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315观察 | 躲过央视的特斯拉 让车主艰难的维权路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潘昱辰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3-16 15:56:43

(文/娄兵)

马斯克被奉为现实版的钢铁侠,特斯拉也成为了加州新的神话。

马斯克和特斯拉的厉害之处还不止于此,在制造爆点吸引关注方面也极为擅长,如用自己的火箭将自己的汽车送上太空就赚足了眼球。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被奉为现实版的钢铁侠

事实上,这个营销事件不仅十分划算,还十分安全。毕竟,在真空条件下不会发生自燃,太空中也不用狡辩路滑,因为真的很滑,就算出了问题也肯定是驾驶员操作不当,毕竟宇航服实在是太过笨重,毕竟,那里的无人驾驶真的无人可撞。

况且,那里还不存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大热必死”。种子选手特斯拉最终没有在3·15晚会决赛圈中“胜出”。一年一次的3·15会结束,但维权不会结束。只是,身为特斯拉车主的他们,维权之路将会更加艰难且漫长。

“节操”落满地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特斯拉都被奉做产业明星,行业灯塔。然而,随着近年来随着全球销量的攀升,特斯拉却近乎成为了一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其中,抛开特斯拉产品的品控、做工等因素,企业公信力的缺失便是重要原因。

2019年4月21日晚8点半左右,上海徐汇区某小区地下车库内的一辆特斯拉轿车突然冒出白烟,进而起火燃烧。

2019年4月,上海徐汇某小区地下车库一辆Model S发生自燃

两个月后,特斯拉官方终于发布该起事故的声明。声明表示:没有发现系统缺陷,并且初步判断该个别事故由位于车辆前部的单个电池模组故障引起。

但是,对于问题的核心——单个电池模组故障具体是什么故障,故障原因以及是否在其他车型上存在这样的安全隐患避而不谈。

根据相关报道,特斯拉Model S及Model X自上市以来,在充电、行驶过程中已经发生了超过50起燃烧、自燃及爆炸事故。

今年1月19日晚,一辆特斯拉Model 3在上海七宝某小区车库发生自燃并爆炸。对此,特斯拉方面次日便回应称,“据驾驶员自述和对车辆数据的分析,初步判断事故是由车底发生碰撞引发。”遗憾的是,至今也没有具体的碰撞详情等细节。

在仅仅11天后的1月30号,南昌一位刚买了特斯拉Model 3仅有5天时间的车主,在第2次充电的时候突然断电无法启动。当时车主打电话询问特斯拉官方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供电公司电流不稳定导致。

随后,国家电网南昌供电公司表示不存在电压不稳这样的问题。事后,特斯拉也对南昌供电公司表示道歉。

国网南昌称特斯拉充电期间电压无异常,并要求特斯拉不要甩锅

“狠人”特斯拉

辽北第一狠人范德彪有句名言:“你就慢慢跟我处,处不好你自己找原因!”特斯拉也是这么一位“狠人”。

娴熟的“甩锅”技术背后,是特斯拉不容置疑的独裁地位。“我没有、我不是,你乱讲”早已成为了特斯拉的通用公关话术。另一面,不得不“自己找原因”的车主们,在维权的道路中就显得异常艰难。

首先,在汽车消费者传统的维权过程中,车商往往表示是由于用户操作或使用不当造成,车主想要证明问题与自身无关,则会被要求出具“第三方鉴定报告”。

目前,国内专业的第三方鉴定机构覆盖不足,即便消费者找到了相关机构,进行车辆故障原因评判的专家咨询费也相当高昂,单一消费者难以承担。尤其是对于有争议的投诉,鉴定报告等关键内容往往要经过复杂的过程才能确认。

而对于特斯拉车主而言,这个过程还会变的更加困难。在特斯拉“失控、刹车失灵”等一系列问题中,特斯拉判断事件责任的重要证据之一便是后台数据。但是特斯拉从未公开过后台数据,甚至会在车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删除部分数据。

如3月11日海南海口的特斯拉失控事件车主发现,其08:52-53那一小段出事时的数据没有了,而之前的数据都在。车主质问工作人员数据为何不见了,工作人员第一次回应是“没有按喇叭”,后来又改口“可能是数据满了,自动覆盖了”。

