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个破坏云南政治生态的政治掮客,到底什么来头?

2020-05-07 23:24:48
导读
苏洪波对云南政治生态造成破坏的“怪圈”,其根本是不同利益者的“相互关系”。苏洪波“谋财”,白恩培、秦光荣之流谋求政治资本和自身利益,与苏洪波形成所谓“共鸣”。其他云南官员为了走入“政治中心”,攀高枝、乘风而上,求政治安全,必然会走入苏洪波的“圈子”。

(观察者网讯)白恩培请喝酒,秦光荣陪散步,商人苏洪波为何跟两任云南省委书记那么亲近,竟让云南一些领导干部以能攀上他为荣?一个营造大背景、大靠山的神秘人物,一个游走于体制外的不法商人,一个严重污染和破坏了云南政治生态的政治掮客,到底有什么来头?

5月7日晚,由云南省纪委监委、云南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的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在云南卫视播出。

苏洪波,男,汉族,曾在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

“1989年,我到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任接待科科长。我在省计委培训中心那个地方,认识曹建方(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已被查处),很多领导干部,都是在这个地方认识的。”苏洪波说。后来,他下海经商。

苏洪波说:“我没有什么背景,我所有这些东西,我应该这样说,我可能从头到尾,算取巧比较多了。”

苏洪波说自己取了巧,是什么巧呢?一个商人,怎么就能取得白恩培、秦光荣的信任呢?

苏洪波在云南认识一些官员,在北京认识一些官员,“脑袋灵光”的他,利用这些关系开始了自己的运作。

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白恩培邀请某领导吃饭,巧遇苏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饭的一群领导,为凑热闹两桌客人合成了一桌,白恩培通过这次吃饭认识了不少领导。

通过这次吃饭活动,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在北京关系广、有人脉,手眼通天,能帮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与苏洪波的关系。两人交往渐密,以至于苏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请他到家中吃饭聊天。

“我每次到昆明来,白恩培都会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领导,8点钟,他老婆都会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谁,8点钟都会回来陪我喝点酒,聊聊天。”苏洪波说。

“在这个时候也有很多其他人看见,老白(白恩培)跟我那么好。”苏洪波举例称,他从未打电话给秦光荣安排饭局,吃饭都是秦光荣主动安排的,“每次来,他都要过来陪我散散步,每天基本上陪我散散步。”

“无利不起早”,两位省委书记对苏洪波“恩爱有加”,是有其目的的,他们无非是看中苏洪波所谓的“来头”和“关系”,为自己搭天线、攀高枝,为政治上的更高追求谋求捷径和便利。

苏洪波于是借势而上,抓住白恩培、秦光荣不轨之念、不轨之思,故布迷阵,在两任省委书记在任期间左右逢源,被奉为座上宾。

“苏洪波这个人很精明,他情商高,很会察言观色,善交际,会忽悠。”办案人员表示,苏洪波“会来事”,积累了一定的人脉,熟悉体制内的运作规律,深谙所谓官场“潜规则”,这成为他日后在云南官场呼风唤雨的重要资本。

白恩培

当然,靠碰巧是不长久的,那么苏洪波就要做点实际例证给这些官员看看,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那次在吃饭,吃着吃着不高兴了,我拍着桌子站起来走了。后来这事就传得挺广,说这个人,省委书记的饭他都敢拍着桌子就走,就有一帮人愿意和我打交道了。”苏洪波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些很简单的套路和把戏,恰恰击中了一些党员干部的“软肋”。苏洪波利用官场讳莫如深的潜规则,让一些“精神缺钙”的官员把他奉为“能人”,刻意攀附,唯恐不识。

一名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官员表示:“希望通过他(苏洪波)和省领导熟悉,通过和领导的熟悉,是为自己的工作环境创造条件。当然也希望通过这个方式,得到领导的认可。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圈子文化,一种依附的现象。”

渐渐地,苏洪波在与一些云南官员打交道、一起吃吃喝喝中,就以“代言人”自居,甚至与一些省级干部吃饭时,都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一些厅级领导干部对其毕恭毕敬,生怕得罪。

