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诗伟:和美国谈崩了,但“金日成之路”还要走

2019-03-02 07:53:5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诗伟】

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未签署文件,备受瞩目的第二次“特金会”似乎因触碰到核心敏感议题——如放松制裁等——而暂时遇到波折。

第二次“特金会”落幕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对越南的友好访问也是亮点频频。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时隔55年再次访问越南,距离朝鲜领导人金日成首次访问越南,已经过去61年。

外界关注,金正恩会如何追寻他祖父金日成当年在越南访问过的脚步。朝鲜在解除国际制裁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时,将如何调整国内外政策也备受关注。

按照朝中社的报道,截至金正恩访问越南,此次朝鲜领导人的出国访问时间已经超过八天,刷新记录。

2月24日,朝中社报道金正恩于23日下午乘车离开平壤。27日,朝中社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劳动新闻》报道金正恩将于3月1日至2日对越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可以看出,每次信息发布的时间节点都与通常在访问结束后发布新闻的惯例有所不同。

金正恩此次出国访问时间不仅刷新了新记录,似乎还效仿金日成在1958年11月至12月期间近二十天的“长征式访问”。然而,同坊间传说金日成1958年访问中国和越南是“列车长征”不同,那次访问更多使用了中国提供的专机。1964年,金日成访问中国和越南亦不例外。

金正恩在越南(资料图/东方IC)

追寻历史的脚步,或许能给朝鲜半岛当下的变局以更多启示。

1958年,对于朝鲜半岛、东北亚局势和社会主义阵营来说,都是关键的一年。从公开的历史档案中,我们大致可以重现当年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互动。

1958年10月24日晚,朝鲜平壤,盛大的国宴正在举行。朝鲜内阁首相金日成欢送即将离朝返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三个师和后勤保障部队共七万多人,在朝鲜人民的欢送下,踏上了凯旋之路。同年11月,金日成在访华间隙首次访问越南并会见胡志明主席,在结束对越南的访问后继续回访中国。从那一年起,社会主义阵营内部,中苏微妙的关系开始恶化。

时钟拨回到1958年11月21日,朝鲜平壤。

一列专列缓缓驶出平壤火车站,金日成踏上了访华之旅。第二天,他将在1300多公里外的目的地北京站见到周恩来总理。

九个月前的2月14日,金日成迎接周恩来总理第一次正式率团访问朝鲜。在这次会面上,“联合国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时撤出朝鲜半岛是主要议题。会谈间隙,周总理在2月17日大年三十时,前往平壤以东的桧仓陵园凭吊——这座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长眠着包括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在内的134名志愿军烈士。

11月22日,北京,周恩来总理在车站迎接金日成的访问。

在参观了清华大学和出席首都人民群众欢迎大会后,金日成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飞往武汉继续参观访问。在武汉期间,金日成拜会了毛泽东。彼时,中共中央正在武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27日,金日成在周恩来总理、外交部副部长曾涌泉和中国驻朝鲜大使乔晓光陪同下,乘专机抵达广州。在广州,越南特别代表团已经等候多时。

在广州休息一晚后,金日成在越南方面陪同下,于28日上午搭乘中方领导人专机飞往河内,展开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首次访问。那一年,越南仍处于南北分裂的战争状态。

如今,朝鲜和越南那段友好往来,在全球高度关注的镁光灯下,已经变得不再那么神秘。

不过,金日成在结束对访问河内后是如何回国的呢?答案是再次途径中国。

12月3日,浙江杭州。

“金日成首相率朝鲜政府代表团结束越南访问后继续访华,抵达浙江省杭州市。”

这一天早上,杭州市民在打开报纸后会惊喜地看到这样一条讯息。不过,当民众从报纸上读到这条消息时,金日成率领的代表团已经乘机抵达上海,专程从北京赶到上海的陈毅副总理和住在上海、时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宋庆龄都到机场迎接。

在上海期间,金日成在陈毅副总理陪同下,不仅参观了一些工厂学校,还登上了上海大厦十八楼,俯瞰上海全景,黄浦江两岸风光尽收眼底。如今,上海大厦依然是著名的五星级酒店。当年,上海大厦作为外滩三座最高的建筑之一,登高纵览一度成为上海接待元首级贵宾的保留节目。

5日当晚,宋庆龄在寓所宴请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和代表团,相谈甚欢。如今,宋庆龄曾经宴请金日成的菜单已成为重要的历史见证。在这份菜单上,依然清晰可见宋庆龄修改菜品的痕迹。这位热情的女主人曾细心审阅过这份菜单,还将其中的“盐焗鸭”和“干烧闽虾”两个菜改成了更合朝鲜客人胃口的“广东烧鸭”和“油炸虾”。第二天,宋庆龄还专门到机场送别即将乘机前往武汉的金日成。

1958年12月,宋庆龄在寓所设宴欢迎金日成和代表团

抵达武汉时,正值中共召开八届六中全会。周总理陪同金日成拜会了毛泽东,中朝双方探讨了国际形势,交流了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和发展两国友好合作的意见。在武汉分别后,金日成在周恩来总理陪同下返回北京。

回到北京后,金日成专门举办话别宴会,宴请周恩来总理等中方领导人。12月10日,返回朝鲜的专列疾驰在北京到平壤的铁路上,金日成返回朝鲜。

从11月23日离开平壤到12月10日返回朝鲜,金日成跨越数千公里,完成了对中国和越南长达18天的出国访问,显示出国内政治地位的巩固。正是在同一年,金日成在视察地下兵工厂时,反复强调要做好核战争的准备,自此朝鲜制定了(拥核)计划。

后来叛逃的朝鲜劳动党前书记黄长烨在接受访谈时曾如此总结朝鲜的核计划:“一旦有了核武器,首先可以镇住韩国,更是武力统一朝鲜半岛时防止美国干预的手段。”

如今,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河内峰会后,朝鲜半岛陡然转圜的局势将向何处去,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答案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沈诗伟

沈诗伟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前中资企业驻非洲政府和商务总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朝鲜现状
朝鲜现状
作者最近文章
和美国谈崩了,但“金日成之路”还要走
朝韩在越南战场上是如何角力的
平壤观察:复制“越南模式”会“越来越美”吗?
电力短缺,朝鲜民众想出这个办法
在板门店朝鲜一侧蹭到韩国手机信号,赶紧发条朋友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