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学发布报告:戳穿德国反华学者郑国恩涉疆五大谎言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06 16:57

1月4日,新疆大学在其官网发布《人权保障语境下美国干涉新疆事务的探析——以新疆人口为视角的调查研究报告》,戳穿反华研究机构骨干、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抹黑中国新疆人口状况的五大谎言。全文如下:

人口问题始终是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基础性、全局性、战略性的问题,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对人口问题的认识也不断变化。在联合国的倡导下,各国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多次召开有关人口问题的国际会议,推动对人口问题的共同关注,实现对人口发展的共同认识,共同促进人口发展。1994年,联合国在开罗举行的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上,通过《1994年人口与发展开罗文件》即《关于国际人口与发展行动纲领》,明确人口、持续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之间的相互关系。《关于国际人口与发展行动纲领》的提出,不仅意味着人口与发展之间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也标志着促进人口发展与实现可持续发展需要共同推进。基于此,人口发展不仅指人口数量、素质、结构和分布的变化及其相互关系的发展变化,更涉及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之间的互动关系变化。

自新中国成立的70多年以来,中国政府在部署经济发展战略、制定社会发展政策、考察资源环境问题时,无不从人口视角出发,始终重视并调节着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等诸要素之间的关系。新疆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新疆地区的人口状况同全国各地的人口状况一样,始终是中国政府的工作之重。当前,中国新疆经济持续发展、社会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繁荣发展时期。然而,美国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以人权为借口多次编造“侵犯少数民族人权”的谎言。在西方构陷中国新疆的舆论攻势中,某些学者挂以学术之名,却不行科学之实。2020年6月,德国学者郑国恩在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发表的一篇名为《论中国在新疆强制计划生育和强制绝育计划》的研究报告(后简称“研究报告”)中,充斥着大量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的言论,贯穿着一系列言之不详、来历不明的信息数据,从人口角度再次极力抹黑中国新疆。

一、揭露以“真相”掩盖的谎言

谎言是以欺骗为目的且非事实性的话语。尽管美国一些政客深信“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然而以所谓的“真相”掩盖的谎言,必将被事实的真相所戳穿。近年来,美国一些政客多次以人权为由,通过援引一些反华学者的虚假研究报告,不断以其所谓的中国新疆、香港等问题为由,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多次发表的涉疆言论中,数次引用反华学者郑国恩的一些所谓新疆的“研究报告”。因此,下文将从郑国恩于2020年6月在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入手,通过其“发现”的新疆人口的变化,来解析郑国恩本人及其思想观点,从而进一步了解美国一些政客的别有用心。

1、拆穿谎言:认识郑国恩(Adrian Zenz)“学者”

这份“研究报告”在开篇的编者说明中,对作者郑国恩有这样的介绍阐述:“郑国恩博士是研究中国政府对中国的西藏和新疆西部地区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从编者说明的介绍来看,既然郑国恩博士是该研究领域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其学术影响力应该不凡。然而,从郑国恩以往的“研究成果”来看,在近几年时间里,他炮制出多个有关新疆的“研究报告”,其中涉及“新疆关押超100万维吾尔族人”的荒缪结论。此外,再从国外媒体对该学者的介绍来看,据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的相关文章披露,郑国恩实则是一名极右原教旨主义基督徒、福音派宗教狂热者,是美国政府于1983年成立的极右翼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所谓中国问题的高级研究员,同时也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的骨干。基于以上分析,郑国恩可以说是一名在美国支持下发表反华言论的“学者”。对于“郑国恩博士是研究中国政府对中国的西藏和新疆西部地区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这样的虚假评价,世人更是心知肚明。

