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高以翔在《追我吧》录制中猝死引热议:运动节目底线在哪?

2019-11-27 16:59:22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

台湾艺人高以翔今晨(27日)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节目《追我吧》时心源性猝死,年仅35岁。

高以翔突然去世的消息令人震惊和惋惜,有不少媒体和网友质疑此次意外发生可能与节目难度过大有关,发起了有关“极限节目底线在哪儿”的热烈讨论,话题高居微博热搜榜第一。

高以翔的所属经济公司刚刚发布的声明中称其在节目录制中突然晕倒,经三小时抢救无效去世,目前其家人已经紧急赶往现场。

现场观众透露,意外发生时,高以翔正在被节目中素人嘉宾追逐,他在跑步过程中一度喊出“我不行了”,并突然倒地。还有爆料者称,高以翔到医院是瞳孔已经到放大到边缘。

而就在《追我吧》录制前一天,高以翔还在微博为自己近期播出的新剧吆喝,希望能让大家看到自己演绎更多精彩的角色。

在为失去一位优秀演员唏嘘不已的同时,有些媒体和网友认为此次意外可能与节目难度过大有关,开始讨论起综艺节目是否应该挑战高危项目、极限运动类节目如何平衡安全与可看性之间的关系等。

录制一档综艺节目而突然离世,除了高以翔的粉丝们难以接受事实,也让其他各家明星的粉丝们大受刺激,纷纷向自己偶像喊话别再录此类极限综艺节目,从“事业粉”变成了“生命粉”。

据周到上海报道,高以翔当时录制的这期节目是浙江卫视的《追我吧》第九期。

该期节目从11月26日晚间8点半左右开始在宁波录制,事件发生时,节目嘉宾已经参与了5个小时左右。同时,当天宁波最低气温仅为8℃。

不仅录制环境略微恶劣,《追我吧》本身还是一档极其考验嘉宾体能的节目,官方介绍称这是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明星嘉宾们需要和体能出众的各类运动达人们进行长达1.5千米左右的露天障碍竞速跑。

地图之一

从目前播出的三期节目看,挑战难度着实不小:

一来,录制现场设置了许多难度较高的障碍项目,嘉宾必须在跑步竞速的同时完成关卡。

其中甚至还包括70米爬楼速降等高危项目,不仅把女嘉宾宋祖儿、钟楚曦吓哭,向来以“硬汉”形象示人的男演员黄景瑜都惨叫不断,看得观众一身冷汗。

顺利完成项目后,别人都在欢呼,而挑战者的亲属却面色不佳,眼神里透露着紧张。

也许有些单个项目乍一看属于可接受范围,但连续的高难项目,对参赛者体力和技术要求极高,有些专业人士都无法完全hold住,险象环生。

第二期节目中,邹市明和李小鹏两位运动员进行追跑对决,邹市明在比赛中段意外跌落平衡滚筒。

他由于腿部抽筋整个人埋进海洋球堆里无法自己爬出。但当时周围的工作人员一直没有上前帮忙,直到主持人华少发现情况似乎有异,才急忙喊人将邹市明拖出。

二来,嘉宾们不仅需要完成关卡,还要躲避追逐者的“截杀”。

这些追逐者都不是吃素的,包括浑身肌肉、以健身为职业的健体冠军,篮球一级运动员,特警狙击手,手臂夹碎苹果的怪力少女,获10个冠军的职业搏击运动员……

平时不怎么锻炼的明星们,就被这些有着各项运动专长的素人们“按在地上摩擦”。遭格斗冠军出生的追逐者猛追,钟楚曦半道上就开始岔气还伴随耳鸣,被搭档萧敬腾连拖带拽完成各个项目。

还有录制现场的观众爆料称,节目中不乏明星跑到呕吐、抽筋,甚至需要吸氧的情况。

在高以翔出事以前,就已经有不少观众对节目强度及难度过大提出质疑,指责节目组为拼收视率逼迫艺人强行突破个人生理极限。节目展现的并不是什么拼搏精神,是通过折磨嘉宾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

今天,著名导演及演员@徐峥 在痛惜高以翔离世的同时,直接怒骂节目组缺乏安全防范意识,应该对这次意外负责。

明星户外真人秀上一次因安全问题进入公众热议视野还是在2013年,那也是这一类型的节目在中国迎来井喷的年代。

2013年,浙江卫视的明星跳水综艺《中国星跳跃》中,动作明星释小龙的随行人员不幸意外溺水身亡。尽管并非是明星,但网友对此类节目中的安全问题当即就引爆了网络。

2016年,台湾艺人陈楚河录制江苏卫视《非凡搭档》时,在“高空跳跃集装箱”的环节中护具脱落,膝盖直接着地,造成右膝十字韧带断裂及半月板损伤,不得不退出正在拍摄的电视剧《上古情歌》,演艺工作停摆两年之久。

胡军回忆录制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的经历时更是直言:“我想打他们(节目组)。”他们在吐鲁番录制的时候,节目组将一个没有顶、四面是窗的晒葡萄干的地方设置成了住处。儿子康康因为环境太干,一天流了11次鼻血。气得胡军直接和节目组说,“不录了……不是人住的地方,给葡萄干睡的地方让我们睡了。”

王宝强在拍摄《真正男子汉》时骨折、张杰录制《王牌对王牌》在“玻璃管吹乒乓球”环节时缺氧晕倒头砸在凳子上、李晨录制《跑男》头部被学士帽砸伤……

最近一次引发过大量关注的是芒果TV《密室大逃脱》中,邓伦因疯狂骑动感单车导致心脏疼痛,表情狰狞。

除了高难度、强对抗的节目设计让艺人们的身心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很多综艺节目的录制还存在“疲劳作战”的情况,连续七八小时的录制几乎是家常便饭。户外录制的综艺节目更存在不少不可控的风险。

据上游新闻报道,一位曾执导过多档大型真人秀,并曾做过户外真人秀现场执行导演的业内人士还认为,高以翔的意外应该给同业者再次敲响警钟,类似明星、艺人在录制之前是否刚结束了其他高强度工作、休息是否完全足够,这些看不见、“藏”起来的细节,必须要考虑得更周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阮佳琪

阮佳琪

睡不够 玻璃心 脾气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阮佳琪
专题 > 明星那点事儿
明星那点事儿
小编最近文章
明星被累得够呛、虐得够惨,真的好看吗?
2019年,“家暴男孩蒋劲夫”出续集
崔始源再道歉,中国网友提了个要求
视频播放破亿!papi酱旗下博主自爆被家暴
互联网公司人员架构优化指南——老板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