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战略研究所报告:不止向东突破,也要向南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09 07:44

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战略研究所

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战略研究所作者

俄罗斯半官方背景的知名智库

【导读】 2022年5月22日,俄罗斯知名智库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战略研究所发布报告,宣称乌克兰危机终结了俄罗斯与西方的战略伙伴关系时代。编译如下:

【编译/ 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国别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金萍】

一、局势评估

乌克兰危机终结了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似乎也终结了与整个西方国家的战略伙伴关系。俄罗斯开始转向东方,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欧亚大陆的概念随之出现,它强调与中东、亚太地区、南亚及欧亚大陆西部等快速成长的市场加强合作,通过这些地区重新构建一体化空间。

从长远来看,现在不得不放弃同欧洲方向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想法,摆脱“欧盟是俄罗斯的主要贸易伙伴且远远领先于其他竞争者”这一依赖性习惯。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莫斯科的战略和经济发展都建立在向欧洲倾斜的政策基础之上。目前尽管俄罗斯受到制裁,但全国仍有超过40%的贸易额与28个欧盟国家相关。

目前要谈的已经是地缘政治风险。实际上,俄罗斯正在着手对重要经济链条进行革命性重组,并将合作伙伴选择方向从西方转向东方,甚至可以说,转向中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经济发展势头很猛。换句话说,中国产品的质量已经足够高,可以完全替代西方产品。与此同时,中国正在进行强劲的经济扩张,努力扩大销售市场。因此,俄罗斯要明智地利用好当前的机会,面向中国重新调整经济方向,逐渐(可能会很迅速)破解西方制裁。

但这些还不够。局势的特殊性在于:中东地区(指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作为优先发展的需求伙伴,可能是俄罗斯在世界上能深入突破的唯一地区,前景无限。这是有客观原因的:

第一,随着东亚和南亚产业集群的发展,这里有产品出口的需求。南亚和东亚输送到欧洲的产品每年都在稳步增加。如果说来自东亚的输送不产生直接影响,那么南亚的情况就不同了。连接波罗的海海岸(俄罗斯部分)和印度洋沿岸的伊朗阿巴斯港,在南北走廊中占据中心地位。此外,它通往印度孟买港、巴基斯坦卡拉奇、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东盟国家港口有短途海路,不到20天就可以从伊朗南部抵达圣彼得堡郊区,再加2-5天就能到达南亚的各个港口。而伊朗和俄罗斯作为过境国,在该航线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第二,与中东地区其他国家(包括土耳其)一样,伊朗可以自行发展集群,开展双边和多边合作,实施伊朗内部的和多国合作的基础设施项目、各类通信项目,形成协同发展的跨大陆发展网络。但当前,俄罗斯为推进中东战略付出的巨大努力和前景,仅仅迈出了第一步。与此同时,西方似乎暂时降低了对中东地区的整体政治和军事考量,为俄罗斯的政策创造了额外的机会。

第三,这一政策将在与西方对抗日益加剧的背景下实施,如果莫斯科方面不能积极、有效、平衡、灵活、创造性地参与解决区域问题,则中东地区将成为俄罗斯战略的新负担。因为这一地区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很大程度上事关安全、稳定和经济发展机遇。

二、面临的问题

2020年秋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冲突,以阿塞拜疆获得克尔巴贾尔等地区结束)爆发。战争改变了外高加索地区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对比。2020年11月9日签署的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边和平协议,不仅将先前失去的地区交还给阿塞拜疆控制,而且还确定了三方通过外高加索地区(主要是土耳其)地区进行对话的愿望,提出要促进经济合作、建立南-北线和东-西线区域交通及沟通网络。俄罗斯由此实现了在该地区的新目标设定,为俄罗斯进一步发展中东战略提供了参考。

莫斯科对叙利亚实施了有效的军事干预

这不是偶然现象。苏联解体后,外高加索国家越来越远离俄罗斯,并逐渐与中东地区接壤,甚至有可能成为中东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使俄罗斯对外高加索邻国的政策倾向于:在更广泛的中东地区寻求更适当的方法,而不是采取后苏联模式或俄罗斯-西方对立模式。因此俄罗斯的目标是:对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以及土耳其和伊朗采取积极政策,同时开辟新渠道,恢复冲突各方之间的经济互动,发展南-北轴线的积极政治关系。因此莫斯科当局间接承认了土耳其在外高加索地区的存在。

随后,土耳其为了构建地区安全体系,主动创建了“3+3”会议模式(包括: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俄罗斯、土耳其、伊朗)。这一体系没有美国和欧盟的参与,亲西方的第比利斯拒绝加入,并提议另行构建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模式(不包括俄罗斯)或“1+6”(美国+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土耳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模式。目前尚不清楚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角地区是否会提出类似交流模式。到目前为止,只有俄罗斯的新时期地缘政治博弈引人注目,土耳其则希望以某种方式在外高加索地区站稳脚跟。

乌克兰危机切断了俄罗斯与欧洲的交流机会,在此背景下,莫斯科当局正在对进入中东和欧亚经济联盟市场的前景进行重新评估。它可能成为“3+3”模式的主要助力,打出“外高加索”王牌,以扩大对该地区的影响。这可能是为什么俄罗斯和土耳其对第比利斯的表态都很谨慎、没有公开阻挠的原因。反观格鲁吉亚,经常对此遮遮掩掩不明确表态。因此,土耳其以“3+3”模式继续进行的新“外高加索游戏”前景如何仍是一个未知数,但“未知数”的数量会减少。

