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最高法介入广西“百香果女童案”,死缓还能变成死刑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0-05-10 08:56

【文/观察者网 童黎】百香果,是广西许多县市大力发展的扶贫产业,10岁的平心村女孩杨晓燕家里就种了一些。她的爸爸在多年前已经因见义勇为去世。

2018年10月,杨晓燕背着刚摘的果子,独自前往离家不过500米的百香果收购点,换来了32元,但在回家途中遭同村29岁未婚青年杨光毅强奸及杀害。凶手手段极其残忍,引发外界关注。

直到5月8日,又有媒体曝出“百香果女童”案二审死刑改判死缓。网友对此看法不一,同时冒出“判决有失正义”和“舆论影响司法”这两种声音。

爱心人士发起捐款

至于案件走向,上海律师协会刑事诉讼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向平律师5月9日向观察者网指出,二审法院相当程度地加大了自首情节对本案量刑的权重。他认为,之后再判决被告人杨某死刑立即执行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最高检或者其指定的检察机关启动抗诉的可能性较大。

上海市尚法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国强律师则提出,面对确有不同观点的案件,合议庭法官对作出的判决如果确实是基于廉洁、良知、专业和独立判断,基于对司法正义的不懈追求,那么这份判决是应当尊重的。但他也呼吁法院在面对强烈的舆论质疑时,通过合适的方式作出回应,以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5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经研究决定,对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的杨光毅强奸一案调卷审查。

均认定自首:一审死刑,二审死缓

网络上近日曝出的“百香果女童案”二审判决书显示,经杨某上诉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今年3月25日判决称,杨某父亲规劝陪同其投案,并主动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自首。

而媒体当时报道称,女童4日中午失踪,杨某是6日凌晨去的派出所。

二审法院认为,“杨某的自首行为对案件侦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原判对其量刑不当。

图自@灵山警方

所以,“二审依法予以改判”,撤销了一审法院“被告人杨某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而是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限制减刑。另外,维持一审中责令被告人退赔32元的判决。

对此,尚法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国强律师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指出,这两者都是死刑,但是死刑立即执行核准后就要“人头落地”,而死刑缓期执行核准后一般就可以“保住脑袋”

与此同时,观察者网注意到,2019年7月12日,一审法院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认定杨某系自首,可从轻或减轻处罚,但其罪行极其严重,所以决定对其不予从轻处罚

那杨某的自首是否足以“自救”,杨晓燕在遇害前又遭遇了什么呢?

据红星新闻援引杨晓燕家属提供的法院判决材料报道,2018年10月4日,同村青年杨某心生邪念,在杨晓燕返家途中守候,企图施暴时遭遇其反抗。

之后,女童遭杨某掐脖、昏迷,并被装入蛇皮袋带进山;她醒后,双眼及颈部又被杨某用刀刺伤,并遭其奸淫,32元钱被拿走

受害人最终被装入蛇皮袋,滚、搬等方式被带下山,又被浸泡在一水坑中,之后被抛弃在一处山坡

值得注意的是,在媒体曝出的二审判决书中,广西高院明确表示“原判认定杨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同时,最新判决经过了广西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而据刘国强律师介绍,审判委员会是人民法院内部对审判工作实行集体领导的组织形式,一般由院长、副院长和若干资深法官组成。其主要任务是总结审判经验,讨论重大或者疑难案件,以及其他有关审判工作的问题。

是有失正义?还是舆论影响司法?

钦州市灵山县政府网站2018年9月的新闻稿显示,受害女童所在的伯劳镇平心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51户,2016至2017年脱贫32户,2018年年计划摘帽38户。

2018年的媒体报道也指出,平心村是伯劳镇贫困户最多的村,而杨晓燕家正是这里的低保贫困户。

而百香果种植是灵山县的重要产业,杨晓燕一家也以此增加收入。

2017年,伯劳镇宦楼村百香果收购点电商工作人员正在装箱发货 图自灵山县政府网站

10岁的女孩已经开始帮忙摘果子卖钱,打破她们家平静的,是同村的29岁青年杨某。

在案件本身引起外界强烈愤慨后,被告人二审死刑改判死缓的决定也遭到了一些网友的抵制,广西高院的官方微博@八桂法苑 下出现不少相关抗议声音。

但也有人认为,此举有借舆论影响司法之嫌。

对此,观察者网采访到了上海律师协会刑事诉讼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向平律师,以及上海市尚法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国强律师,了解本案再次改判的可能性。采访实录如下:

观察者网:目前,受害者家属表示对二审判决结果不满,准备申诉。您能否从程序上分析一下案件可能的走向?

