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通用宣布裁员15% 下岗潮逼近传统汽车产业

来源:建约车评

2018-11-28 09:32

美国时间2018年11月26日,对于北美的汽车产业工人而言,是一个悲伤的时刻。

在这个不幸的日子里,北美地区最大的汽车制造商通用宣布了一项庞大的重组计划:将在2019年底关闭5个汽车工厂,裁员1.47万人,占整体员工数的15%,其中25%的管理层也将会被裁撤。

通用希望通过上述举措,在2020年之前,每年削减60亿美金的成本,以支持自动驾驶和电动车的研发投入。

此举在美国、加拿大的政界、商界、社区和工会层面上引发了轩然大波。

在这一串串冰冷的数字下面,是北美汽车产业工人的悲伤和泪水,是他们对生活的彷徨和夜不能寐。

远在太平洋西岸的中国读者,也许很难感同身受,5个汽车工厂的关闭意味着什么?

在这些工厂中,哪怕历史不算悠久的底特律Hamtramck工厂,都有着极为感人的过往。

1981年,为了支持这个占地365英亩的工厂的建设,当地政府推平了一整个社区:包括1500套房子,140个商业机构,1所医院和6个教堂,使得4200个居民失去了自己的住所。

他们希望自己的牺牲,能够换来通用的这个工厂给社区带来持久的繁荣,但他们的美梦终于要醒了。

对于此,愤怒的底特律市长麦克-杜甘(Mike Duggan)对通用汽车的CEO玛丽•芭拉说:“当初为了支持这个工厂的建设,居民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你们不能就这样关掉工厂,底特律这个城市值得你们慎重地思考这个决定。”

Hamtramck市的市长,凯伦•玛捷斯基称,通用的这个工厂,是当地财产税的主要贡献者,现在全没了。她担心这个工厂关闭之后,其他方面的投资以及商业活动,都会受到大面积的影响。

凯伦说:“她不明白,当初为了建设这个工厂,当地的居民做了如此巨大的牺牲,但为什么现在发生问题之后,居民和社区还是第一个被牺牲掉的。”

一个名叫Danny O’ Connor的俄亥俄州的自媒体说,他不能忘记发生在昨天晚上的谈话,这些无助的汽车产业工人说:“失业以后,我们该如何去支付住房贷款,如何支付医疗保险,如何支持我们的孩子们去上大学?”

在这次关闭工厂的决定中,俄亥俄州拥有50年历史的Lordstown工厂也将会被关闭,1618名工人将会失业,这里是北美唯一个生产雪佛兰科鲁兹的工厂。

加拿大安大略省奥瓦沙工厂的关闭,引发的冲击波,烈度一点都不比底特律或俄亥俄低。在奥沙瓦,有将近4000多名加拿大汽车工人在此工作。

这几乎是通用在加拿大历史最为悠久的工厂,始建于1953年,通用旗下的雪佛兰品牌在奥沙瓦组装汽车的历史更久,将近一个世纪。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说,在过去的数十年间,通用的汽车工人,早已是奥沙瓦心灵和精神的一部分。他向通用汽车CEO玛丽•芭拉关闭工厂的决定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该工厂有着37年工龄的老家伙Carl Dillman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感到意志消沉,寻求当地的工会的帮助,试图能够挽救这个即将发生的离别。

加拿大汽车工人联合会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对通用的决定,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慨,表示将与其战斗到底。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副总裁Terry Dittes在一份公开的声明中指责通用汽车的这个决定是“冷酷无情的”,是“甩在美国汽车工人脸上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Terry Dittes愤慨地说,通用汽车不应该忘了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为了救援这家陷入破产保护的车企,美国汽车工人所做出的巨大的牺牲,也不应该忘记为了拯救通用,美国的纳税人和政府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加拿大奧瓦沙的工人们,已经决定要进行一次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以对通用关闭工厂的决定表达强烈的抗议。

然而,这样的浪潮,能够阻止这些汽车工厂的凋零吗?答案是否定的。

让我们最后重温一下这些工厂的名字吧:

底特律Hamtramck工厂,始建于1981年,是北美唯一生产凯迪拉克CT6、雪佛兰增程电动车Volt、别克林荫大道的工厂,同时还是北美生产雪佛兰迈锐宝的两家工厂之一,将于2019年3月1日停止生产,1542名工人将失去工作,工资成本1.39亿美金。

