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考、考研报名人数一升一降,年轻人的择业观变了吗?

来源:澎湃新闻

2023-11-26 20:22

11月26日,2024年度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4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共科目笔试(简称国考公共科目笔试)开考。本次国考报名人数首次突破300万,平均约77人竞争一岗位。

据国家公务员局介绍,本次国考计划招录规模达3.96万人。网上报名与资格审查工作分别于10月24日18:00和10月26日18:00结束,共有303.3万人通过了用人单位的资格审查,通过资格审查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77:1。

对比往年,2023年国考计划招录3.71万人,近260万人报名过审,通过资格审查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70:1。本国考计划招录规模同比增加0.25万人,扩招约6.7%,报名人数首次突破300万人,报录比也有所增长,报名阶段热度持续攀升。

多家国考相关机构统计显示,截至报名结束,竞争热度较高的前十个岗位报录比均超1700:1。

最热职位报录比达到3572:1,该职位为国家统计局宁夏调查总队“宁夏调查总队业务处室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3)”,在本次国考中仅招考1人。该职位招考专业广泛,包含9大类专业,学历要求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对于政治面貌、基层工作年限、服务基层项目等均无限制。在本次国考报名中,该职位因高报录比受到广泛关注。

国考招录人数连续5年呈“扩招”趋势

近5年来,国考的招录人数一直呈“扩招”趋势。2020年到2024年国考招录人数依次约为2.41万、2.57万、3.12万、3.71万、3.96万。与此同时,关于国考热、公考热的话题这几年也一直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热点。

对于今年的趋势,《中国青年报》在今年10月下旬就曾刊文《2024年国考:报名人数攀升

学历门槛提高》。文章指出,今年国考招录的学历门槛明显提高,高学历人才需求量加大。今年国考招录要求全部为大专及以上学历,在整体招录扩大的情况下,要求大专学历为起点的岗位逐年减少,今年大专生可以报考的岗位仅有56个,比去年减少了106个。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要求硕博高学历人才的岗位数量和计划人数大幅度增加,比如要求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岗位达到2046个,比去年增加814个,共计3756人,比去年增加1654人;要求博士学历的岗位为24个,比去年多14个,共计31人。

中青报报道援引中公教育首席研究与辅导专家王健的分析认为,2024年国考博士生和硕士研究生招录人数的增加表明,高素质服务型政府的建设离不开高素质人才的加入,需要更多高层次专业人才。

报道中一些采访对象坦言,求稳定还是自己考公的重要选择。

对此,中青报的上述报道提到,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牛卫红介绍,目前她所在学院的150多名研究生中有约一半的学生参与了国考,“考公这几年升温,已经成为学生找工作的首选途径之一,很多人会连续两年参加国考”。

牛卫红说:“2022年,我的一个研究生通过国考‘上岸’,在西安市政府部门工作,目前按照要求下到区县基层锻炼。还有一个研究生考上甘肃省的选调生,目前驻村了,需要在基层工作3年。高学历毕业生当公务员要做好到基层吃苦的准备。”

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王天定表示,一些博士生、硕士研究生未必选择从事学术研究。有的毕业后从事其他工作,包括考取基层公务员,对个人来说,是理性选择的结果。一些接受过系统学术训练的博士生、硕士研究生在基层公务员岗位任职,或许能够给基层工作带来一些新气象。

王天定指出,公务员岗位过分吸纳高层次人才,未必是一种正常现象。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更多优秀的人才在择业中对未来有更多的想象力,有勇气在人生最好的年华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为求稳定一门心思去考公考编。

连增8年后,今年考研报名人数减少36万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考公考编、国考连续五年“扩招”的同时,“考研报名人数连增8年后,今年下降36万”的消息同样引发关注。

教育部官网11月22日发布消息称,2024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将于2023年12月23日至25日举行,考试报名人数为438万。

这一报名人数不仅没达到此前一些网友和媒体预测的“或突破500万”,也意味着,连涨八年后,考研人数首次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6年起,我国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在高位上保持高增长趋势。2015—2022年,7年平均增长15.8%。其中在2020年、2021年和2022年,考研报名人数分别为341万人、377万人和457万人,2023年这项数据又升至474万人。需要指出的是,相较于2022年,2023年考研报名人数增幅明显放缓,增长率从21.2%降至3.7%。

