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日报调查11省16村疫情:临近过年农村地区如何应对疫情?

来源:农民日报

2023-01-11 11:11

2023年01月11日《农民日报》第008版刊发《农村疫情调查——31省份51个村的1月7日(二)》,以下为全文:


疫情防控措施“新十条”出台一个月,农村地区情况如何?请看今日来自辽宁、吉林、河北、上海、江苏、安徽、广东、重庆、云南、新疆、西藏11个省份16个村庄的疫情调查。

疫情防控措施“新十条”出台一个月,农村地区情况如何?临近春节,返乡人员逐渐增多,农村疫情防控压力持续加大,各地又有哪些应对之策?1月7日,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兵分31路,深入全国31个省份51个村庄,进村入户,探访村民、乡村医生、乡镇卫生院、养老院工作人员、镇村干部,了解目前农村地区防疫情况。请看今日来自辽宁、吉林、河北、上海、江苏、安徽、广东、重庆、云南、新疆、西藏11个省份16个村庄的疫情调查。

辽宁省北票市四家板村:

全村约80%的人感染,大多已康复

“我是去年12月13日感染的,可能是体质比较好,有点咳嗽,睡一天就好了。”辽宁省北票市四家板村村民李景奎告诉记者。

北票市是辽宁省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之一,四家板村有户籍545户1743人,常住的有453户1453人。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时景芳向记者介绍,全村大约有80%的人受到感染,目前大多已经康复,无重症患者。据她了解,村里有两位有基础病的老人去世,一个80多岁,一个近70岁。

李静是村卫生室的医护人员。在大规模感染之前,她准备了100多盒扑热息痛等常用的止咳退烧药,足够200人用的。

“疫情发生后,药物供应就开始紧张,但还是能进到药,就是比较少,我们诊所的退烧药没有断过。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诊所也不用存太多药,随用随进。”李静说,四家板村离乡里近10里地,到北票市与朝阳市也就20公里,现在很多村民家有车,去市里医院也方便,如果有重症也能及时送到市里救治。

“村民情绪比较稳定,大家都从快手、微信中了解情况。我们也把防疫宣传在村里的微信群里发了,将防疫要求发到疫情防控群里,这个群的成员主要是村干部与网格员。”时景芳说,村里在防疫物资上准备了500只口罩和两箱消毒水,目前看在防疫上没有太大的困难,就是前一阵子全村被封控管理时比较累。

吉林省农安县合隆镇邓家村,开安镇万宝村、张马三家村:

“阳”了,但最惦记的还是生产

“家里人于去年12月12日先后‘阳’了,现在都好了。生病的时候,村里的干部和村医把药给我们送过来,什么都没耽误,我们现在就等着过一个没有疫情的春节。”在吉林省农安县合隆镇邓家村,今年65岁的村民刘志诚说。

据邓家村村委会的会计陈举介绍,全村有1800多口人,从去年12月到现在,9位有基础疾病的老人去世,年龄在70岁到90岁之间。感染的大部分村民现在基本都已经好起来,能正常地生产劳动了。

寒风凛冽,农安县开安镇万宝村的孙玉石正要开三轮车回家,他是村里的养牛大户,虽然两口子都“阳”了,但最惦记的还是生产。“我们吃点药就好了,身体恢复之后,我们就得把牛养好,这才是最主要的。”他说。

“现在出摊挣钱,我们一定做好防护。”走进村边的农贸市场,出摊的曲喜香还没有“阳”过,不过看到家里人吃药康复后,她对自己的健康倒是不太担心。万宝村的村民孟凡荣正准备买年货,面对疫情她也比较淡定:“生病期间,吃的药就是平时治感冒和止咳的,在镇上的药店就能买到。”

走进开安镇张马三家村卫生室,屋里只有两个人在输液,和平日里每日接诊的人数差不多。农村疫情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劳动、生活在有序恢复。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大西良村:

身边的亲戚、街坊差不多都“阳”过了

冬阳贵如金。1月7日早上,距离河北省保定市区约10公里的莲池区韩庄乡大西良村,四五个老年人正在村民活动中心的大门口晒太阳。

68岁的孙炳新是村民活动中心门口的常客,很熟悉村里的情况。“感觉和市区在差不多的时间段,我们村也接连出现了发烧、疼痛、咳嗽等新冠病毒感染症状,而且没几天就越来越多。”孙炳新说,身边熟悉的亲戚、街坊差不多都“阳”过了,很少听说有没感染过的。

据孙炳新介绍,村里人确定自己是“阳”还是“不阳”,着急检测的并不多,基本都是靠个人感觉,要是觉着很可能“中招”了,就去村卫生室向村医要点退烧、止疼之类的感冒药吃。“村卫生室里药品虽然也紧张过几天,但近期已经缓解了。现在大家都挺安稳,该干啥干啥了。”孙炳新说。

