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博:一个事实美元化的国家,为何如此亲华?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2-19 08:54

秦博

秦博作者

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秦博】

日前,柬埔寨首相洪森访华的消息引发了不少关注。

许多中国网友对于洪森并不会感到陌生:自称“中国女婿”,坦然公开自己的华人血统,某年内阁会议适逢中国春节,他催促参会者赶快完成议题,因为急着回家杀鸡过年……种种报道都让中国人对他很有好感。

实际上,洪森的崛起之路非常精彩,值得说道。作为柬埔寨的“三朝元老”、“平民首相”,他完整地见证了柬埔寨国家的浴火重生,而后又带领他的政党和国家在大争之世开拓进取。

2023年2月9日至11日,柬埔寨总理洪森访华。图自央视

铁腕驱逐政治对手

洪森1952年8月出生于柬埔寨磅湛省。最初,他的家庭还算富裕,有15公顷的土地,但是后来家中连遭遇不幸,就变得愈加贫困。13岁时,洪森就离开当地去首都金边求学。

1970年3月23日,西哈努克亲王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柬埔寨语频道发出了讨伐朗诺的檄文。年仅18岁的洪森就放弃学业,和不少当时的柬埔寨热血青年一道踊跃加入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当时的叛变者朗诺投靠美国,而美国人曾经轰炸过洪森的家乡,再加之朗诺集团曾逮捕过洪森的父亲洪宁,并对其进行折磨,因此,洪森对朗诺集团充满了战斗的怒火。这样的愤怒,让他在战争中英勇杀敌,屡建功勋。

1970—1975年战争期间,美国的军事干涉和亲美政变势力进行的战争使60多万柬埔寨人在这场历时5年多的残酷战争中丧生。1975年4月17日在柬埔寨历史上是极其重要的一天,红色高棉军队打败美帝国主义支持的朗诺傀儡政权,取得伟大胜利。然而,当天的洪森却无缘进入金边城里庆祝这一伟大胜利,因为恰巧就在一天前,洪森在磅湛省被炸坏了左眼。

洪森昏迷了八天。这之后,他的人生如同开挂一般:1977年,洪森投奔越南,反对波尔布特;1979年,随军打回柬埔寨夺权,同年当选柬埔寨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1981年,29岁的洪森当选副总理;1985年,33岁的洪森当选为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政府总理,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总理;1991年,洪森迎回西哈努克亲王夫妇;1993年,柬埔寨举行首次全国大选,奉辛比克党获胜但未过半,与柬埔寨人民党联合执政;1997年洪森发动政变,掌握大权;1998年开始,洪森全面掌权,至今,洪森已经连任四届首相。

洪森的施政作风非常强硬,对反对派毫不留情,所以他长期被冠以强人的称号。在上世纪80年代谈判解决柬埔寨问题的过程中,尽管洪森在年龄、资历和威望等方面与西哈努克相比都相距甚远,但是他凭借自己与生俱来的政治天赋和过人的胆识谋略,依然在谈判中取得了与西哈努克平等的地位,并赢得了主动权。柬埔寨恢复了君主制,实行了自由民主党制度,但是,王室成员也愈发地想参与政治,这让洪森和他的政府感到国家有走回头路的危机。

西哈努克在位期间对于政治十分热衷,他本人确实也善于平衡各政党关系,这似乎影响到了柬埔寨王室,很多王室成员都热衷于直接参政。这和其他君主立宪国家很不一样,使得人民党所处的政治环境复杂又尴尬。因此,洪森迅速作出决策,以宪法为武器,运用各种司法和强制手段,对那些已经参政却不按民主规矩出牌的王室成员展开了毫不留情的斗争:

1994年7月,西哈努克的三儿子夏卡鹏因为涉嫌发动政变罪被判处20年监禁;

1995年11月,西哈努克同父异母的弟弟、时任政府副首相西里武因谋杀洪森、非法持械、涉嫌恐怖主义等罪,被判处10年监禁;

1997年7月,西哈努克的长子、时任奉辛比克党主席、政府第一首相拉那烈因非法进口武器罪和制造国家不安全状态、勾结非法的红色高棉分子、企图推翻合法王国政府罪,被判处35年监禁和5,400万美元罚款。虽然经过西哈努克的求情,这三人流亡国外,免于在国内服刑,但洪森的这一系列重拳,彻底打破了王室成员在柬埔寨人民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神话。

坚持“枪杆子里出政权”、“走群众路线”