一名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官员,在自己的检查材料中如是陈述了当时的心态:“我与苏洪波交往,参与苏洪波张罗的秦光荣的交往活动,是想通过他结交讨好秦光荣。通过进‘圈子’搞人身依附,得到秦光荣对我个人的成长帮助。”

秦光荣

“仔细想想,其实很匪夷所思。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稍使手段,一些官员就失去了基本立场和政治鉴别力,把党性、把原则放到一边,去依附、相信一个商人。”一名办案人员说:“苏洪波一靠计谋圈住高级干部,二靠高级干部为其站台撑面子,三靠高级干部的所谓青睐吸引其他干部靠近他,四靠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其最终目的就是四个字:获取利益。”

说话说半句、故作神秘,称谓有讲究,不说职务说“首长”,苏洪波包装自己的手段可谓是煞费苦心,受到的效果也很明显,很多官员就被他给忽悠住了。

苏洪波对云南政治生态造成破坏的“怪圈”,其根本是不同利益者的“相互关系”。苏洪波“谋财”,白恩培、秦光荣之流谋求政治资本和自身利益,与苏洪波形成所谓“共鸣”。其他云南官员为了走入“政治中心”,攀高枝、乘风而上,求政治安全,必然会走入苏洪波的“圈子”。

这样,一个“怪圈”就形成了,各怀鬼胎,各取利益。“上船、搭桥”,多方利益交织在了一起。

“我跟秦光荣就明说了,我说,领导希望你能跟我去站下台,昆明市我打交道比较少,是不是跟我撑撑面子。他说,可以啊,我去。”苏洪波说。

苏洪波通过秦光荣等打招呼,违规获取工程建设项目;向重点资源领域等推荐、安插干部,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建设项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例如,仅环湖南路等工程,苏洪波就获利1.3亿元。

苏洪波说:“你要说我不享受这种感觉,这也是假话,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享受这种感觉到后来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在忏悔录中写道:“作为省委书记,我的这些行为,助长了云南个别干部找靠山、“接天线”、走捷径的心理。这种风气蔓延开来,也给云南一些政治骗子、政治掮客创造了生存空间。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苏洪波。”

“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对组织,特别是对用人,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我也非常惭愧,特别是自己生在这个地方长在这个地方。对干部的推荐使用出现了这些问题,确实是对不起组织,对不起云南。”曹建方忏悔说。

曹建方

“秦光荣、曹建方等与苏洪波沆瀣一气,他们的所作所为违背党的组织路线,扭曲了用人导向,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助长了云南干部队伍中搭天线、找靠山、走捷径的歪风邪气,对政治生态造成了严重破坏。”办案人员表示。

白恩培、秦光荣曾先后在2001年至2011年、2011年至2014年间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此前均已落马。

2019年10月21日,中国共产党云南省第十届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在昆明举行。全会强调,当前全省最紧要的任务就是以秦光荣案为镜鉴,以刀刃向内的勇气、自我革命的精神,从政治、思想、组织、作风、纪律等方面坚决肃清白恩培、仇和等特别是秦光荣流毒影响,以案促改、破立并举、扶正祛邪、正本清源,引导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进一步认清白恩培、仇和等特别是秦光荣流毒影响的深层根源、严重危害,切实引以为戒,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和净化政治生态,将一些地方、部门和领域政治生态污染源彻底根除。

当前,按照云南省委十届八次全会的安排部署,一场汲取秦光荣案深刻教训专题民主生活会以及“肃流毒、除影响、清源头、树正气”专项整治活动正在全省展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廉政风暴
廉政风暴
小编最近文章
“现在有点像希特勒时期,怕掉脑袋不敢替中国说话”
要用关税“惩罚”中国?特朗普:现在不想谈这个
白宫准备解散应对疫情工作组,福奇否认
特朗普给CNN安了个新“罪名”:中国傀儡
特朗普改口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