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频捷:鸦片、精神鸦片与成瘾品的原罪

来源:微信公众号“迷迭香Rosemary”

2021-08-05 07:49

任频捷

任频捷作者

“迷迭香”创始人、CEO

【导读】 当前,我国62.5%的未成年网民经常在网上玩游戏;13.2%未成年手机游戏用户,在工作日玩手机游戏日均超过2小时。网络游戏已经发展壮大成一个巨大的产业,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现象普遍,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 如何理解“网络沉迷现象”,是否已经演变为“精神鸦片”,又该如何破除网络成瘾?本文作者系统性地分析了游戏与算法的成瘾机制,解释了它的危害到底在哪里。以此为鉴,各类互联网产品如今已经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带来的社会效益有正有负。我们的关注应更多地聚焦于其背后的商业逻辑和技术路径,以及产品是如何洞察用户心理、如何探索用户消费逻辑,进而探讨如何更好地完善青少年保护体系,使电子产品能够恰当地融入他们的生活。

【文/任频捷】

一、自媒体行业的发展回顾

所谓自媒体(外文名:We Media)又称“公民媒体”或“个人媒体”,是指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传播者,以现代化、电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数或者特定的单个人传递规范性及非规范性信息的新媒体的总称。自媒体平台包括:博客、微博、公众号、论坛、头条、百家、大鱼、抖音、快手......等等。

自媒体在中国的发展是从2002年博客时代演进到微博,之后的微信朋友圈、公众号,再到今日头条、抖音推荐算法机器运作的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它出现的初始是为了给每个个体一个被看见的平台,是一个顺应时代的美好的初心。博客时代是自媒体发展的初级阶段,也可称为原始形态。在博客时代,这个时期的自媒体是正面的,因为它提供了满足人人都想记录和表达的愿望的工具和平台,是与时俱进的。在这个阶段,它发展的驱动力是人与人发自内心的分享与交流。

因为博客需要较大段文字书写,因此对于表达者的要求较高,2009年新浪创建了微博,用“140个字以内”的文字要求降低分享门槛,同时强化了图片分享的功能。从2012年开始微博走上了商业化的道路,推出基于对于用户资料和兴趣研发的新广告系统,从这一时刻起,中国的自媒体就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这个时候,专业以自媒体发布谋生的商业化公司开始出现。

同时,顺着PC向移动端转化的潮流,腾讯微信为了与微博抗争,在基于熟人关系链的微信里推出了微信公众平台,给了用户一个专业发声的渠道。自此,自媒体的媒体属性进一步加强,自媒体时代兴起。这个时代的自媒体的表现形式还是以图文为主。自媒体时代,各种不同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主流媒体的声音开始逐渐变弱。这时开始显现出一个趋势,也就是博眼球者博流量。

从本质上一个公众号的文章是根据喜欢的人越多越被推荐,因为文字较视频而言是一种对文化要求更高的形态,喜欢看文字的人相较喜欢看视频的人在人群结构中趋向于受教育程度偏高者。因此在这个时期,自媒体的用户还未下沉到最广阔的底层人群,其最突出的核心问题是内容写的越极端越容易被传播,越情绪化越容易被传播;因此类似咪蒙这样的煽动和贩卖焦虑价值观的自媒体就比相对客观的自媒体能获得多的多的关注和点赞并成为自媒体顶流。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初次显现,公众号从网络结构开始向中心化转移。

也就是说,在新媒体的模式下,理性者不占优势,越偏激者在传播上越占便宜,因为普罗大众没有那么高的审美和认知水准,我们通常说的越俗越会被更多人喜欢。这是由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与受教育水平决定的。在商业化的推动下,这些越俗、三观越低的自媒体越能获得更大的关注度和利益上的正向反馈。

在公众号之后进一步降低门槛,就是从图文“进化”到视频,视频对于受教育程度越低,认知越低的用户接受门槛越低,自此自媒体受众人群加速度扩大。今日头条于2012年成立,从2016年开始,它的算法从技术上开辟了新媒体妖魔化的新纪元。从表面上说,它能自动记录并根据你的点击记录下你的喜好,再根据你的喜好直接给你推荐内容,俗称“拇指媒体”,让一个最懒的人都可以不断接受信息轰炸并不知疲倦。从机制的角度,机器的速度远远大于传统自媒体的手动推荐效率,今日头条开始一骑绝尘。

