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日报调查11省19村疫情:乡村疫情形势趋于平稳

来源:农民日报

2023-01-12 08:21

本文原刊于2023年01月12日《农民日报》第008版,原题为《农村疫情调查——31省份51个村的1月7日(三)

疫情防控措施“新十条”出台一个月,农村地区情况如何?请看今日来自北京、天津、山西、黑龙江、山东、福建、广西、海南、青海、宁夏、湖北11个省份19个村庄的疫情调查。

疫情防控措施“新十条”出台一个月,农村地区情况如何?临近春节,返乡人员逐渐增多,农村疫情防控压力持续加大,各地又有哪些应对之策?1月7日,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兵分31路,深入全国31个省份51个村庄,进村入户,探访村民、乡村医生、乡镇卫生院、养老院工作人员、镇村干部,了解目前农村地区防疫情况。请看今日来自北京、天津、山西、黑龙江、山东、福建、广西、海南、青海、宁夏、湖北11个省份19个村庄的疫情调查。

北京市平谷区峪口镇云峰寺村:

卫生站每周采购一次,可及时补充库存

1月7日,从北京市区出发,记者驱车一个半小时,来到了位于平谷区峪口镇云峰寺村的云峰寺社区卫生服务站。这是一家医保定点村级卫生室,服务云峰寺村和大官庄村3000多名村民,以及紧邻的吉祥老年公寓里的100多位老人。

记者看到,该卫生服务站设有诊疗室、输液室、药房以及等候大厅,在峪口镇属于中等规模的乡村卫生站。输液室配备5张病床,有氧气罐、电子血压测量仪,可为村民提供手指血氧监测、输氧等基础诊疗服务。站内环境卫生,物品摆放有序,医护人员佩戴医用防护口罩、防护镜,接诊规范有序。

站长徐海兴介绍,此前大约有一周时间卫生站的药品出现过紧缺情况。目前,卫生站药品库存充足,现有各类药品321种,其中感冒发烧类30多种。卫生站每周集中采购一次药品,可及时补充库存,能够满足村民日常用药需求和医保报销需求。

“在感染高峰期,卫生站的两名医生曾在一天内接待了109位患者,工作强度和压力都很大。”徐海兴说,“对于重症患者需拨打120转院到平谷区级医院治疗。目前,平谷区120急救车响应及时,都能实现较快转运。”

记者在云峰寺村走访时发现,多数村民对新冠病毒感染的重视程度不高,不少村民自认为农民干农活多、身体素质好,没有刻意治疗。

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白滩寺村:

重点关注老年群体,配送“健康防疫包”

1月7日,在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白滩寺村党群服务中心大院内,记者见到了正在卫生所忙碌的乡村医生顾兴斌,他告诉记者,2022年12月中旬,村里迎来新冠病毒感染就医高峰,日接诊量20余人,持续时间一周多。目前,村民就医情况趋于平稳,卫生所可提供初诊、开具处方药、上门输液等医疗服务。顾兴斌表示,1月以来,还没有遇到缺药的情况,基本实现村民即来即买。

天津发放的“健康防疫包”内药品情况。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林单丹 摄

87岁的失独老人王文英在村小卖部里和老人们拉着家常,见到记者,老人表示:“现在已经没事了,村委会的人不时过来看我,基本药品都不缺。”据了解,王文英老人于2022年12月中旬出现发热症状,自述体温最高近38℃。村委会工作人员王涛在得知老人生病后,送来了“健康防疫包”。老人吃了退烧药后,3天左右退烧。身体恢复后,王文英老人已经可以走到附近邻居家聊天串门。

白滩寺村党总支书记、村主任王广宇告诉记者,村“两委”重点关注老年群体,为他们配送“健康防疫包”,并根据他们的体检结果、疫苗接种等相关统计数据将其分为红色、黄色和绿色人群,定期进行电话回访,及时掌握他们的健康状况。

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刘家堡乡石沟村:

“希望相关药品向农村地区倾斜”

“目前,大多出现症状的村民已经进入病情尾声,多以粗喘、咳嗽、虚汗为主。”1月7日,在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刘家堡乡石沟村,乡村医生马俊海向记者介绍该村新冠病毒感染情况。

据介绍,2022年12月中旬以来,石沟村约七成村民先后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多以发烧、疼痛、咳嗽为主,没有出现重症、死亡病例。“村里老人只要有药,不是太严重都不会去医院,大多没有储备药的村民会去村卫生室买药。”村民反映:“药很少,卫生室的药经不住买,前脚出门,后脚就有人打电话说,药已经没了。一些村民托城里的子女亲戚买药。”