随着柬埔寨内战结束,原本相互对抗的政治派别遣散各自军队,转型为在政党政治中展开彼此的竞争。1997年柬埔寨颁布的《政党法》明令禁止政党拥有军队,但是与很多政党不同,人民党虽然需要遵守法律,也在形式上不能拥有任何武装,但实际上人民党却与军队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洪森首先合并了反对党的军力,但是另一方面,洪森同时又培植亲人民党的军官。柬埔寨王家军在合并之后就不再设联合的总司令了,只由洪森一人担任总司令。

此外,柬国防部和军队中的不少资深军官都具有在金边政权中供职的经历,都是洪森一手带出来的。除此之外,洪森还安排他的儿子们参军,并且在军中担任重要职位,这样就更密切了军队与洪森的关系。这样一来,柬埔寨军队的绝大部分实际上掌握在人民党的手中。柬国的警察力量也几乎完全被人民党控制。

洪森与人民党之所以能够长期在柬埔寨波诡云谲的政治旋涡中始终屹立不倒、不断发展壮大并始终充满生机活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坚持群众路线。

西哈努克重新登基之后的第二柬埔寨王朝,给洪森集团带来的是内外关系十分复杂、矛盾斗争十分激烈的时代底色。洪森和柬埔寨人民党清楚,矛盾和斗争的目标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谁能成为柬埔寨真正的舵手?洪森从柬埔寨的国情出发,敏锐地抓住了主要矛盾:他和他的政党坚决捍卫农民对土地和城市居民对房屋的所有权,把占人口85%的柬埔寨农民作为自己的基本力量,并为了捍卫他们的利益而奋斗。

人是一切的关键,对于要想长期执政的政党而言,更是如此。那些让政党缩小规模、减少党员数量的理论往往包藏祸心。2018年,随着柬埔寨人口的增长,洪森所领导的人民党党员数量增至约578万人,依然约占总人口的1 /3。人民党的党员骨干主要来自农民、工人、个体工商业者等社会群体。加入人民党与具备选举资格的最低年龄限制均为 18 岁,从数量上来讲,人民党党员构成了人民党所获选票中比较稳定的一部分。

由于对群众路线的强调和重视,洪森所领导的人民党十分注意在党建中做好基层工作。几十年来,柬埔寨的内外环境和政治体制发生了很大变化,人民党本身也发生了巨大变革,但是下基层团结群众的路线却被坚持了下来。

柬埔寨进入和平发展阶段后,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主观意愿日益突出,形成了强大的民生动力,加上柬埔寨区域经济的优势条件,柬埔寨经济开始步入发展的红利期。

洪森的经济思想来源于他20世纪80年代在金边政权的执政实践。当时,人民革命党内部长期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应当保留私有制经济。洪森认为,经济利益才能推动人民拥护共产党,也只有经济发展才能为社会主义的发展带来强大动力,仅仅靠政治理论和口号是无法做到的。

发展至今,柬埔寨贸易开放度已达100%,已成为亚洲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和东盟地区经济开放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外资存量GDP比值高于传统上对外资友好的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作为一个事实美元化的国家,柬埔寨的金融开放度在东盟国家中仅低于地区性金融中心新加坡。

柬埔寨越来越主动地加入全球化,经济发展增速明显。这反过来,又为人民党赢得了相当稳定的民心基础。

高棉特色的传统建筑和近年来兴建的现代化大厦在金边混杂并存,城市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新华社发(索万纳拉 摄)

坚守与变通

东南亚尤其是中南半岛国家,向来有左右逢源的历史文化传统,柬埔寨和洪森也不例外。

洪森执政的愿望强烈,其危机感也同样强烈。政治上团结,斗争中坚决,策略上灵活,洪森及人民党在各项事务当中体现了极其灵活变通的战略思维。今天的柬埔寨,已经在形式上从过去人民革命党一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转变成了君主立宪、多党并存的以市场经济为主体的国家。共产党员洪森变为了洪森亲王,人民革命党也变成了人民党。

从形式到实质,洪森领导的这个政党,正全面主导着一个保皇势力强大、按照资本主义政治逻辑和经济规则运作、向社会民主主义理想发展的国家。

洪森反对在党内仅从理论上讨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而是主张学习中国的邓小平和新加坡的李光耀,以是否符合柬埔寨具体国情和根本利益作为改革与评判的标准。洪森和他的政党还经历了社会结构及所有制的变化,并成功转型。在柬埔寨国家资产私有化的进程中,洪森和人民党把一批重点国有企业转为私有企业,然后加以控制,让这些企业变成了党产,成为人民党重要的资金来源。而正也因有了这些企业,使得人民党成为财力最雄厚的政党,保证了在大选中的经济需要。

如果说,在国内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上,洪森是变通中有所坚守的,那么在国际关系中,洪森对于中国的态度几乎是坚守为主。

经济上,与中国的外贸往来一直是洪森对外邦交的重点,他曾表示“一个强大繁荣的中国有利于柬埔寨”。他也历来反对“中国威胁论”,认为那种要中国成为弱小和贫穷国家的主张是极其错误的,他解释这并不是讨好中国,而是因为作为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庞大的国家对世界和地区的局势都有着不可低估的重要影响,从市场角度看,一个强大富裕的中国可以让更多国家获益。如果中国弱小衰败,那么相当一部分中国人跑出国门,对于临国反而会带来麻烦。

在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上,洪森更被认为是中国忠诚的朋友。

比起亲华,更亲越?

