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大裂化”——俄乌冲突后,全球经济新冷战评估与防范

来源:人大重阳

2022-05-24 07:24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作者

【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引言

所谓“裂化”(Cracking),源自于一个化学名词,指的是烃类分子分裂成几个小分子,在此则指世界经济版图分裂成几个小板块或集团,即“板块化”或“集团化”现象。

随着俄乌冲突加速,本已在进行中的世界经济“裂化”,是否会产生“大裂化”,即爆发全球经济新冷战,受到世人和国际市场的广泛关注。本报告试图回应这一关注,并对应重点防范的冷战领域和中国应如何应对进行分析。

一、世界经济“裂化”加速——俄乌冲突的直接结果

随全球化倒退和中美经贸冲突,世界经济已显“裂化”

过去10年来,由于一方面美国及其一些盟国奉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霸权主义,另一方面很多发展中国家认为从当前的全球治理中未能受惠反而受害,全球化趋势出现了明显的倒退,称之为逆全球化或去全球化。

据《世界开放报告2021》,2008-2019年,世界开放指数震荡下行,从0.779下降至0.748,降幅3.98%。分国家看,发达国家开放指数下降,特别是美国开放指数大降;而新兴经济体开放指数上升,尤其是中国开放指数大升。

图表1:世界开放指数 | 资料来源:《世界开放报告2021》

更重要的是,2018年以来中美经贸冲突愈演愈烈。中美经贸冲突,既包括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商品贸易冲突,也包括两国之间在服务贸易、投资、科技和金融等领域的冲突,还涵盖两国在全球范围的经贸冲突。美国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中发动中美贸易战,打响了中美经贸冲突的前哨战,此后冲突不断激化并扩展到科技和金融领域。另一方面,中国不得不对此进行反制。

图表2:中美贸易战主要事件 |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全球化倒退和中美经贸冲突的结果,便是本来相对一体化的全球贸易和投资活动及经济运行产生了“裂化”。中、美两国分别是全球第二和第一大经济体以及第一和第二大贸易体,两国之间的经贸冲突使得世界经济版图出现了一条明显的裂缝。

又由于两国都有很多紧密的区域性或由其他纽带(政治、文化、历史等)结成的经贸伙伴,加之这些伙伴中的很多出于不同原因带有不同程度的逆全球化倾向,此“裂缝”不断延长并产生了更为严重的“裂化”现象。

俄乌冲突后“裂化”加速

2月24日,俄罗斯开始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导致了至今已近3个月的俄乌军事冲突。在此期间,世界经济“裂化”加速。

俄乌冲突不仅使得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走向战争,也导致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急速恶化。美国和欧盟等西方国家迅速介入冲突,支持乌克兰且对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严厉制裁,包括禁止或限制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和科技产品进口等经济制裁措施,如图表3所示。作为回击,俄罗斯对西方国家推出反制裁措施,包括要求欧盟国家以卢布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否则就断供。

图表3:俄乌冲突后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措施 | 资料来源:人大重阳整理

如此的制裁与反制裁致使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经贸关系急速冷却,从而造成世界经济版图出现新的裂缝。新的裂缝致使世界经济加速“裂化”。经济“裂化”必然导致市场供需关系失衡,而市场供需关系失衡势必反映在相关领域或产品的价格变化上。截至目前,俄乌冲突加速世界经济“裂化”表现于全球能源、食品、货运和黄金价格攀升及外汇市场汇率大幅变动。

图表4显示,由于俄罗斯的天然气、石油与煤炭的出口量分别在全球排名第一、第二与第三,国际能源价格,包括天然气、石油和煤炭价格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10天内飙升,此后回落但仍大大高于冲突前的水平。

图表4:天然气、原油和煤炭期货价格 | 数据来源:洲际交易所(ICE)

图表5表明,俄乌冲突后国际谷物价格大幅上涨,带动相关食品类价格乃至食品总价格快速上升。

图表5:国际食品类价格 | 数据来源: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

货运价格方面,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的制裁与反制裁造成俄罗斯周边海域贸易停滞,3月初全球航运两大巨头A.P.Moller Maersk A/S与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相继宣布暂停往返于俄罗斯的货运。结果是,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2月与3月上半月快速上升,随后有所回落但比1月仍有明显涨幅,如图表6所示。

