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重创下的俄乌汽车产业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01 17:47

【导读】 过去两年的疫情和芯片危机等黑天鹅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包括诸多跨国集团的汽车产销。而俄乌冲突的加剧,再度为全球汽车产业带来了新的不确定因素。

(文/潘昱辰  编辑/娄兵)随着俄乌冲突的加剧,从芯片危机中缓慢复苏的全球汽车产业再度受到严重威胁,尤其是欧洲市场。

近来,由于乌克兰当地供应商因危机停止生产,部分处于供应链下游的工厂和车型也将被迫停产。此外,伴随西方国家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一些欧洲车企也开始暂停向俄罗斯市场交付汽车。俄、乌和全球汽车产业在这场冲突中恐怕没有赢家。

战火中的乌克兰

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由于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的特别军事行动影响零部件交付,大众汽车集团宣布本周将停止德国两家电动汽车工厂的生产。其中,位于茨维考的工厂将于当地时间周二至周五(3月1日至3月4日),位于德累斯顿的工厂将于周三至周五(3月2日至4日)停产。

大众的这两家工厂均生产基于MEB纯电动平台的电动车。其中,茨维考工厂是大众在欧洲最重要的电动车生产基地,也是首家完全由燃油车生产线改造为电动车产线的工厂。该工厂生产的车型包括大众品牌的ID.3、ID.4和ID.5、奥迪品牌的Q4 e-tron和Q4 e-tron Sportback,以及西雅特品牌旗下的Cupra Born,日产量约1200辆,年产量约33万辆。

另一家停产的德累斯顿工厂曾生产过大众e-Golf、辉腾和宾利飞驰等车型,但在大众汽车集团开始电气化转型后,自2021年1月起德累斯顿只生产大众ID.3,且产量较茨维考更低。

大众方面表示,两家工厂停产的主要原因与乌克兰西部的供应商停产,导致供应链中断相关。当地供应商主要生产电动汽车的线束系统,其中包括来自日本的住友电气,在乌克兰有6000人从事相关工作。该公司表示已暂停在乌克兰的工厂运营,并正在与客户讨论可替代方案。

另一家供应商美国安波福的CEO凯文·克拉克则表示,该公司在过去数月里内已将乌克兰的大批量零部件生产转移到至小批量产品上。

大众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原本该公司并未将乌克兰视为供应链的核心,但真正出现零部件短缺时,才发现供应链的任何一部分都是核心。

不过同为基于MEB平台的车型,目前斯柯达品牌的Enyaq iV和Enyaq Coupe iV等尚未停产。这两款车型均在位于捷克的姆拉达·博列斯拉夫工厂生产。但随着时局的变化,供应链的影响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在俄罗斯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不久的2月25日,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便表示已成立一个工作组,以评估乌克兰危机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后果,供应关系自然也在其列。此外,迪斯表示已在特别军事行动发动几周前让驻乌克兰员工撤出该国。

此番俄乌冲突的加剧,对于加速实现电气化转型的大众集团而言无疑是一次重挫。按照计划,大众集团到2025年全球每年将生产超过150万辆电动车。而中东欧对大众而言则是一个增长迅速的新兴市场,2021年,大众汽车集团在该区域的汽车销量达到66万辆,其中大众品牌的销量也超过了20万辆。

实际上,乌克兰局势的不稳定性一直让海外投资者心存忌惮。早在2019年,大众集团便决定不在乌克兰规划新的工厂,而位于索洛莫诺沃的当地工厂也计划被迁往塞尔维亚。

制裁中的俄罗斯

而随着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导致西方制裁,包括车企在内的许多外国公司已开始停止甚至撤出俄罗斯市场的生产活动。

据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报道,大众汽车集团的发言人确定,该公司将停止向俄罗斯市场交付汽车。通用汽车和沃尔沃汽车也表示,由于与俄罗斯的贸易存在被制裁的风险,已暂停向俄罗斯市场的汽车交付,直到另行通知。

与此同时,部分车企在俄罗斯采购零部件的计划也受到了很大阻碍。大众在位于莫斯科西南的卡卢加拥有一座汽车工厂,投资超过10亿欧元,员工达4000人。但由于俄罗斯现在受到西方国家前所未有的经济制裁,该公司将难以出口从当地生产的汽车或零部件。