由于重返中东政治舞台,俄罗斯不仅在世界关键地区重新获得了影响力,而且还是全球影响力,对俄罗斯来说,这还是苏联解体后的第一次。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莫斯科对叙利亚的有效军事干预,但俄罗斯影响力的复兴绝不仅限于叙利亚,而是跨越了整个中东,且具有政治和心理、军事和经济两个维度。俄罗斯在中东的新角色对实施俄罗斯新战略尤为重要,该战略旨在确保俄罗斯作为欧亚大陆主要国家能成为世界强国。叙利亚行动和外高加索行动都为这一战略服务。

现在已经明确,这些谋划在很大程度上是合理的。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为俄罗斯重返前苏联空间之外的全球地缘政治舞台铺平了道路,在过去的25年里,俄罗斯的活动曾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俄罗斯通过此举成功实现了其最重要的目标:迫使西方承认现状。实际上,俄罗斯已经与叙利亚、伊朗、土耳其、伊拉克、约旦建立了临时的军事、经济和外交联盟。仔细研究可以得出结论,中东这个影响深远的地区,已成为莫斯科当局实现地缘政治突破的舞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发生在莫斯科当局被迫承认苏联解体后两项主要战略都失败的时候:一是俄罗斯融入西方国家共同体,二是俄罗斯对前苏联地区各个邻国的整合。

新的战略没有将俄罗斯定位为欧洲-大西洋世界的组成部分(因为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相互疏远已经明朗化)或后苏联统一空间的基石(因为后苏联地域无法统一),而是强调,其真正的地理位置在欧亚大陆北部。

本智库多次反复提及的“北方”概念,为莫斯科提供了360度视角,包括欧洲、东亚、中亚和南亚以及中东国家,这些国家形成了一个广阔的区域:西临大西洋,北临北冰洋,东临太平洋,南临印度洋。在这个计划中,中东既可能是安全威胁的来源地,也可能是经济机会的来源地。

莫斯科当局对整个中东和外高加索地区个别国家的政策正在变得更加平衡。如何抉择,主要取决于该地区新的“权力中心”正在出现的新趋势和深刻变革,包括:土耳其、伊朗、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因此,俄罗斯在该地区的目标有了新的意义。西方制裁正驱使俄罗斯寻找新的经济伙伴、采取新的行动。考虑到阿拉伯人在美国日益增长的挫败感,俄罗斯目前在该地区的行动是无可匹敌的。

三、结论

在克里姆林宫为自己设定“将俄罗斯建设为全球强国”的任务以后,莫斯科逐渐返回近邻的产油区。2015年,随着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和随之而来的俄美外交行动,中东成为俄罗斯作为主要大国重返全球舞台的试验场。

莫斯科的政策基础是具有深厚历史渊源的地缘政治激励措施。两百多年来,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主要任务是将奥斯曼帝国赶出巴尔干和黑海地区。波斯实际上被划分为俄罗斯和英国的势力范围。俄罗斯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主要与对君士坦丁堡和博斯普鲁斯-达达尼尔海峡的主张有关。

苏联从1950年代中期开始积极参与中东政治,并迅速发展为与美国的紧张竞争。部分阿拉伯国家,主要是阿尔及利亚、埃及、伊拉克、利比亚、南也门和叙利亚,在一段时间内进入了苏联轨道,并在冷战中成为苏联事实上的盟友。但现在,对莫斯科有利的地缘政治地图看起来有些不同,土耳其和伊朗占据了首位。

冷战结束后,尽管俄罗斯和土耳其存在分歧,但居然从几个世纪的敌对状态成功转向了相互尊重和理解。俄罗斯和伊朗开始以极大的政治信任相互对待。同时,俄罗斯知道如何与伊朗进行建设性谈判,特别是在后苏联空间的影响力划分问题上,不把真主党或哈马斯视为恐怖组织。在叙利亚战争中,俄罗斯被证明是伊朗的实际盟友。

然而,莫斯科官方对伊朗的主导意识形态持中立态度,这是一项建立在什叶派和逊尼派以及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对抗基础上的地区战略。俄罗斯在中东没有永远的盟友:与一向支持以色列的美国不同,莫斯科根据自身在该地区的利益或全球目标,根据具体情况和条件灵活行事。

俄罗斯正试图在中东地区塑造一个务实、非意识形态、可靠、成熟和足够强大的角色,能够通过外交、经济和强有力的方式影响局势。作为世界主要大国,俄罗斯准备与任何认同多中心世界概念的人建立伙伴关系,目前已经取得很大进展。

智库背景介绍:

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战略研究所(RUSSTRAT)是俄罗斯半官方背景的知名智库,成立于2020年4月。该智库根据俄罗斯政府机构的命令开展研究,制定符合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俄罗斯外交政策战略方针,协助制定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政治和经济战略。已经完成千余份咨政分析文件、百余份报告。具有丰富的媒体资源,包括RUSSTRAT TG频道、Elena Panina(研究所所长)TG频道,Yury Baranchik (研究所副所长)TG频道,俄罗斯Demiurge TG频道,俄罗斯Avanpost TG频道。

研究所所长 帕尼娜·埃琳娜·弗拉基米罗夫娜 (Panina Elena Vladimirovna  ) 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家,第二、第四、第五、第六和第七届国家杜马代表,统一俄罗斯党成员,莫斯科工业家和企业家联合会主席。经济学博士、教授、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里嘉
俄罗斯 中东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09日 07:44

俄知名智库报告:不止向东突破,也要向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现在,香港小朋友都主动跟着我们唱《歌唱祖国》”

狠砸6000亿美元!拜登能在非洲“取代”中国吗?

美民调:28%的美国人愿意拿起武器反对政府

我驻英使馆:奉劝英方认清现实,放下殖民主义心态

“从加拿大回香港,我听到大家说这么丝滑就回归啦?”

就香港开创新局面,习近平提出4点希望

习近平考察香港科学园

习近平会见林郑月娥:中央充分肯定你这5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