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共隐蔽战线四烈士在台牺牲70周年,后代相聚悼念盼统一

2020-06-11 09:40:06

70年前的6月10日,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在台北马场町刑场从容就义,他们“潜伏”台湾的事迹一度鲜为人知。如今,他们有着共同的称号:隐蔽战线英烈。

1949年前后,1500余名干部秘密入台,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执行任务。由于叛徒出卖,岛内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地下党员被捕,1100余人被国民党当局处决。

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就是其中牺牲最早、职位较高的四位,他们的雕像坐落于北京市郊的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以此纪念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

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四烈士像。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汤琪 图

70年后,2020年6月10日,一场由烈士后代发起的特殊祭奠活动在此举行。年过七八十岁的老人们顶着北京六月的晴空烈日,只为在先辈英勇就义70周年的特殊时间节点,为至亲敬献花篮,以表哀思。

作为此次祭奠活动的倡议者,中共隐蔽战线烈士刘光典之子、北京市朝阳区委党校红色基因传承教育工作室兼职教师刘玉平当天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四位烈士是最早在台湾牺牲、特别重要的隐蔽战线人员,他们本身是高官,本有着很好的生活,但是为了党的事业,逆行台湾,他们的精神更值得我们现在去缅怀和学习。

多位隐蔽战线烈士后代在当天祭奠活动现场表达了对祖国统一的浓厚寄望,这是他们的父辈用鲜血去拼搏而仍未完成的遗愿。

隐蔽战线四烈士往事

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位于北京市郊,坐落在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进入公园大门,依山而上,很快就能见到这处主体为白色的建筑。这里也是目前全国唯一纪念隐蔽战线英烈的场所。

据史料记载,1949年前后,1500余名干部秘密入台。但由于叛徒出卖,岛内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地下党员被捕,其中被国民党当局处决的有1100余人。

沿台阶拾级而上,尽头便是二层广场,正中间屹立一块长14米、高4米的纪念碑。在浮雕前,自左向右竖立着陈宝仓、朱枫、吴石、聂曦四位烈士的全身雕像。

其中,陈宝仓、朱枫、聂曦的生平因吴石将军联系在了一起。

公开资料显示,吴石是中共秘密派遣干部,生于福建闽侯。早年参加北伐学生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赴日本陆军大学求学。历任国民党参谋本部第二厅处长、第四战区参谋长、军政部主任参谋兼部长、“国防部史政局局长”、“国防部参谋次长”。

据人民网报道,吴石很早就对中共有好感。1938年8月,在武汉会战期间主持“战地情报参谋训练班”,专门邀请周恩来、叶剑英来讲游击战争。1947年4月,经何遂(时任国民政府立法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安事变”后一直积极帮助共产党)介绍,吴石和中共华东局书记刘晓等人见面,与共产党正式建立联系。

烈士后代与雕像合影留念

1949年7月,吴石奉调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临行前将298箱保存无损的国民党军事绝密档案呈献给解放军。1949年10月,解放军攻打金门和舟山群岛一度失利。为尽快了解敌情变化,华东局决定派长期在上海、香港从事情报工作的女共产党员朱枫赴台与吴石联系。

朱枫,1905年12月出生于浙江镇海名门。1937年开始,她毅然投入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初投身中共领导的出版事业——新知书店参加革命,此后多次变卖家产,资助革命出版事业和帮助台湾爱国志士李友邦筹建“台湾抗日义勇队”等。先后在武汉、上饶、桂林、重庆、上海、香港等地从事中共地下工作,周旋于国民党党政军界高层之间,收集情报、营救同志、筹措经费。1944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奉调香港。1949年11月27日,受华东局指派,朱枫抵台。一周后,她来到吴石将军的寓所,从他手中接过绝密军事情报的缩微胶卷。

聂曦是吴石的副官,为吴石处理私人联络事务。朱枫赴台与吴石会面时,聂曦充当了他们二人之间的信使。出生于1900年的陈宝仓曾历任国民党当局第8集团军参谋长、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国防部”中将高参等职,1949年受中共华南局和民革中央的派遣赴台工作,后因“吴石案”,地下党身份暴露。

由于叛徒出卖,岛内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地下党员被捕。1950年6月10日,国民党当局将吴石、朱枫、聂曦、陈宝仓杀害于台北马场町。

后代重聚述先辈遗愿

弹指一挥间,整整70年时光飞逝,四位烈士的英容化为了屹立不倒的雕像,供后人瞻仰与纪念。

2020年6月10日上午,隐蔽战线领导人及英烈亲属代表、开国将军后人代表、北京市委党校与朝阳区委党校、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相关人员等,一同在此举行了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等隐蔽战线英烈英勇就义70周年祭奠活动。

澎湃新闻从祭奠活动现场了解到,李克农上将之孙李凯城,罗青长之子罗援、罗振,吴德峰之女吴持生,钱壮飞之孙钱泓,陈宝仓女儿陈禹方、外孙女李敏,朱枫外孙女徐云初,聂曦侄孙女黄怡然,刘光典之子刘玉平等参与了此次活动。

