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家属对北京地铁男乘客死因无异议,急诊大V:我有

2020-09-26 16:10:59

【文/观察者网 童黎】“北京地铁站45岁男销售猝死,家属对死因无异议,但医生有异议!!!”25日晚,微博大V@急诊夜鹰 的发帖获得大量转发及关注。

@急诊夜鹰 在帖子中重提了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等人在北京地铁发生的猝死案例,质疑地铁方“拒绝”企业和个人捐赠自动体外除颤仪(AED)这一“急救神器”,在明知心脏骤停有效急救措施的情况下“装傻”。

很快,北京地铁内未配备AED的现象引发网络热议,“少做少错”、“施救责任”等问题更是网友们讨论的重点。而这已经不是北京地铁第一次身陷类似风波。

社交媒体截图


@央视新闻 发起AED相关投票

北京地铁:目前所有站内均未配备AED

观察者网注意到,引发微博大V这次指责的,是当天(25日)刚刚在北京地铁13号线霍营站发生的一起不幸事件。

据北青-北京头条客户端报道,这天早高峰期间,一名45岁的男乘客在扶梯处突然晕倒,“公交警务工作者、地铁工作人员及热心群众热心帮忙施救”。30分钟后,急救人员到达现场,该男子送院抢救无效死亡。

报道结尾指出,“对于死因为猝死,家属表示无异议。”

图自北京头条客户端

在@急诊夜鹰 提及的这篇新闻报道中,并未说明站内施救是否曾使用AED紧急救助装置。

不过,观察者网者拨打北京地铁96165服务热线证实,目前所有站内均未配备AED。至于是否有配备计划,地铁方仅表示“目前正在协调中”。

而研究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54万人死于心脏性猝死。由于心脏性猝死的最常见原因是心室颤动,在地铁车站等公共场所配置除颤仪,是提高抢救成功率的有效手段。多一种施救手段,往往也会让病人多一分生的希望。

与此同时,@急诊夜鹰 在帖子中称,金波2016年在呼家楼站猝死案例引发广泛关注后,北京地铁“果断拒绝”过多个企业和个人捐赠AED,去年也消极回应了“愿意提供AED并负责部分管理”的中国红十字会。

确实,2019年11月,又一名男性乘客在北京地铁2号线心脏病突发,经群众、地铁工作人员、急救人员抢救无效死亡,其所在车站无AED。“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账号转发这则消息并留言:逝者安息,真切希望@北京地铁 能“允许”红十字会在地铁公共场所安装AED,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几天后,《北京商报》也曾在《AED离我们有多远》一文中提到,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副主任医师田颖曾联合从事AED行业的朋友试图捐助AED给北京地铁,但最终未能成行:“当时和地铁相关部门联系,他们表示没有政策、没有地方放、没有许可,最后就没做下去。”谈起AED,望京站等多个地铁站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听都没听说过。”相比之下,北京的机场和不少商场配备有AED。

但事实上,关于北京地铁没有AED的质疑,并非这两年才有。2016年金波去世后,就有多家媒体报道过“AED缺失问题”。

2019年3月,29岁的张先生在地铁昌平线昌平东关站内倒地猝死,之后家属向地铁公司索赔130多万,一审被驳回全部诉讼请求。判决指出,地铁站未配备AED,不存在违法过错。

同年8月开庭审理时,曾在2018年携带AED走上全国两会委员通道的敖虎山向人民政协网提出,上下班高峰期地铁人流非常密集,很容易出现心脏骤停的情况,所以地铁站应该优先安装AED,并对工作人员进行心肺复苏术培训。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北京)地铁到现在还不装(AED)。实际上我们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也专门和北京地铁联系过,为他们专门做心肺复苏培训,可总是得不到很好的反馈。那么大的人流量,如果工作人员包括实习生、志愿者接受了心肺复苏术培训,患者出现心脏骤停后,可以在第一时间将其救过来。可到现在为止,(他们)没这样做,除颤器(AED)也没有,我几问北京地铁领导,你们在想什么?!”敖虎山说。

敖虎山在委员通道上呼吁在公共场所配置AED 图自人民政协报

他还强调,我国平均每分钟就有1个人死于心脏性猝死。患者出现心脏性猝死之后留下的抢救时间窗非常短,有“黄金4分钟”之说,每超过1分钟,生存几率会下降10%,超过10分钟,患者生还率基本为0。

同年11月,中国台湾艺人高以翔在宁波录制节目时猝死,网络上也曾掀起一阵有关AED的讨论。

装了AED,你敢用吗?

北京地铁在2020年下半年仍旧无AED的现状,让不少网友感到诧异。近年来,AED进驻杭州、南京、长沙等地地铁的新闻已经屡见报道。

社交媒体截图

2018年5》:“救命神器”亮相五一广场地铁站 长沙公共场所将陆续投放


8月28日,南京地铁实现全线网车站AED设备全覆盖。 图自@南京地铁

有声音认为,重点公共场合AED缺失或许与“少做少错,不做没错”的心理有关。

社交媒体截图

而对于AED“普及难”的问题,《北京商报》援引AED销售者分析称,“很多地方都是怕麻烦”。对于很多企业来说,AED的投入只是第一步,每年的设备维护及相应的AED配套培训、急救团队构建、安全政策制定都是摆在面前的“坎”。

还有人提出,如何使用这件急救装置,也可能让现场人士心存顾虑。

诚然,在不少专业人员眼中,AED是救人“傻瓜机”,会动分析患者的心电图,如果属于其他病状就不会充电,不从事医务工作的使用者根据语音操作即可。但对于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来说,AED还是台陌生而“神秘”的医疗器械,不敢轻易触碰,亟需科普。

而在猝死事件频发和一片争议声中,去年10月,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利用3年时间在包括全市390余个地铁站在内的公共场所按照标准配置AED装置,并出台相关标准。

及至今年1月,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又向新京报透露,北京今年将发力推进AED的普及,地铁站均要安装AED:“在相关条例中,提出公共场所要配备急救设备设施,但是一直以来,没有解决谁来配的问题。”

报道截图

2020年尾的脚步已经临近,北京地铁的这项配置工程不知进展如何了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童黎
小编最近文章
胡锡进:最新风波出在清华身上,这尤其让人遗憾
世界一流大学已建成?教育部:要有清醒认识
武契奇联大演讲感谢中国,同传一下子中气十足
她去世当天,美国新一轮政治大戏开场
美国华人用户组织起诉特朗普: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