石沟村有一家卫生室和一家自营药店,卫生室有两名乡村医生,提供常见病、多发病的中西医诊治和用药。“由于村民和卫生室在之前几乎没有储备药物,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退烧药和止痛药从一开始就很缺乏,到了12月下旬,卫生室采购到了连花清瘟颗粒。期间小店区政府发放过两次布洛芬,但每次石沟村的数量只有200份,远远不够。”马俊海对记者说,“针对药物短缺和村民症状,村医会用包药形式(几种治疗药物各一片包成一小包)给村民开药。现在药品价格普遍比以往要贵,希望相关药品的供应向农村地区倾斜。”

马俊海介绍,最多时村卫生室一天接诊200人,两位医生忙不过来,想输液的村民也只能先吃药、排队等待。一些村民在服用药后好转,病期较短。现在一天内看病村民减少到30人,已经可以正常应对。

黑龙江省海伦市东风镇八方村:

一周前,村医都要忙“飞”了

“这几天稍微好点了,康复得差不多了。”在黑龙江省海伦市东风镇八方村医务室,村医谷丽敏一边将新购进的各种药品登记、上架,一边对记者说。

可就在一周前,谷丽敏和另一名村医杨雪飞真的都要忙“飞”了。他们从天一亮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不停给村民们看病、开药、打点滴。

据了解,八方村常住居民320人,其中65岁以上老人105人,感染率为95%。

收拾完所需药品,谷丽敏带着记者一起来到刘喜荣家。刘喜荣今年74岁,感染新冠病毒后,近日又出现泌尿系统感染。老人已经打了4天点滴,现在症状已经有所减轻。“一共三组,打完了看看症状,如果感觉好了,就不用再打了,吃点药就行。”谷丽敏嘱咐老人的家人。

另外一位病人刘永武今年54岁,现在已经出现肺部感染,症状比较重。“刚开始的时候,没感觉出什么症状,也没发烧,也没浑身疼,稍微有点嗓子疼。”刘永武说。他自己在家吃了几天药,结果病情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加重了。

“打完这个点滴,你再去市里拍个片子,看看肺部是个什么情况,然后再定需不需要接着打。”谷丽敏一边打点滴,一边叮嘱。

记者了解到,为了缓解购药紧张,海伦市政府近日为60岁以上老人发放了爱心医疗包,里面有退烧药、咳嗽药。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村民们也开始纷纷走出家门准备置办年货。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赵哥庄村、王家曹村、李家曹村:

“出不了门的,网格员可以上门送药”

“咳喘宁片557盒、枇杷止咳露80盒、快克100盒、复方黄连素190盒……”1月7日,记者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赵哥庄村卫生室看到工作人员李杰英正在盘点储备的药物。李杰英介绍,村卫生室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咳嗽、腹泻、浑身酸疼等症状的药物均有存货。

赵哥庄村是城阳区的人口大村,村民接近6000人。2022年12月中下旬,村里出现感染高峰时,村卫生室和药店供货压力都比较大。为此,政府特地配备了“爱心药物健康包”,确保感染群众能得到及时治疗。“‘爱心药物健康包’里包含了两份抗原检测试剂和10片布洛芬,只要确认发热,买不到退烧药的,就可以来领取,实在出不了门的,网格员可以上门送药。”赵哥庄村疫情防控负责人方安文介绍。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赵哥庄村村民在村卫生室等候取药。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郝凌峰 摄

“我们村以种植大棚草莓闻名,目前已过了发热高峰期,村卫生室相关治疗药品也较充足。村卫生室工作人员根据上级指示对村里的65岁老人、有基础病人群进行了摸排统计,并定期进行电话询问和指导,做到早发现早治疗。”夏庄街道王家曹村卫生室医生王波对记者说。

“我家里人前段时间全感染了,现在除了稍微嗓子有点痰,基本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王家曹村草莓种植户王大姐说。年前是草莓销售旺季,转阴后的她正为了草莓的产销而忙碌着。

晚饭过后,夏庄街道李家曹村不少村民都陆续走出家门散步消食。“现在都好利索了,在家待着怪憋得慌,晚上出来散散步。”年过六旬的郝阿姨告诉记者,她们一家人也全“阳”过一遍了,她虽然年纪大,但在全家人里症状最轻,吃了点药就好了。

目前,记者走访的村庄大部分都过了发热高峰阶段,街道发热门诊就诊人数也有明显下降。在流亭街道卫生院发热哨点,已经看不到有群众排长队待诊的现象。

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山头村:

乡卫生院有救护车,可随时调用

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山头村地处福建中部山区,受地理区位和交通条件等因素制约,以发展传统农业为主。户籍人口1319人,常年居住186人,分散在5个自然村。

