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骑手涉20年前命案,外卖平台有哪些审核漏洞?

责任编辑:林铃锦 来源:界面新闻      2021-01-09 09:52:06

1月6日,据河北廊坊市固安县警方的消息,美团外卖骑手赵某某因涉嫌一起二十年前的故意杀人案被调查。

实际上,由于赵某某在入职成为美团骑手时并非有犯罪前科记录的人,因此该事件并不能够说明美团平台在审核骑手背景时存在明显漏洞。不过,这仍然引发了人们对于各个外卖平台上骑手背景核查情况的担忧。

数据显示,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总数已有近400万人,饿了么蜂鸟即配的骑手数量也超过300万人。庞大的骑手群体支撑起了本地生活行业的繁荣,但与此同时,为追求业务增长而急速扩张的平台在招募骑手时亦存在管理和审核上的漏洞。

目前,美团、饿了么和达达等较大的即时配送平台都是通过第三方服务商来负责骑手的招聘、管理和薪资发放等工作。平台与骑手之间并不签订劳务或者劳动合同。一位全职外卖骑手告诉界面新闻,对于骑手的背景和健康证的审核往往是由所在站点的站长来负责,其中存在可操作的空间。

各个即时配送平台都会有“黑名单”制度,被记录到名单中的骑手将不能在该平台接单。据界面新闻了解,骑手被平台拉黑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接单后不送餐或者与顾客吵架被严重投诉,在这种情况下,骑手会被某个平台拉黑,但仍然可以继续在其他平台正常工作。如果骑手有犯罪前科、拘留过,或严重违反交规被交警通报,则会进入所有平台的黑名单。

在实际操作中,黑名单制度存在不少漏洞。一位外卖骑手告诉界面新闻,有犯罪前科的,可以在老家村委会或者街道办开一张无犯罪记录的证明,通过站长就能从名单里面拉出来。或者是先在配送站挂个其他的头衔,再转为骑手就能够入职。“花点钱或者找关系,动鼠标就能出来,很容易。”

他告诉界面新闻,去年其所在的某众包平台上,有二三十人都曾经被平台拉黑,又重新成为骑手。而这种现象在各个平台中都比较普遍。不过,今年以来平台的审核收紧不少,这种情况已经少了很多。

另一位外卖平台的众包骑手也表示,行业里确实存在钻平台漏洞,帮助解封账号的利益链存在。不过他认为,被拉黑的人花钱解封也是为了在平台上继续赚钱而已,作为骑手实际上也获取不到关于顾客的个人信息,因为现在平台对于顾客手机、住址等信息保密都已经做的很完善。

除了骑手背景外,对于健康证的审核则是平台的另一漏洞。无论是专职骑手还是众包骑手,都需要提供健康证,才能通过平台审核。健康证一年办一次,每次费用大致在100元至150元,由骑手自费去医院办理。

前述全职骑手告诉界面新闻,对专职骑手健康证的审核比较严格,几乎不存在假证。但是众包骑手的审核是通过在APP上递交材料注册就完成的,采用假健康证的情况非常普遍。界面新闻曾经报道,一张简单P图制作而成的健康证截图,仅需要20元-40元,就可以通过平台的审核。有些骑手为了节省办健康证的钱或者想省事,就会办理假证。

这位全职骑手还表示,众包骑手工作时间自由灵活,不需要接受配送站的管理,并且在收入上并不比专职骑手低。他正在准备接下来转做众包骑手。

事实上,无论是全职还是众包骑手,从消费者的角度,都是在提供同样的配送服务。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对界面新闻表示,从法律的层面上看,众包骑手与平台之间属于何种用工关系还存在争议。在过去的案例中,部分法院认为不构成劳动关系,部分法院认为构成劳动关系,部分法院则认为构成劳务关系。

无论是何种关系,骑手作为配送服务的提供者,亦直接关系到平台的品牌和声誉。从这个角度看,在骑手从业群体愈加庞大的今天,各大平台都应当承担更多对骑手管理的责任。

(记者 周伊雪)

分享到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世卫组织:疫情在亚太地区结束还太早
美团改了
美国跳出来鼓掌了
游族老板被投毒,美媒操心“三体”剧集
王毅:中日民众感情出现反差,值得我们深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