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交友”其实就是“交钱”?网上找对象,坑多路又险

来源:微信公众号“半月谈”

2022-05-20 14:57

互联网时代,工作忙、交际少、“原子化”生存的“90后”“00后”们,找对象常常依赖各种婚恋交友网络平台。这些“云媒人”靠谱吗?半月谈记者深入调研发现,网络婚恋交友平台营销套路深、消费陷阱多、维权困难大,找对象可谓坑多路险。

网络交友“谈感情伤钱”

广东佛山市民郑女士5月在婚恋平台“MarryU”上注册了会员。很快平台就电话通知她,有心仪她的男生想安排见面,不收任何费用。刚到门店,郑女士就被带进一个小房间。“他们轮番给我制造心理压力,说我年纪大了,条件也普通,再晚就很难找到心仪对象。我说我没钱,他们就说许多女生都是分期付款,一个月几百块,没几个月就找到对象了。”

郑女士被忽悠得头脑发热,缴纳了14300元费用。“一分钟都不到,他们就刷了POS机,接着就打印合同让签字,根本来不及反应。”

郑女士提供其签署的合同和缴费截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半月谈”微信公众号

半月谈记者加入了一个400多人的婚恋退款群,群内成员在婚恋平台上缴费多的八九万元,少的也在数千元,有人耗尽所有积蓄,有人钱不够还被忽悠得用网贷缴费,最终却“人财两空”。

在黑猫投诉平台,半月谈记者以关键词搜索,“世纪佳缘”投诉超过4900条,“百合网”投诉超过1900条,“珍爱网”投诉超过2300条,“MarryU”投诉超过750条,“我主良缘”投诉超过1400条。投诉集中在虚假承诺、哄骗式消费、引导消费者使用信用卡或网贷付款、费用高退款难等问题。

有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72亿元,互联网婚恋交友用户规模突破3000万人,婚介相关企业突破2万家。但如此规模的市场却鱼龙混杂,遍地是坑。

坑多路险,维权困难

“这里都是女追男”“不用加好友直接聊”“想语音就语音,想视频就视频”,一款名为“就聊”的交友网站在多个广告中打出这样的广告语。

半月谈记者以男性身份通过“就聊”App注册后,立即提示多名女性前来搭讪,言语不乏暧昧,当记者回复信息,则会弹出充值页面。在完成“每日充值”后,多个陌生号会主动要求语音和视频聊天。视频聊天159金币/分钟,语音聊天79金币/分钟,文字信息8金币/分钟。

就聊App语音、视频通话提示充值截图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多个投诉平台关于“就聊”的投诉都指向“引诱消费”“交友欺诈”“虚假套路”等。“这是一个无底洞,你只有不断充值刷礼物的份儿,每一个互动都要用钱铺路。”一位婚介从业人员告诉记者,“聊天赚钱”已发展成灰色产业,也称“聊托儿”。他们有一套完整的培训体系和分成机制,“聊天员”任务就是主动搭讪,诱导用户花钱聊天刷礼物,“交友”其实就是“交钱”。

线上平台消费坑多路险,线下平台同样暗招难防。“只要交26600元,半年之内保你结婚。”在广东东莞上班的袁先生表示,在红娘的诱导下,他在世纪佳缘线下门店以刷卡和贷款的方式完成缴费,“我刷了10000元,他们表示剩下16600元由世纪佳缘给我贷款,如果没有介绍满意的女孩,贷款钱不用还。之后我发现他们是用我的身份证向银行贷款了。”

袁先生向记者提供的贷款和缴费记录截图

半月谈记者查阅多份资料及合同发现,婚介机构许多承诺并没有载入合同,消费者如果缺乏法律意识,没有看清合同,没有保留和收集相关证据,事后维权非常困难。恋爱过程中交友对象恶意诈骗,诱导消费,也很难界定是普通情感纠纷还是违法犯罪行为。部分消费者只能放弃维权,自认倒霉。

个人信息近乎裸奔,隐私安全频踩红线

婚恋交友平台的价值在于为双方提供真实可靠的交友信息。近年来,多个平台因违规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被工信部通报。

半月谈记者以想做一款同城交友App为由,与一家从事App定制开发服务的机构取得联系。对方工作人员承诺,开发的应用可以对接第三方支付系统,可以进行实名和人脸识别认证。当记者提问可否查看会员的聊天记录、浏览内容时,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当然可以,做完后系统就交给你了,想看什么看什么”,对于个人信息收集的边界问题压根没有提及。

李女士向记者提供与世纪佳缘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

半月谈记者测试一款婚恋App,显示其收集的个人信息有姓名、年龄、电话、房产信息、车辆信息、静态或动态的面部特征,也包括通信记录和内容、住宿信息、网页浏览记录、精准定位信息等。这些详细的信息可完整勾勒出 “用户画像”,借此实现“精准营销”。

根据相关规定,处理个人信息应当具有明确、合理的目的,采取对个人权益影响最小的方式。广东协言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律师张伟表示,平台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并以此牟利,会严重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和信息安全权等合法权益。

整治乱象,要自律更要他律

不正当的经营手段,不仅侵害消费者权益,更让婚恋交友平台陷入信任危机,最终影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表示:“如果平台不能慎独自律,监管者就必须挺身而出,依法用好、用够、用足法律赋予的市场准入、行政指导、行政监管和行政处罚等权限。”

除了消费者要继续加强自我保护意识之外,行政监管和司法必须齐头并进,消除监管盲区,加强行政处罚,提升违法成本,降低维权成本。刘俊海建议,对全国有影响意义的婚恋网站侵权行为提起公益诉讼,让消费者零成本维权。

针对用户信息安全,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表示,相关企业要依法依规保护用户个人信息,监管部门要加大执法力度,防止平台打“擦边球”。消费者要提高权益保护意识和证据保存意识,遇到个人权益受到侵犯的情形,要及时向有关部门和法律专业人士求助。

广州市青年婚恋服务研究中心负责人胡展鸿认为,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很重要,找对象是寻找生活的伴侣,而不是寻找改善生活的依靠。只有不断提升自己,才能更容易遇见“最好的”人生伴侣。

责任编辑:黄一帆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打击网络诈骗

人大拟立法规定:因从事电诈受刑罚人员最高可处三年不准出境

2022年06月21日

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2名电诈集团重大头目和骨干

2022年06月09日

小编最近文章

05月16日 15:44

北约秘书长:乌克兰能赢得这场战争

05月13日 18:18

斯里兰卡新总理:必须摆脱经济危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俄军控制卢甘斯克州最后一座大城市利西昌斯克

北约为“续命”瞄准中国,我们该如何反击?

“美国又没法给中国做榜样了”

乌兹别克斯坦现大规模抗议,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安徽泗县新增本土60+228

北约为“续命”瞄准中国,我们该如何反击?

中国三大航一口气订购292架空客,波音:失望

“德国政府严重低估中国对德繁荣作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