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荣介:吉尔吉斯斯坦为何“又变天”?

2020-10-08 09:38:5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荣介】  

近日,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因国家议会选举被指舞弊,引发政局变动。

吉尔吉斯斯坦是苏联解体后出现在中亚地区的一个年轻国家,其人口约640万(不到北京市人口的三分之一),国土面积近20万平方公里(大概相当于河北省),经济发展也较为落后。吉之所以为人所熟知,恐与其曾历经两场“革命”——“郁金香革命”(2005年)和“二次革命”(2010年)有莫大关系。

2017年10月,吉总统大选平稳举行,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开始其6年任期。这是自吉独立以来总统权力首次严格意义上的和平交接。当时观察家们评论说,终于打破了“逢选必乱”的魔咒。

但眼下的这一幕似乎表明,“选”仍是吉各方势力角逐和矛盾爆发的火山口。

一、逢选必乱

2016年9月下旬,吉最高议会批准了修宪法案,该法案计划大幅加强内阁议会和总理的权力,削弱总统权力。12月,全民公投通过了该法案。自此,议会在吉政治生活中得到了“实权”地位。因此,于10月4日举行的此次议会选举,对各方政治力量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10月4日,共有16个党派参选,各党派需要获得7%以上的选票才能进入议会。根据选举初步计票结果,团结党、吉尔吉斯斯坦我的祖国党、吉尔吉斯斯坦党、统一吉尔吉斯斯坦党获得超过7%的选票,进入议会。

初步计票结果公布后,未能进入议会的反对派5日在比什凯克市中心举行抗议,支持者很快由数百增至数千近万。

6日凌晨,反对派支持者占领了集总统府和议会办公地点为一体的政府大楼“白宫”。随后,抗议者又占领了吉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大楼并释放了在押的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和其他前政府官员,其中包括随后出任代总理一职的萨德尔·扎帕罗夫。

自反对派占领政府大楼起,吉总统热恩别科夫一直未曾现身,原定于6日上午举行的与反对派领导人的会面也未实现。 

反对派支持者占领政府大楼“白宫”(图/中国新闻网)

二、为何生乱? 

毫无疑问,引发反对派抗议的最直接原因是,反对派对选举结果不满。

根据选举结束后公布的最初统计结果,入围的四个党几乎全为亲政府政党,“南方”色彩浓厚。代表“北方”的反对党被尽数挡在了门外。

反对派政党组建的协调委员会发布声明称,本届选举是在整个独立历史上最糟糕的议会选举,总统热恩别科夫对行政资源的滥用、贿赂和对党代表的人身攻击,尤其是对投票结果的虚假计数导致了和平抗议。

这类谴责背后所隐藏的本质问题,实际是“南北关系”的失衡。

在吉尔吉斯斯坦,政治上分为南北两大派系。过去的历史经验表明,吉尔吉斯的平稳时期都是权力分配维持南北平衡的时期。具体表现为,在同一时段内,作为国家元首的总统与作为政府首脑的总理必须来自南北不同的地域。若总统是北方人,则总理须是南方人;若总统是南方人,则总理须是北方人。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就会出现动乱。

此番选举就犯了这个忌讳,总统热恩别科夫是南方人,又通过此次选举将议会“南方化”,那么未来由议会推出的总理也将是南方人。这显然侵害了北方政治集团的利益。

的确,参与抗议或支持抗议的吉民众普遍认为,此番选举结果的“人为干预因素太过明显”。对选举结果的一致质疑,也令原本尚存嫌隙的反对派政党暂时搁置旧怨走在了一起,于是就有了5日吉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的反对派抗议。

但从5日开始出现抗议,到6日凌晨“拿下”总统和议会办公地点“白宫”,支持者从数百猛增至数千,甚至近万,又不得不令人思考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令如此之众的支持者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聚集,且表现出如此强大的行动力?