密歇根州Warren工厂,始建于1941年,为了这些将被关闭的工厂生产变速箱,将于2019年8月1日停止生产,335名工人将失去工作,工资成本5800万美金。

俄亥俄州Lordstown工厂,始建于1966年,生产雪佛兰科鲁兹,将于2019年3月1日停止生产,将会有1618名工人失去工作,工资成本2.5亿美金。

安大略省Oshawa工厂,始建于1953年,生产雪佛兰Equinox,别克君威,雪佛兰Impala和凯迪拉克XTS,将于2019年Q4停止生产,将会有近4000名工人失业。

巴尔的摩White Marsh工厂,始建于2000年,变速箱制造工厂,为雪佛兰Silverado和GMC Sirra配套,将于2019年4月1日停止生产,310名工人将失去工作,工资成本3313万美金。

他们都将随风消逝。

对于这些工人们而言,对他们的家庭而言,对于这些工厂周边的社区和商业社会而言,关闭工厂的决定,确实是冷酷无情的。

但这是玛丽•芭拉的错吗?不,这是市场的冷酷无情,是残酷生活真相的一部分。

玛丽•芭拉只是做了一个CEO应该做的艰难的决定。她必须要做出抉择,是挽救这些工人们的生活,还是去挽救通用汽车这艘大船,答案不言自明。

华尔街为芭拉的选择点了赞,通用汽车的股价在当天上涨了4.79%。

玛丽•芭拉,在出任通用汽车CEO之前,她已经为这家企业连续工作了33年,没有人能够怀疑她对这家企业的热爱。

与此同时,这位娇小的女士,无疑是汽车产业的铁腕人物,一再进入福布斯世界最具影响力女性的TOP10。

她能够在各个必要的时刻做出艰难的决定,这些果决的行动包括:

2016年3月,以10亿美金的巨资,收购了处于起步阶段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并果决地停掉了通用汽车内部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将所有的资源All-in到这家初创企业。

2017年3月,以快刀斩乱麻的速度将欧宝汽车暨通用欧洲事业部,以22亿欧元的价格,打包卖给了PSA。将通用从欧洲亏损的泥潭中抽身而出。

从2015年开始,她就制定了通用汽车的65亿美金的为期三年的成本削减计划,以应对未来的挑战,并执行成功。

现在,玛丽•芭拉再度做出了困难的决定。

通用汽车成为了北美第一家推出大型重组计划的传统汽车巨头,每年将为这个企业额外节省出60亿美金。

巾帼不让须眉。

相对比而言,他们的同城兄弟福特汽车,尽管在此之前已经一再对外放风,将推出大刀阔斧的改革计划,但卖办公家具起家的福特“新CEO”韩铠特先生,截止目前,还没有拿出具体的计划。

然而,对于此时此刻的传统汽车巨头们而言,光阴犹如小偷,正在快速地逃逸而去,为未来而战的时间窗口,正在不断地变得狭窄,以至于到最终的消失……

全球汽车工业,正在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让我们把市场的风风雨雨放到一边吧,对于百年的汽车巨头而言,见惯了全球市场的起起落落,他们已经走过了30年代的全球经济危机,70年代的石油危机,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但这一次,他们面临着能源风暴、环保风暴、共享出行和AI及互联网为核心的技术革命,百年汽车产业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所有的传统车企,这个时候,必须要考虑:

1、如何对自动驾驶,电动车,车联网和AI等核心技术进行投资。

2、未来的汽车产业会是怎么样?电动化将会如何深远地改变汽车的产品形态,自动驾驶和车联网将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在未来,汽车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会是什么?传统车企,是否还具有这样的能力,来定义未来的汽车产品,来引领汽车消费和出行服务的潮流?

