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新势力IPO零跑率先触线,但离上岸还有多远?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21 15:20

【导读】 在这场决定命运的融资决战中,零跑率先触线,但离真正的上岸仍有相当距离。

(文/潘昱辰 编辑/周远方)在美上市的“蔚小理”先后公布最新财报之际,二线造车新势力们也向资本市场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最终,这场角逐由零跑汽车率先触线。

9月20日,零跑汽车在香港联交所披露公告,将于9月29日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全球发售的股份数目为1.31亿股,每股定价介于48至62港元(约合人民币43至55.3元),联席保荐人为摩根大通、中金公司、花旗、建银国际等。

零跑方面预计,假设发售价取中位数,即每股55.00港元,将收取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69.5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62.4亿元),如果发售量调整权及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则收取92.1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2.7亿元)。募集的资金约40%用于研发,约25%用于提升生产能力,约25%用于扩张业务及提升品牌知名度,约10%用于运营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零跑公告即将IPO 图片来源:零跑汽车

上市融资是造车新势力们“烧钱”的重要来源。2018年以来,头部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先后登陆美股,其后又陆续回归港股,蔚来更于5月进入新加坡资本市场,成为首个在三地上市的新势力。

相比之下,二线新势力的IPO之路更加一波三折。

早在2020年7月,哪吒汽车便宣称启动科创板申报工作,零跑;去年年初,另一新势力威马汽车完成科创板上市辅导,然而苦等一年过后,科创板却并未对任何整车企业打开。

零跑汽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科创板审批长期无果后,二线新势力又向港股发起冲击。今年3月和6月,零跑和威马先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至8月末,零跑终于先人一步等来了机遇。

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末,创始人为安防企业大华集团董事长朱江明,总部位于浙江杭州;生产资质则于2019年自长江汽车引入,工厂位于浙江金华。

目前,零跑一共推出三款车型,分别为双门轿跑S01、小型代步车T03和紧凑型SUV C11,均为纯电动车。2021年,零跑合计交付4.37万辆新车,同比增长443.5%;2022年上半年交付5.20万辆新车,同比增长265.3%。在国内造车新势力中次于蔚来、理想、小鹏及合众汽车(哪吒)位于第五。

然而几乎和所有新势力一样,零跑距自我造血相去甚远。客观上,销量、品牌力和现金储备,已成为二线品牌与一线品牌之间的现实鸿沟,同时影响着前者登陆资本市场的难度。

产品战略待优化

根据零跑在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2019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17亿元、6.31亿元、31.32亿元,尽管营收每年以400%的速度增长,但净亏损也从9.01亿元、11亿元上升至28.46亿元。

据零跑方面透露,亏损的主要来源在于新车型的研发投入,以及生产设施、销售网络的扩张等,预期2022年将继续产生净亏损。

卖新能源车不赚钱,是新势力的普遍痛点。不过仅就卖车而言,“蔚小理”的毛利率在一年前就已转正,主要亏损来源于汽车销售以外的因素。相比头部新势力,零跑的毛利率虽然逐年有所增加,但直到2021年仍只有-40%左右,依然面临“卖一辆亏一辆”的窘境。

平安证券研报认为,持续的高研发投入和快速拓展的销售服务渠道,是拖累新势力业绩的主因。新势力想达到盈亏平衡,预计需要800亿元的年营收规模,年销量应达20万至40万辆。“蔚小理”等一线新势力具备较强的用户需求挖掘能力和产品定义能力,已经初步建立特征鲜明的品牌形象。而这恰恰是二线品牌的劣势所在。

目前,“蔚小理”年销量均在9万辆以上,单车均价在30万元以上。而二线新势力更受品牌限制,溢价能力远不及头部品牌。截至今年第一季度,零跑在售三款车型的单车均价约为10万元,距离高端市场仍有相当距离。零跑也在招股书中承认,公司业务主要依赖小型代步车T03的销售。

实际上,“以价换市”是二线新势力普遍采取的市场策略。

在二线新势力中,哪吒是累计交付量最高的车企,今年上半年交付量为6.31万辆,同比增长199%,在新势力中仅次于小鹏,累计产销已突破16万辆。但以营业收入及扣非净利润分别除以交付量计算,2截至2021年末,哪吒的单车平均售价仅8万元出头,单车平均亏损却超过4万元。

哪吒汽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与“蔚小理”成立于同一时期的威马,曾经将品牌定位于15万至25万元的主流消费市场,然而其单车售价也从2019年的13.48万元降低到2021年的9.74万元。