或许9月份的一项数据可说明部分问题。吉经济部副部长阿雷巴耶夫9月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按照预测,2020年吉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5.6%。这意味着吉自2010年因国内政权更迭出现负增长以来,再次出现负增长已成定局。

此外,吉今年1-7月的侨汇总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9.3%。据世界银行统计,侨汇可占到吉国内生产总值的31.5%。因此,侨汇的大幅减少将对吉经济造成一定的消极影响。

吉侨汇的97%来自俄罗斯,侨汇的减少主要缘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一方面,防疫隔离措施限制了人员流动;另一方面,俄罗斯经济受到疫情冲击,无法提供如从前那般的工作岗位和薪酬。

这里要指出的是,侨汇的减少更重要的是意味着,出现了大量的青年失业人口。早在疫情并未得到完全控制前,吉国学者就曾提醒政府,必须考虑国内年轻人的务工需求,或者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或者考虑与俄罗斯等传统外出务工国家恢复交通。

众多的失业人口,带着经济不景气与新冠肺炎疫情隔离限制措施酝酿出的满腔愤懑情绪,在某个由头的刺激下,其冲击力可想而知。据吉国家通讯社报道,目前该国多地已出现企业、银行和商业机构被抢事件,财产损失惨重。受到冲击的既有外国在吉企业,也有本地企业。

三、怎样收场?

目前,该国因议会选举引发的政局变动仍在继续。从5日出现抗议到7日,短短两三天时间,形势变化波谲云诡,从上街抗议到冲击“白宫”,从“劫狱”释放前政要到总理议长换人,从要求议会重新举行到“建议”总统辞职,令人眼眩……

事情会如何收场呢?

从出现抗议以来,吉总统热恩别科夫方面就表现得很克制。若与不久前的白俄局势相比较,甚至可以说“不够强硬”。

热恩别科夫6日向全国发表讲话,指出一些政治力量试图非法夺取国家权力,呼吁各方维护国家和平稳定。针对一些对议会选举初步结果的质疑,热恩别科夫建议吉中央选举委员会仔细调查选举中的违规行为,并在必要时依法取消选举结果。

热恩别科夫(资料图/Akipress)

随后,吉中央选举委员会于6日宣布,吉议会选举结果无效,两周内将确定重新选举的日期。

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宣布议会重新选举已无益于稳定局势。

吉议长、总理已于6日先后辞职,反对派出任代理总理。来自共同党的议员梅科特别克•阿卜杜勒达耶夫被任命为新任议长,根据议会临时会议的任命,刚刚摆脱囹圄之困的反对派人士萨德尔•扎帕罗夫出任代总理。议会新闻局消息称,扎帕罗夫将在未来几天内会完成临时内阁组建,并行使职权至新一届政府正式产生。

议会、政府“易手”后,热恩别科夫6日晚些时候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吉尔吉斯分台采访时表示,作为合法总统,自己已做好与国内各党派开展对话的准备。他同时指出,反对派的目的不仅是质疑选举结果,“今天已经非常清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辞职。”

反对派领导人萨利耶夫表示,建议现总统热恩别科夫自愿辞职,不然“还有一条出路,那就是等待议会提议对总统进行弹劾”。自此,反对派的要求由“重新选举”升级为了“总统辞职”。

反对派上台似是大势所趋,然而,事情到了7日又有了新变化——胜利果实就在眼前,是时候谈利益划分了,于是反对派的内部矛盾开始暴露出来。

7日当天,反对派内部先是开始就此前推出的新议长、代理总理人选出现不同意见;紧接着,反对派分成不同的联盟,分别成立了自己的协调委员会。一上午的功夫,协调委员会从一个变成了三个,且频频通过媒体发声,其中不乏对彼此的批评和质疑。

与此同时,参加抗议集会的年轻人成立了青年小组。年轻人的思想也与反对派政党领导人之间产生了“代沟”。“纵虎容易缚虎难”,接下来年轻人能否跟反对派领导人的手鼓起舞,成了新问题。

“等待对手犯错”,从这个角度来看,热恩别科夫似乎还有翻盘的机会。

他7日若有所指地发表了一段视频讲话:我再次敦促走上街头的人们和他们的组织者、领导人回归法律轨道。在当前的困境下,我要特别感谢年轻人,年轻人为忙于分配利益的老一辈人树立了榜样。

显然,未曾露面的热恩别科夫并非对局势一无所知。或许,他也已发现了年轻人与反对派领导人之间有“脱钩”的可能。

每天都有新惊喜的吉政局,我们还要继续谨慎地观察。而对于这番政治动荡,国际社会也予以了强烈关注。联合国秘书长、俄罗斯、美国、欧盟、中国均先后发声,立场并无本质区别,即希望吉各方在宪法框架内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通过政治途径和非暴力方式克服危机,呼吁吉所有政治力量展现智慧与责任,以保障国内稳定与安全。

随着诸多地方行政长官的辞职,吉现已出现了社会失序的危险苗头,吉若能如众人期盼的那样,尽快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自然是吉国家民众之幸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荣介

荣介

中亚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吉尔吉斯斯坦为何“又变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