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之母张明杰案七年未决,关键同案人回国投案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

2021-10-29 15:19

哈尔滨张明杰案:商人魏奇的角色

本刊记者/刘向南

发于2021.11.1总第1018期《中国新闻周刊》

张明杰案七年未决,一个关键同案人的回国投案,将如何影响它的走向?

对张明喆来说,商人魏奇的回国投案,并不是一个意外消息。

10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说,近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和黑龙江省追逃办具体指导下,经哈尔滨市、尚志市两级纪检监察机关不懈努力,外逃七年的“红通人员”、职务犯罪嫌疑人魏奇回国投案。

据官方通报,魏奇,1960年5月出生,系哈尔滨市私营业主,涉嫌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于2014年9月出逃境外。2015年3月,黑龙江省尚志市人民检察院对魏奇立案侦查。监察体制改革后,该案移交尚志市监察委员会办理。2016年3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缉令。

10月7日,从境外飞抵福建厦门后,魏奇(中)进行了21天的隔离。图/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魏奇在10月7日自境外飞抵福建厦门,先进行了21天隔离,在正式进入办案程序前,还将在哈尔滨隔离14天。在官方发布的影像中,魏奇戴着眼镜,身穿浅色休闲上衣,高高瘦瘦。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魏奇还有一个特殊身份:他是广受关注的知名歌手曲婉婷之母张明杰案的重要当事人。2014年9月,张明杰在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任上被查。就在张明杰被查前夕,“感觉情况不对”的魏奇出逃加拿大。

张明杰一案历时七年,经历了两次开庭审理,至今未判。张明喆是张明杰的哥哥,他当然会密切关注此案进展。此外,张明喆还是魏奇在哈尔滨开发的一个大型房产项目的建筑商之一,因为张明杰案发以及魏奇出逃,该项目烂尾至今,张明喆本人遭受巨大损失。因为这层关系,张明喆也就更为关心魏奇回国投案的消息。

“我觉得魏奇早就应该回来。”10月13日,张明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张明喆看来,无论是一直未见宣判的张明杰案,还是他深陷麻烦的房产项目,随着魏奇的回国投案,“一定能迎刃而解”。

魏奇其人:张明杰案三主角之一

在出逃之前,魏奇曾对张明喆谈起过这件事。张明喆回忆,那是2014年6月左右,“张明杰出事前的两个月。”当时魏奇的妻子王淑范已在加拿大陪孩子读书,魏奇告诉张明喆,妻子腰坏了,是腰椎间盘突出,不能自理,所以他也要去加拿大陪一段孩子。

“后来我想,那时魏奇可能已经知道纪检委在找张明杰,他感觉不对,就提前几个月走了。”张明喆回忆。

魏奇在跟张明喆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张明喆是在魏奇的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发置业公司”)任副总经理。张明喆是在此前几年,通过张明杰认识魏奇的。魏奇是张明杰的朋友。张明杰曾在1992年~2002年在哈尔滨市建委信访处工作,张明喆判断,她和魏奇认识,应该就是在这段时间内。

“张明杰在市建委信访处工作期间,群众上访的事由她处理,她都处理得比较好。”张明喆回忆。魏奇曾在道里区某繁华地段开发一栋大厦,围绕着这栋大厦的开发,“当时上访的不少,多少次都解决不了,张明杰来处理,就解决了,魏奇很感谢张明杰”。

魏奇是哈尔滨市人。张明喆听说,魏奇的父亲在多年前是哈尔滨市政府的一个官员,在他认识魏奇时,魏父就已经过世了。魏奇早年也在哈尔滨某局工作,后来下海,做了几个工程项目,挣了一大笔钱。

在哈尔滨,从商后的魏奇虽然也是富人,但“还是排不上号”。哈尔滨道外区有一个黎华家具城,是魏奇名下资产。张明喆这样介绍魏奇从商的特点:“做房产开发,他都是开发一些独栋。跟一些人不同,他都是成立一个公司,开发一个项目,项目做完了,就把公司‘灭籍’,如果再干什么项目,就再成立一个公司。”

