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工信部:6G还处在探索阶段,绝不会关起门来研究中国的标准

2020-01-20 13:49:33

1月20日(星期一)上午10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介绍2019年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并答记者问。

在回答记者关于6G将是怎样的图景、工信部对6G研发有怎样思路、是否有信心6G再度领航等问题时,闻库回答道,目前看来,虽然世界很多国家都放出了6G的一些消息,实际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在6G方面很早就做了工作,2017年年底就着手开展这项工作,2018年就组织一些专家对6G进行讨论。但6G既着急,也不是那么着急,目前还得脚踏实地、实事求是。5G刚刚开始发展,5G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与此同时,就像记者提到的6G,不能光做5G不做6G了,还得做6G。所谓着急就是要早把它布局下去,早进行研究,但是现在不能够就说6G就是什么,目前我们研究6G两年了,但没个特别明确的鲜亮的结果给大家展示。

现在(6G)这些工作都在探索当中。总的一句话,要着急,但也不那么着急,眼前的第一要把现在5G工作做好,同时6G工作要启动。第二,无论是5G还是6G,十几年摸索的经验就是这项工作是全球的,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有一个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后来我们把这句话拿过来了,在通信界叫做“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标准”。

苗圩则补充称,我们有一个组织叫IMT-2020,我们现在已经扩充到IMT-2030,这个组织是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为主,组织全球各方面的力量,共同致力于下一代标准的研究。3G时代三个标准,4G时代全球两个标准,5G时代全球统一标准,全球统一标准的好处不言而喻,我们一定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在6G时代,不管是什么,我们还要致力于推动全球统一的标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要坚持开放合作这条道路,绝不会关起门来自己研究中国的标准,那将会独立于世界之外。

关于5G、6G问题,答记者问实录: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去年5G手机出货量已经超过了1377万部,请问今年是否有预期目标?今年5G独立组网将如何推进?是否有日程表?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徐想 摄)

苗圩:关于5G,这也是社会上一个热点问题。5G作为一项新的技术,世界各国都在加快推进,社会各界很关心我国5G发展。2019年正式启动了5G商用,各方面的工作都在有序推进,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下一步5G发展主要是四方面:

一是稳步推进5G网络建设,打造高品质5G通信网。我们要持续推动基础电信企业加大投资,稳步推进5G网络建设。今年在国际电联R16标准正式确立之后,我们要重点加快独立组网的网络建设,只有独立组网的方式才能更进一步显现出5G的性能。另外,大力探索面向行业的5G网络架构,切实满足各个不同行业的个性化需求。我们还要鼓励和支持地方政府积极出台有关支持政策,为5G网络建设和发展提供便利条件。

二是深化5G应用发展,培育海量垂直行业应用。记者朋友们帮我们总结了一句话,我觉得非常贴切,叫做“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我去年也是这个时候说过“二八定律”,5G除了解决人和人之间的通信问题之外,更大程度上是要解决物和物之间、物和人之间的通信问题。粗略估计,大约20%是用在传统的消费物联网上,80%用在物联网特别是工业互联网上。5G超高速率将使手机刷屏更快,满足部分高端消费群体对虚拟现实、超高清视频、大型网络游戏的需求,也可以通过5G网络建设解决一些城市热点地区网络拥塞的现象。但是更大的“蓝海”还在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我们要利用5G技术更好地帮助工业企业建立起内网,推进生产企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进程,推动5G应用从物流、监控等生产外围环节向仿真、控制等内部环节延伸,使应用深度不断拓展。

三是尊重市场规律,推动5G应用渐进式发展。从3G、4G多年的发展情况来看,应用发展需要经历循序渐进、不断完善的过程。5G应用涉及到很多新兴的领域,更需要我们不断探索、不断总结,在培育过程中可以采取“沿途下蛋”的策略,使5G应用不断落地。