考研报名人数减少36万,是不是说明考研热降温了?根据澎湃新闻稍早前的报道,考生报考日趋理性是一个原因。

中国教育在线去年12月发布的《2023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指出,2023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继续小幅攀升,达到474万人,比上一年仅增长17万人,和2022年增长21%的增幅相比,增长率大幅下滑,远远低于民间预估,显示考生报考日趋理性。

上述报告还指出,高教大省(市)考研报名人数增长明显趋缓,如四川、陕西等地,东北地区则普遍出现下跌。其中,辽宁省2018年考研报名人数首次超过10万人,其后四年,年均增幅10%左右,2022年考研报名人数突破15万人,达到了150033人;但2023年辽宁考研报名人数接近15万人,同比上年略有减少。2023年黑龙江省硕士研究生考试报名人数125071人,也较上一年减少2170人。

另外,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几个月前,有一些网友和机构据“自习室的人比去年少”“图书馆空出来了四分之一”“咨询和需要考研辅导的人好像变少了”一类的观感推测,2024年考研报考人数或下降。

“卷”学历不一定能解决体面就业的问题

“卷”学历不一定能解决体面就业的问题。这也是一些学者分析考研报名人数下降的重要原因。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志文分析认为,考研报名人数下降的最主要原因可能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在高等教育普及化之后,不只专、本科生多了,研究生也越来越多,再加之近几年经济下行,“卷”学历不一定能解决体面就业的问题。换句话说,有些人认为,用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取得一个硕士文凭,未必比大学毕业开始积累工作经验的性价比更高。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研究生培养的质量把控越来越严,想‘混’毕业越来越难,考上了不等于一定能毕业。于是有部分人也会更加慎重考虑考研读研问题。”陈志文说,“最近有位研一的同学说,自己有能力考上研究生,但没有研究能力、也没有研究兴趣。这也提醒大家:考研有风险,读研需谨慎。”

类似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考研人数下降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一部分人认识到考研对自己就业的帮助没那么大,而考研、读研本身则需要付出时间成本、经济成本,在权衡利弊得失后不执着于考研了。”

此外,陈志文认为,当下这一代年轻人两极分化趋势明显:一部分人很努力,非常上进;另外一部分人选择安逸的生活,甚至“躺平”,比如当“全职子女”。选择“躺平”的这部分人,不会去考研,这可能也是考研人数下降的原因之一。

不去考研的人都去考公了?

有网友认为,“疫情之后出国读研的人增多了”“宇宙尽头是考公考编,所以有些人放弃考研,直接专注考公考编了。”

对于这些网友的想法,有媒体分析,客观来讲,考研报名人数回调,与留学、考公等选项的分流有一定关系。新京报评论认为:“疫情期间的应届生能获得在社会锻炼的机会较少,社会能提供的就业岗位也不足,许多人把考研作为缓冲、过渡的备选项,也是非常时期的权宜之计。如今,社会运转逐渐回归常态,考研就不再是应届生的唯一或最优选择,报名人数回调也是必然。”

中青报就在评论文章中认为,一方面,留学市场逐步回暖,咨询和申请海外读研的人数相比疫情期间有了明显增长。另一方面,不少学生的就业心态更为理性现实,在“宇宙的尽头是考公考编”等观念影响下,很多人选择放弃考研,直接专注于获取就业机会。

文章分析,从学生心态上讲,研究生学历的“性价比”正在被重新评估。此前,一些学生和家长会将这一纸文凭视为提高职业竞争力、获得更好就业前景的保障,如今,类似的预期正在被打破。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志文分析: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在高等教育普及化之后,不只专科、本科生多了,研究生也越来越多,再加之近几年经济下行,“卷学历”不一定能解决体面就业的问题。换句话说,有些人认为,用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取得一个硕士文凭,未必比大学毕业开始积累工作经验的性价比更高。

对此,当务之急是尽力为年轻人创造更多发展的可能性,让他们不必挤到同一条赛道上,按照同一种“成功模板”发展。南方都市报发表的视频评论《考研人数8年后首降,考研热“降温”了?》就强调:“社会政策还是要专心搞经济,大力发展市场主体。只有市场主体多了,就业岗位才会多,才能让学生有选择,有机会去试错。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社会的‘安全垫’。”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责任编辑:范维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以涉俄乌冲突为由,欧盟竟要制裁中印企业

隐瞒冲撞拿不出录像,岛内都看不下去了

中国经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离不开老百姓衣食住行

美国基金公司看好中国股市:千载难逢的买入机会

美国一票否决安理会“压倒性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