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蔚来“落叶归根”背后:危中有机,机中有危

2020-02-26 17:30:59
导读
在亦庄国投100亿元融资失败后,蔚来中国总部最终落户合肥,成为继江淮汽车代工后在安徽省会又一落地的重要项目。然而,在新年重新扬帆起航的蔚来能够驶向何方,仍有待时间的验证。

(观察者网 文/潘昱辰)“没有一家新势力值得投资。”基石资本创始人张维曾经预言,2019年将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倒闭之年。然而在进入新年后,被称为“2019最惨之人”——李斌创立的蔚来不仅没有就此沉沦,反而又一次获救了。

2月25日,在2020年合肥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云)签约上,蔚来中国总部正式落户合肥,同时启动江淮蔚来EC6量产项目。这是继同江淮汽车达成代工合作后,蔚来又一重大项目同合肥绑定。

根据合肥市人民政府公布的信息,蔚来中国项目包括在合肥成立蔚来中国总部,建立研发、销售、生产基地,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中国总部运营体系,项目计划融资超百亿元。

蔚来EC6量产项目启动仪式现场

消息公布后,当晚蔚来股价一度大涨超30%,截止2月25日美股收盘,蔚来股价涨13.49%,报收4.40美元。而江淮汽车当日股价也上涨超过10%。

按照@合肥市人民政府最初公开的信息,蔚来中国项目计划融资145亿元用于公司研发、市场体系建立和运营;规划建设总部及研发基地(10亿元)、第二生产基地(15亿元)。蔚来中国预计2020年营收148亿元(上市3款车型),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并在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耐人寻味的是,上述具体内容未发布多久即遭删除,而在最新的通报中,仅剩“融资超百亿元”的含糊表述。但可以肯定的是,对过去一年为寻找投资一直在四处奔波的蔚来而言,合肥项目确实是当下最为需要的务实之选

山重水复疑无路

将时针拨回2016年,出于对量产时间和成本的考量,成立不久的蔚来只能选择江淮汽车在合肥进行代工。尽管李斌不惜放出“江淮工厂强于保时捷工厂”的“豪言”,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处在中国车企二三线位置的江淮汽车,对一开始就将自身定位高端品牌的蔚来存有负面影响。

和许多新势力一样,蔚来并非没有自建工厂计划。作为总部位于上海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最初自然也是寄希望于本地的支持。2018年10月,蔚来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价值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6.6亿元)的增资项目,自建工厂计划似乎初见曙光。

可惜,天不遂人愿——随着特斯拉敲定上海超级工厂落地,蔚来这一项目很快无疾而终。据知情人士透露,对于上海当初选择特斯拉而非蔚来,蔚来内部至今仍痛惜不已。

此后,两家新势力的行进轨迹截然不同。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特斯拉仅用不到10个月时间便建成了上海超级工厂,仅仅一年时间就将首批量产新车交付到了车主手中……而蔚来,则在失去本地建厂机会后,被迫开启“求援”之路。

在上海超级工厂敲定后,特斯拉与蔚来的境遇可谓冰火两重天

2019年5月,蔚来宣布同北京亦庄国投达成100亿元融资,并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亦庄国投则将协助蔚来建设制造基地,生产二代平台车型。然而,这一投资项目最终并无下文。有亦庄国投的内部人士称,所谓的“投资”纯属蔚来方面一厢情愿。

同年10月,又有传言说蔚来正与湖州市吴兴区政府洽谈,计划融资50亿元在当地建设汽车工厂,但很快又遭到官方否认。有政府工作人员声称,该项目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结合当时公司的处境来看,刚刚发布2019第二季度财报的蔚来业绩不佳,特别是严重的亏损、低下的汽车销售毛利率与紧张的现金流,很难不让潜在合作方心存芥蒂。

在融资合作上屡屡碰壁,蔚来只能展开自救。同年9月,蔚来宣布发行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由李斌和腾讯各认领1亿美元。但这笔资金能供蔚来烧几个月,谁心里都没底。

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在,在看似寒冷的2019年,蔚来迎接的并非全是坏消息。在车市下行且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大环境下,蔚来全年依然售出超过2万辆新车,位居造车新势力首位。李斌对此自豪地宣称,蔚来ES6在5万美元以上豪华纯电SUV中的销量已经是全球第一。

进入2020年后,蔚来更是终于等来了先后两笔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融资,为公司缓解了燃眉之急。