2、揭穿谎言:细看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的编者说明

编者,一般指文章或研究报告所发表期刊的编纂人员,编者说明则是编纂人员对即将发表的文章或报告作出的简要说明。任何具有理论意义或实践意义的文章或报告在最终发表前会由发表期刊的编辑审阅,这个审阅过程涉及对文章或报告的真实性、科学性、现实性等要素的考核。然而,在2020年6月的这份最新“研究报告”中,编者说明谈到郑国恩的“研究报告”,称“这是研究中国政府强制压制维吾尔族人口出生率的报告,政府大规模实施强制性节育和绝育的措施,旨在减少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而促进维吾尔族更快地融入‘中华民族’”。然而,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新疆年末总人口为2486.76万人。从2010年至2018年间,新疆地区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增长到1271.84万人,增加254.69万人,增长25.04%;汉族人口从882.99万人增长到900.68万人,增加17.69万人,增长2.0%。在详实的数据面前,编者说明中提到的“中国政府强制压制维吾尔族人口出生率”之说不知从何而来,不禁让人细思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编者对其发表期刊和文章的审核标准。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在共同缔造、发展、巩固、统一祖国的历史中交融汇聚成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中华民族和各民族的关系是一个大家庭和家庭成员的关系。新疆作为中国的多民族聚居地区之一,新疆各民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共同生产生活,经济上相互依存,文化上兼收并蓄,情感上相互亲近。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新疆的维吾尔族与其他各民族手足相亲、守望相助,何需进行编者说明中提到的“促进维吾尔族更快地融入‘中华民族’”之举这样的无稽之谈。综合以上分析,这样一份不以事实为依据的编者说明,其用心昭然若揭。

3、看破谎言:详读郑国恩的观点

以人口为视角进行的相关研究作为考察地方人口数量、素质、结构、分布以及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关的重要指标之一,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和现实作用。因此,任何以人口为视角进行的相关研究,不仅要坚持研究的科学性、前瞻性、可持续性,更要坚守研究的客观性、公正性、严谨性,只有以客观事实为依托的科学研究才能准确反映人口的现实状况。

从郑国恩这份“研究报告”介绍的主旨概要来看,其中的每一条反华论点无不被其“精致”的包装成所谓的“研究发现”。他也正是抓住了人口发展状况对地区发展的重要性,故而不惜违背科学精神,极力编织着一条条谎言。在这份“研究报告”中,以新疆地区人口状况为切入点,用足“功夫”对新疆地区的人口状况编织着最为可耻的谎言:

谎言一,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称“通过对政府文件的系统分析,自2015年起,新疆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急剧下降”。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事实上,从2015年至2017年,新疆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基本稳定在11‰以上。这一事实数据与郑国恩所说的“自2015年起,新疆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急剧下降”这一论点不相符合,也使得其在“研究报告”的外壳下编制的谎言不攻自破。较之前3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来看,尽管2018年新疆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至6.13‰,但是从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平均水平来看,新疆地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仍处在较高水平,并不存在郑国恩所言的急剧下降。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作为反映人口发展速度的重要指标,从近几年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平均水平来看,2018年新疆6.13‰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不存在郑国恩所言的不合理。

表1:2015年—2018年人口自然增长率情况表 单位: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


谎言二,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称“2018年人口自然增长率直线下降:所有少数民族地区均降至4.06‰,其中喀什与和田地区的增长率为2.58‰。”[ 郑国恩的研究报告。]。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从2018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来看,新疆全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是6.13‰。在少数民族人口占多数的新疆南疆四地州中,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11.45‰、喀什地区6.93‰、阿克苏地区5.67‰、和田地区2.96‰。其中,除了和田地区以外,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喀什地区和阿克苏地区2018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均高于郑国恩“研究报告”中所谓的“2018年少数民族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06‰”的这一数值。另外,南疆四地州中的喀什地区(6.93‰)、和田地区(2.96‰)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也与郑国恩“研究报告”谎称的2.58‰这一数值不相符合。可见,模糊数据来源、缺乏真实性已成为郑国恩的特点和独有写作方式。

表2:2018年全国及部分地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情况表 单位:‰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

谎言三,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提到,“2018年,和田地区某地的汉族人口增长率比维吾尔族的人口增长率高出近8倍”。[ 郑国恩的研究报告。]