举个例子,比如在车联网领域,过去国内国际都有不同的争论,到底是推行DSRC技术在车联网上应用,还是推广C-V2X在车联网上的应用,现在越来越多国家认识到并且作出决定,还是推行C-V2X这种技术在道路和车辆上的应用,这是最好的选择。我们跟相关部委建立了一个合作机制,正在推动汽车、通信、交通和公安相关的标准委员会建立合作机制,加强开展跨行业C-V2X关键标准研制和应用,加快完善车联网标准体系。同时要加强车路之间协同,国外前期发展的情况是把一切难题都交到车上,显然这样的车即使造出来,可能用户也买不起。我们发挥制度优势,加快推进路网信息化、数字化改造,进行车路协同,这样就可以大大降低对车辆智能化的要求,也可以大大降低车辆成本和售价。当然,真正实现无人驾驶,我估计还有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像L2、L3级的辅助驾驶,现在已经开始在新的一些车型上得到体现,像紧急制动,人没有发现的时候,遇到障碍物车辆可以自动停车,这些功能已经在一些新车型上体现了。

四是坚定对外开放合作,共同推动5G产业发展。在互联网时代,没有哪一项技术的研发可以由一个国家关起门来独立完成,也没有哪一种应用可以封闭在一国之内来使用。中国一直秉持开放、合作、共享的理念,我们也愿意继续与全球产业界共同推动5G产业发展。之前在5G标准制定过程当中,我们搭建了一个试验平台,包括高通、英特尔、爱立信、诺基亚、三星等企业,跟中国的华为、中兴、信科,在一个平台上大家开放合作,取得了很好效果。下一步我们还将一如既往的欢迎外资企业积极参与中国5G发展,遵循相关法律法规,公平地对待国内外企业和经营者。我们也希望我们跟海外的政府部门、研究机构、企业,共同建立合作机制,共同研究如何防范5G安全性问题,这是大家共同的责任,保证安全,推行发展。当然,在安全问题上我们反对把技术问题政治化,至于说推广使用了中国的产品就可能影响到国家安全,这个是言过其实,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我们还希望回到技术层面上,跟更多国家研究如何趋利避害,如何使5G更好地服务于全人类。

第一财经记者:由于5G的建设成本高,运营商已经开始协商共建共享,对于5G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工信部持怎样的态度?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同时,是否也会影响通信市场充分竞争的格局?是否会削弱5G对于基础设施投资的拉动作用?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徐想 摄)

闻库:谢谢记者刚才的提问,刚才你提到5G的投资比较大,关于5G的投资正像你所说的它是新一轮的网络技术革命的投资。5G作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的主要发展方向,将为各领域发展奠定优质的信息网络基础,以优质的网络提供优质的服务,是信息通信行业乃至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投资,那是必须得投的,因为它是未来整个网络演进的重要走向,谁不投资,在这方面谁就落后。当然,投资是有压力的。

刚才苗部长说去年我们有13万个站了,今年有一大波新的5G网络建设。去年可以说是5G网络建网的初期,各个运营商都加大了网络投资。加快完善网络覆盖,特别是把网络覆盖到越大越符合发展规律,待5G运营规模化发展之后,运营商逐渐显现出投资回报。当然,我们看到投资是比较大的,希望尽可能的和运营企业一起减少或者更有效的投资。比如在研发创新上,尽可能的把基站做的经济一些,做的好一些,这样可以减少运营企业的投资。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做的共建共享,比如以前是每个基站是一个铁塔,自从铁塔公司成立以后,运营企业很多基站都挂在一个铁塔上,这样可以减少运营企业在用地、用站,甚至用电等等一系列方面的成本。除此之外,还有去年年底大家看到的,为了更有效投资建设5G网络,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通过企业内在动力,两家商量合力共建一张覆盖全国的5G网络。这也是巧合,这两家的频率是挨着的,3.5G方面,所以两家的5G可以通过一个站共享两个网络,这样200兆的带宽,通过一个基站就可以覆盖,这样会产生更好的投资效果。