再之后抖音开始以更快的速度覆盖人群。这是由于1)几十秒的短视频更加降低了受众门槛;2)人的大脑疲倦期就在几十秒,同时在抖音的机制设置上去掉了时间这个功能,在机制上利用了人体脑运算的弱点,建立了一个完美的成瘾机制,让用户尤其是底层人群和青少年长时间沉迷。如果抛开价值观和对社会的影响,从机制上来说,这种成瘾机制从传播效率上是远胜于所有之前的传统机制的。

二、自媒体内容的根本问题和社会隐患

不管是点赞推荐还是算法逻辑,其第一根本原则是“更多人喜欢”。中国是一个文化认知差异极大的国家,被更多人喜欢的本质意味着占绝大多数人口比例的人的喜好在算法推荐引擎里决定了一个好内容是否能够被推荐和看到,也就从机制上决定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属性。

1)自媒体时代造成了信息分发的极端趋向性

媒体的本质是信息和舆论的放大器。在传统媒体时代,历史上无论是哪个朝代,选择什么样的信息可以进入放大器都是由这个时代相对比较有文化和鉴别力的人来进行的。除去政治因素,这个机制相对保证了所有民众能接触到的信息是经过这个时代更高层次的人群筛选和推荐的,可以从整体上拉高民众整体的文化素质,而且是相对统一的。而自媒体时代则恰恰相反,机制性地决定了占据媒体顶流,能被更多宣传的是低俗和博眼球的内容,也就是说底层人群的审美和喜好决定了内容的根本走向。

自媒体的推荐机制从根本上决定了信息分发的不公平,使得偏激和低俗的内容能获得更大的分配权重这样一种负面趋向性。

2)看似自由公平的自媒体机制造成了信息获取的更大不平等

传统媒体还可以保证每个人在公众媒体上看到的信息都是公平的,一样的。不管两个人的文化程度是怎样的差异,他们看的仍然是同一张报纸。基于某一个问题,民众即使产生意识分歧,也是基于对同一个信息的同一种解读的不同理解。而自媒体时代,每一个自媒体对于信息的解读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每个人愈加被推荐算法裹在信息的茧房里,也就是说你永远都不会听见另一种声音。

因此,一个看似公平的自媒体机制本质上造就了大多数人在信息获取上的更大不平等。

3)自媒体机制的信息茧房埋下社会分裂的隐患

在自媒体的催化下,信息茧房的原理会导致当两个人再基于同样一个问题产生分歧时,他们的认知从根本上弥合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因为他们看见的是对同一个问题完全不同的解读。对独立思考能力普遍缺乏的民众来说,当他们对越来越多的问题从根本上产生认知的分歧时,就是造成社会分裂的隐患,更不用说“被更多人看见”的是从机制上来说更偏激的和更具有煽动性的观点。

对于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文化人士、科技人士、工程人士来说,听见更多不同的思考是有助于进一步促进对本领域的正确理解,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开行业研讨会、交流大会的原因。但这种交流的自由是基于某一个领域里相对专业的人士的讨论,有组织、有议题,有价值观。这种交流的自由绝不等于自媒体上发布各种标新立异、煽动偏激观点的自由。因为大众普遍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他们相对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非常容易受到极端信息的蛊惑而形成乌合之众。

4)自媒体崛起导致了传统媒体衰落以及媒体行业的腐化

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媒体行业从业者是有门槛的,这个门槛包括了文化、学历、调查能力、职业修养、从业操守等各方面。自媒体的崛起抹平了门槛,尤其是对于文化和职业操守方面产生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恶劣效应。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在自媒体上花的时间越多,在看传统媒体上花的时间自然就越少,逐渐从生态上导致传统媒体的衰落。

在10年的时间内,自媒体的崛起完成了中国由文化政治导向的传统媒体生态向由金钱和利益导向的自媒体生态的转变。

三、自媒体的商业化导致了对年轻人的恶劣影响

自媒体的发展规律与资本的发展一样,是加速度的。从长文的博客,到短图文的微博、公众号,再到横扫一切的短视频和直播,技术本身的迭代是加速度的,而这加速度的燃料和催化剂就是商业化。