尽管如此,查询工商资料可知,在魏奇或其妻子王淑范名下,以“哈尔滨黎华家具装饰购物中心”为“集团”,“集团”下仍有包括哈尔滨黎华家具装饰购物中心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黎华家具公司”)、先发置业公司、黑龙江金盛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盛物流公司”)、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江农业公司”)等十余家公司。其中,黎华家具公司成立于2002年3月,法人是魏奇,注册资本5000万元。张明喆任副总的先发置业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法人是王淑范,注册资本2000万元。东江农业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本50万元,法人是魏奇。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张明杰被查的导火索是她在任哈尔滨市道里区副区长时主持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改制,被一些职工举报为安置不合理。而作为张明杰朋友的魏奇,是原种场改制的“接盘者”,他的先发置地公司,就是在改制完成后为运作原种场地块开发才成立的。在先发置地公司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还有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王绍玉。张明杰在2000年即已离婚,2007年前后认识王绍玉,他们很快成为情侣关系,自2008年起开始同居。

2014年9月,随着张明杰被查,王绍玉也被抓。在后来的两次开庭审理中,张明杰与王绍玉分列第一、第二被告。“如果魏奇不出逃,他会是第三位被告。”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魏奇出逃、张明杰被抓之后,张明喆也曾被检察机关找去问话。张明喆回忆:“问了两次。但是,无论是从账面上,还是从其他方面看,都跟我没关系。”

原种场改制:魏奇很早就出现了

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以下简称“原种场”)的职工也时刻关注着张明杰案件进展。10月8日,一位职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在第一时间即得知了魏奇回国投案的消息。“他是投案自首,这会对张明杰案接下来的判决有影响。”这位职工说。

原种场位于哈尔滨市西郊的城乡结合部,建场于1950年代,原属农业部直管,在上个世纪80年代改由哈尔滨市管理。到了1990年代后期,其经营开始变得不景气,2004年,它被哈尔滨市定为150家国企改制单位之一。2005年4月,原种场被下放到道里区,由道里区负责组织转企改制。

原种场改制在前期经历了一个复杂过程。一位职工回忆:“改制前,场里进行清算,结果是欠银行1350万,后来委托一家信达公司来处置这个不良资产,哈尔滨一家食品公司的老板刘旭东把它买下,刘旭东向原种场要750万,我们不同意,他到道外区法院起诉,就把场里一些房产给封了。职工为此多次到市中院、省政府上访,诉求是刘旭东要价太高,我们的土地使用证、房产证都在他手里,不拿回来就改不了制。后来经过多次协商,决定给他125万。”

据这位职工回忆,就在他们上访期间,张明杰开始出面主持原种场改制工作,彼时她的身份是道里区副区长兼改制领导小组组长。而支付给刘旭东的125万元,原种场没有钱,“是从东江农业公司拿的。”这位职工回忆:“2008年6月左右,给了刘旭东一张125万元的支票,就把我们的土地使用证、房产证都拿了回来。当时我们职工也觉得是不是去财政借钱更合适,怎么能从人家东江公司拿钱呢,我们也提出过这个问题,后来不了了之。”

直到后来,原种场的职工才知道,东江公司的老板就是魏奇。“当时我们不知道,魏奇其实很早就出现了。”这位职工说。

2009年7月14日,道里区政府致函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请求批准原种场国有资产整体转让:“经区国资委、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及原种场测算,原种场总净资产-267.53万元,改制所需资金6160万元。按照区国资委相关要求,面向社会公开挂牌出售,底价为6160万元。”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接受委托发出公告。随后,魏奇的东江公司摘牌,缴纳了2000万元保证金和6160万元转让价款。

2009年8月24日,道里区农林局、东江公司、原种场三方签订《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一位原种场职工回忆,同日,张明杰宣布,原种场改制马上结束,从2009年9月1日起,正式由东江公司接管。

改制之后:魏奇的“大项目”

2010年里的一天,时任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的李铁的办公室里来了几个客人,其中有时任哈尔滨市道里区副区长的张明杰以及“新发镇房地产公司老总”魏奇。张明杰和魏奇到北京来找李铁,是为争取增加800亩挂钩土地指标。

原种场位于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时任道里区副区长的张明杰在主持原种场改制的同时,还主持着新发镇的小城镇建设。《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2005年末或2006年初,新发镇由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向国家发改委推荐为小城镇建设试点镇,2008年3月,经国家发改委研究决定,新发镇被列为第二批全国发展改革试点小城镇,但是,由于新发镇“村屯房屋砖瓦化率太高,不适合做土地增减挂钩项目”,此工作一度决定不再继续开展。但是,分管副区长张明杰对此很感兴趣,2009年,她把魏奇介绍给新发镇,提出由魏奇跟新发镇合作,继续推进小城镇建设。

