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色经济圈”发币夭折,但还有人在觊觎香港立法会议席

2020-01-03 17:11:04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一场修例风波,让乱港分子丑态毕露,除了以各种暴力行径破坏社会秩序,他们还建立起所谓“黄色经济圈”,帮衬支持示威者乃至暴徒的“黄店”,对撑警、支持港府的“蓝店”则动辄欺凌打压。

“黄色经济圈”以政治立场主导消费,企图撕裂香港社会,其背后的各路操纵者更是各怀鬼胎,有人以近乎黑社会保护费的方式勒索商户,发“暴乱财”;还有人拉“黄店”登记成选民,意图在下届立法会中夺取议席。

不过近期,“黄色经济圈”接连遭受打击,先是2019年12月25日,其附属品“抗争币”在“黄店”内讧中宣告夭折;12月29日,立场偏向示威者的香港作家梁文道也因无法忍受“黄丝”的蛮横,点名批评“黄色经济圈”。

2020年1月3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撰文揭批“黄色经济圈”,斥其以“党卫军”和黑社会的做派推销“黄色经济”,是对经济二字的亵渎、对基本人权的践踏,是香港经济文明之耻。

美心旗下餐饮店被砸  图源:东网

乱象丛生的“黄色经济圈”

所谓“黄色经济圈”,就是激进分子在消费时优先光顾与其政治立场相同的黄色商户,同时抵制被他们标签为蓝色商户的店铺,构建所谓“自给自足”的生产消费体系,幻想与内地作切割。

且不说此举有违市场规律、不符合香港作为国际中心的开放理念,“黄色经济圈”也隐藏着部分乱港分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病态心理,甚至成为其捞取油水的伎俩。

一方面,乱港分子动辄打压、欺凌与自己政见不同的商户,甚至只要是他们认为的“蓝店”,就会遭到其打砸破坏。修例风波以来,美心旗下的美心皇宫酒楼、元气寿司、星巴克(香港);开除辱警员工的吉野家、被指由福建人经营的优品360等,皆遭暴徒“装修(意指毁坏)”,损失惨重。

另一方面,“黄色经济圈”说白点就是一种近乎黑社会保护费的勒索制度。香港《文汇报》12月31日披露,“纵暴派”文宣会根据店铺官方或负责人Facebook过去的言论,推断其政治立场,将其分为黄店、蓝店,一旦定性为“蓝店”便被暴徒不断骚扰、破坏,打压辛苦经营的小商店直至结业为止。

但“黄店”也不见得有好果子吃。

部分被标签为“黄店”的商铺表示,文宣组会邀请他们加入“黄色经济圈”,店方须向所谓的“抗争基金”捐款,此后便被列入“黄色经济圈”名单,部分食肆获发“米猪莲(黄店标识)”标签,可张贴在门外以资识别。

有“黄店”贴出告示扬言不欢迎警察  图源:香港文汇报

但“入圈”后噩梦才开始。不少“黄店”透露,“纵暴派”一会儿不许他们接待警员家庭,一会儿不准店方使用内地原料,还必须聘用“黄丝”义工;甚至还被强迫打折、使用所谓“抗争币”,让不少“黄店”也忍无可忍。

一家名为“Green Door Coffee”的咖啡店就发帖抱怨被要求参加“黄店”优惠计划,质疑:“为何要黄店提供优惠?”另一家“Return coffee”咖啡店,虽不时在社交媒体发表支持示威者的言论,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入“抗争币”使用商户。

“抗争币”,是“黄色经济圈”的附属品,用户向“抗争基金”捐款后可兑换等值“抗争币”在“黄店”使用。正如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所言,反中乱港分子试图用所谓“抗争币”空手套白狼,让人哭笑不得。这个东西也不过是他们“收保护费”的变种、欺行霸市的伎俩。

12月25日,“抗争币”在“黄店”的质疑和内讧中寿终正寝,其运营者“香港公民链”在社交媒体上称,“本项目因为未能处理好发行上的安全问题,引至令公众产生个人私隐及安全担忧,决定即日停止运作。

12月29日,为乱港媒体《苹果日报》撰稿多年的香港作家梁文道发出最后一篇专栏。文中,他点名批评“黄色经济圈”出于政治倾向破坏蓝色商户,“我怎么能够因为他的政治立场和我不同,就跑去打砸他开的店铺?”他更质问,如果“黄丝”可以容许这等“勇武”,那在道理上是否也能理解黄店被“蓝丝”破坏?

图谋立法会议席

除了持续撕裂社会,制造“黄色恐怖”,“黄色经济圈”背后还隐藏着政治盘算。眼下部分政客已将目光放在了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上,图谋拿下功能组别中饮食界的一个席位。

港媒报道,工党前立法会议员、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1日声称,要攻克饮食界并非没有机会,他将发动新当选的区议员为所属选区的“黄色食肆”登记做选民。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杨岳桥当天则现身铜锣湾街头招揽新选民,扬言要在立法会选举中“光复饮食界”。

1月1日,杨岳桥(右)、郭荣铿(左)等人在街头宣传立法会选举“攻略”   图源:郭荣铿Facebook

香港立法会饮食界的议席自设立以来一直由建制派议员出任。现任议员、自由党的张宇人更是自2000年起连续5届当选。

按照选举规则,要成为饮食界的选民,必须是根据《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发出的食物业牌照持有人,或属于特定的团体。

若为食物业牌照持有人,则必须要在提出登记申请前的12个月内一直运作。

截至2019年,饮食界登记选民人数(团体)共4408个。而根据香港特区环境卫生统计数字,到2017年食物业牌照数为35606个。这意味着,多数有资格登记的选民此前并未登记参选。

这也给了反对派机会,他们目前的“策略”是期望再有5000人登记成选民,扩大选民数量增加胜算,因此正不断拉“黄店”参与。

不过,2016年立法会选举期间,借非法“占中”出位的厨师伍永德曾以类似手段挑战张宇人,但卖力吆喝下最终也只取得674票,远低于张宇人的2438票。

香港立法会饮食界议员张宇人  图源:立法会网站

《星岛日报》报道,面对反对派的挑战,张宇人回应未决定是否参选下届立法会,但他怒斥“黄色经济圈”的战略是恐吓,形容这如同几十年前黑社会勒索店铺钱财。

张宇人表示,过去半年饮食业受示威影响,生意大减,不认为业界持牌人会有不理智的决定,他也不担心多数持牌人会听李卓人呼吁去做“黄色”选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恺雯

王恺雯

wangkaiwen@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香港
香港
小编最近文章
“黄色经济圈”发币夭折,但还有人觊觎香港立法会
港府2200字严正驳斥
印度允许华为参与5G试验,华为致谢
花公帑反政府!香港电台还好意思要求加钱
哈副总理透露初步原因,涉事航司曾被禁飞欧盟7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