从最开始让每个人的声音可以听见,到就是为了让你听见并让你为你的听见买单,自媒体因为商业化的过度发展、对国人尤其是青少年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1)自媒体整体粗鄙化使得新一代文化水平降低,语言能力匮乏

因为自媒体的低俗和极端性以及为了让更多人喜欢的机制,传统文化和用词被逐渐抛弃,并从意识上被丢弃鄙视,而新出现的鸡汤词、低俗词在网络上流行并从意识形态上被大众看好、鼓励以及正反馈。并且形成了一种以传统和文化为耻,以粗俗和鸡汤为荣的负反馈循环。这种倾向性对于中国文化的未来是值得担忧的,往往文化的建立需要很长的周期,但是坍塌只在一瞬间。

2)利益驱动的信息环境促进了青少年负面价值观形成以及借贷行为养成

围绕女性的受利益驱动的信息环境促使类似笑贫不笑娼的价值观在新一代中兴起,并让她们群体化的产生对美貌货币化和可售卖化的流行认知。如小红书、李佳琦等自媒体平台和自媒体大V因为商业利益不断的通过信息刺激青少年,过度在信息茧房中推荐口红等化妆品,造成现在的90后人均拥有20-200支口红,这在自媒体前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拥有如此多化妆品的原因并不是经济条件的改善,目前大多数大学毕业生的实际文化程度基本等同初中生,他们很难找到好的工作以获得高工资。为了得到媒体刺激下的这些物质品,并幻想通过得到这些物质品过上一步登天的生活,再加上如蚂蚁金服等借贷工具的出现,如此借贷消费便盛行起来。

因为利益化驱使,很多自媒体还公然开课教授女性如何货币化自己的课程,正向价值观不断沦为被劣币驱逐的良币。一个国家的女性担负着这个国家未来下一代的教育责任,这种笑贫不笑娼文化和“搞钱”价值观的流行对一个民族的危害会延展到未来的几代人。

在这里因自媒体兴起产生的信息环境的垄断刺激以及互联网借贷工具的产生,这两者对于年轻人的物化是相辅相成的。

3)大量碎片化信息侵蚀人的深度思考能力

其一,人类的大脑中存在“奖赏回路”,它能提供“刺激—成瘾”这一过程。当实现了游戏目标,多巴胺分泌会高于平常水平,作为奖励,就带来了快感和继续下去的欲望;反之,失落的情绪会降低多巴胺分泌水平,又促使我们去继续游戏满足自己的奖励期待。这种不断循环的兴奋体验,让人对游戏和碎片化的信息形成依赖。长期接受视频带来的高兴奋体验,不仅消磨大量时间,还会让人尤其是青少年在面对纸质书籍这种刺激略低的媒介时,难以集中注意力,降低学习能力。

其二、信息碎片化的技术简化了我们获得信息的步骤,降低了认知成本。却也让人容易沉溺于一种自我满足的假象之中,认为什么都懂,高估自己的知识储备。在碎片化的信息获取过程中,我们得到的往往只有事实和结果,却没有学习到真正重要的逻辑框架,而后者和我们的深度思考能力有直接关系。人们的深度思考能力,正被碎片化的信息侵蚀。

其三、长期包裹在海量信息之中的大脑,像是一台超载的汽车。处于信息的不断刺激之中,让大脑长期处于兴奋状态,长期释放大量多巴胺。而研究表明长期释放多巴胺可能会使我们大脑内的左腹侧纹状体发生变化,分泌多巴胺的中脑腹侧被盖区(VTA)会被持续激活,长此以往,大脑很容易被损伤。例如游戏的长期不断重复开始会让人的脑回路在现实世界中也产生可以不断重来的错觉,很多少年刑事犯也都表示了这一点,觉得在现实社会中犯罪杀人也可以重来。

4)因为成功案例的可视性使得年轻人对做网红逆袭产生不切实际幻想

因为类似李佳琦、咪蒙、以及其他抖音红人的暴富使得年轻人在目前上升通路受限的情况下对于做网红完成阶层逆袭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暴富幻想。网红只是众多职业当中的一种,因为网红和明星的可视性,使得他们成为年轻人追逐的偶像。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连温饱都无法满足,但是因为行业的属性,能看得见的都是成功的和一夜暴富的案例。

