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九球天后”潘晓婷代言理财产品爆雷,法院判无需赔偿

2020-08-05 08:01:16

潘晓婷因代言“中晋系”被起诉赔偿一案尘埃落定。

8月4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二审认为,难以认定潘晓婷在该案代言中明知或应知广告内容虚假,也无证据证明潘晓婷牵涉在集资诈骗罪中,故未支持“中晋系”集资诈骗案中某受害人的赔偿请求。

“九球天后”代言投资财产品爆雷

上海二中院介绍,2014年1月,“九球天后”潘晓婷通过经纪公司为“中晋系”投资理财产品代言。在这段代言广告中,潘晓婷配有如下声音:“判断源自于观察,更来自于专业。我擅长规避风险!我是潘晓婷,我是中晋合伙人!”

2016年4月,“中晋系”投资理财产品爆雷,被套牢的投资者达上万人。案发后,不少投资人自称是看了潘晓婷的代言广告才进行了投资,更有一些投资人齐聚在潘晓婷撞球馆前要求赔偿。一时间,维权矛头直指其代言明星潘晓婷。

赵先生就是“中晋系”集资诈骗案受害人之一,他将潘晓婷告上法院,要求其赔偿损失20万元。赵先生向法庭提交了经公证的广告视频。他表示,广告中的声音、图像和动作结合在一起,给投资者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潘晓婷是一个专业理财高手。“我是出于对她的信任才购买该款产品。”赵先生说。

潘晓婷表示,她在代言之前,查看了相关公司的资质、税务、商标等情况,尽到了审慎义务。且其作为知名运动员,没有必要在明知涉嫌刑事犯罪的情况下参与虚假宣传。

潘晓婷说,代言广告是事实,但是广告中“我是中晋合伙人”这句话并不是她所说,声音不是她本人的声音,视频中口型也对不上,广告存在剪辑或合成可能,故申请鉴定。

为此,法院依法委托了鉴定,但司法鉴定机构因受检材料条件限制未能受理。赵先生和潘晓婷对此予以认可。

此外,在“中晋系”爆雷后,潘晓婷已主动配合公安机关退还所有代言费。

上海二中院认为,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并使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承担责任者为广告主,广告代言人只有在明知或应知广告虚假仍代言的情况下,才与广告主一起承担连带责任。

仅凭赵先生提供的广告视频,难以直接认定潘晓婷对涉案广告为虚假广告存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也没有证据证明潘晓婷牵涉在集资诈骗罪中。

潘晓婷已提供证据证明尽到了审查义务,在衡量潘晓婷的过错时,应当以一般普通人的注意义务作为衡量标准,而不应当以事后刑事案件的结果来倒推审查的义务。由此,难以认定潘晓婷在本案代言中明知或应知广告内容虚假。

最终,上海二中院终审判决,未支持赵先生的诉讼请求。

法官助理:代言虚假广告可能承担三类法律责任

上海二中院审监庭法官助理王正阳表示,近来,与本案潘晓婷情况相似的诸多明星代言人均因代言的理财产品“爆雷”,相继被众网友“催债”而登上微博热搜榜。广告代言人代言虚假广告可能承担以下法律责任。

王正阳介绍,首先是民事责任——连带赔偿。《广告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在代言“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广告代言人就有可能承担民事责任。而代言不涉及到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和服务的虚假广告时,广告代言人要是“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也有可能与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第二是行政责任——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广告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广告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而且第三十八条规定,在受到行政处罚未满三年,其无法再次代言广告。

第三是刑事责任——集资诈骗等相关罪名的共犯。虽然我国《刑法》规定了虚假广告罪,但其犯罪主体并非广告代言人。因此除非广告代言人同时具有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的身份,否则不会涉及虚假广告罪。倘若广告代言人深度参与了诸如本案所涉的集资诈骗活动,那么该代言人就可能构成相关犯罪的共犯,需接受相应的刑事惩罚。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阮佳琪
专题 > 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
小编最近文章
外交部领保中心:几个大使亲力亲为,张静静丈夫将乘包机回国
东京奥运会若真因疫情取消,门票钱不退了…
回国华人不配合防疫措施,拉萨主持人怒怼:中国不养巨婴!
抗疫儿歌遭群批,主创回应
知名辩手为涉港不当言论辩驳,人民日报隔空喊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