因为运送到境外能带来巨额的利润,也会不惜成本运输出去。

据了解,以往类似的案件,对物流公司往往难以处理,犯罪嫌疑人多因主观上不是“明知是犯罪”而避开了打击,则难以形成全链条打击。

对于此案,警方查处了物流公司的通讯工具、电脑、财务账册,对所涉物流公司也予以打击,顺利拿下了这一起跨国全链条打假案。

在该案的办案民警戴莉看来,因为阿联酋和中国法律体系不同,往往进展慢,而在该案中,LV品牌权利人和阿里巴巴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弥补了信息的不对称性,使得各国警方愿意联合执法、紧密合作。

公安部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局副局长杜岩表示,中国警方将继续巩固与国际刑警组织,以及相关国家执法机构建立的执法合作渠道,加强情报信息共享,围绕重点案件开展跨国执法行动,推动全球范围对知识产权犯罪的联合打击治理。

(央广网记者张佳琪)

分享到
来源:央广网 | 责任编辑:朱楠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迪拜也有假货?“全球最大跨国假LV案”告破
数百IS成员及家属在阿富汗投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