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即便没有疫情,我国消费还是不够强劲,深层原因是负债上升

来源:上观新闻

2021-01-20 10:29

【导读】 “长期来看,即便没有疫情,我国居民消费还是不够强劲,深层因素是居民负债水平上升。”王一鸣说,年轻一代买房后,每个月支付贷款对消费存在挤出效应。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口径,居民的负债水平杠杆率接近60%。

我国经济增长由负转正之际,消费仍未“转正”。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今日在国经中心举办的“经济每月谈”上指出,服务业恢复的滞后抑制了消费,消费途径受限使得相当一部分人只好“被动储蓄”。今年如果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消费将会强劲回升,预期全年消费增长将从-3.9%回升到10%左右。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万亿元,比上年增长2.3%,经济增长由负转正,但全年消费比上年下降3.9%,仍未“转正”。

王一鸣就此解读:疫情后经济恢复有结构性差异,需求端的恢复相对于供给端存在滞后。短期来看,主要原因是疫情冲击。疫情冲击下,居民收入增长有所放缓,消费倾向受到抑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服务业的恢复滞后抑制了消费,比如疫情反弹使度假旅游很难做到,造成消费增速的明显回落。与之对应,居民的储蓄水平上升,且上升幅度明显。这其中有预防性储蓄,也有被动性储蓄,且相当一部分人的储蓄是被动性因素导致的。人们无法去消费,没法度假、旅游、购买一些服务。

“长期来看,即便没有疫情,我国居民消费还是不够强劲,深层因素是居民负债水平上升。”王一鸣说,年轻一代买房后,每个月支付贷款对消费存在挤出效应。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口径,居民的负债水平杠杆率接近60%。

他强调,制约消费增长的另一个长期因素是收入分配,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长相对偏慢。

王一鸣指出,在政策层面,我国宏观体调控从以扩大投资为主转向以扩大消费为主,这是一个重要的转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概稳定在60%,已经是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而过去投资为第一动力时期形成的体制模式,转向更有效地引导消费需要一个过程。疫情后,我国政策上比较偏向供给端,比如复工复产采取了很多措施。而在消费端,尽管有些地方发了消费券,但对低收入家庭的补贴、对消费端的激励措施还不够。

(肖彤)

责任编辑:林铃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消费

诺奖得主加太上老君,天价白酒为啥“请神上身”?

2022年07月22日

严查“雪糕刺客”“雨伞套路”,北京15家便利店被当场处罚

2022年07月13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7日 20:12

指控议员强奸反遭陷害,印度24岁女子直播控诉后自焚身亡

08月25日 23:11

戴琪:正重新审视对华贸易政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特朗普还有机会吗?

美国对EDA等技术实施新出口管制,针对中国?

“美国涌现内战所有信号,来势汹汹”

印度反对无效?“斯里兰卡批准中国测量船靠港”

特朗普还有机会吗?

FBI调查结果不断公开,美共和党有人口风变了

今年高温综合强度将为1961年来最强,还要热多久?

特朗普涉违反间谍法等三宗罪,FBI寻回11份机密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