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吹倒华晨的寒风,会让北汽感到刺骨吗?

责任编辑:潘昱辰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26 18:02:59

(文/潘昱辰 编辑/徐喆)随着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申请华晨集团破产重整,悬在这家地方国有车企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终于落下。

沈阳法院裁定受理华晨集团破产重整

10月24日,华晨集团披露一笔本金价值10亿元的私募债券未能按期兑付,引发外界关注。同时华晨集团承认,公司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还款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华晨债券违约事件同样引起了证监会的高度关注。11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华晨出具监管警示函,指出华晨集团在2017-2020年发行的9只公司债券存在诸多违规行为;11月20日,证监会依法对华晨集团开展专项检查,并称将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此外,启信宝数据显示,自2020年5月至今,华晨已18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总额高达5.03亿元。并且华晨仍有13只债券尚未偿还,总余额共计162亿元。

截止今年上半年,总资产为1933亿元的华晨集团,其负债就高达1328.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8.72%。

谁会是下一个?

华晨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前身可追溯到1949年成立的国营东北公路总局汽车修造厂。目前,华晨集团在辽宁、四川和重庆建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2家发动机生产企业和多家零部件生产企业;拥有以华晨中国为首的4家上市公司和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

华晨汽车集团 图片来源:华晨集团网站

对于华晨的衰落,业界普遍认为是其长期依赖海外合资方宝马所致。

华晨的整车业务大体可分为三块,即乘用车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商用车合资企业华晨雷诺金杯,以及乘用车自主品牌华晨中华。而华晨宝马无疑是其中最大的现金奶牛。

根据华晨中国披露的财报,2019年,华晨中国的净利润达67.62亿元,同比增长16.18%;其中华晨宝马盈利高达76.26亿元,同比增长22.1%。换言之,如果不计入华晨宝马贡献的利润,包括自主品牌在内的华晨中国其他业务将出现10.64亿元的亏损;

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华晨中国的净利润仍高达40.45亿元,同比增长25.24%,但如果不计华晨宝马贡献的高达43.83亿元净利润,华晨中国业务将亏损3.38亿元。

反观华晨自主品牌,中华汽车曾一度成为首个登陆日内瓦国际车展的中国品牌,并研发了中国第一款1.8T涡轮增压发动机;华晨金杯一度是国内商用车的翘楚;此外,华晨还拥有一个名为华颂的所谓高端品牌。

2007年,华晨中华成为首个登陆日内瓦国际车展的中国品牌

然而,宝马的强势并没有带动华晨自主品牌的发展,反而使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掉队。2019年全年,华晨集团乘用车共计销售72.18万辆,其中华晨宝马的销量高达54.59万辆,而华晨其他品牌累计销量还不到总数的四分之一。

在华晨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之后,会不会有境况相似的企业步其后尘,又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作为华晨宝马主要竞争对手的北京奔驰,及其最大股东北汽集团,成为了一些人的联想对象。

2020年广州车展上的北京汽车展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北京汽车发布的财报,2019年,合资企业北京奔驰共计营收1551.54亿元,同比增长14.58%;毛利为422.15亿元,同比增长4.18%。而北京汽车总营收为1746.33亿元,同比增长14.95%;毛利仅374.87亿元。

换言之,北京奔驰的营收占据北京汽车近九成,如果剥离北京奔驰业务,北京自主品牌实际处于亏损状态,似乎又是那一副与华晨宝马熟悉的情景。

那么,吹倒华晨的寒风,会让北汽感到刺骨吗?

相似处境,不同命运

客观来说,北汽与华晨有很大的区别。

北汽集团在2020年《财富》杂志排行中位列全球500强第134位,在地方国有车企中处于第一梯队,体量远远超过华晨集团。

体量的差异造就两者命运的不同。2018年10月,当国家放开车企合资比例的限制后,宝马迅速敲定了股权扩张计划,以36亿欧元注资的承诺将自身在华晨宝马的股份提高一半。

在宝马成为首个吃螃蟹者后,舆论场上很快将风口对准了奔驰和北汽,北京奔驰将调整股比、步华晨宝马后尘的传言不胫而走。

2018年,宝马通过加大对华晨宝马的投资,率先打破与华晨之间的股权平衡

不过,北汽迅速澄清了这些传言。毕竟,北汽在北京奔驰所持的股份刚好比戴姆勒高出2个百分点,至少在名义上仍具主导权;而华晨宝马从一开始就是双方对等持股。

在北京奔驰的股权架构中,中方持股要大于外方 图片来源:启信宝

除戴姆勒之外,北汽还有一家重要的合资对象——现代汽车。尽管盈利能力不及身为豪华品牌的北京奔驰,但北京现代覆盖的是主流家用汽车市场,总销量更在北京奔驰之上。

两大乘用车合资企业撑起了北汽集团的基本盘。而在商用车领域,北汽福田也与戴姆勒的商用车业务存在着合作关系。

自主品牌方面,除家用车品牌北汽绅宝、越野品牌BJ以及北汽新能源外,北汽还一度拥有幻速、昌河、威旺等繁杂的品牌业务,不过其市场份额相较长安、上汽、广汽等国企的自主品牌并无优势可言。

但随着国产汽车整体质量与品牌的提升,在自主品牌业务的“求生欲”上,北汽集团还是比华晨强烈不少。

2019年10月,北汽集团将旗下北汽绅宝、北汽新能源等自主业务整合,生成一个全新品牌——BEIJING,与上汽荣威、广汽传祺等品牌展开竞争。在此之前,北汽已将幻速、昌河、威旺等品牌业务逐步剥离或兼并,将力量集中于新品牌之上。

