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博 李杰:缅北战火再起,如何维护中国周边和平?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4-03 08:12

秦博

秦博作者

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东南亚研究所所长

李杰

李杰作者

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秦博 李杰】

3月26日,政府军与缅甸民族民主联盟军(MNDAA,也即俗称的果敢同盟军)在掸邦北部的腊戍附近爆发了新的战斗,这是自1月中旬以来经中国斡旋后停战以来的首次军事对抗,短暂的和平被打破,缅北再次进入不确定状态。

对此,西方多家媒体幸灾乐祸,声称在中国政府斡旋下达成的停火协议,在掸邦北部生效两个多月后就破裂。短短两月,缅军为何敢于破坏甚至撕毁协议?其他涉事方应该如何理解缅军的行为并就未来作出一定程度的预判?

发动本次战事,缅军究竟是何心态?

腊戍的地理和战略位置对于缅甸政府军具有多重意义,因为它不仅是通往北部掸邦的重要通道,而且还是多个民族武装力量的活动中心。这使腊戍成为缅军和民族武装之间争夺的焦点,而这场争夺不仅涉及物理上的控制,还包括心理层面的战术。

腊戍(Lashio)之于掸邦的地理位置(图片来源:网络)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被动防守之后,缅军采取的局部冲突策略,从战略角度来看,是想展示其维护秩序和防御能力的决心。通过在腊戍这一关键地点采取军事行动,缅军不仅试图物理上巩固其控制权,更重要的是,试图心理上稳固其在内部军队和民众中的权威,增强士兵和民众对政府军的信心,尤其是在之前一段时期内缅军显得相对被动的背景下,这种信心的重建显得尤为重要。

此外,通过在腊戍及其周边地区发起战事,缅军也在向周边的民族武装力量传达明确的信息,即缅军依然具有维持该地区秩序和防御的能力和决心。这种策略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周边民族武装力量施加心理压力,意在削弱它们的士气和对抗意志,从而在更广泛的战略层面上获得优势。

毕竟,军政府的政权内外交困,不仅只是面对民地武的麻烦。一方面,通过展示力量和决心,缅军可能在短期内成功地稳固了其在腊戍地区的控制权和提升了民众及军队的信心。然而,另一方面,这种军事行动也可能加剧地区内的紧张关系,引发民族武装力量更为激烈的反应,从而在更长的时期内增加该地区的不稳定性。但缅军内部一定作出了相对较优的判断。

经过数月的重组和训练,缅军认为自己已经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量。增强了他们采取先发制人战术的信心,尤其是针对果敢同盟军中的核心部队。通过限制和打击对方的关键力量,缅军不仅试图瓦解对手的战斗能力,还企图在心理上和战略上取得主动。

缅军的力量恢复不单单是物理武力层面的,还包括情报收集能力、快速反应机制和兵力调度的灵活性。不完全遵守停火约定是军政府保持战术和战略灵活性的一种方式,让其在必要时可以迅速调整军事行动以应对地面形势。显然,缅军并不完全遵守北方大国组织的和谈,反而是抓住和谈后两个多月的喘息时间,恢复关键能力,先发制人迅速集结力量,并试图对果敢同盟军进行有效打击。

缅军此次对同盟军先发制人,绝不仅是一次单纯的军事行动,而是一次全方位的力量展示。缅甸国内局势的复杂和动态性导致军政府需要保持行动上的高度灵活性,以快速应对不断变化的威胁和机遇。

当地时间3月26日中午,缅甸政府军四次使用重型武器开火(图文来源:thadinn)

缅军通过这种有限的军事行动,想达到的目的是去评估同盟军对其突发攻击的响应速度、指挥控制系统的效率、以及部队调动的灵活性。这些信息对于缅军来说极为宝贵,因为他们想尽快发现同盟军的防御体系中可能存在的薄弱环节。

实际战争中,反应速度往往是决定战斗结果的关键因素之一。通过观察同盟军对局部进攻的反应时间和方式,缅军能够判断出其决策速度、部队的机动能力以及后勤支援的迅速性。这些信息对于规划未来的缅军极有可能进行的全面攻势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更重要的是,通过针对同盟军“C型包围圈”的局部进攻,缅军试图识别并利用同盟军防线的薄弱点。在复杂的地形中,即使是精心构建的防御体系也难免存在漏洞。缅军通过实际的战斗行动来探测这些薄弱环节,并利用这些薄弱点,将极大增加缅军在未来战斗中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因此,这次局部进攻是缅军为未来可能的大规模突破行动做的重要准备,缅军也不可能真正遵守停火协议。

另外,此举反映出缅军非常在意对模糊地带与战略要地的争夺。缅军和果敢同盟军的停火线周围的模糊地带成为了双方战略博弈的关键区域。缅军对这些地区高度重视。在这些未明确划分归属的地带进行军事行动,为缅军提供了一种相对隐蔽的行动空间,能够在不明显违反停火协议的前提下,对同盟军进行战术压迫和策略牵制。

不得不说,敏昂莱及其部队确实有能征善战者。缅军对战略要地和制高点的控制,不仅拿到了物理上的视野和射击优势,更重要的是,缅军拥有了战略信息收集和传递的高地。占据这些点位,缅军就能够有效监控同盟军的动向,同时构建起对腊戍地区更为全面的战略掌控。

缅军还在这些关键点位构筑防御工事,一方面为缅军提供了坚固的防线,提高了同盟军发起进攻的成本和难度;另一方面,这些工事也象是缅军对该地区的控制和主权声明的重要象征,且颇具压迫性。

缅军举动当如何解读?