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蔡伟棒介绍,目前全村感染率约为80%,没有发现重症患者。

“因为对新冠病毒缺乏了解,2022年12月中旬部分村民有轻微恐慌情绪,现在村民情绪已经逐渐舒缓。”蔡伟棒说:“年轻人出现症状后大多不吃药,吃药的多是老年人。乡卫生院有一辆救护车,如有需要可随时调用。现阶段村里虽然没有配备应急备用车,但是一旦需要,车随时都能找到。”

“布洛芬、连花清瘟、扑感敏等退烧药比较充足,可以满足村民需要。目前没有发现常住人口中有重症患者。”42岁的乡村医生蔡宽慧对记者说。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平乐县大发瑶族乡广运村:

“就诊老人较多,药物需求较大”

“我平时上午在这里给前来就诊的村民看病,下午就到村子里出诊。我们以家庭签约医生的形式,给村民提供上门诊疗服务。”1月7日上午,在广西桂林市平乐县大发瑶族乡广运村的卫生室,记者见到了正在给村民看病的村医罗有义。

大发瑶族乡是平乐县境内唯一的少数民族乡,而广运村是该乡一个较偏远的山村。广运村共有836户2179人,村里设有卫生室,配备两名医生。

罗有义介绍,因缺少医护人员,出诊时卫生室就只能关门。村民如有需要就会打电话给他,他都会及时出诊。“近日前来就诊老人较多,多出现感冒、发热等症状,药物需求较大,但感冒冲剂类药品、退烧药、输液管、注射液、布洛芬等药品不够充足。”

村民们反映,平时有些头痛脑热的小病都在村卫生室就医。但因广运村是山村,大家居住比较分散,平时就医大多趁赶圩时看病。每到圩日,乡卫生院会有一名医生和护士到广运村支援看诊。

记者在走访调研中发现,目前广运村及附近村民就医能基本做到小病不出村,大病到乡卫生院或县城医院,急诊病人都能及时得到转运救治。村民们认为,有病就治,没病就照常过日子,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施茶村:

“就诊人数逐渐减少,多为轻症”

1月7日,持续多日的阴雨终于消散,冬日的海口迎来一个天青海碧的好天气。记者驱车20多公里来到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施茶村。

临近中午,在村卫生室,记者见到了正在问诊的乡村医生王举金。卫生室病人不多,只有一位年轻人坐在旁边候诊。“这两名患者都是本村人,属于新冠病毒感染轻症,我给他们每人配了一些宣肺去痰的药。”开完药方,王医生对记者说。

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施茶村卫生室医生王举金正在给村民诊断。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操戈 摄

王举金介绍,前段时间,施茶村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急剧上升,每天约有100多人来问诊,但从症状来看基本都是轻型。“最近一周就诊人数逐渐减少,多为轻症。”据王举金估算,全村感染人数比例在40%以上。“政府提前就让我们储备一些必备药,患者到诊所用药也是定量供应、按需用药,药品方面一直还是有保障的。”

走访几户感染新冠病毒的村民后,记者了解到,这几户基本情况都差不多,一般都是轻症,没有重症。家人在外打零工的村民大多提前买了药,在村里常住的村民去村卫生室也能得到很好医治,用药有保障。

在村民吕惠良家,记者见到了他的母亲王石金老人。王石金已经80多岁,正坐在堂屋里休息。她已经感染3天了,除了低烧过,没有其他不良症状,看起来气色还不错。

吕惠良介绍说,他们全家共6口人,夫妻俩和母亲感染了,父亲和两个孩子都没事。吕惠良的爱人开始两天有点低烧,不到一个星期基本就好了,现在已经在互联网小镇上班了。

施茶村党委委员、团委书记王吕州介绍,海口市各级政府非常重视农村疫情防控,村里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上级政府及时拨付经费,村里保证各项政策的落实。

青海省大通县向化乡三角城村、长宁镇双庙村:

“村镇缺药情况正在逐步缓解”

“村卫生室就在村口,离我家几步路,非常方便。”1月7日正午时分,青海省大通县向化乡三角城村村民宋生玉正在洒扫庭院。他告诉记者,从去年12月中下旬以来,家里3人陆续感染,他本人在村卫生室输液3天后,症状明显好转,现在正准备迎接新年。

三角城村地处该县东北部,距离大通县县城约30多公里,全村227户897人,常住人口大约600多人。记者本以为村卫生室会人头攒动、拥挤不堪,但走进去却发现,在这里几乎没有前来看病的人。

“从1月5日以后,前来买药输液的村民明显减少,还没有出现感染后重症或者基础疾病加重的老人。”据三角城村村医李成海介绍,疫情下老人是重点监护对象。对于基础病较为严重的老年人,他一般会建议前往乡镇卫生院或者县医院进行救治。