单车售价持续处于低位,不仅影响了二线新势力的溢价能力,也直接导致其亏损不断扩大。根据威马同期披露的招股书,同样在2019至2021年的三年间,公司总营收收入由17.62亿元增长至47.43亿元,但净亏损同样逐年增长至82.06亿元,比2019年翻了一番。哪吒最近两年的累计亏损也超过40亿元。

另一方面,近年来二线新势力所售车型的产品力,同样受到许多质疑。今年6月重庆车展期间,零跑遭遇维权事件,车主称零跑S01新车当天提车黑屏,维修半个月承诺退车又反悔。对此零跑方面则称该事件相关问题均已妥善解决。而早在2020年10月,零跑就曾因360°全景影像花屏和仪表盘黑屏等原因,召回150台缺陷汽车。

因此,二线新势力从不掩饰对品牌向高端发展的渴望。零跑曾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将以每年1-3款车型的速度,于2025年底前推出七款全新的纯电动车型,涵盖各种尺寸的轿车、SUV及MPV,进一步渗透中高端主流新能源市场。而去年上市、均价在20万元左右的零跑C11只是一个开始。哪吒、威马在高端车型和更多细分市场也有布局,只待新车上市交付。

然而持续推进产品生产销售布局,意味着更大的研发和渠道投入。尽管零跑宣称是继特斯拉之后第二个全栈自研的新能源车企,且覆盖智能驾驶、智能座舱和传统三电层面,但在2019至2021年,零跑用于研发的开支分别为3.58亿元、2.89亿元和7.4亿元,仅为蔚来同期的五分之一左右。

相较首发30万元以上产品打开高端市场的蔚来、理想等品牌,二线新势力只能靠“自下而上”的打法,攀登难度不言而喻。

持续供血告急

此外,虽然同样亏损严重,但头部企业暂时比二线新势力拥有更多的现金储备。

根据“蔚小理”三家上市公司披露的财报,截至今年上半年,三者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均在500亿元左右。而哪吒、零跑和威马各自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约50亿元左右,只是第一梯队的十分之一。

在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之前,新势力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进行输血。

背靠大华集团,零跑自成立以来已累计进行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上海电气、中国中车、国投创益、国信证券等,累计融资额超过120亿元;哪吒则在宁德时代、360,中信证券、建银国际等投资方的支持下完成11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150亿元;成立最早的威马累计融资达10轮,融资超过350亿元,仅2020年的D轮融资就高达100亿元,背后既有上汽这样的汽车巨头,也有地方国资和紫光、红塔集团、雅居乐、盈科等著名企业与机构。

然而与新势力车企的烧钱速度相比,纵使是超过百亿元的融资额也难以长期为继。招股书数据显示,过去三年零跑的经营现金流出净额分别为6.75亿元、7.32亿元、10.19亿元,今年第一季度继续流出3.85亿元,依照当下的资金流出速度,零跑的现金储备仅够维持约三年时间。

零跑汽车展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愈发严峻的形势,进一步驱使着仍在生存线上漂泊的二线新势力们加快进度。同时,伴随新冠疫情、国际形势复杂化带来的全球经济下行,汽车产业同样面临如芯片等供应链的脆弱、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一系列负面影响,企业与金融机构对于投资也愈发谨慎。自2021年初以来,先期在美股上市的“蔚小理”股价持续下滑,市值均不足400亿美元,距巅峰期相去甚远。

在这场决定命运的融资决战中,零跑率先触线,但离真正的上岸仍有相当距离。而在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自主品牌在技术提升的同时应当注重单品战略,只有推出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拳头产品,才能真正决定其在市场的地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潘昱辰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汽车

烧钱劝退特斯拉的C端换电,上汽携宁德时代和两桶油杀入

2022年09月23日

英伟达算力降维打击,中国汽车芯片出路在哪?

2022年09月23日

小编最近文章

09月21日 15:20

零跑成功IPO,离上岸还有多远?

08月30日 17:48

深度绑定中国,“全面电动”的奔驰能否继续豪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越来越多华人学者放弃美国终身教职,回到中国”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菲律宾也想买俄燃料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英国启动5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计划,遭股债汇三杀

王毅纽约会见布林肯: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

我国第三艘航母福建舰正按计划开展系泊试验

王毅会见乌外长:中方从不袖手旁观,也不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