卡卢加是俄罗斯重要的汽车工业中心。大众汽车集团在当地生产的车型包括大众途观、Polo以及斯柯达昕锐等,年产量近12万辆。此外该工厂还被用于生产发动机,年产能达到15万台。

除大众外,Stellantis集团与三菱也在当地合资建造了一座工厂。但该集团CEO唐唯实在冲突发生前便警告称,一旦俄乌冲突爆发,集团要么将限制生产,要么只能将生产转移至其他工厂。

而在卡卢加围绕以上汽车制造商的,还包括大陆、麦格纳国际和伟世通等全球零部件巨头组成的产业集群,在此次危机中同样受到波及。

同时,俄罗斯是法国雷诺汽车全球最重要的区域市场之一,其核心利润的8%均来自俄罗斯。然而该公司发言人日前表示,由于零部件短缺造成物流瓶颈,将暂停其在俄汽车工厂的部分业务。雷诺方面称,由于俄罗斯与邻国之间加强边境管控,这些国家通过卡车运输的国外零部件不得不改变既定物流路线。此外由于芯片短缺,雷诺在俄罗斯中部的工厂也将停产一天。

美国福特汽车是最早在俄罗斯本土生产汽车的海外车企,在2019年因乌克兰危机退出乘用车市场,但仍与俄当地伙伴索勒斯合资生产商用车,并在当地建有三座工厂。此次俄乌冲突爆发后,福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深切关注”局势发展,并表示将遵守任何有关制裁的法律,但拒绝讨论索勒斯工厂是否受到影响。

此外,奔驰刚于2019年4月在莫斯科西北建有一座工厂,用以生产E级轿车和SUV,并拥有1000名员工。冲突爆发后,奔驰立即声明称将“重新评估”形势;戴姆勒卡车则表示将立即冻结在俄的业务活动,包括与当地卡车制造商Kamaz的合作,原因是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Rostec持有后者47%的股份。

同时,宝马也在俄罗斯加里宁格勒设有半组装厂,最近也刚刚与当地的合作关系延至2028年,并计划投资3.5亿欧元扩建,但俄乌局势再度为其投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目前,宝马仍未对冲突可能造成的后果置评。

观察一下:

过去两年的疫情和芯片危机等黑天鹅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诸多跨国集团的汽车产销。而俄乌冲突的加剧,再度为全球汽车产业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特别是考虑到俄乌是生产芯片所需原材料氖、铯等元素的主产地,原有缓和迹象的芯片荒可能将卷土重来。

为此,咨询公司J.D.Power(君迪)和LMC Automotive将2022年全球新车销量预期削减40万辆至8580万辆。LMC全球汽车预测总裁杰夫·舒斯特指出,俄乌冲突的持续与恶化,全球汽车本已紧张的供应链和价格都将面临更大的压力,特别是石油和铝等原材料的价格上涨,将进一步影响消费者购买汽车的意愿和能力。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表示,俄乌冲突对中国汽车行业同样风险巨大。俄罗斯已是中国第三大汽车出口目的地,2021年出口12.3万辆,出口额达19.7亿美元。考虑到美欧已威胁将俄罗斯彻底踢出SWIFT国际结算系统,而此前伊朗被踢出SWIFT系统后,中国汽车出口年损失近40万辆。因而未来中国对俄的出口仍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此外,虽出口量远不如俄罗斯,但中国在2021年仍向乌克兰出口了近1万辆汽车,出口额也从2017年的2853万美元上升到2021年的1.4亿美元。崔东树认为,两国间发生严重冲突是中国车企必然要面临的损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潘昱辰
汽车 大众 俄罗斯 乌克兰 供应链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汽车工业

长安、华为、宁德时代协力发布CHN平台,阿维塔之战正式打响

2022年06月27日

长安深蓝SL03开启预售,主打性价比并对标Model 3

2022年06月27日

小编最近文章

01月05日 15:57

东风英菲尼迪降格为东风日产事业部,战略收缩已不可逆

11月23日 17:58

销量暴跌80%,“绷不住”的奇骏在郑州日产“复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惨!美国得州发现46人闷死在一辆卡车里

“最新文件怎么描述中国,北约成员国争论不休”

“死了46人,怪拜登”“都死人了,还怪拜登”

中疾控回应“风险人员隔离期缩短为7+3”

惨!美国得州发现46人闷死在一辆卡车里

国安备忘录首次纳入“非法捕鱼”,白宫冲着中国来

伊朗申请加入金砖国家,俄:还有阿根廷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