图表6:波罗的海干散货价格指数 | 数据来源:波罗的海交易所

上述生产要素成本的大幅上涨必然导致整体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图表7显示,俄乌冲突后美国、英国与德国的通货膨胀率(CPI)在去年由疫情引发的攀升的基础上进一步大涨,3月分别涨8.54%、6.20%和7.26%,创下本国40年、30年和40年以来的新高。

图表7:美国、英国和德国通货膨胀率(CPI)|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世界经济“裂化”加速也造成国际金融市场避险情绪急剧上升,因而全球资金快速流向美元和黄金。2月以来美元指数大幅上涨,相应地,欧元、日元和英镑及人民币对美元明显贬值,如图表8所示;黄金价格录得显著升幅,如图表9所示。

图表8:英镑/美元、日元/美元、欧元/美元、人民币/美元与卢布/美元汇率 | 数据来源:Investing.com实时汇率

图表9:黄金现货价格 | 数据来源:Investing.com实时价格

二、三大趋势下全球经济新冷战渐行渐近

趋势一:俄罗斯与西方快速脱钩

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是对北约不断东扩以压缩俄罗斯安全空间进行反制的被迫之举。冲突仍在进行之中,但无论冲突如何结束,后果都必然是,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政治关系到经济关系都将快速脱钩。

俄罗斯应该已经做好了这一准备,今后除了整合周边友好国家外,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将努力发展与东方国家的关系。同时,以美国为首的大部分西方国家也必欲趁此冲突将俄罗斯进一步逼向绝境,断绝与其的政治和经济往来。

如此一个大国,如前所述在俄乌冲突以来的3个月内加速了世界经济的“裂化”,今后与西方脱钩,虽对其本身而言损失很大并面临众多挑战,对世界政治和经济版图的影响却都是划时代的和不可估量的,必将引发世界产生更大和更为根本性的“裂化”。

趋势二:中美关系持续“裂化“

特朗普时代美国对中国实施了一系列的贸易和科技制裁措施,包括对中国输美出口产品加征关税、遏制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包括芯片的出口、无端惩罚中国高科技企业及任意制裁中国公民等。

拜登政府上台后,市场曾一度期望中美关系缓和,拜登总统本人也对中美关系做出了一些积极表态。但是,这些表态,可能是由于美国政府内部强硬反华派的阻挠,并没有得到落实。

实际情况却是,虽然某些贸易制裁措施有所松动或出现松动的迹象,拜登政府基本上继承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施加的各方面遏制措施,在有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在台湾问题和中概股问题上。有所松动或出现松动迹象的措施,比如加征关税,也是由于这些措施实际上对美国经济造成了比对中国经济更大的损失。

鉴于中美两国在世界经济中举足重轻的地位,无论如何,世界经济的“裂化”都将因中美经贸持续“裂化”而加剧,后一种结局更将导致世界经济“大裂化”。

趋势三:全球化的区域化加剧

此次俄乌冲突,表面上乌克兰获得了大多数国家的支持而俄罗斯受到了大多数国家的谴责,但实际上分化并没有这么大。

第一,这次是俄罗斯发动军事行动,一般而言军事行动的发动者容易受到谴责,军事行动的对象容易得到同情;

第二,就人口而论,全球人口中没有谴责俄罗斯的和谴责了俄罗斯的基本相当;

第三,发达国家基本都谴责了,而主要的发展中国家都没有谴责,形成了发达与发展中世界的分化之势;

第四,很多国家是迫于美国及西方国家的各种政治和经济压力而抵制俄罗斯的,塞尔维亚总统曾公开承认了这一点,而没有公开承认的应该很多。

俄乌冲突给各国政府及民众的三大教训是:不能听大国忽悠;实质性结盟和就近结盟。在这三大教训下,今后各国的结盟意愿将加大,各国将积极寻找和加入适于自己的国家联盟,无论是政治安全性的还是经济性的。因此全球化的区域化倾向加剧,成为今后世界进一步“裂化”的催化剂。