向律师:本案中,原告申诉与检方的抗诉均有可能启动案件的再次审理。

然而考虑到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中认定的被告人杨某系在父亲的规劝陪同下到公安机关自首,且投案后如实供述罪行,构成自首,并加重该自首情节对二审判决量刑的影响,以至于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故而上述两种途径启动案件再次审理以及再审法院做出撤销生效判决,再判决被告人杨某死刑立即执行的可能性并不大

毕竟刑法的本意除了惩戒犯罪外,还具有指导社会实践的意义。若将自首的被告人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则可能导致部分从事了可能会被判处死刑的嫌疑人宁愿负隅顽抗,或将造成更大的社会危害。

刘律师: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审查原判决、裁定确有错误或者出现程序违法影响公正审判以及出现审判人员贪污受贿等,是应当启动重新审判或者抗诉程序的。

观察者网: 最高检和最高法有没有可能介入?又能以何种形式介入?

向律师: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最高法和最高检有权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某一案件的再审及抗诉程序。考虑到近日印发的《最高检察院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意见》中的“突出打击性侵害未成年人,拐卖、拐骗儿童,成年人拉拢、迫使未成年人参与犯罪组织,组织未成年人乞讨或进行其他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的犯罪。依法惩处危害校园安全、监护侵害、侵害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犯罪。”等内容,最高检或者其指定的检察机关启动抗诉的可能性较大

虽然被告人自首一般不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但个别案件中,存在着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的情形,以及民愤极大、不判死刑不足以平民愤的朴素观念,均有可能导致人民法院将自首的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刘律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当然可以介入任何一个他们认为需要介入的案件。法律规范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观察者网:很多人听说过“上诉不加刑”的原则,也有网友存在疑问,即此案后续能否再次改判死刑?是否算加刑?请您解答一下。

向律师:“上诉不加刑”是对被告人提出上诉的刑事案件,上诉审法院不得加重被告人刑罚的诉讼原则,旨在解除被告人的顾虑,保障其依法行使上诉权,以利于案件的正确处理。故此,假设刑事申诉或者检察机关抗诉,抑或人民法院主动启动再审,均不受“上诉不加刑”的限制。换言之,已决犯杨某亦有可能在随后的法律程序中被改判死刑立即执行

刘律师:关于“上诉不加刑”原则,确实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很专业的一个术语,也存在一些适用上的争议。就本案来说,如果启动了审判监督程序,是可以通过合法程序加重刑罚的。

观察者网:能否发表一下您对该案二审结果的看法?

向律师:对该案二审改判结果,我个人表示遗憾。我认为已决犯杨某对杨晓燕做出的令人发指的残忍行为完全符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的情形,二审法院应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裁定。

刘律师:死刑是极刑,就我们国家国情而言,大家对于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是抱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现实情况的。

但法治进步也意味着要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甚至是罪犯的合法权益。因为,案件事实的查清和确定局限于司法人员的技术水平和素养以及时代的烙印,并没有绝对正确、绝对公平之说。例如近些年“平反”的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

当然,我们也不能漠视受害人及其家属的合法权益保护。有些犯罪分子确实是不杀天理难容,这样的案件在做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后,法律界和民众几乎都没有太大的争论。

而最高法、最高检以及公安部司法部出台过不少办理死刑案件的意见,刑事政策可以说是保留死刑但严格控制,而且对于死刑立即执行的态度是只要依法可不立即执行的,就不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应当在法律上是必须的意思。在人们情感中,少杀慎杀也慢慢被接受。

就本案来说,媒体公布的二审判决书的一页,可以看到二审法院是以被告人存在自首情节认为一审判决死刑立即执行量刑不当,采纳了辩护人死缓并限制减刑的观点,未采纳检察院维持死刑立即执行的观点。这个观点在故意杀人的司法规范中有所涉及。而争议的焦点也在于本案的犯罪情节及犯罪后果是不是达到了死刑立即执行标准,如果后续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认为虽有自首情节,但根据犯罪情节和犯罪后果仍应判决死刑立即执行,那么受害人的申诉是可以成功的。

作为律师来说,我认为面对确有不同观点的案件,合议庭法官对作出的判决如确实是基于廉洁、良知、专业和独立判断,基于对司法正义的不懈追求,那么这份判决是应当尊重的。同时也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在这类案件判后当事人的心理疏导、关怀上投入更多目光和行动,引导其走出阴影。

最后,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真正的英雄。如果舆论对法院的判决提出强烈质疑时,法院是不是通过合适的方式作出回应,以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更为妥当,我们也抱有期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童黎
广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网络监督

“中国将要下手,美国还只能做梦”

2021年08月27日

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Keep耐克等129款App被通报

2021年06月11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5日 19:43

“他明年参选副总统,但有个条件”

08月25日 16:45

德国专家:德企面临中国严峻挑战,连欧洲本土市场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白宫回应孟晚舟案:这不是交换

“中方会接你的电话吗?”“不会”

港媒:翻版“基辛格”秘密访华,在中美间传话

外交部:习近平主席明确就孟晚舟事件做工作

东北限民用电刷屏:是无奈,还是不该

肖尔茨拉拢绿党、自民党,德国两大党争夺盟友

孟晚舟脱困归国震撼世界

德国两大党几乎打平:一个没全赢,一个没输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