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信用卡透支利率正式“松绑”,对花呗、白条等互联网消费贷冲击有多大?

责任编辑:奕含 来源:界面新闻      2021-01-09 15:50:18

【文丨界面 记者丨刘晨光】

1月9日,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位银行业内人士处获悉,央行近期下发《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推进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的上限和下限。

《通知》显示,自2021年1月1日起,信用卡透支利率由发卡机构与持卡人自主协商确定,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即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下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的0.7倍。

业内人士认为,该政策符合深化市场报价利率改革的发展方向,对花呗等信用消费产品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

推动信用卡利率市场化

早在2016年4月15日,央行发布《关于信用卡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取消此前统一规定的信用卡透支利率标准,实行透支利率上限、下限区间管理,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下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的0.7倍,自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四年之后,这一规定再迎新变革。

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该政策对整个行业是比较大的利好,能够让整个行业完全归属到大的框架内,让行业自主去选择利率变化,市场化更进了一步,“之前很多机构就已经或多或少把利率提高或者降低,其实已经在这个范围之外,以后会更加合规。”他认为这有利于银行去拓展信用卡市场,利率放开之后,对信用卡市场有着良好的推动力。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界面新闻表示,信用卡透支利率由发卡机构与持卡人自主协商确定,是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表现, 与去年10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改建议稿)》中的精神一脉相承,彼时文件内容中就已表示,“商业银行可与客户自主协商存贷款利率”

苏筱芮认为,深化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是金融业的重要工作目标。近年来,伴随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的不断推进,“影子银行”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适时放开商业银行贷款利率,一方面能够提升银行管理效率,改善商业银行贷款质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填补“影子银行”清理后带来的需求缺口,是继“堵偏门”之后“开正门”的具体体现,此次信用卡利率的放开,正是在当前经济“内循环为主、外循环赋能”的大背景下,通过消费升级切入需求侧改革,能够激发消费市场的更多活力。

对花呗、白条造成冲击?

此番信用卡的透支利率松绑,对花呗、白条等其他信用消费产品是否造成冲击?

以花呗为例,界面新闻记者查询蚂蚁集团招股书内容,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花呗日利率可低至约万分之二,大部分贷款的日利率为万分之四左右或以下。

资深信用卡专家董铮认为,一直以来信用卡业务在与其它信用消费产品的竞争中,尽管透支利率相同,但是信用卡却由于在政策合规、交易场景、业务流程等诸多方面缺乏竞争优势而处于下风,而《通知》的发布正是让信用卡业务重新获得市场主流地位的重要举措。

在董铮看来,此次央行突然出台该政策并紧急实施,直接取消了信用卡透支利率上下限,可以视为在2020年底针对网络小贷市场清理整顿之后,再次为信用卡业务强力解绑。

“现在流行的互联网信用消费产品的透支利息也为0.05%/日,信用卡可以灵活定价后,以利于信用卡业务在信用消费领域,与其它互联网信用消费产品的对手展开正面交锋中占得有利位置。”他说道。

王蓬博则认为,现实是信用卡透支利率本来就比互联网平台要低,一般高线才是齐平。所以增加竞争力有可能,但重构定价体系,或者认为信用卡将一飞冲天都不太现实,还是要看场景结合以及便利的程度。他指出,政策的出台对花呗等消费贷产品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此外,中小银行或也可以借此发力。公开数据显示,国内前十几家发卡银行规模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小商业银行的市场空间并不大。

董铮认为,通过利用《通知》放开信用卡透支利率的市场化定价机制的政策,还可以通过调整免息期的时间周期(前2017年版《通知》中的规则),充分利用“新政”制订有利于自身发展的经营策略,满足其与大中商业银行争夺市场的需求。

苏筱芮也表示,对中小银行算是发展机会,不然所有银行机构都挤到差不多赛道上,不利于形成“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金融供给市场。

透支利率将会如何变化

董铮告诉界面新闻,无论信用卡透支利率上下限是否取消,对正常还款的信用卡持卡人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受到波及的主要是无法按时还款的信用卡持卡人。

对于放开信用卡透支利率,是否意味着信用卡透支利率将会无限制设置?

董铮表示,由于银行的资金都是有成本使用,发卡银行即便按照市场化透支利率来定价,也要顾及资金成本,制订合理的透支利率标准,最终会逐渐形成行业公认的定价范围标准,“虽然《通知》放开了透支利率上下限制,但是透支利率的定价应该也是由发卡银行通过新产品,根据不同用户的定位来落实,而不会采用一人一议的定价方式,但在透支利率方面提供了协商的基础。”

实际上,2020年最高院调整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由此前“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调整为“一年期LPR的4倍”即15.4%,这一利率在此前的还款上限和下限区间内,在18.25%-12.78%之间,而信用卡透支利率普遍高于4倍LPR。

“这个政策(指2016年透支利率上限下限规定)出台后几年对信用卡业务的跟踪情况来看,在发卡银行中落实这个政策的银行积极性并不积极,甚至一些中小银行可能都不知道这个政策。”董铮坦言。

在苏筱芮看来,透支利率上下限都有可能浮动,这对商业银行机构带来更大的考验,考验他们的定价水平,精细化管理能力,要拥抱金融科技,对客户分层。

苏筱芮认为,尽管利率市场化是未来的大方向、大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利率市场化是否存在司法冲突在业内还存在较多争议,根据对去年8月以来的借贷纠纷案件的相关观察,出现一些“同案不同判”情形,金融机构在某些地区适用4倍LPR上限,某些地区又不适用,给市场造成困惑,也不利于商业银行的定价管理。

“建议从顶层制度方面厘清金融规制与司法权的边界,由央行完善金融业重大法律法规。”她补充道。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通知》同时要求,各发卡行应通过该机构官网等渠道充分披露信用卡透支利率并及时更新,应在信用卡协议中以显著方式提示信用卡透支利率和计结息方式,确保持卡人充分知悉并确认接受。银行在披露信用卡透支利率时应以明显方式展示年化利率,不得仅展示日利率、日还款额等。

分享到
专题 > 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11月出口增速创20个月新高,外媒:远超预期
美媒:中国可以更好地反击了
“听说他们非常接近达成交易”
彭斯被曝自我隔离,发言人回应
鲍里斯:我再投!议会:我再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