其中,不少烈士后代已年过七八十岁,他们顶着北京六月的晴空烈日,只为在这个特殊时间节点,为至亲再一次敬献花篮,以表哀思。

陈宝仓女儿陈禹方(右一)

自今年1月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年近九十的陈宝仓女儿陈禹方一直没有出过门,但为了这场特殊的祭奠活动,哪怕腿脚再不便,她也要拄着拐杖前来凭吊。

“我是他的第三个女儿,我叫陈禹方。”在对媒体介绍自己时,陈禹方指向父亲的雕像,说话声铿锵有力。“隐蔽战线的战士都是中国英勇的儿女,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愿父在天之灵,看到我们祖国日益强大,我们希望早日祖国统一。”她说。

陈宝仓外孙女李敏告诉澎湃新闻,对隐蔽战线英烈的祭奠活动是近几年才有的,因为过去隐蔽战线还是不能公开的。她表示,“我今天特别激动,好像我的姥爷昨天还和我们在一起,但是后来就别妻离子,赴水火了,我现在真的是以我是陈宝仓的后代为荣耀,我也是一个共产党员,我也要继承先辈的遗志,希望祖国早日统一。”

罗青长之子罗援致辞

罗青长之子罗援将军已不止一次来到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谒拜。他感慨道,每一次他都怀的是“一分凄凉,十分尊敬,万分感慨”。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是在台湾牺牲的著名烈士,但在台湾,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无名英雄,或许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他们的功绩永世长存。

“今天我们这些为了解放台湾而英勇捐躯的革命烈士后代聚集在西山无名烈士广场,不仅是凭吊,更是宣誓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罗援说。

“另一半骨灰”的寄望

作为此次祭奠活动的倡议者,刘玉平一直以来都在为纪念隐蔽战线英烈、促进祖国统一等工作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其父刘光典是秘密入台的1500余名隐蔽战线人员之一。1949年,刘光典为了台湾的解放、祖国的统一,两次秘密潜入台湾,配合中共派台主要领导人执行任务,为革命做出重要贡献,1959年2月4日被国民党当局杀害。而当时,作为儿子的刘玉平才一岁多。

近年来,刘玉平多次受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延安党校、井冈山党校等部门单位邀请前往授课,回忆和讲述隐蔽战线人员为解放台湾而不懈努力的英勇事迹和革命精神。

2019年4月,国内首部经审批公开发行的、反映在台隐蔽战线人员生活的作品《寻找父亲——刘光典烈士的红色足迹》正式出版,刘玉平正是该书的作者。今年1月,他又正式授权影视公司制作电视剧《刘光典》(暂名)。

十年前的热播电视剧《潜伏》,主人公余则成正是一名中共地下工作者,最后去了台湾继续与敌对势力开展谍战。而刘玉平所撰写的《寻找父亲》一书及计划拍摄的电视剧也被不少媒体视为“揭秘余则成入台后的真正结局”。对此,刘玉平告诉澎湃新闻,“余则成”并不是以哪一个隐蔽战线人员为原型塑造的人物,而更像是这条战线的一个缩影。

刘光典之子刘玉平(右一)为烈士敬献鲜花

他表示,今年是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四位烈士在台湾牺牲70周年,他们是最早在台湾牺牲、特别重要的四位烈士,他们本身是高官,有着很好的生活,但是为了我们党的事业,逆行台湾,这种精神现在更值得我们缅怀和学习。

“特别是当前围绕着和‘台独’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所以社会上对祖国统一的各种思潮、各种想法全都在发声。”刘玉平认为,举行此次祭奠活动也是为了展现在面对该问题时的正确导向,要按照中央的大政方针,不能喊一些过激的口号,也不应该有畏难情绪,做好本职工作,努力为党、为国家作出贡献。

此次祭奠活动是由烈士后代发起的,刘玉平建议,官方主管部门也可以来发起和组织这样的纪念隐蔽战线英烈的活动。“这不只是我们后代的事情,也是党的事业、国家的事业。” 他说。

父亲已经去世60多年,刘玉平时刻记着,父亲仍有一半骨灰还在台湾——此前的2008年,刘玉平和亲属一起从台湾取回了刘光典的一半骨灰。

“我们为什么不把另一半骨灰拿回来,就是因为国家还没统一,父亲遗愿还没有实现。”刘玉平期望,祖国早日统一,父亲的骨灰早日合在一起。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两岸关系
两岸关系
小编最近文章
罗斯福号航母一水兵死于新冠肺炎
约翰逊使用呼吸机治疗?官方否认,本人发推
新疆巴基斯坦、广东塞尔维亚…各省区医疗队都去了哪?
伊拉克赶人,美国:不会讨论撤军
三股山火汇合,澳军舰紧急疏散民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