2019年10月,BEIJING品牌重整发布

此外,北汽新能源还重塑了早在2016年便已发布的ARCFOX极狐。定位为高端纯电动品牌的ARCFOX在北京车展期间上市了首款车型αT,力争实现品牌向上,打开高端市场。

ARCFOX αT

可见相比华晨,北汽的“四肢”要更为齐全。理论上说,即使失去戴姆勒,北汽也比华晨拥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形势严峻,危机四伏

北汽业绩对于北京奔驰的依赖现象是客观存在的。除了北京奔驰的营收贡献率在集团内过高以外,北汽集团的其他业务均面临着众多严峻考验。

作为北汽集团的又一支柱,以北京现代为首的韩系车近年来在华处境不佳,市场份额逐渐被更具性价比的日系车和自主品牌所蚕食。2019年,北京现代共销售汽车71.6万辆,同比下滑9.4%。今年由于疫情影响,北京现代1-10月累计销量为39.9万辆,同比下滑29.8%,仅完成年初制定目标75万辆的一半出头。

2020广州车展上的北京现代展台 图片来源:世界中国

而在BEIJING自主品牌重组后,其市场表现短期内也没有太大起色,并未出现诸如哈弗H6、吉利博越、长安CS75那样的爆款。

此外,尽管北汽自主品牌已经剥离了不少业务,但由此引发的后续风波仍未平息。今年7月成都车展期间,便有部分北汽幻速的经销商拉着横幅,高喊“北汽还钱”来到展台维权。

而在北汽当下各板块业务中,处境最为尴尬的当属北汽新能源。作为过去几年的新能源车市场的头部企业,在去年6月补贴退坡后,北汽新能源正经历着公司成立以来颇为黯淡的一段时期。

今年前10个月,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仅2.31万辆,同比大跌78.39%。

北汽新能源

更确切的表现来自公司财报,根据北汽蓝谷公布的今年前三季度业绩报告,当期公司共计营收39.22亿元,同比大跌78.16%;净亏损28.84亿元,比上年同期扩大25.71亿元。北汽蓝谷在财报中也承认,公司业绩下滑是由于销量显著减少所致。

除了新能源车普遍面临的补贴退坡困境,威胁北汽新能源市场地位与业绩表现的,还有其产品本身的质量。

仅今年8月,北汽新能源便连续在福建三明、湖南长沙、福建厦门发生三起起火事件。11月初,北汽新能源又在江西萍乡起火,在短短三个月内发生“四连烧”,北汽新能源现有车型的实际产品力引起了消费者与舆论的质疑。

8月,福建三明,一辆北汽新能源EX360在小区停车场起火,并在消防员灭火时发生爆炸

今年下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概念股普遍处于高位,除特斯拉、比亚迪等头部企业外,蔚来、小鹏、理想等新势力的市值均创下上市以来的新高。然而由于自身业绩黯淡,北汽蓝谷并未享受到行业整体红利。

截止11月25日收盘,北汽蓝谷股价跌2.44%,报收8.78元。总市值为306.7亿元,仅为比亚迪的5%。

而北汽最重要的合资伙伴戴姆勒,尽管早在2013年已持有约10%北汽股份,并拥有北汽蓝谷3%的股份。但近来在电动化这一大趋势上与北汽的合作也较为平淡,反而与吉利等新伙伴打得火热。

今年1月,戴姆勒便与吉利敲定合作关系,通过成立合资公司推动smart品牌的电动化转型。日前,戴姆勒还宣布与吉利就一款应用于混动系统的发动机研发进行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双方的通告中,戴姆勒与吉利的这款合作发动机“有可能被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及其在华现有合作伙伴采用”。至于这个“伙伴”会不会是北京奔驰甚至是北汽集团,则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今年年初,戴姆勒与吉利就smart电动化项目达成合作

戴姆勒同其他中国车企加深合作关系,对北汽集团和北汽新能源并非利好。为进一步绑定彼此,2019年7月,北汽集团宣布购入戴姆勒5%的股份。通过交叉持股,北汽力求与戴姆勒的合作关系不会脱钩。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不过,对于长期依靠北京奔驰营收的北汽集团而言,华晨此刻的倒下可谓是一记及时的警钟。而BEIJING和ARCFOX等品牌的重生,也让外界看到了北汽集团变革的决心。

在BEIJING品牌诞生后,时任董事长徐和谊宣布,将在未来5年内投入200亿元,研发针对燃油车型和纯电车型的两个高端平台。其后在今年年初举行的北汽新能源全球伙伴大会上,时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马仿列宣布将打造3个以上电动车专属平台,并开发10余款新能源汽车产品系列,40余款全新产品。

经历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后,北汽集团与北汽新能源等子公司的人事也发生了许多变动。今年7月,执掌北汽集团13年的原董事长徐和谊因年龄原因卸任,由金隅集团董事长姜德义接棒北汽集团董事长一职。此后,原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刘宇也接替6月退休的马仿列,出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

而在9月的北京车展上,ARCFOX品牌正式亮相首款新车αT,新车集成了麦格纳、SKI、博世、西门子、哈曼等顶级供应商的零部件。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兼ARCFOX BU总裁于立国更是豪言,“ARCFOX αT将是一部世界级好车”。

尽管任何转型都会经历阵痛期,短期内也未必能收获“爆款”,但北汽如果不想步华晨后尘,那现在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刻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潘昱辰

潘昱辰

分享到
专题 > 汽车工业
汽车工业
小编最近文章
特斯拉回应被拒交付车主起诉:别告我,告拼多多去
涉嫌碰瓷“运20”,吉利汽车惹争议不是第一回
为福特汽车供应电池,比亚迪“车电分离”再下一城
老车主哭晕!特斯拉国产Model 3长续航版上市
新势力洗牌加速,绿驰汽车变身国资企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