在到北京见过李铁等人后,2010年3月,其争取的800亩土地增减挂钩指标获批。2010年3月末,由张明杰任常务副总指挥的道里区推进新发镇小城镇建设指挥部成立。随后,由王绍玉组织,由哈工大师生组成的规划团队进驻新发镇,制作了新发镇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小城镇战略规划。按照这个规划,对于新发镇的未来发展构想,是要建三大社区,其中作为小城镇建设起步区的建国社区,被规划在了已完成改制的原种场土地上。

2011年,国家发改委小城镇中心又批给新发镇800亩土地周转指标,像前800亩一样,这800亩指标也是落在了建国社区。2011年7月,新发镇与刚注册成立的魏奇的先发置业公司签订小城镇开发项目合作协议。

几乎是在先发置业公司成立的同时,受魏奇邀请,张明喆到这家公司任副总。张明喆是张明杰的二哥,生于1951年。张明喆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他们是齐齐哈尔市人,共兄妹六人,分别是大姐、大哥、二姐、张明喆、张明杰、小妹,其中大姐、大哥已去世。张明杰在20岁左右就到了哈尔滨市发展,她“非常顾家”,还在市建委任科员时,就想法把小妹调到了哈尔滨市。张明喆本在齐齐哈尔的某建筑公司工作,1990年代,也是通过张明杰帮忙,调到了哈尔滨,到省人事厅下属一家开发公司工作,后任副总经理。张明喆回忆,2011年魏奇邀他到先发置业公司工作时,他60岁,刚刚退休。

张明喆回忆,魏奇的先发置业公司“应该是在2011年3月左右成立的”,实际控制人是魏奇,王绍玉任总经理,是“总负责人”。在收到魏奇邀请后,张明喆考虑到这家公司“前景不错”,于2011年六七月份到这家公司任副总经理,负责经济部、材料部、外网配套工程等。张明喆回忆,在公司里,魏奇和王绍玉各有分工,“魏奇负责筹措资金,王绍玉负责具体的项目工程,”“2012年末至2013年初期间魏奇还经常去施工现场察看项目进展情况,在2013年下半年,魏奇对这家公司的事情就不管了,也不来公司了。”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魏奇在新发镇开发的这个项目,规模非常大,它是被定位为道里区的城市副中心,规划建筑面积200多万平方米,计划分三期完成,后来实现开工的,只是一期工程的一部分,这部分项目取名为“怡景森林城”。

张明喆到先发置业公司工作后,工程于2011年9月全面开工。张明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到公司后,他才知道魏奇并没有太多钱,也就一两个亿,而魏奇想干的项目,得要50亿资金。后来张明喆给魏奇提建议,先干总工程量的1/4,而这1/4规模仍旧很大,50万平方米,72栋楼。共有13个施工队进场施工,其中一个是张明喆的,承建其中4栋楼。

到了2014年,“怡景森林城”已初具规模,张明喆自己承建的4栋楼已经封顶,并且安装了电梯,其他施工单位在建楼房也已基本建成,这时突然发生魏奇出逃、张明杰与王绍玉被抓事件,整个工程就停了下来。

10月8日,一位原种场职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怡景森林城”至今都是烂尾状态。这位职工说:“有好几次,政府想找开发商接盘,但是,我们都不让它动。得要把职工妥善安置了,才能再动。”

张明杰案:一波三折,七年未决

自2009年9月1日原种场由魏奇的东江公司接管起,因为职工安置问题,原种场职工上访不断,2014年7月还曾告到派驻黑龙江省的中央第八巡视组。后来魏奇出逃,张明杰与王绍玉先后被抓,原种场职工认为,这都是他们举报的结果。

“当时我们只是觉得改制不透明,职工安置有问题。”一位职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更多的问题,是在张明杰被抓之后才暴露的。”

所谓“更多的问题”,主要是指原种场改制完成后,发生的另外两件事:一件是,2011年5月,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哈齐客专”),与魏奇实际控制的黑龙江省金盛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盛物流”)达成土地流转协议,哈齐客专以1.5亿元征收“已被金盛集团兼并”的原种场4.5万平方米土地;另一件是,2010~2011年间,魏奇以1.9985亿元价格,将原种场一块11.3万平方米的土地转让给了哈尔滨城投公司。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后来张明杰被指控涉嫌犯罪的情节,也主要是围绕着这两宗土地的转让。2015年6月,哈尔滨市检察院对张明杰案审查起诉,指控张明杰涉贪污、受贿与滥用职权三宗罪,其中“贪污”指控,主要事实是认为张明杰在前述两宗土地转让中,与王绍玉、魏奇共谋,“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在这个过程中,王绍玉被认为是张明杰的“利益代言人”,王代表张明杰与魏奇签订《合同协议》,约定利益均分。