3、未来汽车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是什么?除了销售硬件之外,还会有什么新的商业模式?而在这一系列的新的商业模式中,你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能否在整个新的生态系统中,占据有利的市场地位。

4、面对着Alphabet、Apple、Tesla和Uber,该怎样与之展开竞争?对于传统车企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不是与上述一家企业展开竞争,而是需要在不同领域里,与上述所有的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比如,通用的Cruise,在追赶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巨头Waymo的步伐,他们的电动车Bolt,试图与特斯拉的Model 3竞争,通用的Maven,试图与Uber展开竞争。

每一个领域,都需要投入巨资。

在自动驾驶领域,GM已宣布联合软硬和本田,在未来若干年,将投入60.5亿美金,来对Waymo展开追击。

在电动车领域,尽管通用并没有宣布自己的投资计划,但他的德国同行大众汽车集团的计划是:在未来5年,投入300亿欧元(340亿美元),打造具有竞争力的产品组合。

此外,无论是出行还是车联网,每一个领域的投入,都将以数十亿美金、甚至是上百亿美金计算。

通用汽车还有这么多的钱吗。

2018年Q3,如果刨去投资收益、利息收益和汽车金融的盈利,通用汽车的运营利润仅为11.59亿美金,中国市场还贡献了4.85亿美金。在当期,通用汽车销售业务的毛利仅为11.6%,相比而言,特斯拉的当期毛利为25.8%。对于汽车制造业而言,如此低的毛利,几乎已经难以维持有效的研发投入和运营所需了。

雪上加霜的是,全球最重要的两个汽车市场,中国和美国,销量都在下滑,由于产品组合的原因,通用的下滑更加令人胆颤心惊。

根据中国的乘用车联席会数据,2018年10月,上海通用的零售数据仅为13.66万辆,去年同期为18.53万辆,同比跌去了26.3%,引发内部巨大的震惊。

2018年9月,通用在北美市场的表现也异常惨烈,销量从27.94万辆暴跌至23.52万辆,同比下挫15.8%,远超当月美国车市整体的下滑幅度的5.5%。

从2018年10月起,通用汽车对外宣布,将不再对外公布月度销售数据。

另外一个噩耗是,在2018年Q3,通用汽车原本寄予厚望的电动车雪佛兰Bolt,在美国的销量仅为3949辆,去年同期的销量还有6710辆,同比下滑42.15%。

如此惨淡的销售业绩,将会让通用汽车的运营数据变得难看。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人们已经不能指望通用汽车,在一切条件不发生改变下,通过汽车销售来获得足够多的利润和现金流,以支持对未来进行重大投资。

大规模地关闭工厂、裁员、降低固定资产的投资,几乎成为了唯一的、不得不动用的最后的手段。

每年60亿美金的节流计划中,45亿美金,将通过裁员和关闭工厂等降低费用达成,剩下的15亿美金,将通过减少固定资产投资来获得。

残酷的现实是,汽车科技的发展,以传统汽车产业工人的巨大牺牲为代价。

这难道仅仅是美国汽车产业工人的悲歌吗?显然不是。

与美国汽车产业工人一同被裁撤的,还有更多的白领员工,其中25%的管理层将会被“炒鱿鱼”,执行副总等高层们将不得不主动降薪,以共赴难关。

通用汽车也没有放过研发工程师,大量的研发中心将会被关闭,更多的AR技术,计算机模拟技术会被引进,以提升研发的效率。

这同样也不仅仅是北美汽车从业人员的悲歌,还是欧洲、亚洲汽车从业人员不得不直面的严峻挑战。

欧洲最大的车企大众集团,已经发布了声势浩大的名为“Electric Offensive”的重组计划,在这些计划中,大众集团新任CEO赫伯特•迪斯计划对未来的汽车科技投资502亿美金,但每年需要从传统业务中削减100亿欧元的成本。

从生产、到研发、到采购、到人员,都将面临着严峻费用削减的挑战。

迪斯声称,所有的高管之中,只有1/3的人的工作是符合他的预期的,剩下的1/3是要被淘汰的,还有1/3的命运如何,完全取决于他们的表现。

在日本,丰田汽车已经在酝酿一场大规模的组织调整。

截止目前,中国市场看起来一切还好,然而这仅仅是表面现象。

在2017年的时候,中国华东地区一家著名的自主品牌车企,其研发人员还能享受“双薪”待遇,但情况在2018年的下半年变得急转直下。

当这些“温床中”的工程师们试图就这个问题发出“抱怨”时,引来了老板的一封措辞强硬的全员信:“如果某**车的销量不好,你们这些人都得下岗!”