和三角城村不一样,双庙村位于大通县长宁镇,距离西宁市市区仅10公里左右。由于该村交通方便,很多村民感染后有更多的选择,在村里购药、输液的人占少数。“相比上个月,这两天药没有那么紧张了。上级政府也启动了应急保供机制,更多的药品开始向基层农村地区倾斜,周围村镇缺药的情况也正在逐步缓解。”村医田忠豪指着药架上的药品向记者介绍。

宁夏银川市永宁县望远镇胜利乡杨显村、烽火村、陆坊村:

“努力让每一名买药的村民都能买到药”

从望远镇开车出发,大约经过10分钟左右,就到了胜利乡杨显村。刚进村口,记者迎面遇到正往外走的村民王永军。他告诉记者,他已感染过新冠病毒,现在身体正在逐渐康复。据村民们反映,刚开始在购药时普遍遇到过耗时长、环节多、药类少、药量少的问题。

在烽火村,正在收拾庭院的韩凤珍老人告诉记者,前些日子,城里打工的孩子送了一些感冒药回家,她吃了以后,感觉身体好多了。据了解,该村村民多为高龄老人,且本身多患有一定的基础病,难以自行购买药物,多为在城市务工的子女将感冒药送至农村家中。

斳平平是烽火村卫生所唯一的执业医师,一人要负责两个村子、两间学校的医疗事务,他表示目前人手严重不足。“卫生所内药品种类少、数量少,而且多为针对基础病、慢性病的中成药,感冒药、退烧药稀缺,村民基本无法从卫生站购得所需药品。”斳平平的话语中透露着些许无奈。陆坊村卫生所也面临同样问题,虽然药品种类较烽火村稍多,但同样存在感冒药不足的情况。

在胜利乡卫生院,记者见到了该院负责人兼护士长潘柳。“随后望远医疗中心及时放开发热门诊与普通门诊分隔,同时不再强行要求出示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使村民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进行购药。针对药品不足问题,望远医疗中心也及时运作,补充相应药品,努力让每一名买药的村民都能买到药。”

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石头咀镇苞茅冲村、冯家畈村、大屋冲村、徐家套村:

“目前乡村疫情形势趋于平稳”

“我家几乎都‘阳’过了。”在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石头咀镇苞茅冲村,这是记者走访了几户人家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1月7日,记者来到英山县石头咀镇苞茅冲村、冯家畈村、大屋冲村、徐家套村采访时发现,近一个月以来,大部分村民已感染新冠病毒,出现过发热、疼痛、咳嗽等典型症状,目前基本已恢复正常。

记者在冯家畈村卫生室看到,柜台内备有40盒复方氨酚烷胺胶囊,每盒售价8元。该村村医金国华今年已经76岁,从县医院药房退休后回村担任村医,前不久因感染新冠病毒,正在县医院住院。当时,他的家人付志英正在卫生室帮忙照看,完善村民健康档案。付志英告诉记者,该村卫生室服务本村1400多人,元旦以来登记了发热患者15人免费领取布洛芬片。

苞茅冲村会计冷鲲鹏介绍,该村与邻村大屋冲村共用一个卫生室。大屋冲村卫生室配备有1名村医,目前在武汉进修。村民就医只好去附近冯家畈村和徐家套村卫生室。可徐家套村的村医已经72岁了,这几天也在县城住院。当前,这4个村医疗资源比较紧张。

石头咀镇中心医院分管院领导刘权英介绍,全镇41个村,有26个村有卫生室,配村医34人,有的大村有1-2名村医,有几个小村共用卫生室。镇医院设有发热门诊、负压救护车等,住院病房较紧张,有86张病床,加上福利院共102张,目前床位已住满,住院患者主要是轻症。

“我们高度重视农村疫情防控工作。据村干部反映,80%以上村民感染了,正在逐渐康复。”石头咀镇党委书记余锋说:“目前乡村疫情形势趋于平稳,村民身体基本已恢复正常。”

新年伊始,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兵分31路,在1月7日同一天奔赴31个省份的51个村庄,深入走访调查农村地区防疫情况,以期为农村地区防疫工作提供决策参考,努力贡献媒体的一份力量。眼下临近春节,期待各地切实落实中央要求,坚持五级书记抓农村疫情防控,确保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平稳转段,全力以赴保障好广大农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也祝愿广大农民群众尽快走出疫情!

(作者: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芦晓春 林单丹 马玉 岳海兴 郝凌峰 蔡茂楷 阮蓓 操戈 邓卫哲 孙海玲 张国凤 何红卫 乐明凯 雍敏)

责任编辑:林铃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叙利亚怒批美国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