这种认知上的趋向性对于整体中国青少年职业选择都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导向。

四、成瘾品的流行特点及危害

1)中国近代鸦片流行成因解析

自媒体作为一种精神成瘾品和鸦片作为一种食物成瘾品,其成瘾和传播机制是非常类似的。要研究如何治理精神毒品就有必要研究一下鸦片的发展历史。

鸦片原产于南欧到西亚一带,大约在唐朝传入印度所处的南亚次大陆。希腊人、阿拉伯人、印度人很早就懂得服用鸦片,来缓解疲劳、纵欲和致幻,但方式是吞服。鸦片中让人成瘾的化学成分,是吗啡和甲基吗啡(可待因)等生物碱。直接从罂粟果实里割取,暴露在空气中的生烟膏有呈苦呛感的刺激性臭味,吞嚼过程给人的感觉并不舒服,从消化系统吸收,致幻作用的时间也慢。因此虽然鸦片很早已流入中国,但并不普及,一直被当做药材使用。

而烟枪吸食法这一技术工具的出现,避开了生烟膏对嗅觉和味觉产生的不快,通过呼吸道摄入,还能迅速产生强烈致幻效果。这是从十八世纪晚期开始,抽鸦片在中国社会迅速流行的主要原因。

烟枪吸食法(资料图)

鸦片在晚清流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相对低廉的价格。在整个十九世纪,道光初年是进口鸦片价格的巅峰,但随着1818年第三次英马战争结束,英国东印度公司解除对印度西海岸贸易港口的封锁,孟加拉与马尔瓦两大主要罂粟产区在1821年后开始增产等原因,印度鸦片的价格从1823年开始崩盘。到了十九世纪中期,中国内地各省纷纷开始大面积栽种罂粟,鸦片产量在随后半个世纪剧增,导致鸦片价格加速下跌,老百姓也能抽得起鸦片了,因此鸦片开始大规模流行。

到了19世纪末,清朝从一个鸦片的纯消费国家发展成为生产、贩卖、吸食为一体的毒品大国。吸食鸦片的人口从鸦片战争前的200多万狂升至1000多万。到了20世纪初,这个数字更是增加到了8000万,而当时中国的人口是4亿左右,占总人口数的16.8%。

烟枪这个更易成瘾的吸食鸦片的工具的发明以及大规模种植后的降低受众准入门槛是鸦片大规模流行的根本成因。烟枪吸食法的发明类似于抖音搜索推荐算法工具的出现,是对成瘾品大规模传播的重要引擎。而短视频这一降低了的门槛,就如同低价的鸦片一样,也是精神成瘾品大规模传播的根本要素。

2)成瘾品对于社会越底层会产生越恶劣的毒害

成瘾品本身并无好坏,就像鸦片最开始是作为药物出现的。但是在什么人群中如何应用成瘾品,是决定成瘾品有害程度的关键因素。这就好像推荐算法发起人张一鸣所说“技术没有价值观”一样,技术本身没有对错,但是技术使用不当就会给人和社会带来巨大危害。

一个社会对成瘾品的抵抗能力,大致是与其物质及精神繁荣成正比的。比如,酒本身是中性的,但酒精的成瘾性也很高。很难想象东南亚和南美不少原始部落就是因为沉迷于酒精而灭绝的。在19世纪,西方文明刚刚传播到北极,当地人将所有财产拿来与白人换酒,醒来就喝酒,完全不工作,到了冬天没有粮食储备,造成大规模的民族灭绝。

但是在欧亚大陆并没有哪个民族有这么厉害的酒瘾,因为大陆文明几千年前就从中东学到了造酒技术,等点出烈性酒科技的时候,社会已经能熟练应对酒的威胁了。而对于新大陆和偏远地区的土著居民来说,他们接触的最高成瘾物就是水果酒,白人的烈性酒给了他们从未有过的美妙体验。在他们当时落后的物质文化水平下,被酒精俘虏就容易的多。就好像鸦片在中高阶层中的推广并未引发严重问题,而在老百姓群体中普及后就开始大规模流行。

这就好比游戏、抖音等精神类成瘾品,在精英阶层的家庭和学校中产生的危害相对较小。因为从家长到学生都对社会运行规律有着更高的认知,除了家长明令禁止孩子玩之外,孩子自己也觉得玩成瘾品是在浪费时间。

