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家族信托规模暴增八成:50家信托公司参与“竞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4-15 10:41

【导读】 在国内68家信托公司中,2013年仅有6家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2019年参与公司数量超35家,而到2020年底,参与的公司数量估计增至50家。

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遭遇寒冬,不少行业甚至出现大滑坡。而信托公司为主体开展的家族信托业务却热度不减,迎来了新一轮突破。

根据中国信托登记有限公司(下简称中国信登)数据显示,2020年家族信托成为信托行业加速转型的新发力点,规模较年初增长80.29%,且连续四个季度持续上升,环比增幅分别为11.2%、8.34%、35.94%和10.09%。其中,到2020年6月底,设立家族信托9049个,财产价值1863.52亿元。

而据五矿信托联合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2020年11月共同发布的《家族财富管理十年回顾与展望——家族财富管理调研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预测,到2020年底,家族信托规模在4000亿元左右,约50家信托公司参与家族信托业务。

家族信托潜力人群已达24万

所谓的家族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一个人或者家族的委托,以家庭财富的保护、传承和管理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的信托业务

去年家族信托业务取得快速增长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在疫情影响下,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大,高净值客群避险情绪显著加强,作为资金安全和财富传承工具的家族信托越发受到众多高净值客户的认可;另一方面,家族信托作为最具信托本源特色的服务信托业务之一,在监管和相关法律政策的支持下,创新产品不断涌现,服务领域持续拓宽,已成为各家信托公司实施战略转型的重点布局方向,未来发展可期。

中国信登认为,在信托行业进一步夯实受托人定位,积极谋求转型的大背景下,以家族信托和证券为代表的服务信托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成为结合实际运用信托制度和推行特色业务的创新发力点。

除了业务规模实现较大增长之外,家族信托的产品、服务模式创新步伐也在不断加快。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家族信托资产主要为现金或者大额保单,随后逐步加入上市公司股票、非上市公司股权、艺术品等。2020年9月,中航信托协助委托人设立了境内不动产家族信托,通过家族信托持有上亿元经营性物业资产,帮助委托人实现财富传承的诉求。该笔不动产家族信托的成功落地,进一步丰富了本土家族信托的实践运用。

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68家信托公司中,2013年仅有6家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2019年参与公司数量超35家,而到2020年底,参与的公司数量估计增至50家。

中信登数据显示,到2020年一季度末,国内家族信托资产规模突破1000亿元大关;到二季度末,这一数据则达到1863亿元。清华大学法学院法律与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邢成表示,预计到2021年底,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可转入家族信托资产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

招商银行的《2020中国家族信托报告》则显示, 2020年家族信托在高净值人群中提及率超30%,成为中国高净值人士主要运用的传承工具,家族信托潜力人群逾24万人,预计到2021年,潜力人群可转入家族信托资产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从地域分布来看,广东、北京、上海、江苏、山东、浙江、湖北等七省/直辖市的高净值人士最有意向使用家族信托服务。

银行依然是高净值人群首选

从合作机构来看,银行系的私人银行部门依然是高净值人群的首选。根据《2020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78.98%的人群依然会将银行作为家族信托首选,而信托公司只占12.5%。

招商银行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相比其他机构,商业银行有更好的信用基础;其次,高净值人群与主银行账户资金往来较多,容易与银行建立稳固的信任关系;第三是国内银行尤其是为高净值人群服务的私银部门,在资产配置、法律咨询、税务筹划等与家族信托设立相关的领域具有较强整合能力,可以一站式满足高净值人群保值增值、财富传承、风险管理等综合需要。

家族信托也成为今年两会上讨论的热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均就我国家族信托的发展和完善提出了提案议案。

肖钢建议,从修订信托法、建立与家族信托相配套的基础设施(相关部委研究拟订信托财产非交易性过户制度、信托登记实施制度、信托税收制度,解决股权信托、不动产信托设立难、税收过高的问题)、出台信托法司法解释以及加强监管等四方面完善信托制度,促进推行家族信托。

赖秀福表示,在当前制约我国家族信托发展的障碍中,税收是一个现实因素,应从建立信托税制、发挥税收政策引导等方面进行调整。

国内家族信托服务已吸引众多机构入场,行业竞争也日趋激烈。但与国外成熟市场相比,我国家族信托仍处于市场培育初级阶段。

毕马威国际认为家族信托目前在国内发展的几个难点在于,一是国内法律及监管层面对家族信托的限制较多,比如民企股东架构中如存在家族信托通常较难通过IPO审核;二是目前我国并无遗产税,相比已开征遗产税的国家,我国高净值家庭尚未有设立家族信托的紧迫性;三是目前我国并无遗产税,相比已开征遗产税的国家,我国高净值家庭尚未有设立家族信托的紧迫性。

五矿信托家族办公室总经理尹璐表示,目前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也面临一定挑战。当前,信托登记制度、信托税收制度尚不完善,委托人通常需承担较高的税务成本,使得非资金类家族信托业务的开展仍面临一些障碍。此外,基于财富传承等信托目的,家族信托存续期限通常较长,期间信托资金的投资管理、信托事务执行、信托当事人可能出现的身份及联系方式变更、信托公司人员变动等,都是信托公司需要妥善应对的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责任编辑:林铃锦
信托公司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7日 20:12

指控议员强奸反遭陷害,印度24岁女子直播控诉后自焚身亡

08月25日 23:11

戴琪:正重新审视对华贸易政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立陶宛政府煽动民众抵制中国手机

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外媒:印度、土耳其将进退两难

“这不符合‘美国精神’”

习近平: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哈尔滨新增3例确诊,国家卫健委已派出工作组

遭盟友“背后捅刀”,法国或“重审对华关系”

“拜登眼下最大难题:证明自己不是特朗普”

CNN追问“中国是否渔翁得利”,欧盟高官这么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