再之后,便是现在众所周知的,李斌与合肥市政府签署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框架协议的“名场面”。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

历经20年的发展,安徽已经成为汽车制造行业的重镇之一,包括奇瑞、江淮等重要汽车集团均坐落于此。一位蔚来内部人士告诉观察者网汽车频道,安徽合肥拥有较好的汽车产业基础,是促成此次合作的主因。

在上海建厂失败后,可供蔚来选择的长三角地区基地并不多。而作为省会城市,合肥存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区域经济优势,本身又是江淮蔚来工厂的所在地,便于蔚来进行深度的产业布局。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也有利于蔚来运营效率的提升,以及长期的稳定发展。

另一方面,蔚来凭借其销量和三电技术,自身确实拥有部分优质资产,对于带动合肥乃至整个安徽的智能汽车产业也存在利好。与先后遭遇游侠、乐视等“PPT”项目的湖州不同之处在于,江淮蔚来工厂本已在合肥落户,并已生产交付超过3万辆汽车,合肥方面对于蔚来能在当地做大、做强拥有更多信心。

对于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的结果,汽车市场分析师任万付向观察者网汽车频道表达了自己的见解:“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意料之外的是,蔚来已不再像先前那样努力落户一线城市,意味着蔚来经过多次北京和上海落户碰壁后回归现实;情理之中是,蔚来此前只能通过江淮代工,而落户合肥有利于降低研发、沟通等成本。

按照规划,蔚来中国落户合肥5年内将打造一个千亿产值的龙头企业,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发展,引领带动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除蔚来中国外,还有7个重大产业项目在合肥签约

在蔚来中国落户合肥之后,外界对于广汽、吉利的投资传言兴趣依然不减。有媒体报道称,在与合肥签约后,李斌否认了吉利3亿美元投资蔚来的传言。但据观察者网向蔚来内部人士了解到,李斌所谓否认”是媒体理解偏差,蔚来对于这一传言的态度依然是“不予置评”,即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蔚来与合肥牵手,并不意味传统车企的投资告吹,相反,蔚来可以借助合肥项目待价而沽,为与其他车企的谈判增加筹码。

不过蔚来方面也反复强调,目前与合肥方面达成的仅是框架协议,最终协议则将在两月内达成。因而蔚来与合肥之间的合作是否仍有变数尚未可知。

危中有机,机中有危

对于李斌而言,一旦与合肥的框架协议转为正式,基本能够宣告蔚来走出至暗时刻。但并不意味着公司前途就此明朗起来。当前,股价依然是个位数的蔚来仅够得上特斯拉的零头,而扮演“大鲶鱼”角色的特斯拉建完一期工厂后依然咄咄逼人,杀招频出。

虽然受到疫情冲击,但特斯拉上海工厂早在2月10日便已复工,成为国内最早重启生产的车企之一。而在疫情发生前,特斯拉已宣布国产标准续航版Model 3降价,补贴后价格已下探至30万元以内。此外,对于决心在年内实现零部件100%国产化的特斯拉而言,国产Model 3的仍有降价空间,对国内新能源车企进一步形成实质威胁。

此外,在大洋彼岸,特斯拉Model Y已确认在今年3月开启交付。而特斯拉上海工厂二期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今年年初宣布项目启动后,国产Model Y于年内的量产交付似乎也被提上了议程。

有趣的是,在去年NIO Day上,尽管蔚来公布了轿跑SUV——EC6,但并没有公开售价的细节。李斌表示,至少要等到今年7月,或等Model Y上市后再做定夺。但面对Model Y堪比急行军的进展速度,蔚来等国内新能源车企的抗压难度无疑又增加了不少。

蔚来EC6

作为安徽人的李斌,带着一手创办的蔚来在北上广绕了一圈后,终于选择回到家乡“落叶归根”。在度过2019年的危机后,蔚来迎来了当下最为务实的选择,但危中有机,机中亦有危。在新年重新扬帆起航的蔚来能够驶向何方,仍有待时间的验证。

(编辑:徐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潘昱辰

潘昱辰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潘昱辰
专题 > 汽车工业
汽车工业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市场“一枝独秀”,日产在华业务主管继任CEO
不仅制造,特斯拉将在沪组建固件研发团队
百年车企停止研发内燃机转投电动,马斯克:祝贺
3死10伤!常州一奔驰失控撞向非机动车,现场惨烈
蔚来召回!确认因电池包缺陷导致起火事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