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非洲成功消除小儿麻痹症,你还记得“糖丸”爷爷吗?

2020-08-26 11:08:53

央视新闻8月26日报道,据尼日利亚媒体报道,8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机构向尼日利亚表示祝贺,祝贺尼日利亚成功消除脊髓灰质炎病毒。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日利亚代表彼得·霍金斯说:“这项历史性成就不仅标志着整个非洲大陆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灭绝,而且是实现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的重要一步。”

非洲儿童接种脊灰疫苗 图自世卫组织

2012年尼日利亚曾拥有全球脊髓灰质炎病例的一半以上,2016年该国记录了非洲的最后一个脊髓灰质炎病例。目前,全球仅剩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是脊髓灰质炎流行国家。

1996年,非洲国家元首在喀麦隆雅温得举行的非洲统一组织(非盟前身)第32届会议上承诺消除小儿麻痹症,该疾病曾每年使非洲大陆约75000名儿童瘫痪。此后,在非洲大陆,共90亿剂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已被使用,多达180万儿童免于终身瘫痪,挽救了大约18万人的生命。

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是一种由病毒引起的高传染性疾病,它侵入神经系统并可以在几小时内导致不可逆转的瘫痪。脊髓灰质炎可以通过免疫接种来预防。多次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基本可以让孩子得到长效防护。

延伸阅读:

消灭中国小儿麻痹症的病毒学家顾方舟

据世界卫生组织介绍,脊灰病毒由蛋白壳膜包裹的核糖核酸基因组构成。野生脊灰病毒有三种血清型 ,即1型、2型和3型, 每一血清型的壳体蛋白略有不同。现已消除2型野生脊灰病毒。最后一例2型野生脊灰病毒于1999年在印度检出。自2012年11月尼日利亚最后一个报告病例以来,没有发现3型野生脊灰病毒病例。

我国自1995年起即阻断了脊髓灰质炎野病毒的循环,2000年,经世界卫生组织确认,包括我国在内的西太平洋地区实现了无脊灰目标。

在我国消灭小儿麻痹症的伟大工程中,有一个人做出了重要贡献,那就是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糖丸”爷爷顾方舟。

顾方舟资料照片 图自新华社

顾方舟1926年于浙江宁波出生,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1955年于苏联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研究生毕业,获医学副博士学位。顾方舟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中国科协常委、北京市科协主席等职。2019年,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顾方舟再次得到国家的表扬,获得“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顾方舟把毕生精力,都投入到消灭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这一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的战斗中。他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消灭“脊灰”的伟大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1958年在我国首次分离出“脊灰”病毒,为免疫方案的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为更好地研制疫苗,顾方舟于1958年受命远赴云南昆明,筹建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1960年成功研制出首批“脊灰”(Sabin型)活疫苗,顾方舟1962年牵头研制成功糖丸减毒活疫苗。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来,“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糖丸”资料图 图自中新网

拿刚满月的儿子做脊髓灰质炎疫苗试验

据人民日报2019年11月刊发的文章《“人民科学家”顾方舟护佑万千儿童远离小儿麻痹症——一生做了一颗小糖丸》介绍,1955年,脊髓灰质炎在江苏南通暴发:全市1680人突然瘫痪,其中大多为儿童。病毒随后迅速蔓延到青岛、上海、南宁等地。据顾方舟夫人李以莞回忆,疾病暴发之初,有家长背着孩子跑来找顾方舟,顾方舟却只能说自己没有办法,治不了……

这件事一直影响着顾方舟。我国当时每年有一两千万新生儿,他知道早一天研究出疫苗,就能早一天挽救更多孩子的未来。

当时,国际上存在“死”“活”疫苗两种技术路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说,当时的情况下,考虑个人的得失,选择死疫苗最稳妥,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死疫苗是比较成熟的路线,但要打三针,每针几十块钱,过一段时间还要补打第四针。要让中国新生儿都能安全注射疫苗,还需要培养专业的队伍,以当时的国力并非易事。而活疫苗的成本是死疫苗的千分之一,但因为刚刚发明,药效如何、不良反应有多大,都是未知之数。

深思熟虑后,顾方舟认定,在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只能走活疫苗路线。一支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随后成立,由顾方舟担任组长。

顾方舟团队在昆明建立了医学生物学研究所,与死神争分夺秒。就这样,一个护佑中国千万儿童生命健康的疫苗实验室从昆明远郊的山洞起家了。

周恩来总理在顾方舟同志陪同下视察生物所

顾方舟自己带人挖洞、建房,实验室拔地而起。疫苗三期试验的第一期需要在少数人身上检验效果,这就意味着受试者要面临未知的风险。

顾方舟和同事们毫不犹豫地做出自己先试用疫苗的决定。顾方舟义无反顾地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吉凶未卜的一周过去后,他的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但这一结果并未让他放松——成人大多对脊灰病毒有免疫力,必须证明这疫苗对小孩也安全才行。那么,找谁的孩子试验?谁又愿意把孩子给顾方舟做试验?

顾方舟毅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瞒着妻子,给刚满月的儿子喂下了疫苗!“我不让我的孩子喝,让人家的孩子喝,没有这个道理。李以莞得知儿子服用了疫苗后,顾方舟这样对妻子说。

实验室一些研究人员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让自己的孩子参加了这次试验。经历了漫长而煎熬的一个月,孩子们生命体征正常,这一期临床试验顺利通过。

顾方舟与他的儿子

1960年底,首批500万人份疫苗在全国11个城市推广开来。投放疫苗的城市,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面对逐渐好转的疫情,顾方舟没有大意,他意识到疫苗的储藏条件对不少地区难度不小,同时服用也是个问题。经过反复探索实验,陪伴了几代中国人的糖丸疫苗诞生了:把疫苗做成糖丸。

1990年,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规划开始实施,此后几年病例数逐年快速下降,自1994年发现最后一例患者后,至今未发现由本土野病毒引起的脊髓灰质炎病例。

2019年1月2日,顾方舟在北京逝世。他走后,人们试图在儿时记忆里搜索脊灰糖丸的味道,纷纷留言“谢谢您,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糖丸”“可能是小时候最甜的回忆”……

有人说,顾方舟是比院士还“院士”的科学家,而他却谦逊地说: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颗小小的糖丸。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非洲之窗
非洲之窗
小编最近文章
挑衅升级!美国宣布将对华为实施签证限制
罗斯福号航母一水兵死于新冠肺炎
约翰逊使用呼吸机治疗?官方否认,本人发推
新疆巴基斯坦、广东塞尔维亚…各省区医疗队都去了哪?
伊拉克赶人,美国:不会讨论撤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