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巴南通报“女子实名举报被镇党委书记掌掴”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28 19:39

重庆市巴南区微信公众号“巴南发布”2月28日发布《巴南区关于高树英网上举报东温泉镇党委书记一事调查情况的通报》,以下为通报全文:

2021年2月20日,高树英(东温泉镇人)在网上发帖举报东温泉镇党委书记刘忠杰对其掌掴一事。巴南区委区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成立区委联合调查组,就帖文反映的相关内容依法依规依纪进行了全面深入调查。现将调查处理情况通报如下:

一、事情起因

2016年3月,位于巴南区东温泉镇的重庆观景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建设,该项目主要用于解决茶园—鹿角组团69万人供水,沿线12万人饮水及5万亩农田灌溉,保障重庆市中心城区380万人的生活应急供水。高树英、李坤明夫妇是该项目范围内的征地拆迁户,因其征地补偿诉求与政策补偿标准差距过大,历时4年一直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观景口水库下闸蓄水时间因征地拆迁未完成延迟一年多。2019年8月23日,东温泉镇政府按规定将拆迁房屋补偿款存入专户,并为高树英一家提供了过渡安置房。2020年7月2日,巴南区人民法院依法对高树英李坤明户集体土地上房屋实施拆除。

二、事发经过及核实情况

(一)关于高树英反映“被刘忠杰掌掴辱骂、抢走手机、不准报警”的调查情况

2020年7月3日上午,彭某银(李坤明同母异父的兄弟)、高树英两家共7人先后来到东温泉镇政府,找镇长反映房屋拆迁诉求及解决其母亲生病问题,并将87岁的母亲雷某珍抬到二楼包某美(镇人大主席)办公室。包某美了解情况后,立即通知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对雷某珍进行治疗。高树英转而来到镇长办公室门前,镇长因公未在办公室,便用力拍打办公室门并大声呼喊。

此时,正在三楼办公的镇党委书记刘忠杰,闻声下到二楼劝说高树英等人不要扰乱办公秩序。高树英等人情绪激动,不听劝说。刘忠杰便拿出手机进行录像,并安排工作人员立即报警。高树英见刘忠杰录像,便不断用手遮挡、言语挑衅并推搡刘忠杰。刘忠杰一边录像一边后退,反复告诫高树英“不要动手”。刘忠杰不断后退,至该二楼转角处(转角处有一步台阶的落差),险些摔倒。刘忠杰被激怒,双方发生抓扯,刘忠杰握着手机的右手打到高树英左脸上,并骂了脏话。随即,高树英、彭某(彭某银儿子)等多人围住刘忠杰抓扯,直至其他镇政府工作人员将双方分开。期间,李某修(高树英儿子)、包某美分别向公安机关报警。

双方分开后,刘忠杰见李某修等人在打电话,为防止其邀约他人扩大事态,遂将高树英背包里的2部手机强行拿走,另一名工作人员拿走李某修的1部手机。当天,在东泉派出所对双方当事人调查取证期间,镇政府工作人员将3部手机交还给李某修。高树英、李某修对手机完整性无异议。

综上,刘忠杰在制止高树英等人扰乱镇政府办公秩序行为过程中,先被高树英等人持续言语挑衅、推搡抓扯,但存在打到高树英脸部、骂脏话、强行拿走其手机的行为。高树英反映不准其报警的情况不属实。

(二)关于高树英反映“东温泉镇政府授意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不准对其治疗”的调查情况

当日,刘忠杰、高树英分别到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检查。刘忠杰经医院诊断为:颈部、胸部、双上肢多发软组织损伤,双上肢皮肤挫伤,疑似颅脑外伤,医生给予了相应的治疗。高树英经医院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疑似轻型颅脑损伤、心悸。

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首诊医生刘某恒对高树英进行了查体和心电图、CT、DR、彩超、血常规等项目辅助检查,并出具了予以口服盐酸氟桂利嗪胶囊、留院观察、必要时复查的医嘱。诊断期间,为便于病情变化时的救治和用药,首诊医生采取了预案措施,即静脉滴注复方氯化钠建立通道。高树英在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留院观察两天,共产生费用563.96元。

2021年2月21日、23日,经调查组组织医疗专家两次查阅分析高树英医疗档案资料认定,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对患者高树英所作诊断及处理恰当、合理。

调查组针对高树英在贴文中反映的“东温泉镇政府授意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不准对其治疗”的情况,对东温泉镇政府、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开展了专门调查,未发现刘忠杰或其他人员对东温泉镇中心卫生院打招呼、不准对高树英进行有效治疗的情况。

综上,高树英反映的情况与事实不符。

(三)关于高树英反映“公安机关未履行法定职责”的调查情况

2020年7月3日上午9时42分、9时43分公安机关分别接到李某修、包某美报警,东泉派出所迅速组织警力赶赴现场处置,9时51分将涉事双方带到派出所开展调查取证工作。之后,公安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及时受理为治安案件,并开展了全面调查。其间,彭某意识到自己及家人行为的严重性,通过张某、刘某、朱某等人传话向刘忠杰道歉。刘忠杰考虑到彭某系在校大学生,其本人及家人的行为系一时冲动,受到处罚会影响年轻人的成长,也为了化解矛盾,选择了谅解。刘忠杰本人及东温泉镇政府向东泉派出所出具了对彭某及其家人的谅解书。