特斯拉工作人员拒绝提供后台数据给车主,引发广泛质疑

在特斯拉一系列的事件处理中,特斯拉始终坚持着对车辆后台数据“有义务但是不提供”的原则,坚持数据显示正常但无法提供全部数据给到消费者的处理方式。

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方式无法让消费者无法接受。

绝不妥协

尽管躲过了央视3·15晚会,但是特斯拉没能躲过广东经济科教频道的《2021广东3·15晚会》。晚会上,微博名为“特斯拉维权车主-韩潮”的特斯拉维权车主登上舞台,讲述了其在跟特斯拉维权过程中的经历。

据韩潮介绍,其在特斯拉官方网站购买特斯拉官方认证 P85 Model S轿车,购买之前销售告知特斯拉认证车不存在重大事故,水泡,火烧,结构性损伤,但经过检测后该车辆C柱及后翼子板有切割焊接。

其本人从19年8月维权至今终在一审获得胜诉。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特斯拉在一审中被判退一赔三。

即使法院已经把“事故车”的鉴定认证摆在面前,特斯拉还是觉得没有问题。

特斯拉认为,车辆只是铝制车身的外观件修复,即便切割过C柱,该车辆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这仅仅是维修工艺的问题,不属于重大事故车,因此将会提起上诉。如果退车的话,车主要承担10万元折损费用。

韩潮表示,即使是法院部门认证的第三方鉴定机构,表示这车辆已经属于重大事故车了,但是特斯拉方面仍在坚持“嘴硬”。

第三方机构鉴定韩潮的特斯拉Model 3存在切割和修复现象

这确实很特斯拉。

2016年1月中旬,河北省邯郸市发生一起严重车祸事故。,一辆特斯拉轿车在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内,直接撞上一辆正在作业的道路清扫车,特斯拉轿车当场损毁,车内司机高某某不幸身亡。

之后死者父亲特斯拉车主高巨斌认定儿子使用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从而导致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状告特斯拉中国销售公司。

2016年1月,高某某驾驶Model S追尾后身亡,疑似使用Autopilot功能 视频来源:央视

事件发生后,特斯拉官方也曾回复表示:“由于碰撞后车辆损毁严重,导致车辆失去了向服务器传输行车日志的能力,所以特斯拉也无法获知在碰撞发生时,Autopilot(即自动驾驶功能)是否开启。”

2018年2月,特斯拉在司法鉴定机构收集的大量证据面前,被迫承认车辆在案发时处于自动驾驶模式。

写在最后:

可见,身为特斯拉车主的维权道路异常艰难。一旦舆论、法规、监管稍有失位,那么只能造成“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失衡局面。

去年3月,国产Model 3 和进口Model 3曾传出减配交付的问题。特斯拉在未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以疫情原因导致供应不足为由,在部分车型上用HW2.5版本代替了3.0版本的芯片。

不久后,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针对特斯拉Model 3车型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约谈,责令其按照有关规定立即整改,确保生产一致性和产品质量安全。

2020年,特斯拉在全球共计销售了49.95万辆新车,其中,在美国电动车市场的占比高达79%;在韩国、英国、瑞士、挪威等电动汽车市场上也占据了主导地位。

但同时,2020年特斯拉在美国销量增长不足2%,其中Model 3的新车注册量下滑35%,由2019年的10.38万辆下降至6.8万辆。而在欧洲市场,据EV Volumes销售数据,特斯拉Model 3在欧洲大陆纯电动车型销量排名位居第四,下滑严重。

今年年初,由于车辆触摸屏故障涉及安全隐患,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已致函特斯拉,要求特斯拉召回15.8万辆问题车辆。几乎同一时间,德国汽车管理局(KBA)也针对此问题展开调查。

所以,一家没有诚信可言的企业还配得上做行业的“领头羊”吗?还能一直做领头羊吗?傲慢只会带来偏见,诚恳才会获得尊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潘昱辰

潘昱辰

分享到
专题 > 315维权
315维权
小编最近文章
保时捷拒绝在华建厂生产,因为“德国制造比中国制造质量更好”?
贾跃亭吹过的牛正在变为现实?
特斯拉回应被拒交付车主起诉:别告我,告拼多多去
涉嫌碰瓷“运20”,吉利汽车惹争议不是第一回
为福特汽车供应电池,比亚迪“车电分离”再下一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