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谈到汉族的净人口变化率增至7.42‰时用的是“estimate”一词,其意为“估计、推算”。或许是郑国恩自己也为自己的谎言心虚,也只能用含糊其辞的话语继续掩盖着自己的谎言。新疆作为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在新疆除了汉族和维吾尔族以外,还生活着其他的众多民族。就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和汉族人口的变化情况来看,从2010年至2018年,维吾尔族人口不仅没有如郑国恩所言的减少,而是呈上升趋势。据统计,2010-2018年,新疆年末总人口从2181.58万人上升至2486.76万人,增加305.18万人,增长13.99%。具体而言,少数民族人口从1298.59万人上升至1586.08万人,增加287.49万人,增长22.14%;其中,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上升至1271.84万人,增加254.69万人,增长25.04%。同一时期,汉族人口从2010年的882.99万人上升至2018年的900.68万人,增加17.69万人,增长2.0%。综上,维吾尔族人口的增幅不仅高于全疆人口的增幅,也高于少数民族人口的增幅,更明显高于汉族人口的增幅。

谎言四,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称“喀什地区与和田地区的人口净增长率低,仅有0.22‰,所有少数民族县的人口净增长率为-0.25‰,因而从总人口的增加可以估计多数地区的汉族的人口净增长率上升了7.42‰”[ 郑国恩的研究报告]。

在揭穿郑国恩的第三个谎言时,已对新疆40年分民族的人口比例进行过详细描述,这里不再做重复赘述。可以肯定的是,郑国恩再次提到的“从总人口的增加可以估计多数地区的汉族的人口净增长率为7.42‰”的这一推断毫无根据,既无事实依据又无数据支撑。对于郑国恩提到的人口净增长率偏低,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单从人口自然变动情况来看,2018年新疆南疆四地州的各市、县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均为正增长。根据表3中新疆南疆四地州各市、县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数据计算可得,对于南疆四地州的28个县,其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为4.80‰。分地区后具体来看,喀什地区辖下的11个县,其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为5.53‰;阿克苏地区辖下的7个县,其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为4.48‰;和田地区辖下的7个县,其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为2.94‰;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辖下的3个县,其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为7.25‰。

基于以上分析,无论是从南疆四地州28个县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4.80‰)来看,还是分别从四地州所辖下县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均值分析,都无法得出郑国恩所言的“所有少数民族县的人口净增长率为-0.25‰”。就喀什地区与和田地区的事实情况来看,也与郑国恩所谓的“喀什地区与和田地区的人口净增长率低,仅有0.22‰”大相径庭。通过大肆引用不实数据来充实以构陷为目的的“研究报告”,极其有违科学研究精神。

表3:2018年新疆南疆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情况表 单位:‰


数据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

谎言五,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说到“2020年,其中一个维吾尔族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设定了前所未有的近乎为零的人口增长目标,即每千人中仅新增1.05人,而2018年则是每千人中增11.45人”。[ 郑国恩的研究报告。]

事实再次证明,郑国恩再次不惜篡改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相关文件的数字以完成自己的“研究报告”。从图2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卫健委预算报告可以看出,在一级指标“项目完成指标”中,对于二级指标下“质量指标”中的“人口自然增长率”设定的是1.05%。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该文件中用的单位是%。换句话说,当%转化为‰时,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文件中提到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就应该是10.5‰。在前文揭穿的谎言二中已经提到,相较于2018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人口自然增长率(11.45‰),该文件中设定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值仅降低0.95个千分比。因此,对于郑国恩谈到的“每千人中仅新增1.05人,而2018年则是每千人中增11.45人”这一论述,实则是以混淆人口增长计量单位为“手法”来编造其“研究报告”中的谎言。

图1: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卫健委项目支出绩效目标表

数据来源: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卫健委报告截图

从以上郑国恩提及的“观点”内容来看,郑国恩采用恣意篡改数据、混淆计量单位、模糊概念和来源等写作方法,使得“研究报告”的“谎言”看起来极具真实性。另外,郑国恩谈到的政府文件不仅没有标明是何文件、文件出处,更缺乏对文件可靠性和真实性的基本介绍,甚至在全文中也没有再对有关政府文件进行过进一步的阐述,这无疑使得其整个研究进行的所谓“系统分析”的源头已经模糊不清、来路不明,甚至不知是否是为支撑自己的论点而编造的数据来源。