洪森的人生充满跌宕起伏的戏剧性,外界对他的评价也是戏剧性的:总是在两个极端当中摇摆——一些人指责他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然而由于他的革命背景,另一些人也至今还认为他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以前他被指责为越南的傀儡,但现在他又被认为是柬埔寨独立自强的舵手和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以前他是红色高棉的战士,而后来他也是红色高棉的重要终结者;洪森一方面限制王权,一方面自己也尊敬和需要王室,甚至非常珍视他的亲王头衔。

从地缘来说,柬埔寨的战略位置重要又尴尬。它与中国和越南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于是也有观点认为,柬埔寨其实不是中国的朋友,而是越南的,认为洪森是首鼠两端的人。这种说法过于简化了对柬埔寨现实的判断。

在地缘政治和领土主权上,中国和越南在南海的领土分歧位居东盟国家之首,越南“背信弃义”占领我方固有领土更是铁一般的事实。中国和越南之间在领土等方面的关系,给柬埔寨的外交政策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和很小的操作空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也不是黑社会拉帮结派,不能只看到“义薄云天”的一面,也不能只看到“背信弃义”的一面。

一直以来,中柬双方关系良好,这从历史上多次得到印证;在现实中,中国对于柬埔寨的经济支持力度非常大,作为对中国支持的回报,柬埔寨采取有利于中国战略利益的行动是符合逻辑的做法。

2月7日,一架载有中国乘客的国航航班从北京出发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国际机场,受到柬方热烈欢迎。新华社发(批隆摄)

20世纪70年代,柬埔寨经历了其现代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红色高棉政权(1975-1979年)的种族灭绝行为杀害了近200万柬埔寨人,约占当时柬埔寨人口的四分之一。由于越南军队的帮助,红色高棉政权1979年1月被逐出柬埔寨。然而,红色高棉垮台后,越南军队继续在柬埔寨停留了10年,直到1989年。

柬埔寨学术界和民众对越南之于柬埔寨的作用的看法非常不一致,特别是关于越南将柬埔寨从红色高棉政权中解放出来的看法,在柬埔寨社会和舆论中一直是高度分裂的。

笔者在疫情前去柬埔寨,在征得同意的情况下访谈过多名不同社会阶层的柬埔寨人,他们对于越南的看法非常不一致。1979年1月7日本来是红色高棉被打跑的日子,而对1月7日的不同解释,“解放日”和“入侵日”在柬埔寨造成了两种主导的政治叙事。已被洪森解散的反对党柬埔寨国家救援党(CNRP)的前领导人桑兰西,一直在边境问题上不断指责柬埔寨政府,特别是指责首相洪森,指责他将柬埔寨的土地割让给越南,并允许越南移民在柬埔寨非法居住。长期以来,桑兰西一直利用柬越边境问题和反越情绪来实现政治利益。

客观来说,1月7日既是越南将柬埔寨从红色高棉手中解放出来的历史性日子,也是越南将柬埔寨置于长达10年占领之下的日子。

然而不要忘记,在近代历史上,越南是屡次侵略高棉民族、大量蚕食柬埔寨领土的小霸权。法国曾经的殖民更加深了越南对于柬埔寨的欺凌。1949年,法国把原本属于柬埔寨的下柬地区多达6.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给了越南,此事至今都被柬埔寨人视为国耻。柬埔寨人愿意和华人通婚,却不太愿意和越南人通婚,也可以折射这种微妙的关系。这样的历史性、民族性的隔阂在柬越之间非常深沉,甚至中越之间也有,然而中柬之间却没有这样的历史包袱。

在柬埔寨的越南裔移民同样是引发两国矛盾的焦点之一。根据柬埔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越南裔占柬埔寨人口的0.3%(约45,500人),到了2020年,这个数据变成0.2%。但是,另外的消息声称实际上越南裔在柬埔寨的人数很多,在40万至70万之间,其中约90%没有出生证明或身份证。另一个报告还说,2019年柬埔寨共有80,000名移民,其中72,000人(约90%)是越南人。这些矛盾的数据表明了移民问题的复杂性。