总的来讲,在5G发展方面我们一直秉承着“健康发展、绿色发展、经济发展”的目标来推进的。谢谢。

香港经济导报记者:我们都知道,十年是一个通信的周期,正是在2010年左右开始十年寒窗磨一剑,才有了今天5G一举成名天下知。随着5G的商用,请问工信部对6G研发有怎样思路?您刚才说“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6G将是怎样的图景?面对研发的漫漫长夜,您是否有信心6G再度领航?谢谢。

闻库:谢谢你的提问。目前看来,虽然世界很多国家都放出了6G的一些消息,实际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在6G方面很早就做了工作,2017年年底就着手开展这项工作,2018年就组织一些专家对6G进行讨论。在讨论过程当中大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6G既着急,也不是那么着急,目前还得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在5G发展过程当中,5G刚刚开始发展,刚才苗部长也回答了,5G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大家提到的5G独立组网、5G的很多应用还在探索,很多应用还没有完全做完。刚才部长说用“沿途下蛋”的方式逐渐积累我们的应用。但与此同时,就像记者提到的6G,不能光做5G不做6G了,还得做6G。所谓着急就是要早把它布局下去,早进行研究,但是现在不能够就说6G就是什么,目前我们研究6G两年了,但没个特别明确的鲜亮的结果给大家展示。

在做的工作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6G到底什么需求?6G的愿景是什么?6G拿来干什么?大家说了,5G工作很多愿景的实现,还在工厂和应用方面摸索,6G能一下子写明白吗?实际上是写不明白的,但是写不明白能不写吗?不能。就是我们还在观察还有哪些应用是5G满足不了的,还有哪些技术是我们当时想在5G实现但还没有用上的。比如大家讨论很多的“全双工”,我同时发、同时收行不行?类似这种技术在5G的时候设想了,但是用到最后的时候,全世界技术专家在一起探讨,说这个东西在5G时代可能不行。十年之后我们的电子信息产品的技术是不是能够把它解决?再一个,现在的带宽跑到毫米波了,毫米波能够是几百兆几百兆的带宽,可以用来通信,在几百兆的带宽下承载的数据可以往上涨,可能到6G的时候,比如10年以后,几百兆的带宽是不够的,我们要上几G的带宽,上几G的带宽就得到更高频段去找。在无线电研究方面也跟世界搞通信的人一块研究,到底这个体系在怎么做。

现在这些工作都在探索当中。总的一句话,要着急,但也不那么着急,眼前的第一要把现在5G工作做好,同时6G工作要启动。第二,无论是5G还是6G,十几年摸索的经验就是这项工作是全球的,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有一个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后来我们把这句话拿过来了,在通信界叫做“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标准”。所以接下来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再给大家不断的报道。国际上跟我们的进度都差不多,无论是国际电联还是3GPP,这些工作大专家们都在做,但现在还没有到说我给大家展示一个成果的时候,实际上还都在探索当中。谢谢各位记者的关心。

苗圩:我再补充一句话,我们有一个组织叫IMT-2020,我们现在已经扩充到IMT-2030,这个组织是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为主,组织全球各方面的力量,共同致力于下一代标准的研究。3G时代三个标准,4G时代全球两个标准,5G时代全球统一标准,全球统一标准的好处不言而喻,我们一定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在6G时代,不管是什么,我们还要致力于推动全球统一的标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要坚持开放合作这条道路,绝不会关起门来自己研究中国的标准,那将会独立于世界之外。

至于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这是记者朋友们的智慧,6G会改变什么?请记者朋友们继续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帮我们来总结,这不是我们总结出来的。

分享到
来源: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 责任编辑:龙玥
专题 > 科技前沿
科技前沿
小编最近文章
韩最大佛教宗派新年礼物收到肉干,送礼的居然是……
中国“废纸女王”让美百年纸厂重生却遭指责
美国三个机场对武汉旅客进行入境检查
特朗普与马桶、洗碗机、淋浴器、灯泡的“战争”
特朗普催波音:停产可能造成GDP下降0.5%,快点搞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