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新时代知识分子楷模,长文记录“小裤脚教授”的真心用心贴心

责任编辑:林铃锦 来源:甬派客户端      2020-12-30 21:48:24

“小裤脚教授”:新时代知识分子的楷模——中国人民大学丛志强团队探寻艺术振兴乡村之路纪实

他不远千里,从北京著名学府来到浙东小山村,再到贵州大山里,探寻“艺术振兴乡村”新路径,往返飞行40多次,行程超过12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三圈;

他不辞劳苦,600多天里,带领研究生团队驻村时间超过120天,与村民同吃同住,用创意设计唤醒村民荒废多年的老手艺,让他们变身“艺术家”;

他不亦乐乎,花最少钱、用本地原料、村民自己干!短短5个月,让“无基础、无特点、无优势”宁海葛家村成为全国“网红村”,让山谷尽头的鄞州城杨村平添“国际旅游村”大梦想;奔走黔西南,在刚脱贫的贵州晴隆县定汪村点燃奔小康的希望之光……

他,叫丛志强,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设计系副教授。因为常年扎着小裤脚,人们亲切地称他“小裤脚教授”。

丛志强行走乡间。本文图片均来自甬派客户端

“小裤脚教授”行走乡村,以美化人,破解“政府干、百姓看”“来时热闹一阵子、走了回到老样子”的困境,美了村容、好了村风、富了村民。

“心中有爱,脚上带泥,这样的大学教授再来一打!”网友“家有小新新”留言点赞。

“‘小裤脚教授’真正做到了把论文写在村民心坎上!”宁波市委常委、鄞州区委书记褚银良由衷感慨。

“他是新时代知识分子的楷模!”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葛家村“四君子院”改造前后。

真心

“艺术设计不能只为城市、为有钱人服务,农村、农民同样需要。”——丛志强心语

葛家村,宁波市区80公里之外的一个偏僻小山村。

2019年4月4日,45岁的丛志强带着3名研究生辗转来到这里。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又惊又喜:

虽地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村舍零乱,房屋陈旧,人口稀少,看上去与中国大多数乡村没有什么区别。

丛志强(中)和村民们一起设计村庄。

不过,这个普通的村庄却是自己课题实践的理想之地——政府有实力有动力,村民有条件有愿望!

丛志强团队的课题,是《艺术设计激发乡村振兴内生动力》。

农村需不需艺术设计?农民懂不懂艺术设计?农民愿不愿搞艺术设计?

带着一连串疑问,丛志强前来寻找答案。

它们,在这个山东汉子心中已经盘旋了好多年。“找机会,去实践你论文里提出的观点吧!”2016年夏天,丛志强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论文答辩结束,答辩委员殷切叮嘱他。

丛志强。

丛志强的博士论文,题目是《消费主义语境下当代中国设计生态研究》。在研究和分析国内外大量案例后,丛志强深切体悟到,“设计的本源是解决问题,艺术设计不能只为城市、为有钱人服务,农村、农民同样需要,设计师要更多地关注弱势群体!”

“立学为民,治学报国!”中国人民大学的办学理念,一次次激励着丛志强,他渴望解开心中多年的谜底。他曾试图在多个乡村进行实践,一直未能如愿。

这次葛家村之行,虽是宁海县委副书记李贵军的邀约,可进村第一天, “一盆冷水”兜头而来——丛志强精心准备PPT,满腔热情给村民上课,结果会场“吵闹得像菜市场”。没多会儿,大伙一哄而散……

“我们起初认为,他们进村不过是做做样子走过场,没当回事。”当地镇党委书记李文斌说,之前这样的情形数不胜数。

村民们则直截了当:这分明又是“来赚钱的骗子”!

上课讲理论没用,村民不信这一套!丛志强苦苦思索,想到了一个法子——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

丛志强拉着五六位将信将疑的村民,到溪边捡来石头,到山上扛来竹子,在村里文化礼堂门前的大树下,砌起一把椅子。

“人大椅”成了葛家村的标志之一。

椅子可躺可坐,花费不到30元。村民对丛志强刮目相看,“这教授有能耐,还知道心疼人!”

后来,村民亲切地给它取了个名字:人大椅。

一炮打响的丛志强,一下子多了100多个“帮手”。他带着村民,拿村里最脏最乱的那条小路“开刀”,用溪里的石头、山上的竹子和灌木、废弃的布条、废轮胎等,装点墙壁、老屋和一处处角落。

一面老墙,几笔勾出远山、几只大雁,就有了韵味;一个个竹筒,涂上油漆,挂在树上,就成了风铃;一个卫生死角,清除垃圾,铺上碎石,栽棵树就是一个枯山水……短短12天,200余米的小弄堂,成了村里最美的风景!

从无人问津,到家家参与!五个月后,仙绒美术馆、老屋酒吧、童趣乐园……一个个景观像雨后春笋般冒起来,葛家村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上榜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葛家村之变,让丛志强看到艺术设计在乡村的魅力。

一枝独秀不是春!