走进对面不远处的党群服务中心,记者找到了村党支部书记王柱军。据他介绍,大西良村紧临市区,目前实际居住的户籍人口有2800多人,另外还有1500多名外来租住者。从去年12月初到现在,村里居住人口的感染比例应该不低于70%。

王柱军说,近一个月离世老年人共有4人,其中一名96岁的五保户正常去世,后事全由村“两委”出面料理;一名93岁老人是死于基础病;一名72岁老人是病瘫在床5年离世;还有一名71岁老人死于突发性心脏病。

“对老人尤其是高龄老人、有基础病的老人、建档立卡五保户,村里一直都很关注。”王柱军说,农村的网格化管理方式,在疫情防控方面效果很好,“这几年的疫情防控,真是发挥了反映情况、统计上报、组织防控的作用,目前全村居住人口的疫苗接种率达到95%。”村里至今还保持着一个乡村防疫的做法,每两天一次用小型雾炮车对大街小巷进行喷雾消杀,对筑牢疫情防控卫生屏障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天平村:

感染人数日渐减少,村居民情绪稳定

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天平村常住人口近1700人,其中居民区居住人口860人,村内企业上班600人,农户220人。事实上,天平村在过去3年防疫过程中比较成功,前两年几乎没有出现有症状的病人。据村书记严云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张燕抽样估算,在过去一个月时间里,在村人口感染人数大约在80%。

据了解,养老院和村里基础病药物并不紧缺。经过3年防疫,村民们也养成了利用村里的微信群相互帮扶的习惯,“谁家缺药,八方支持”。但老年人感染后临床症状具有一定“隐匿性”,是否感染病毒无法第一时间判断,出现症状后也不一定发烧,检测结果也可能是阴性,没法第一时间判断是否要用药,该用什么药,相对来讲比较“被动”。

据张燕介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待有症状感染人数比平时增加50%,这些人经医务人员初步诊断后实现分流,轻症的居家休养,情况严重的动员去医院就诊。元旦过后,感染人数日渐减少,康复越来越多,村居民情绪也逐渐稳定。

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古柏街道三保村:

“估计已经有七成左右的人感染过”

记者到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古柏街道三保村,在村卫生室坐下没多久,就传来一阵哀乐。“这是今年村里的第3场白事了。”51岁的村卫生室医生魏裕国说。

三保村下辖4个自然村,占地1.58平方公里,全村共3800余人。魏裕国分析,去世的人年龄较大,本身患有一定的基础疾病,一些老人出现了一定的反应慢、精神状态不好等情况,未能及时引起关注,待出现较为严重的症状再送往医院时为时已晚。

从去年12月20日到月底,卫生室基本处在高位运转状态,两个医生同时上岗在线,勉强应对了过来,赶上高峰时段各地都有药物紧缺。“之前整盒销售的药物,只能拆零,限购6片,以解决必要之需。药物紧缺的状况大约一周后,医药物资陆续跟上来了,状况基本缓解。”魏裕国介绍。

“可以说第一轮高峰已经过了,初步估计已经有七成左右的人感染过新冠病毒。”魏裕国判断,现在的日接诊量逐步趋缓,基本恢复到了平时的状态。但为了能够更好地帮助村民尤其是老年人及时关注身体情况,“村卫生室在配备血压计、血糖试纸等一些基础医疗设备资源的基础上,又加配了血氧仪,能够及时观测感染新冠病毒后的身体状况。”他说。

安徽省肥西县上派镇派河社区、紫蓬镇紫蓬社区:

春节将至,后续防范仍需强化


安徽省肥西县紫蓬镇紫蓬社区卫生室八旬老人正在就医。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杨丹丹 摄

近期,记者来到安徽省肥西县上派镇派河社区卫生服务站探访,就诊室里有8位老人正在吊水,3名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为他们忙碌着。上派镇派河社区卫生服务站除了承担本社区居民的医疗卫生工作外,还承担上派镇中心卫生院灯塔村卫生室职能。这意味着一个村和一个社区的上千人口都在这里诊疗。在药房,记者看到布洛芬等药品保障充分。

“布洛芬拆分销售,一颗5角钱,限买6粒。一旦发现有重症患者,我们都会建议他们转到市一级医院。”卫生室负责人王敏打开记录的台账介绍说,去年12月22日开始新冠病毒治疗呈现高峰,每天上门领发烧药的人有好几十人次,但元旦后至今只有3人领取了发烧药。

基层党组织也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据王敏介绍,当地在病毒袭击高峰期,已通过镇、村两级及农村网格员提前把退烧药等发到60岁以上的农村老人手上,这大大减轻了基层卫生院的压力。