三大趋势下,世界经济“大裂化”,即全球经济新冷战渐行渐近,不容忽视

上述三大趋势,即俄罗斯与西方脱钩、中美关系不断裂化和全球区域化,必将使得世界政治和经济不断“裂化”。

不断“裂化”便可能导致全球新冷战。如果说政治新冷战与军事新冷战联系在一起,在“恐怖核平衡”下不易爆发,那么经济新冷战却渐行渐近,爆发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全球经济新冷战将把世界经济版图“裂化”为几个脱钩的经济集团或疏离的经济板块。所谓经济集团,由内部经贸关系紧密挂钩但与对立的经济集团脱钩的国家所组成;所谓经济板块,则由内部经贸密切合作同时与任何一个经济集团都有一定经贸联系的国家构成。

目前,经济新冷战的经济集团或板块的具体构成尚不清晰,但可以大致设想和勾画如下。

中短期而言,若全球经济新冷战爆发,参与方将主要是两大脱钩的经济集团:一个是企图在世界维持强权的国家所组成的集团,称为“强权集团“;另一个是具有抗衡“强权集团”意志的国家所组成的集团,称为“抗强权集团”。同时,其他国家形成第三方,这些国家面对上述两大集团持中立姿态,与两大集团都保持经贸联系,称为“中立板块”。

长期而言,以上格局将会产生很多变化,其中两大变化尤其值得关注。

第一,第三方,即“中立板块”中的国家,将按前述的就近择盟原则陆续地加盟两大经济集团中的一个。可以设想,随着“抗强权集团”实力的不断提升,“中立板块”中加盟“抗强权集团”的国家将越来越多,从而“抗强权集团”将越来越壮大。

第二,“强权集团”也可能产生分化,将削弱“强权集团”,但同时其中的一部分可能吸引部分“抗强权集团”和“中立板块”中的国家加盟而形成一个新的经济集团。这样,世界经济的“裂化”就向多集团方向发展。

三、应尽早防范,重在4大领域

面对全球经济新冷战爆发的可能性,世人应全力与尽早防范。

从目前情况来看,经济新冷战最有可能在4个领域展开,即国际能源领域、国际货币领域、国际贸易领域和国际投资领域,因而防范全球经济新冷战重点应放在这4个领域。

国际能源领域:能源新冷战态势已显,应防范其确定成形

从俄乌冲突一开始,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能源新冷战就已点燃。

俄罗斯的能源资源禀赋优越,盛产石油、煤炭、天然气等当今世界生产要素中必备的化石能源,并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支撑了多个国家的能源供给。

因地缘格局,欧盟是当今世界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Statista的统计表明,2020年,欧盟27国的平均能源对外依赖程度高达57.5%,而其中俄罗斯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如图表10所示,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原油、煤炭和天然气供应国,在欧盟的能源进口结构中分别占比26.9%、46.7%和41.1%。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对欧盟的经济发展、工业生产与民生保障的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

图表10:欧盟能源进口结构(2020)| 数据来源:Statista

但俄乌冲突后,虽程度不同,欧盟大部分国家都跟随美国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作为反制,俄罗斯要求欧盟国家以卢布支付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购买,否则就断供。截至撰稿时,已有匈牙利等几个国家同意以卢布支付,大部分则没有同意,而俄罗斯对不同意的波兰和保加利亚两国即将断供。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如前所述,俄乌冲突后俄罗斯必将与西方脱钩。就能源供应而言,俄罗斯已经公开声明做好了向欧盟断供的准备,今后的能源出口将转向新兴和发展中市场;另一方面,德国和欧盟都已表示将尽快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国际货币领域:货币新冷战硝烟已见,应防范其无序发展

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三天,即2022年2月26日,美国与欧盟委员会宣布禁止部分特定的俄罗斯银行使用SWIFT服务,意味着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交易不能以美元、欧元及其他国际货币结算。

对此进行反制,俄罗斯总统于3月31日签署卢布结算令,要求欧盟成员国等“不友好”国家和地区购买俄罗斯天然气时改用卢布结算,同时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家表示与俄罗斯的能源交易可以使用非美元货币结算。

其结果是,卢布的市场汇率,在俄乌冲突后受SWIFT制裁曾经大跌,但在俄罗斯宣布用卢布结算后大幅回升,在4月8日已回到了俄乌冲突前的水平。这一超预期的结果意味着,被踢出SWIFT并不是致命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将美元打造成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此后又通过美元与国际石油之间的锚定关系巩固了美元的国际主导地位,并使美国掌握了能源的定价权。