2016年7月,张明杰案在哈尔滨市中院开庭审理。检方认为张明杰贪污数额巨大,建议量以死刑。张明杰否认王绍玉是其利益代言人,律师为她做无罪辩护。庭审结束两年多未判决。2019年3月,哈尔滨市检察院对原起诉内容作了变更起诉与追加起诉,张明杰被改为指控涉嫌滥用职权与受贿两项罪名。其中受贿指控,是认为张明杰曾向魏奇索要了500万元,另外,张明杰指使王绍玉代表其与魏奇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股份为各持项目50%的股份及项目利益,而案发时“双方共同控制”的先发置业公司共有财产186341763元,其中50%应归张明杰、王绍玉所有,这部分财产是二人共同受贿。

2019年8月12日、13日两天,张明杰案在哈尔滨市中院重新开庭。张明杰否认500万元是索贿,说是借款。律师再次为张明杰做无罪辩护。又两年时间过去,此案至今仍未宣判。10月14日,《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哈尔滨市中院主办法官,法官一听是为张明杰案采访,立即挂断了电话。

魏奇涉嫌实施两宗诈骗

魏奇出逃加拿大长达七年时间。《中国新闻周刊》从接近魏奇的人士处了解到,在这些年中,对于在国内一再掀起波澜的张明杰案,在加拿大做“寓公”的魏奇也未能完全置身事外。2015年1月,此案还在侦查阶段,检察机关就曾联系魏奇,向他视频取证。张明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年,哈尔滨有关部门和他一直有联系,只是他不想回来。”张明喆的二姐张明琨曾在加拿大多伦多亲友处小居,10月8日,她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魏奇在加拿大是住温哥华,她在多伦多时曾给他打过电话,“他在加拿大坐吃山空,国内的财产都被冻结了,没能带出去。”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魏奇被追逃,是被认为涉嫌伙同王绍玉、张明杰分别在哈齐客专、哈尔滨城投公司征收土地过程中实施了诈骗犯罪。张明喆在魏奇的公司任副总期间,为在“怡景森林城”项目中施工,他的公司曾向魏奇借款4000多万元,在检察机关侦办此案期间,张明喆曾被告知,魏奇向他支付的钱款是“诈骗所得”,将被依法追缴。

一方面是妹妹张明杰的案件悬而未决,另一方面工程烂尾,资金押在当中,也欠巨额外债,在过去七年中,张明喆身心俱疲。张明喆认为,随着魏奇回国投案,这些问题应该都能解决。单就烂尾工程项目,张明喆说,“是让魏奇继续开工,还是政府收回去,还不知道,但肯定会有变化。”张明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魏奇回国后,“是被带到了当年办案的那个外县,据说要先疫情隔离,哈尔滨市政府一个主抓基建的市长,还有工作组,也在那里,他们应该是在谈这个事,但是谈到了什么程度,还不知道,我们也在等。”

10月8日,张明杰案的一位当事律师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表示,魏奇回国投案,对张明杰案接下来的走向“影响很大”。这位律师说:“张明杰的案件,当初要定贪污罪,后来不定了,改成定受贿。有关方面一直在行贿受贿问题上下功夫,同时做魏奇的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在魏奇回国投案后,官方通报里也说,“魏奇归案是纪检监察机关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一起追,扎实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的重要成果。”

责任编辑:李丽
曲婉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廉政风暴

中国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韩沂被查

2021年12月03日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副总裁沈东被查

2021年12月03日

小编最近文章

10月29日 11:52

美官员抱怨:人手不够,驻俄使馆明年或将“关门”

10月27日 08:26

默克尔正式卸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央强调: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

“中日关系不能再恶化下去了”

玉兔二号在月球天边发现“神秘小屋”,网友激动了…

中央强调: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

央行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1.2万亿元

又一巨无霸!中国物流集团今天成立

《十问美国民主》报告发布,“一国六主、实无民主”

“你以为别国不想学中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