缅军本次的举动,既是对外部压力的直接回应,也是对内部战略需求的一种适应,是一个复杂的战略博弈过程。

中国比任何国家都重视缅北地区的稳定,不仅是源于地缘政治的考量,也更关乎区域安全与经济发展的大局,这一点,缅军政府不会不知晓。但是,无论是“乖乖服从”,还是“完全雄起”都未必是军政府所想。军政府也面临其国内多支民地武的割据现实,最符合其利益的,就是不断调整策略,既不完全沉默在停火协议中,又谨慎地尽量将战事主动权和范围保持在自己的能力可控内。

中缅胞波塔——中缅友谊的象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缅军政府清楚自己面临的国内国际局势都无比复杂微妙,要在这样的复杂国际和国内舞台上争取主动权和影响力,靠的不是“定”,也不是“变”,而是定中有变,变中含定,因为这样,才能为其不断争取到更为有利的议价本钱和更多的筹码。显然,缅甸军政府是相信实力大于语言的。

缅甸当前的危机是多层面的,对于缅军政府来说,它面临的因素更多维、更棘手,包括地方抵抗的加剧、国际外交关系的复杂化以及对经济发展的追求和对缅族复兴的雄心。这些因素相互作用,塑造了缅甸当前的社会政治格局,特别是军政府的战略决策和国际定位。

缅军政府面临着来自西方国家的巨大制裁压力,不得不依赖于中国、俄罗斯等国的支持来抵御国际孤立,努力在国际政治中寻找生存空间。缅军政府在大国博弈中的策略性定位是多元的,既要通过参与某些大国的国际军事演习、又要加强与北方邻国的经济合作,但这些努力并不会完全取代缅军政府在其国内通过与民地武继续兵戎相见来维护其合法性、扩展其生存周期的做法。

这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提示:中方在缅甸北部的稳定中一直尽力扮演着调解者的角色,试图通过外交手段减少冲突,以保障自身边境安全和地区稳定。但需要更细致地、动态化地、长期不懈地深入理解缅军政府的行动逻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要摒弃以一次和谈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缅北问题的期待,因为,这本质上是一项长期任务,因此未来需要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更多创新的手段,时而雷霆万钧,时而和风细雨。

下一步应对策略

对于中国来说,继续加强边境安全措施依然是是非有必要的。除了加强日常巡逻外,还要特别重视建立快速反应机制,建立一套边境事件快速反应机制,包括与地方政府、军事和警察部门的紧密协调,确保在发现异常情况时能迅速采取行动,有效阻止冲突扩散。

中国一向坚持以和平手段解决冲突,鼓励和谈。对于下一步如何缅北局势,依旧在于促进和谈重启,提供调解平台,释放一些利好。要明确调解的基本原则,如双方平等、和平解决争端等,确保这些原则被所有参与方接受。必要时,召开紧急调解会议,尽快选择中立地点。

会议期间,根据讨论内容设立几个专门的工作组,比如冲突解决、人道主义援助、未来治理结构等,每个工作组由双方代表和中方或国际组织代表共同参与,专注于具体议题的深入讨论。可通过特使、调解团等形式,发挥其软性干预的优势,为缅甸各方提供对话的空间,增加会谈的透明度和公信力。

会谈结束后,建立一个持续对话的机制,比如设立常设联络办公室或定期举行后续跟踪会议,以确保双方能够持续沟通,巩固和平进展。作为和谈的一部分,中国可以承诺在和平稳定后,为缅甸提供经济和技术援助,支持其后冲突重建,增强和平协议的吸引力。

此外,还要充分利用东盟平台,强化多边外交努力。可以发起成立一个专注于缅甸问题的亚洲邻国工作组,成员包括东盟国家以及其他对缅甸局势有重大利益和影响的亚洲国家。工作组的目标是共同商讨并实施促进缅甸和平进程的策略。定期举行工作组会议,确保各成员国间的信息共享,协调立场,并共同制定行动计划,为助力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发挥更大的作用。

当地时间2024年3月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澳大利亚-东盟特别峰会全体会议在会展中心举行(图片来源:IC photo)

东盟作为区域组织,其根本目标之一是维持东南亚的和平与稳定。缅甸北部的冲突若得不到妥善解决,易成为地区不稳定的源头,影响东盟成员国的国家安全,因此东盟有共同的利益推动和平解决方案。

东盟安全合作框架内有多个与冲突预防、危机管理相关的机制,如东盟地区论坛(ARF)和东盟防务部长会议(ADMM),这些机制为成员国提供了讨论和应对区域安全挑战的平台。通过这些机制,东盟可协调成员国对缅甸问题的共同立场和行动。尽快形成关于缅甸和平进程的共同立场声明,明确呼吁缅甸各方恢复和谈,并提出具体的和平建议和解决方案。

在双边或多边场合中,对缅甸政府和民地武施加外交压力,包括通过官方声明、外交照会等形式,呼吁缅甸各方恢复和平对话。在中国和东盟的论坛等多边安全对话平台上提出缅甸北部冲突议题,促进区域内对缅甸和平进程的讨论和合作,利用这些论坛的机制推动建立缅甸问题特别会议或工作组,进一步明确中国立场和对和平进程的支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德力格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