在离县城较远的紫蓬镇紫蓬社区卫生服务站,站长程家应来来回回忙着给吊水的病人换药。“上月中旬卫生服务站就迎来了治疗高峰期,每天因感染引发其他毛病吊水的老人都在20多人次左右。”程家应说,目前感染率已处于下降趋势。

当前,农民群众药品需求基本得到满足,农民心态由紧张、担心逐渐转为平和,农村社会运行总体平稳。但春节将至,农民工返乡高峰让农村地区仍存在二次感染的风险,后续防范仍需强化。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陈村镇弼教村、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瑞边村、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新庄社区:

“有老人主动去打第四针疫苗”

钟伟权、李满娇夫妇犹记得患病后的惊险情形:患有基础疾病的李满娇几度呼吸急促、出现休克,当日紧急求助120送往镇卫生院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后,又取药居家治疗。

他们是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瑞边村的村民。在去年10-12月的疫情高峰中,广州市处于“震中”,下辖区及周边市县区防疫形势严峻。去年12月上旬,农村地区伴随人员流动迎来一波疫情高峰,从记者了解的情况看,感染率大概在7-8成。

目前,感染高峰已过,疫情形势逐渐平缓。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陈村镇弼教村,去年12月去世老人10位,较往年多2-3位。弼教村韦政来诊所负责人表示,轻症就诊患者较多,高峰期每天接诊量达80人,目前降至每天20人左右。

据了解,在轻症患者治疗过程中,村“两委”、村卫生站、私人诊所、公益组织等构成主要防治力量。如瑞边村88岁患病“五保户”钟作林,收到了村干部为他及时送上的药品包,弼教村慈善综合体等组织会主动了解老人日常起居情况,并协助老人取用药品。

目前,从记者走访情况看,农村地区基本防治物资能够保障。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卫健办针对特困等薄弱人群免费分发药物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新庄社区领取后通知宣传到各个村小组,让有需要的村民前来领取,目前药品仍有剩余。

瑞边村村干部王龙辉告诉记者:“村里病弱老人防护意识明显增强了,加上村里通过发放明白卡、微信群等渠道宣传引导,有老人主动去打第四针疫苗。”

重庆市渝北区木耳镇金刚村:

村里对6类人群建立了重点人员台账


“村干部专门给我们发了煎好的中药,热一下就可以喝。”1月7日,在重庆市渝北区木耳镇金刚村17组,73岁的独居老人肖远玖捧出一袋中药液对记者说。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邓俐 摄

重庆市本轮新冠病毒感染疫情中,地处主城的渝北区是“重灾区”之一。渝北区木耳镇金刚村常住人口482户、1010人,距渝北城区仅20分钟车程、距镇政府8公里。“本轮疫情发生以来,约70%村民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目前没有一例重症患者,也没有一例死亡病例。”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石元告诉记者。

1月7日,在该村17组,73岁的独居老人肖远玖拿出了几天前村里刚为60岁以上老年人免费发放的“健康包”,里面装有对乙酰氨基酚、连花清瘟等药品,以及医用外科口罩、抗原检测试剂、防疫温馨提示卡等,确保感染后能及时用药就医。

临近中午,阳光很好,邻居陈安禄坐在院坝里捧着碗吃着萝卜炖肉和米饭,他着急吃完饭赶回村里的七彩大庄园工地继续干泥工活。“他一直都没‘阳’!”妻子李昌琼一边指着丈夫告诉记者,一边忙不迭地晾着刚做的香肠、腊肉。快过年了,夫妻俩买猪、杀猪、卖猪肉,加工香肠、腊肉卖,忙得不亦乐乎。“这段时间,光香肠就做了上千斤了。”李昌琼说。

在村卫生室,解热镇痛类药有布洛芬缓释胶囊(芬必得)、感冒灵、强力枇杷露、咳特灵、复方甘草片等药品。据卫生室医生王静介绍,卫生室按照村常住人口的20%配备解热镇痛药、止咳药等对症治疗药物和抗原检测试剂,能基本满足村民看病就医药品需求。

石元介绍,村里对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孕产妇、婴幼儿、孤寡老人、脱贫户、返乡人员这6类人群建立了重点人员台账,落实了村社干部、乡村医生分片联系帮扶重点人群,确保饭菜有人送、药品有人买、重症有人管、农事有人帮。

云南省安宁市八街街道凤仪村:

最大的担心在春节期间的返乡人员


云南省安宁市八街街道凤仪村卫生室药柜上摆的药品。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郜晋亮 摄

“去年底,有两位85岁以上、患有糖尿病等基础疾病的老人去世。”云南省安宁市八街街道八街街道凤仪村村委会治保员赵利斌介绍,该村60岁以上老人220多名,冬季本身就是老年人疾病高发期。

