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武汉被征用酒店老板:帮助别人就是自救

来源:界面新闻

2020-02-06 09:43

早7点起床,晚11点休息,整日奔波不着家——和被“禁足”在家的大多数武汉人不同,刘杰元这几天格外忙碌:店长、司机、联络员、采购……这个名下有5家酒店的老板,苦笑着说他连员工都不如。

他的这五家酒店,已有3家被征用,用于安置医护人员,由于人手、物资紧缺,很多事情需要刘杰元亲自去做。

刘杰元(左一)在酒店前台和工作人员交流。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自2010年踏入酒店业以来,这是刘杰元最忙碌的一个春节。“一般春节期间,酒店从初一到初六都不会怎么忙。”刘杰元说,“今年又有疫情,我投资加盟的这个亚朵酒店,本来计划在1月23号就放假了,结果初一(1月25日)晚上,一个医院的护士长给我打电话说,让酒店待命,可能要征用。”

虽说酒店计划1月23日放假,但实际上从1月20日开始,员工便陆续离店回家了。接到上述电话时,刘杰元的亚朵酒店只有3个员工,“两个是留守值班的,一个是因为封城回不了家的。”

为了保证酒店能随时投入运营,刘杰元让店长尽快联系动员能返店的员工。2月2日晚,店长告诉刘杰元一共有4个员工可以返店,其余员工大多数均不在武汉,难以返回,店长本人也在外地。

“我这酒店有7层,165间客房,232张床位,平常满员是44个员工。”刘杰元说,“2月3号下午,从西安来支援武汉的213个医护人员就要到店入住,我留守的3个人加上可以返店的4个人,一共7个人。没办法,只能又喊了另外俩股东过来帮忙。”

返店的4个人中,有两个人是刘杰元3日一大早开车去接来的,“禁车了,没有公交地铁,只好我开车去接,我有通行证。”人员到店后,刘杰元带员工检查了水、电、空调,对165间客房分类分层做好房卡,在医护人员下午4点到店前做好了各种准备工作。

7个店员分工明确:厨房2个、保洁2个、前台一个,另外2个一个是工程一个是保安。而刘杰元,则身兼数职:店长、司机、联络员、采购……“我连员工都不如,好在我身体还行,平常也闲不住。前几天在家呆着待命,给我憋坏了。”刘杰元苦笑道。

刘杰元开车去接理发师来酒店给医护人员理发。受访者供图

除了这个亚朵酒店,刘杰元在武汉还有另外四家酒店,其中两家已经被征用,“一个是40间客房,一个是60间客房,好在当时这两个店都没放假,员工还都在。”被征用后,刘杰元的两个儿子在帮忙负责这两个酒店的运营。

“我们三个男的成天不着家,家里就只有老婆、两个儿媳和小孩,她们成天‘嚼’,担心我们。”说话间,刘杰元又接到一个儿媳的电话,让他回家的时候带些香菇和西红柿,“她们平常都是在网上买菜,让我带干嘛?就是想让我回家。”

200多名医护人员入住,吃饭和卫生是头等大事。“食材方面,政府部门答应供应;酒店布草原本是按一比三的量准备的,目前还能撑几天,布草公司也答应尽快开工;一次性消耗品原本也有些,不够了再从我其它两个没被征用的酒店调;口罩和消毒水,目前也还有些。”刘杰元介绍,因为人手紧张,也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店员不进医护人员房间,房间卫生由入住者自己打扫。

2月4日晚,刘杰元遇到一件难事,入住的医护人员向他求助,他们需要理发师理发,以方便穿防护服。刘杰元先是联系了两个他经常去的理发店,但对方均称已经放假,无法派人。

之后,他又联系了金银潭医院,“他们那边有部队来支援的医生,我想部队上的人一般都自己理发,想跟他们借理发工具,但人家说已经转到火神山医院了。”

经儿子提醒,刘杰元想起他亲家的外甥是理发师,“但他人在汉川(属孝感),进不来武汉。最后他联系了一个武汉同行,我今天(2月5日)开车去把人家接到酒店干活。”刘杰元说,“我在车上给他(理发师)说,人家是来支援咱们武汉的,所以到了酒店不要提费用的事儿,有费用我出。”

西安来的这200多名医护人员中,有一百五六十位是女性,大多需要剪发。理发师带着爱人帮忙,俩人穿着防护服,在酒店大堂开了工。医护人员抽号排队理发,一溜儿站了十几个人。刘杰元看着发愁:“这得剪到什么时候去?”索性又联系了亲家外甥,让他帮忙再找一个理发师。

穿着防护服的理发师在酒店大堂给医护人员剪发。受访者供图

之后,刘杰元又驱车十几公里,去接第二个理发师。武汉城区高楼林立、道路宽阔,但这段时间街面上人车稀少。刘杰元有些忧虑,“疫情对旅游业、酒店业的影响不会是这一两个月。”

“酒店我做了十年,从单体店做起,后来改做经济快捷型酒店,去年刚开始做中高端酒店,一进来就碰到这种情况。”刘杰元叹了一口气,补充道:“我投资的这个酒店,花了3000多万元,(去年)7月29号才开业,原本计划四年左右收回投资。正在上升期,就碰上这事(疫情)。”

刘杰元说,“这个酒店(亚朵)一个月运营成本得120万元左右,房租和品牌方管理费一月得六七十万元,现在这种情况,可能可以暂缓。员工工资和社保是雷打不动的,一月得20多万元,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水电费用……”

关于征用期间的费用问题,刘杰元表示,“我也没有提。反正闭店也是要损失,不如拿出来给他们(医护人员)住,人家也是来支援我们的嘛,大家都希望疫情早点过去。”

“往大里说,我们好像是做些贡献做些牺牲。实际上,与其说我们是在帮助别人,不如说我们是在自救。”

责任编辑:阮佳琪
新冠肺炎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新冠肺炎抗疫战

哈尔滨启动全员核酸检测,新冠疫苗接种工作暂停3天

2021年09月22日

今日0-12时,黑龙江新增本土5例

2021年09月22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7日 16:59

这个郑爽躺枪…

08月27日 14:02

中小学生回港插班就读申请突增,部分仅移民半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拜登联大演讲宣称“不寻求新冷战”,但将“激烈竞争”

歼-16D、教-10将首次亮相珠海航展

“我有三个首要任务:中国、中国还是中国”

习近平: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哈尔滨新增3例确诊,国家卫健委已派出工作组

遭盟友“背后捅刀”,法国或“重审对华关系”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

CNN追问“中国是否渔翁得利”,欧盟高官这么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