丛志强团队马不停蹄,一头扎进了条件更好的村——宁波市区近郊的鄞州区城杨村。

城杨村,《彼岸》节点改造前后。

3个月,“一山、一寺、一树、一桥、一道、一溪、一庙”的城杨村发生美丽蝶变,一跃成为省级美丽乡村。

2020年8月,丛志强团队一路向西,来到条件更差的村——贵州晴隆县定汪村。

“村口臭气熏天,村道污水横流,脚都踩不下去。”初进定汪村,丛志强心里没了底。眼前的定汪村,虽已脱贫,富裕之路不知在何方。

丛志强初进定汪村时,村里污水横流。

看着村民一双双淳朴而渴望的眼神,丛志强不由想起了两年多前那令他至今不能释怀的一幕——

大雪纷飞的河南淅川瓦房村,他踏进一户农家,映入眼帘的是,漆黑灶台上的半个冻馒头、缩在一边烤火瑟瑟发抖的八旬老人和孩子,“我们能不能拿出哪怕十分之一的时间,去为贫困人群和贫苦地区服务?”他常扪心自问。

定汪村民自发建起了金铜鼓广场。

驻村一周,丛志强团队发现布依族乡亲心灵手巧,很快就成为“好学生”——

三岔口的废弃地块,被改建成了金铜鼓广场,人们将花岗岩、瓦片和石块拼成十二生肖图案;广场上的“人大椅”椅背上的图案,源自布依族蜡染上的太阳形花纹图案;未来书院的墙上,钉着用木条拼接的“中国梦”书架……

在丛志强的指导下,定汪村村口一处杂草丛生的斜坡,被村民改造成了一件枯山水作品《重生》。

三个月后,当丛志强团队再次来到定汪村时,这个古老布依族村寨“靓丽”得让他惊讶不已。

2020年11月14日,定汪村600多年来第一次点起了篝火,丛志强与乡亲们手拉手,跳起了布依族传统舞蹈。

熊熊火光,照亮丛志强的笑容,“艺术设计有如一根火柴,点燃的是振兴乡村的希望,村民的内生力一旦被激发出来,便滔滔不竭。”

用心

“艺术设计不是什么难事,无处不在,人人皆可为。”

——丛志强心语

“小山村农民能站在名牌大学的讲台上,就像在做梦!”宁海县葛家村党支部书记葛海峰,忘不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2019年12月12日,葛海峰和9位村民走进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悲鸿讲堂,给艺术设计系、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的研究生和本科生“上课”,讲述对艺术设计的感受和理解,“没有丛老师点拨,我们至今搞不懂什么是艺术,葛家村肯定还是老样子!”

在遇见“小裤脚教授”之前,这10位村民有的开店,有的打零工,生活简单。

葛海峰在人民大学课堂上,与大学生交流艺术设计心得。

初入葛家村,丛志强住在村民袁小仙家里。自称“什么也不会”的袁小仙,会做面食,会缝纫。

“试试用蔬菜、果汁混到面粉里,做个有图案的馒头?”袁小仙听话照做。当彩色图案的馒头冒着热气出炉的时候,“啊!”袁小仙惊讶地叫出了声。

“这就是艺术!”在丛志强赞许的目光中,袁小仙开启了人生另一窗,重拾裁缝手艺,做起了布艺玩偶。

袁小仙蒸出的第一件艺术面食作品。

葛德土从没有想过,古稀之年会成为被大家羡慕的“乡建艺术家”。

“我现在做贝壳类装饰上瘾了,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怎么做造型,扮靓村庄。”

丛志强第一次跟他讲艺术的情景,老人至今历历在目——那天,丛志强鼓励他用村里的废旧物件,打造出一件艺术品来,在一旁的老伴直嘀咕“咋可能”。但当葛德土用拾来的贝壳做出一个盆景造型后,老伴心服口服,“原来,搞艺术也不难。”

“后来,丛教授拿了一些图纸,让我照着做,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改进。”葛德土说,上月底国际友人来参观,还向他讨教经验。

很多村民,像袁小仙、葛德土那样,因为丛志强的到来,步入“艺术人生”——

在定汪村,布依族妇女项昌琴第一次用自己染制的土布做出了精美的树叶形茶垫,让老外连连竖起拇指;

在城杨村,花甲之年的篾匠俞振飞重拾荒废了数十年的手艺,用竹子做出了让他自己都感到吃惊的大型装置艺术作品——直径达6米的巨型草帽和长达7米的巨型啤酒瓶……

篾匠俞振飞制作的巨型草帽。

“少花钱,就地取材,自己干!”这三句话,丛志强走到哪里,说到哪里。

在丛志强看来,“材料都是村里有的,不用成本,还避免了千村一面。”

少花钱,还能挣钱!

丛志强团队的艺术设计不断为村民赋能——

在葛家村,他发动村民在800亩桂花林下建起形式多样的研学基地,让桂花不仅开花时赚钱,开花过程中也能产出,成为支撑葛家村旅游发展的拳头产品;

在城杨村,他巧借毗邻东钱湖的优势,整合社会资源打造智慧农场、竹筒饭等多个赋能基地,吸引外国游客,打造国际旅游村;

在定汪村,他鼓励懂蜡染、会织布、擅刺绣的布依族妇女联手打造“织梦坊”,第一场直播带货,就卖了6万多元。

如今,三个村已经诞生了五六百名“乡建艺术家”、数十个产业空间,振兴乡村的动力澎湃。

贴心

“艺术设计注重人的塑造,打开村民的心灵之门。”——丛志强心语

定汪村民罗光怀邀请丛志强尝一尝他做的苞谷酒。

“北京来的教授,不摆谱、没架子,把我们当自家人!”

