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觉醒年代》yyds!导演张永新:学到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11 10:11

(观察者网讯)

6月10日晚,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绽放”颁奖典礼在上海文化广场举行,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觉醒年代》摘得“最佳编剧(原创)”“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三大奖项。

导演张永新在后台接受采访时,依旧难掩激动,直言拍摄《觉醒年代》仅仅是做到了影视工作者的本分,观众如此热爱这部剧恰恰是因为能从中体会革命先辈们的伟大精神,“这部剧成功的地方就是让我们不要忘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是这些英雄的牺牲所贡献的。”

谈到年轻观众对《觉醒年代》的喜爱,张永新表示整部剧在创作过程中是吸取了当下年轻观众的审美视角的,他还透露自己因为《觉醒年代》学会了看弹幕,很多年轻网友的拼音缩写他原来不懂,现在也学会读懂了。

问及选角的故事,张永新回答观察者网道,形神兼备是他们在创作历史剧时的追求,但在做宏大的历史剧时自己第一位是追求神似,如果在此基础上再做到形似那是最好。虽然于和伟扮演的“陈独秀”和历史上的陈独秀在外形上并不相似,但今天他能获奖,说明观众对于他的表演是认可的。

作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觉醒年代》突破了此类题材以往年轻受众少的局限,凭借优质内容、“形神兼备”的选角和演员的精湛表演成功“出圈”,掀起年轻人的追剧热潮。

导演张永新凭借《觉醒年代》获得最佳导演奖项。谈及获奖感受,他调侃自己就像在高考,非常紧张、忐忑,最后听到获奖者是自己时既高兴又感动,“一个是我这个剧做得不容易,另一个是能够得到这么多观众的真心喜爱,我作为创作者发自肺腑地感受到了这种温暖,也是特别感念观众朋友喜爱这部剧。”

他也感谢了与其一起携手并进的剧组全组成员,“台前幕后有太多兄弟姐妹们的辛苦来浇灌这个花,这个花现在绽放了,而且开得非常绚丽,作为浇花者之一,为我们的这朵花的绽放和芬芳,我感觉到特别开心。”

谈到年轻观众对《觉醒年代》的喜爱,张永新表示,现在年轻人中短剧和短视频非常很流行,要让《觉醒年代》在这种节奏中获得喜爱,整部剧在创作过程中是吸取了当下年轻观众的审美视角的,“现在年轻人在视听语言的感受上、表达上、呈现上乃至于判定上,都要远远强于我们那个时代。因此我们在拍这部剧的时候,时时刻刻想的是我们的观众、年轻观众,他们对这部剧会怎么看待,这直接影响了我们的分镜头、服化道等方方面面。我们希望我们全组的努力,做出一个我们所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呈现。”

张永新还透露因为《觉醒年代》学会了看弹幕,很多年轻观众喜欢通过视频弹幕表达观点,有些还变成了金句在网上传播。而且很多年轻网友的拼音缩写他原来不懂,现在也学会读懂了。

弹幕刷频“《觉醒年代》yyds(永远的神)”

张永新直言,拍摄《觉醒年代》仅仅是做到了影视工作者的本分,观众如此热爱这部剧恰恰是因为能从中体会革命先辈们的伟大精神,“听说今年龙华烈士陵园里,(陈)延年、(陈)乔年烈士墓前多了很多鲜花,这就是我们这部剧的最大成功,能让观众们记住他们就是这部剧最大的成功。今天我们的幸福生活是他们所贡献的,用牺牲生命得到的,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他们没法想象到的美好中的时候,千万千万不要忘了他们的牺牲和付出。因为我们都有三个字是一样的,我们是‘中国人’。”

主演于和伟凭借这部剧获得白玉兰最佳男主角,问及选角的故事,张永新回答观察者网道,形神兼备是他在创作历史剧时的追求,但在做宏大的历史剧时自己的第一位是追求神似,如果在此基础上做到形似那是最好。虽然于和伟扮演的“陈独秀”和历史上的陈独秀在外形上并不相似,但今天他能获奖,说明观众对于他的表演是认可的。

张永新还说:“我更感动的是我们的演员老师为他们心中的角色做出的付出。我们这部剧里还有非常多能做到形神兼备的演员,我对他们的创作深受感动,我觉得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表演艺术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阮佳琪
白玉兰奖 上海电影电视节 觉醒年代 张永新 于和伟 龙平平 视频新闻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上海电影电视节

“中国科幻电影不行,不是中国科幻不行,是电影不行”

2021年06月17日

“游戏产业资本占优势,对影视人才资源是掠夺性的”

2021年06月15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7日 16:59

这个郑爽躺枪…

08月27日 14:02

中小学生回港插班就读申请突增,部分仅移民半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捅刀”后,法国转而找印度“接盘”?

“整个英国就10个人知道,搞得跟谍战小说似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英雄,有些人就觉得哪不对”

东南亚媒体警惕:他们在亚太挑起军备竞赛

被“捅刀”后,法国转而找印度“接盘”?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英雄,有些人就觉得哪不对”

“这个笑话,美国人笑了,法国人笑不出来”

“花多大精力才迁出中国,现在又迁回…像坐过山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