但是对于底层老百姓来说,这是他们除了体力劳动之外的最美妙的快乐体验了,孩子玩上游戏、刷上短视频之后也不会来烦他们。因此在这个群体中所引发的恶劣后果就相对最严重。十年下来,当年在北极部落中因酒的流行而使得当地人醒来就喝酒,完全不工作的情况在今天的三四线城市年轻人身上成为普遍现象,且愈发严重。

抖音和小红书等互联网流量App,覆盖了年龄层更广的群体。(图源:视觉中国)

也正因为精神成瘾品对青少年造成的巨大危害,哈佛的教授们称抖音的海外版TikTok是“中国报复西方的鸦片”。

五、对于自媒体的社会乱象该如何治理?

1)治理自媒体乱象需要关闭乱象产生的商业化引擎

每件事都有两面性,自媒体的出现本身是为了每个人有发声的权力,这是符合时代潮流也是顺应经济发展的。但是凡事过犹不及,当前的中国是一个以老百姓为主体的阶层结构,在十几年的发展后,自媒体、游戏,尤其是以技术引擎为推动的成瘾机制使得其对底层青少年的精神毒害已深入骨髓,对它的治理刻不容缓。

虽然政府一直在进行加强监管和网络审查等措施,但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无法遏制自媒体乱象及其对社会危害的进一步恶化。事物的发展有成住坏空四个阶段,对于已经进入兴盛阶段的自媒体来说,治标的手段如毛毛细雨无法起到有效作用。要做到真正的治理,我们还是要找到自媒体的引擎和发动机并关闭它,而这个引擎就是商业化。

2)自媒体的盈利模式有违媒体业的公平、公正原则

传统媒体从业者从事职业新闻报道,其职业操守要求从业者公平、公正,收受新闻贿赂是违法行为。而到了自媒体时代,新闻和信息的边界已然模糊。从法律上来说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但是受到利益驱使的发布信息的权利理论上就应该是违法的。在没有利益驱使的博客时代,自媒体是主流媒体的有效补充,也并没有见到如今这诸多负面反应。一则因为博客尚处于自媒体发展的早期阶段,二则更重要的是当时的自媒体并未收到商业化的侵染。资本和商业利益对发布的信息和发布信息的人的利益驱动机制没有产生。

传统媒体的商业模式通常是靠广告,但是其广告是对用户阅读内容时的独立补充,其广告对内容本身的客观和公正并不产生影响。而自媒体时代,内容即广告,劣币驱逐良币的生态是由自媒体的利益驱动机制产生的。取消所有内容发布者的利益驱动,不允许内容本身与利益挂钩,回归到自媒体产生最初的初心,让每个人都可以被看见是治理乱象唯一的根本解。抖音、快手等平台依然可以参考传统媒体按广告位方式收取传统广告费的模式来经营,但利润规模必然会大幅收缩。

因为自媒体披着互联网的外衣,我们对于它的媒体属性便丧失了辨别力,而将其归于了互联网的技术范畴,也就出现了像“技术没有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对于整个自媒体行业的负面引领并产生击鼓传花的推动作用。

在历经多年的鸦片禁烟运动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怀柔政策起不到很好的效果。从虎门销烟开始,政府必需拿出坚定的禁烟决心才有可能打赢这场仗。当病已深入骨髓,除了刮骨疗毒,别无他法。在禁烟运动中,种植鸦片的商人、鸦片贩子和零售商都会受到利益冲击,这是必然的。我们禁烟的决心也不可以因为其利益受损而减弱半分,因为这关系着中国未来的发展和绵延的大国国运。

责任编辑:赵珺婕
网络游戏 游戏成瘾 流量 未成年人保护 未成年人健康发展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05日 07:49

为什么网络游戏、短视频这么容易让人沉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俄军控制卢甘斯克州最后一座大城市利西昌斯克

北约为“续命”瞄准中国,我们该如何反击?

“美国又没法给中国做榜样了”

近2500亿元!三大航为何此时达成史上最大订单?

绍伊古向普京汇报:已彻底解放卢甘斯克地区

“中国想占领月球”,NASA局长张口就来

乌兹别克斯坦现大规模抗议,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安徽泗县新增本土6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