二、呈现以事实为依据的真相

人口变量作为经济增长的内生性因素,与经济社会发展存在着紧密关系,人口状况对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贸易流通、增进经济活力均具有积极的作用。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关乎新疆各族人民的福祉,而各民族人口状况在新疆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1、从人口增长趋势来看新疆人口状况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从新疆年末总人口的变化趋势来看,2010年新疆年末总人口为2181.58万人,2018年新疆年末总人口为2486.76万人。相较于2010年,2018年的新疆年末总人口增加了305.18万人。从新疆维吾尔族人口的变化趋势来看,2010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数为1017.15万人, 2018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数为1271.84万人。相较于2010年,2018年的新疆维吾尔族人口数增加了254.69万人。从新疆汉族人口的变化趋势来看,2010年新疆汉族人口数为882.99万人,2018年新疆汉族人口数为900.68万人。相较于2010年,2018年的新疆汉族人口数增加了17.69万人。可见,无论是新疆的年末总人口,还是维吾尔族人口和汉族人口,均呈上升趋势。

另外,从新疆各族群众的健康发展状况来看。新中国成立后,医疗卫生体系从无到有、从有到精,新疆各民族人口的身体素质得到巨大改善。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的相关统计数据,新疆的人口死亡率由1949年的20.82‰下降到2018年的4.56‰,下降16.26个千分点。由此可见,新疆各族群众健康权得到的有力保障。

2、从人口性别结构看新疆人口状况

从性别视角出发,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纵观1978年—2018年这40年之间,新疆地区的男女构成比例浮动较小,较为稳定。从表5可见,在1978年到2017年,新疆地区的男性人口数都略多于女性人口数。在2018年,新疆地区的女性人口数40年间首次超过男性人口数。据统计,2018年,新疆地区的男性人口数为1239.83万人,占比49.86%;女性人口数为1246.93万人,占比50.14%。但是,纵观这40年的人口性别构成情况,男女比例基本上都较为平衡。因此可以认为,在新疆基本不存在性别选择。

表4:主要年份新疆地区按性别区分的人口数构成 单位:万人,%



数据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

3、从人口受教育程度看新疆人口发展状况

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高等教育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水平和发展潜力的重要标志。目前,新疆正处于发展的最好时期,对科学知识和优秀人才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1978年新疆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学生人数为10229人,到2018年这个数值上升至398751人。也就是说,在1978年至2018年期间,新疆地区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学生人数增加了388522人。从历史发展的纵向脉络来看,如图3所示,自1978年起,新疆地区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学生人数逐年递增,尤其是2000年后,基本呈直线上升的趋势。这一事实数据也间接表明新疆各族群众受教育权利得到有力保障。

图2:1978年——2018年新疆地区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学生人数

数据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

三、总结

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的宪法原则,目前,中国新疆的人权事业不断取得新的发展和进步。无论是出于意识形态偏见或是别有用心的目的,西方某些政客和反华“学者”竭力编织的各种涉疆涉华谎言,不管如何美化包装,终究会被事实戳穿。本文通过对新疆人口状况进行的事实梳理,清晰呈现了新疆人口的真实状况。这无疑是对西方某些政客和“学者”以新疆人口为视角对新疆人权恶意抹黑的最为有力的回击。

人权作为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将随着历史条件的发展而发展。当前,新疆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繁荣发展时期。新疆经济的快速发展为新疆的人权事业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新疆社会的和谐稳定为新疆的人权事业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条件,新疆人口状况的良好态势更是新疆各族群众人权不断得到保障和进步的有力证明。推动人权的不断发展进步,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奋斗目标。新疆各族人民将继续共同团结奋斗,共同提升新疆各族群众人权的保障水平,共同推动新疆各族群众人权的发展进步。

责任编辑:连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国外交

王毅谈习近平主席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和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

2022年06月25日

中国代表:警惕先进资本主义国家“推行新殖民议程”

2022年06月25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6日 09:51

中国军舰同时现身日本南北两大海峡

08月17日 20:19

7月这项调查失业率达16.2%,季节性原因?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席卷全美

“罗诉韦德案”被推翻,拜登:美国倒退150年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