此外,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柬越两国之间迄今为止都没有完成陆地边界的划定工作,这也在柬越之间造成了旷日持久的纷争。相当多的柬埔寨精英对越南的扩张意图一直非常警惕。

洪森的内心一直对当初逃亡越南和介入越南军队的做法感到内疚和不安,他自己甚至用“羞耻”来形容。不过他也多次的指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当时为了尽快结束波尔布特集团的统治,这是一项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任务,柬埔寨人民当时已经不能靠自己慢慢积累和发展革命力量,其他国家也有困难,唯一可以找的只有越南。另外波尔布特集团的存在,也对越南南部的安全构成直接威胁。

一方面,洪森肯定了越南对于柬埔寨的帮助,并且表示越南出兵其实没有太大利益,许多越南人民也失去了孩子;但另一方面,洪森也强调,柬埔寨是独立的,他认为知恩需要图报,但是并非等于听命于人,他说“没有人可以命令洪森”。

不仅对于越南是如此的看法,洪森对于美国的看法和交往策越也是务实的。一方面他认为美国是强权。1970年,洪森打的第一仗就是和美国军队交手,他坦率表示自己厌恶美国干涉别国的做法。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深知美国是无敌于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弱小的柬埔寨没有办法不与其打交道。同时他也坦率承认送自己的孩子去美国留学。洪森是有感情的,相当程度上是个热血汉子,但是他更是一个弱小国家的领导人,所以他更是理性的,务实的。

随着中柬双方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加快推进,中柬两国在各领域合作不断深化,中国在柬埔寨的路桥、水利、电网、港口、码头、机场等基础设施方面注入了大量的投资。中国对柬埔寨不断提供的援助和直接投资,极大改善了柬埔寨的基础建设和多个领域。这样的局面引发了某些西方国家的眼红和不满。

早在2010年,柬埔寨和中国将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合作关系,这十三年来,中国在柬埔寨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不言而喻。2019年,柬埔寨首相洪森对中国帮助修建的三千公里的道路和桥梁表示感谢。他认为没有中国帮助,柬埔寨根本修不成这样长的道路。不过现在柬埔寨也有杂音,认为洪森过度依赖中国,却放弃与西方、日本等的合作。对于这样的说法,洪森给予强力反驳,他指出,柬埔寨基础设施建设能达到现在这个成就,也只有中国能真诚帮助。

对于中柬之间的合作,某些势力和国家没有一天停止过羡慕嫉妒恨和泼脏水,他们的惯用分析套路就是栽赃中国用贷款拖垮柬埔寨,把“一带一路”与“债务陷阱”联系起来。但柬埔寨总体债务仍处于较低水平,占GDP的21.5%,在东盟中属于较低的国家。而且贷款是柬埔寨主动申请的,中国并未强加于别国。实际上,西方才是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的始作俑者。

本月洪森首相访华前, 美媒又故伎重演拼命炒作“债务陷阱”,柬埔寨外交部迅速怒批、回应。在去年的第27届“亚洲的未来”国际交流会议上,洪森总理霸气回应记者,他说,中国不是柬埔寨唯一的债权国,中国不会也不可能给柬埔寨设置债务陷阱。我听到很多人说柬埔寨可能陷入“债务陷阱”。对于柬埔寨而言,我们根据项目需要进行借款,而中国的贷款利率低、期限长。随后洪森还强调,柬埔寨的发展确实离不开中国的帮助:“中国为柬埔寨提供最大的帮助,这是事实。我去年也说过不依靠中国,柬埔寨能依靠谁?”

洪森说:“全国跨河大桥,只有两座大桥由日本援建,其余都是中国援建。中国还帮助我们兴建3000多公里道路,中国投资建设高速公路、水电站。如果没有中国投资,我们哪里来的电源。”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让柬埔寨从政坛到民众都表示由衷的感谢。

回顾历史,中国历代领导人与西哈努克国王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为两国关系的长期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目前这种友谊已经传承给中柬两国新一代领导人。柬埔寨首相洪森强调中国是柬埔寨的战略依托和坚强后盾。柬埔寨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的斗争,也得到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大力支持。因此,有理由相信两国传统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将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得到进一步发展,各个领域的合作将不断深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持续走低+不确定性,2024全球经济面临哪些冲击?

他谴责西方“恐华症”浪潮:我为什么要挑衅中国?

事关电动自行车用锂电池安全,强制性国家标准即将出台

韩贸易机构催韩企:抓住中国航空业发展机会,取代欧美

与“脱钩”较量时,国企民企外企都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