但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后,不少国家看清了美元作为国际主导货币的危害一面,通过降低美元外汇储备、使用美元以外货币进行国际贸易结算及抛售美元债券等方式降低了对美元的依赖,美元的国际地位不断下降,其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份额从2009年的65%下降至2021年的59%;国际货币出现多元化趋势。

图表11:美元占全球储备货币中的比重 | 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值得指出的是,这次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SWIFT制裁及其导致的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改用卢布结算,必将大大加速货币多元化的走势。

可以预计,今后俄罗斯将在其他交易中陆续地改用卢布结算,而随着美元信用程度的进一步降低,加入到货币多元化进程的国家数量将不断增多。当前全球范围内已有40个国家明确表示有国际储备资产货币多元化的计划,今后这些计划有望加快实施,同时更多的国家将加入到去美元化的计划中。中国则必将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国际贸易领域:贸易新冷战星火已燃,应防范其燎原之势

国际贸易是国家之间经济联系的主要渠道;若全球经济新冷战爆发,贸易新冷战将是主战场。

中美贸易关系又是中国国际贸易关系,其实也是美国国际贸易关系中最为重要的环节,所以美国不惜自身的巨大经济损失从摧毁中美贸易关系入手来破坏中国的国际贸易头号地位。

实际上,中美贸易关系对中美两国的经济及其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都至关重要。据中国海关总署,2021年1-10月中美货物贸易总额达6099亿美元;其中,美国对中国出口1446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4653亿美元。

图表12:美国对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及逆差额(2012-2021) | 数据来源:国家海关总署

按国别衡量,中国和美国互为对方的最大货物贸易伙伴。

图表13:美国和中国的前十大货物贸易伙伴(2020) | 数据来源:美国普查局、国家海关总署

如此紧密的贸易关系,对两国的经济发展都意义重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和进口额分别占美国总出口和总进口额的7%和20%左右,对美国经济贡献显著。进口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大量物美价廉的商品,也为美国各个行业的企业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宝贵原材料和中间产品;出口为美国的能源、农业、高端工业和和高科技产品提供了广阔的市场。

同时,中国对美国的货物出口占中国总货物出口18%,是中国经济的最重要外需,支持了中国制造业的生产和就业从而推动经济增长;从美国的货物进口占中国货物总进口的7%,补充了中国经济的内需,尤其是填补了农业、能源和高科技产品的国内缺口。

初步估算,如此的双边贸易关系如果完全脱钩,将导致美国经济至少降低3.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中国与美国及其部分盟国的贸易关系将因此不断地步向冷战格局。

国际投资领域:投资新冷战威胁日增,须防范其战火燃起

国际投资,尤其是各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也是国家之间经济联系的重要桥梁。全球经济新冷战因而也必将体现在国际投资领域,而中国和美国分别是全球第二和第一大对外直接投资体,两国尤其是美国对国际投资的取态将决定投资新冷战的可能性。

图表14: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额(2015–2021) | 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

美国不顾自己一贯利用国际投资的手段操控他国的事实,指责中国利用国际投资控制他国,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而不断地对中国的国际投资进行污蔑、阻挠与破坏。

美国政府认为国际投资是中国高端产业和高科技发展的重要动力,为了削弱这一动力,不顾美国企业的巨大损失而压制美国企业对中国的投资。过去几年作为对华科技战的一部分压制措施不断加码,最近美国政府加强对中概股的打压就是例证,下一步必然将进一步压制,且有可能发展到切断这一投资甚至强迫美国企业撤回目前在华经营的美国跨国企业的地步,并带领其盟国这样做。

四、中国的应对之道

(一)尽力阻止或推迟经济新冷战的到来

由于美国的霸权主义本性,全球经济新冷战爆发的可能性不容忽视,不过中国仍应尽力阻止其爆发,尤其是在上述的4大领域,以维持世界和平与发展,或推迟其到来,为自身的发展争取更多的时间。

