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以来就没跌过这么猛:工业金属“没救”了吗?

来源:财联社

2022-06-27 14:23

据财联社6月27日消息,随着2022年上半年即将步入尾声,如果要选出一季度和二季度走势变化最为剧烈的大类资产,那么答案或许非工业金属莫属。

许多人眼下或许依然对今年3月因逼空而飙涨的“妖镍”风波记忆犹新,而如今,与俄乌危机伊始工业金属价格全线飙升形成鲜明反差的,却是从铜到锡,一系列“贱金属”的全线重挫——彭博工业金属现货分类指数本季度迄今已下跌了26%,有望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季度跌幅。

细分来看,部分工业金属的暴跌更是令人触目惊心:LME期铜价格上周五一度触及每吨8122.50美元的16个月低点,6月份迄今已累计下跌了11%,或将创下过去30年来最大的单月跌幅之一。

锡价目前报26055美元,更是较3月份51000美元的历史峰值彻底腰斩。

毫无疑问,与能源和农作物等其他大宗商品相比,工业金属在近来的跌势中受到的冲击更大。尽管俄乌危机早前均对这些商品的供应和贸易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但能源和农作物受到的支撑无疑更为持久。

彭博能源现货分类指数自3月底以来仍上涨了10%,而相应的农作物指数虽有所回落,但二季度跌幅也只有9.7%,远远不能与工业金属的26%暴跌相提并论。

那么,工业金属缘何在近期跌那么猛?这一大宗商品类别暴跌的背后,又是否释放着更为令人感到不安的信号呢?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从家用电器到电动汽车,以铜为代表的工业金属用途广泛,这往往使其被视为衡量经济活动的指标,铜甚至因此在经济学教科书中有着“铜博士”的美名,因而在剖析工业金属近来的跌势时,人们的目光也显然不应仅仅停留在商品供需本身。

对于铜这样的金属来说,其在从重工业机械到先进电子产品等各个领域的使用,意味着市场与经济变化密切相关,而铜价回落标志着工业金属领域正释放出一个关键信号——即经济衰退的担忧正开始笼罩市场。

换言之,一旦(经济)皮之不存,毛(工业金属)又将焉附?

今年初,铜价一度约为每吨9800美元,由于担心俄乌冲突将会影响供应,3月初铜价曾进一步上涨至每吨1.04万美元以上。但如今,这些供应担忧最终并未在工业金属领域得到太多应验,反而被人们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担忧取而代之。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三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时曾承认,今年的加息计划可能会使世界最大经济体陷入衰退。在欧洲,上周四发布的数据也增添了经济放缓的迹象,一项商业活动调查显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在第二季度末快速失去增长动力。

美联储的加息行动可能会对消费者可自由支配支出产生更为直接的影响,最终终结房地产、汽车制造和耐用品等领域的金属需求热潮。

随着制造商面临不断上升的借贷成本,建筑和工业机械等领域的需求也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这些领域在工业金属总体使用量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National Bank Financial 分析师 Shane Nagle表示,“部分分析师认为(铜)需求足够强劲,足以度过这段过剩时期,价格不会出现真正的实质性下跌,但很明显,我们所看到的通胀压力、对利率上行的担忧、市场对全球经济放缓或衰退的担忧,正使得这种需求面临一定风险。”

Liberum分析师Tom Price在近期谈及铜价表现时也指出,“美联储正以激进步伐收紧政策。持有铜的成本正在变得高昂。这一大宗商品领域的旗舰产品因此持续面临承压。”

Price补充称,许多投资者此前买入铜的依据是铜价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支撑,比如缺少新铜矿项目,以及随着大型制造商扩大电动汽车生产,汽车行业对铜的需求不断增加等。自2020年以来,这种持续的巨额资金流入使铜价对其自身基本面因素不敏感。但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后市如何看?

从仓位情况来看,目前工业金属领域的交投无疑正被悲观情绪所笼罩。在中国市场上投资者情绪转向看跌的证据最为明显。

在铜价大幅下跌期间,上海期货交易所铜合约的未平仓量大幅上升。这表明交易员正在增加新的空头头寸,而不是抛售多头头寸。相比之下,LME的数据表明,近期的暴跌更多是由于投资者放弃对价格上涨的押注,本月大部分时间看空头寸基本持平。

中银国际大宗商品战略主管Amelia Xiao Fu表示,“即使中国经济在下半年复苏,其也不可能单凭一己之力将价格推升至新高——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而如果其他主要经济体正迈向衰退,中国也可能无法单独以异常强劲的速度增长。”

独立大宗商品分析师Robin Bhar上周也表示,工业金属存在进一步下跌的风险,经济急剧放缓或衰退似乎在所难免。用于电力和建筑的铜,可能会跌向其生产成本——约为7000-7500美元。

事实上,眼下金属价格的大幅下跌甚至已开始波及到了采矿业,部分矿业股在本月迄今也大幅下跌——力拓和英美资源集团股价的跌幅均超过了两位数。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上周四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采矿业的宏观经济背景已经“恶化”,原因是各国央行加大力度对抗通胀以及疫情继续抑制对各种金属的需求。在过去两年享受了由供应冲击和旺盛需求带来的超高利润后,我们认为采矿行业的回报势必回归正常。”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就短线而言,部分超跌的工业金属也并未完全没有反弹的机会,至少目前金属品种供应紧张的现象依然存在。

上周LME锌库存降至纪录低点后,部分业内人士正担心这一金属可能酝酿一场新的供应危机。

此外,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Colin Hamilton预计,铝价也有望从减产获得支撑,因未来几个月原铝产量有可能进一步减少,这应该开始为价格提供一些支撑。美国大型生产商世纪铝业上周三以电价飙升为由,宣布将在未来9至12个月关闭肯塔基州一家年产20万吨的铝冶炼厂。

责任编辑:王濛
宏观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宏观

美联储激进加息75基点拖累全球,中国跑出独立表现

2022年09月22日

前8月全国吸收外资同比增16.4%,其中韩国对华投资增58.9%

2022年09月19日

小编最近文章

06月19日 15:47

乌方称8月恢复与俄谈判,梅德韦杰夫:谈啥?

06月16日 11:02

俄媒:乌军有意阻碍,平民从化肥厂仅撤离1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正吸走制造业,给欧洲留下永久伤痕”

扎哈罗娃:拜登有义务给出回答↓

为争取各国一致制裁俄油,欧盟让了一步

“美国正吸走制造业,给欧洲留下永久伤痕”

外交部:中方要求作出解释,但美方一直沉默

谁是幕后黑手?各方众说纷纭

中方:当务之急是尽快打开乌克兰问题政治解决的大门

前所未有!北溪管道发现3处“神秘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