关于全村感染的情况,赵利斌直言不太好估计。“即使感染了,大家的症状普遍很轻。”护林员王朝华也有同样的感受,“主要的症状是头痛、流鼻涕、腰痛,类似于感冒的症状。”

“卫生室的条件基本上能够满足村里群众常见病诊疗的需求。”已经在村里工作了30年的村医王战华说,在转运救治方面,卫生室与街道卫生院的渠道也非常畅通。并且,凤仪村距离街道所在地仅6公里,交通十分便利,不少群众也选择直接到街道或安宁市就医。

连花清瘟胶囊、氨酚咖敏片、感冒止咳颗粒等总计80余种药品,满满当当地摆在村卫生室的药柜里。据王战华介绍,连花清瘟胶囊、复方对乙酰氨基酚片、抗原试剂等8种相关防疫类药品和物资是近日从八街街道卫生院领取的,全部为免费药品,重点针对村内出现感染症状的老年人、残疾人等重点群体。一旦有需求,将免费发放。

前期,八街街道卫生院已发放过50盒抗病毒颗粒,村卫生室全部免费发放给了村内残疾人和患有精神疾病的群众。随着感染人数的下降,新领取的防疫类药品还未使用。目前,凤仪村药品储备基本能满足需求。

目前,凤仪村疫情防控工作最大的担心在春节期间的返乡人员。不过,赵利斌说,现在村里已经建立起了网格化监管体系,村组干部都是网格员,在春节期间,可以随时对返乡村民进行监测,一旦出现情况,就能及时应对与处理。

新疆乌鲁木齐县板房沟镇七工村:

有两辆巡诊车,随时可转运危重病人

“12月17日出现症状后,前往镇集市的药店买药。当日下午时间到达,没有出现挤兑现象,以正常价格购买了头胞、复方氨酚烷胺片两种药。”新疆乌鲁木齐县板房沟镇七工村村民王洪兵说。

乌鲁木齐县位于乌鲁木齐市市区南部的天山北麓山区,七工村位于县城附近约5公里。七工村村域面积较大,最东到最西长约10公里,最南到最北宽约8公里。

但村民就诊和购买药品较为便利,村卫生室药品准备充足,7个村民小组中个别村民小组就在镇政府集市周围,赴镇卫生院也很方便。

长期以来,村支委赵小瑞专人负责抓防疫工作。据他介绍,12月以来,全村中先后有两位75岁以上老人逝世。一例患有脑梗等疾病,另一例为患有肺心病等疾病。

经村卫生室上门、电话和网络访问,七工村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已达到全村总人口的81%以上,294名65岁老人中,未感染人数在10人以内。近期约有40名就医者,被建议到镇卫生院和县医院就诊,没有出现危重患者。

在村中协助工作的镇卫生院院长海沙尔·杜别克表示,如果出现危重患者,镇卫生院可随时出车,另有两辆巡诊车近期一直在全镇开展日常医疗服务,也随时可转运危重病人。村中小组均通了硬化道路,夜间和雨雪雾天,都可通行。

西藏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白堆村:

“要未雨绸缪做好应对重症的准备”

平均海拔3700米的白堆村,位于西藏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眼下,6500亩的耕地秋收早已全部完成,待2月份过了藏历新年,又要开始新一轮耕种了。

“目前来看,疫情影响不是太大,全村共8个村民小组,1545人。目前感染了105人,还没有出现重症患者。”才纳乡民生办主任李豪说。

在村卫生室,村民普布扎西正在领取免费的“爱心包”,里面包括连花清瘟胶囊、温度计、口罩、消毒液等。“这是为老人和儿童等特殊人群专门免费发放的,现在乡、村干部挨家挨户走访,告诉我们防护常识,村卫生室随时都有人,村民们防疫意识也提高了。”他说。

据了解,为了及时应对疫情发展形势,村里实行了重心下沉到户、防疫包保到人、充实药品储备、提升应急转运能力等措施:村级成立卫生健康委员会,确保全时有医务人员在岗;乡、村常态化保证20%人口的药品储备;以乡级为单位,完成了建立60岁以上老人、孕产妇、婴幼儿等重点人群的健康台账,实时动态监测等。

在完善村级卫生室药品、人员配备的同时,才纳乡全乡7000多人,配备120急救车3台、急救人员13名,提升了及时转诊重症患者能力。“但目前还存在部分防疫药品和设备上的困难,除了去痛片和布洛芬,其他退烧类药物较短缺;设备上,指氧仪、灌装氧气配备还不充足,要未雨绸缪做好应对重症的准备。”李豪说。

(采访组成员:张仁军、阎红玉、孙维福、胡立刚、李文博、杨丹丹、吴砾星、赵炜、邓俐、郜晋亮、李道忠、李鹏、杨瑞雪)

责任编辑:林铃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叙利亚怒批美国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