东泉派出所经调查认为,高树英、彭某等人扰乱镇政府办公秩序,刘忠杰在制止过程中,双方发生推搡抓扯,但鉴于情节轻微,均不给予治安处罚。

2020年7月22日,高树英、李坤明认为巴南区公安分局未履行法定职责,向巴南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20年11月9日,巴南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021年1月6日作出判决,驳回了高树英、李坤明的诉讼请求。高树英、李坤明不服巴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已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三、处理情况

调查组认为,刘忠杰在制止高树英等人扰乱镇政府办公秩序行为过程中,面对其持续言语挑衅、推搡,未冷静处理,存在打到高树英脸部、骂脏话、强行拿走手机的不当行为,造成不良影响。其行为涉嫌违反群众纪律,巴南区纪委已对刘忠杰进行立案审查。

调查组同时还责成相关职能部门,对高树英扰乱办公秩序、夸大部分事实反映问题的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引导其依法理性表达诉求,维护合法权益。下一步,对高树英等人征收补偿事宜由东温泉镇继续做好相关服务,通过司法程序,依法依规、公平公正予以处理。

延伸阅读:

重庆一女子举报称遭镇书记掌掴 当地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据封面新闻报道,上月中旬,河南省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因对下属“掌掴”而“扇”掉了自己的“官帽”。不承想,“掌掴”一词在这两天再度成为网络焦点,一篇《实名举报:某政府党委书记耍官威公然掌掴老弱妇女——故意伤害》网络文章把重庆市巴南区东泉镇党委书记推上风口浪尖。

2月21日,封面新闻记者从重庆市巴南区获悉,针对此事件,目前巴南区相关职能部门已介入调查。

去镇政府办事 妇女被书记“掌掴”

2月20日,一篇题为《实名举报:某政府党委书记耍官威公然掌掴老弱妇女——故意伤害》的帖文一在简书、天涯等社交媒体上出现,就立刻成为网络热点。

从帖文中看到,举报人名叫高树英,是重庆市巴南区东泉镇双胜街人,她公开举报的对象是重庆市巴南区东泉镇党委书记刘忠杰。

被东泉镇党委书记“掌掴”的高树英(帖文图片)

封面新闻记者从举报信内容中了解到,事情发生在去年7月3日。当时,高树英一家四人来到东泉镇镇政府处理其婆婆生病的事情。高树英一家没找到镇长,但他们在镇长办公室的敲门声引来了党委书记刘忠杰的注意。

举报信中这样描述到:“看见一个男子一边用手机摄像一边从楼上往二楼走,嘴里还大喊着:‘是哪些人要来冲击政府?’”

高树英叙述说,她看着刘忠杰一边向她走来,一边对着自己摄像。于是,高树英也拿出手机摄像,并用一只手遮挡刘忠杰的镜头。

举报信还描述到,突然,刘忠杰用右手一拳向高树英脸上打去,口中还伴随着辱骂性的语言。

高树英被打之后,现场就陷入一片混乱。而这场混乱,在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后,才得到平息。

高树英在医院接受治疗(帖文图片)

妇女手机被抢 医院“被授意”不给其治疗

举报信内容显示,刘书记“掌掴”后,高树英脸被打肿了,而为了拿到高树英拍摄的现场画面,刘书记带着几个镇政府工作人员,强行将高树英包里的两个手机抢走。

高树英在举报信中还反映称,当她在镇卫生院进行治疗期间,镇政府居然“授意”医院不准给自己进行治疗。

东泉镇医院开出的医疗费用单据(帖文图片)

举报信原文这样描述道:“第二天我又来到医院想继续输液,开了处方去缴费时,惊讶地发现,缴费金额只有7.09元,其中药费2.59元、床位费4.5元。天呐,只有2.59元的药费,这输的液体能治病吗?”

当高树英丈夫询问医院医生“这2.59元的药是到底什么药”时,医生的回答是:“这里面没有药,就是一瓶兑药的水,没有其他办法,领导打了招呼的。”

“在这种的情况下,我只有离开了该医院,转到重庆南岸区东南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几天后,于7月7日出院。”高树英在举报信中讲述着后续的就医过程。

妇女实名举报“掌掴书记” 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出院后的高树英,通过各种途径想为自己的遭遇讨要说法,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最终,在2月20日,高树英通过简书、天涯等社交媒体,以实名公开举报的方式,将自己被重庆市巴南区东泉镇党委书记刘忠杰“掌掴”的事情进行了曝光。

责任编辑:于文凯
重庆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基层治理

​莆田刑案致2死3伤:农村土地纠纷何以至此?

2021年10月14日

现在不敢明着索贿了,但送多少,让你猜!

2021年10月14日

小编最近文章

06月19日 21:50

2021回答2009:中国人做到了

05月09日 16:18

俄胜利日阅兵,普京:仇俄情绪的人不容宽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神舟与日月同辉”

“盟友乐意跟中国接触,美国对华强硬没好处”

“令人发指”

首次!中俄海军10艘舰艇浩浩荡荡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召开

教育部:上海等12地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

10万人罢工、430万辞职…“全美工人再也忍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