在定汪村的篝火晚会上,65岁的村民罗光怀拉着丛志强冲进跳舞人群,开怀大笑。

丛志强在定汪村的篝火晚会上。

“可不敢有架子,咱得把自己摆进去、融进去呢!”这一年多来,丛志强和他的研究生可没少花心思。

丛志强用的办法,叫“多鼓励,小‘贿赂’”。

在村里,丛志强从不说泄气的话,见谁都笑脸相迎,狠狠夸赞。

在工地,见谁工作起劲,他一边送上鼓励的话,一边递上一瓶易拉罐啤酒。在葛家村首次驻村12天,送出了好几十罐啤酒。

村民们见丛志强有能耐,人又好,渐渐地就把他当成自家兄弟了。

张振馨与定汪村的孩子们在一起。

研究生张振馨使出的招数,叫“扎人堆,装不懂”。

这个山东潍坊女孩,自小城里长大,从没农村生活经历。初到葛家村,她有事没事就往村文化礼堂转,“那边人多,转的次数多了,村民也就知道我了。”然后,张振馨开始“不耻下问”。这个叫啥,那个啥用……“十万个为什么”问完,张振馨成了村民眼里的“邻家小妹”。

张莉苑与定汪村布依族妇女探讨当地传统刺绣工艺的产品创化。

研究生张莉苑的十八般武艺,叫“嘴巴甜,学方言”。

张莉苑老家河北石家庄,外婆家在县城边的一个庄子里。每次去外婆家,从庄头到庄尾,她见谁都问好。在葛家村,张莉苑如法炮制。靠着“嘴巴甜”,张莉苑迅速赢得村民好感。为了套近乎,张莉苑每到一个村,都主动拜村民为师,学当地方言。

张振馨、张莉苑,走到哪里都有一群孩子围着她们,亲切地喊她们“姐姐”。

在定汪村,张莉苑与一群孩子在一起。

“这个人太实在了!”城杨村的杨汉忠说,三十八九摄氏度的高温天,“小裤脚教授”脖子上挂条毛巾,跑工地修改图纸,还跟大伙一块搬砖挖土,满头大汗,“看着都心疼!”

经常戴着草帽,骑着电动自行车,丛志强把自己变成了“农民”,成了村民掏心窝的人。

在城杨村,丛志强与应明菊交流。

城杨村村民应明菊,在村干部眼里,曾是一个“难弄”的人。她家门口的违章建筑,10多年不肯拆。

2020年7月30日,丛志强第一次见到应明菊。他和驻村干部张健民走进应家,坐了一个半小时,也听应明菊一个人讲了一个半小时。张健民在驻村日记中,记录了这个细节——

“除了会做饭洗衣服以外,你还会什么技能?”丛志强问。

应明菊马上起身到卧室,拿来一顶亲手编织的草帽。

丛志强赞不绝口,当场为她画了几款草帽、小包的草图,“以后肯定会有很多游客来买!”

一个小小举动,让老人记住了这个北京来的“小裤脚教授”,“丛老师交关好,我说话也要算话!”

几天之后,应明菊主动拆掉了那处违章建筑。

“一心想着为百姓解决实际问题!”张健民在日记中写道,这是“小裤脚教授”最让人感动的地方。

丛志强(左四)和村民们一起讨论设计方案。

艺术设计,拆了围墙,更拆了“心墙”。

葛家村4户人家一同拆除棚屋,移走狗棚,原先“脏乱差”之地成了小公园,取名“四君子院”;

定汪村村民罗景然主动拿出自家宅基地,捐给村里搭起了戏台;

65岁的叶仙绒不识字,一笔一画手描出了入党申请书:“看到丛老师给村里带来的巨大变化,我燃起了年少时的夙愿,我决心用自己的行动接受党对我的考验”……

叶仙绒一笔一划描出的入党申请书。

花开无语,芳华烁烁——

他的宁波实践,被浙江省确立为乡村振兴“文化深耕”模式;

他的定汪探索,成为国家脱贫奔小康百佳案例之一;

他应中央文明办之邀,在延安开讲艺术设计赋能村民的力量;

他和他的团队,被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光明日报等数百家媒体报道,总阅读量超过1亿人次……

丛志强与定汪村村民交流。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小裤脚教授”仰望星空,步履坚定,迈向广阔的乡野,让艺术设计激发的能量,迸发在神州大地。

(甬派客户端记者 邓少华 吴育新 梅子满)

分享到
小编最近文章
世卫组织:疫情在亚太地区结束还太早
游族老板被投毒,美媒操心“三体”剧集
王毅:中日民众感情出现反差,值得我们深思
全国多家“人民医院”竟为私立?
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履新,先隔离两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