为此,在俄乌冲突中中国在外交上应继续表现中立,力促和平解决,以打破美国和西方国家嫁祸中国的企图,在世界保持爱好和平的形象。

在对美关系上,应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

一方面,对于美国的无理打压,要理直气壮地进行反制,在台湾、南海、新疆等核心利益上绝不让步,不受干扰地按自己的时间表推进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在诸如知识产权、国有企业、国家补贴、中概股审计等经济性的且也在自身今后要解决问题清单的议题上,应展现灵活性,考虑美方的要求并与其共同协商提出改进方案,展示中国真心希望中美继续合作和维持全球化的愿望。

相比之下,若美国坚持对抗方针,甚至搞“全球化的武器化”,只能是让世人看清其真面目而逐渐走向孤立。

在与美国以外的西方国家的关系上,应区别对待,对紧密追随美国的国家应采取与对美国同样的方针,而应尽量争取与其他国家发展正常或至少挂钩的关系。

(二)对内努力增强经济实力,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

能否防止或推迟全球经济新冷战的到来,或新冷战爆发了能否顶得住,最根本的还是在于中国自身的经济实力。

虽经历了过去40余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当前中国的经济实力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虽然规模上按市场汇率计算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中国的人均GDP仅有发达国家平均的1/4左右,且经济结构和科技水平仍较明显地落后于发达国家。

所以,中国的经济实力还需要在今后20-30年继续追赶。这就要求这一段时期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虽不可能恢复过去40余年的高速,但必须达到中高速,即年均4-6%的速度。没有如此的中高速经济增长,中国的经济实力就难以防止或推迟全球新冷战的到来,也不可能在新冷战中顶住。

在全球经济新冷战的威胁中实现中高速增长,当然主要指望内需。而今后中国内需潜力的发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内循环的加速,或按最新的说法,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

就短期而言,应全力统筹好抗新冠疫情与保持经济增长的关系。抗疫应坚持“动态清零”的方针,严防疫情的蔓延。同时,应根据疫情的好转适时地放松抗疫措施,以尽早恢复生产、消费、投资及贸易等经济活动,力争让经济增长处于中高速的上半区间。

(三)对外积极作为,促建“反冷战阵线”和“抗强权集团”

应对主要是针对中国的全球经济新冷战,中国自然必须对外积极作为,促建“反冷战阵线”和“抗强权集团”。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反冷战阵线”和“抗强权集团”的基本盘。“一带一路”倡议实施10年来取得了可喜的进展,但因应全球经济新冷战威胁的新形势,有必要进行更实质性、更有选择性和更有策略性的推进。同时,上合组织、金砖国家对中国政治与经济方面的优势作用也需要深入挖掘,上述这些国家都是“抗强权集团”中的核心力量。

(四)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随着货币多元化的全球趋势加速,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自然应该加快,一方面推动货币多元化趋势的发展,另一方面趁势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加强人民币在国际外汇市场中的地位。

当前人民币在贸易项下可以说已完全可兑换,但在资本项下只是部分可兑换:直接投资项下基本可兑换,金融投资项下有限可兑换。可是,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包括金融投资项的资本项下的基本可兑换,是关键性条件;否则持有该货币不能自由地换成其他的国际货币,对于国际金融投资者和国际贸易商都会产生很大的不方便甚至投资和贸易的亏损。

所以,人民币资本项下不能基本可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障碍;要排除这一障碍,困难很多,但鉴于其重要性,排除万难也应加快排除。

同时,国际市场对一国货币的信心根本上取决于该国的经济前景,因而力保中国经济实现中高速增长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有着特殊的重大意义。

注:

《大裂化:俄乌冲突后全球经济新冷战评估与防范》课题组

组长:王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首席专家兼首席执笔人:廖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报告研究人员:刘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部主任、赵越(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泠
俄乌冲突 俄罗斯 普京 欧盟 欧洲 天然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5月24日 07:24

“大裂化”:俄乌冲突后,全球经济新冷战评估与防范

03月01日 08:40

五连跌!新冠疫情下西方资本市场为何如此脆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北约为“续命”瞄准中国,我们该如何反击?

“美国又没法给中国做榜样了”

中国三大航一口气订购292架空客,波音:失望

北约为“续命”瞄准中国,我们该如何反击?

中国三大航一口气订购292架空客,波音:失望

“德国政府严重低估中国对德繁荣作出的贡献”

我驻英使馆:奉劝英方认清现实,放下殖民主义心态

“从加拿大回香港,我听到大家说这么丝滑就回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