进入21世界以来,中国市场长达17年的车市增长,已经被终结。市场从高速增长转向了缓慢增长。

与此同时,更多的组织和机构进入到了汽车产业,让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电动车、自动驾驶和车联网也在飞速地推动着产品和产业进行转型,使得传统车企不得不苦苦思索如何制定正确的面向未来的战略,并不得不进行高强度的投资。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多数中国本土车企的运营质量恐怕都将会出现实质性的下滑,包括销量、营收和利润。

因为所有的传统车企,在此时此刻,都遭受到了竞争加剧、市场下滑和不得不对未来进行大量投资的三大严峻挑战。

股价已经率先对这样的严峻挑战做出了激烈反应:大多数中国本土汽车OEMs的上市公司,在2018年,股价都出现了腰斩,包括像吉利汽车、长城汽车这样的龙头企业。

而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的逐渐提升,传统车企的经营状况还将继续变差,因为在大盘不变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和燃油车的销量是“零和博弈”——此消彼涨。

这样的趋势能够被逆转吗?很难。

就像玛丽•芭拉一样,对于任何一个个体、家庭甚至社区而言,结构性裁员,都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决定,但所有的CEO都将会面临着去做出这个决定。

这就是市场,这就是生活。

没有一家公司,没有一个个人,没有一个产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不需要经历“阵痛”。但一个合格的CEO,不会因为要承受阵痛,而不去做正确的决定。

就像玛丽•芭拉一样,快速做出决策,总会比犹豫不决强。

因为在当下,整个社会系统、就业市场,能够承受人们的再就业问题。因为在当下,通用汽车还有可能为被裁撤的人员,给予更好的补偿。

就怕的是,在冬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才不得不进行所谓的“结构性重组”。

在过去的将近20年时间里,中国汽车产业,还从来不曾遭遇过一次像样的危机,中国的汽车产业的从业者,几乎将没有尝过被裁员的味道。

但是这一次,情况已经变得不一样了,裁员这个冰冷的字眼,正在向产业逼近。

所有的车企,不得不去投资未来。

科技进步的浪潮如何能够抵挡?每一次科技进步,都将会带来产业结构的调整,都会造成个体间的阵痛,但对于整体的社会而言,却能够给带来更大的福祉。

因为会有更多的就业,更好的用户体验,更高的生产效率。

而每一个拒绝科技进步的个人、企业和社会,无不会被时代的洪流所扫荡,没有留下一点点回响。

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但没有人能够躺着赚钱。

未来的汽车一定会有更多的商业模式,作为一个智能终端、移动空间、移动能源空间,我们不知道他们将会释放出怎样的可能性。但他并不属于所有的人,他属于有准备的人。

对于每一个这个产业的从业者而言,都需要去思考一个问题:

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能为你的组织、社会创造出什么样的价值?你的能力是否具备稀缺性甚至是不可替代性?当离开了组织之后,你是否还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独立求存?面向未来,你应该怎样如何迭代和改进你自己的能力体系?

我们所有的人,都需要有一个最基本的理念:你的收获,完全取决你的能够创造多少价值,个人最需要打造的是,创造价值的能力。

除此之外,所有在这个产业的从业者,如果能够看到更远的未来,能够拥有一个更加长远的目标,为了远期的目标持续不断地进行投入,就不会为眼前的不确定性而纠结,也就不会为眼前的纷繁芜杂所迷惑,必将能够抵达更加美好的未来。

唯有经历过悲伤和泪水之后,才能涅磐重生,才可能抵达成功的彼岸。

自助者,天助之。

责任编辑:徐喆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3月02日 15:19

一周新车资讯:奥迪全新A8L搭载多项黑科技 捷豹I-PACE量产版发布

12月14日 14:12

皇家加勒比邮轮被曝给中外游客安排不同餐厅 理由竟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抗战老兵公益基金回应“误导公众”质疑

铁娘子时代谢幕,谁将扛起欧盟“大旗”?

“女友遭同学强奸男生救人反被捅伤致死”?成都警方辟谣

孟晚舟脱困归国震撼世界

德国两大党几乎打平:一个没全赢,一个没输透

外交部:党领导的强大中国永远是每位公民的坚强后盾

辽宁一企业因限电发生煤气泄漏,23人中毒

国务院:保障各民族妇女的婚姻自由,抵制早婚早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