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诗伟:警惕日本派遣债务管理专家加强对非深层布局

2019-09-02 07:54:0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诗伟】

“日本将为非洲财政情况恶化的国家派遣债务管理专家。”

在日本横滨市召开的第七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 VI)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演讲中的承诺,开创了历史性的先例。此外,日本承诺未来3年将向非洲提供超过200亿美元的民间投资和80亿美元的政府类贷款。

暂且不讨论日本未来三年如何落实巨额民间投资。2016年日本在肯尼亚召开的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提出政府和私营企业将在未来三年内对非投资300亿美元的计划,如今落实的情况仍待观察。

长期以来,通过精准的经贸往来获取非洲的自然资源与市场潜力,是日本对非洲大陆的主要战略目标之一。依靠私营部门从事经济开发,是日本自1991年首届东京非洲发展会议就已经形成的对非经贸合作的政策方针之一。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派出专家执行对非援助的机制,如今有了新变化。

派遣债务管理专家:日本的长远打算意味深长

日本向非洲国家派遣专家参与当地政策制定已有多年的布局,特别体现在精细化的调研工作。

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和青年协力队在非洲常年从事大量的田野调查,已经形成了数量可观的一手资料,为日本政府和企业做出决策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笔者在一些非洲国家工作时发现,日本的财政专家会通过日本国际协力机构或其他合作机制的支援项目,在一些非洲国家的政府的财政部门担任顾问咨询,为当地政策制定提供支持。此次日非峰会提出派遣债务管理专家,似乎水到渠成。

当前,一些非洲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部分国家甚至面临债务攀升和还款压力增大的风险。然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30日对部分非洲国家陷入“资不抵债”状态表示“担忧”,并在涉及债务问题的演讲中提及中国,凸显日本提供的资金注重债务可持续和透明性,显然是意有所指。对此,一些与会非洲领导人并不认可安倍的观点。

据路透社30日报道,非洲开发银行行长阿德希纳强调,中国并未试图把非洲拉入“债务陷阱”中。此前,非洲开发银行行长在多个场合回击了对中非合作的一系列抹黑。在此次日非峰会上,他再次表示,中国与其他国家均向非洲提供了重要投资,填补在重要基建项目的资金缺口。阿德希纳呼吁日中不要互相竞争,而应扮演互补的角色。

诚然,日本深知在融资体量方面很难与中国竞争。但在一些具体领域,日本力求精准布局。比如日本融资并由日本企业承建的东非最大港口,肯尼亚蒙巴萨港二号集装箱码头的第二阶段工程建设。

2015年2月,日本与肯尼亚两国政府签署一项247亿肯先令贷款(约2.7亿美元)的贷款协议,这是日本与肯尼亚1963年建交以来,对肯尼亚提供的最大一笔单项贷款。日本政府共承诺向该项目融资500亿肯先令(约5.46亿美元)。此外,日本在东非国家如肯尼亚等积极参与地热能源开发。

2012年,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与肯尼亚发电公司签署295亿日元的贷款协议开发肯尼亚地热能源。这也是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利用气候变化日本贷款(Climate Change Japanese Loan)首次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项目提供贷款。

在一些非洲国家面临债务困境时,日本另辟蹊径,一方面加大对非洲在政府开发援助(ODA)的支持,鼓励民间投资,另一方面派遣债务管理专家进行深层次布局,参与当地国家发展战略的研究和规划,目的在于对急需外部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的非洲国家与产业界产生影响力。

此外,日本通过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的机制,在援非问题上加强与联合国等多边机构的合作。同时,邀请亚洲和欧美国家,以及非政府组织参加。不仅便于日本在对非洲援助和融资支持等方面争取到各方的支持与协同,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搭上其他国家对非合作的“顺风车”。

加大对非布局:获取资源与市场,谋求政治大国地位

第七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是进入令和时代的首届日非峰会。

峰会召开前,日本政府同日本最大经济团体“经团连”、经济同友会、中小企业相关人士等组成官民协议会,研究相关政策,希望通过外交来营造民间投资的环境,进而促进提升针对非洲的外交能力。核心议题是通过经济合作,为日本获取资源保障和潜在市场,同时谋求通过“入常”等获得政治大国地位。

通过精准布局,矿业与油气开发和出口汽车成为日非经贸活动的核心。然而近年来,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等影响,一些非洲国家发展上遇到一些困难。极端恐怖主义、极端气候、出口疲软以及埃博拉疫情等,都给域外国家开展对非经贸合作带来挑战,日非贸易也受到波及。

数据显示,日非贸易额从2001年的88亿美元猛增到2008年的345亿美元的高位后,在2017年回落到165亿美元。虽然2018年有所回升,重新达到200亿美元以上,但贸易可持续的基础仍显薄弱。

为此,日本政府意图通过“官民一体”加大政策支持,通过开发性援助和融资贷款等,鼓励日本企业对非投资,特别是巩固日本对非洲支点国家的影响。

投资数据显示,日本对非累计直接投资在近年来的增速可观,从2007年的39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100亿美元左右,每年新增对非投资1000项。日本在非洲经营的公司从2010年的520家增长到2017年的796家。其中南非、埃及、尼日利亚和莫桑比克等经济发达或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成为日本的主要投资目的地,占据了日本对非投资的主要份额。

然而,对于日本在非洲极为不平衡的投资分布,一些非洲国家颇有意见。虽然日本多次声称“日本政府要向非洲各国宣扬日本对非支援是高品质的、不以资源掠夺为目标的支援”,但是矿业和油气资源仍是日本在非投资最多的两大领域。

日本企业三菱商事在莫桑比克投资多年的炼铝厂,如今已经发展为莫桑比克国内最大产业之一。在2016年肯尼亚峰会上,安倍晋三宣布向天然气富国莫桑比克提供5.7亿美元贷款用于天然气开发,引发高度关注。此外,日本还在非洲投资煤矿、油气田、港口和铁路等项目,比如本届峰会宣言中强调加快莫桑比克纳卡拉走廊建设,就包括日本企业参与的港口和煤炭建设。

贸易方面,汽车是日本过去十年间对非出口的主要产品。

在非洲,日本最为直接的存在感来自于街头遍布着丰田和尼桑等日系车辆,店铺里售卖的日系电子产品,日本在一些支点国家如肯尼亚等出资支持的基建项目,乡村里的一些水井计划,以及报纸上不时出现的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招募当地工作人员或志愿者的广告。

同时,本土化也是近年来日本企业在非洲经营的重点。比如本田在尼日利亚和肯尼亚设立摩托车组装厂。松下公司在肯尼亚内罗毕开设了其东非区域第一家消费者互动中心,以此增强品牌可见性和消费者忠诚度。笔者在非洲多国常驻期间,着实体会到丰田和日产等在非洲50多个国家布局经营完整的生产、销售和服务网络。

当日本近年来通过加强非洲“主事权”和“伙伴关系”的概念,塑造自身“非西方捐助者”的形象,成功提升对非影响力时,应当更好地以平等和互惠互利的方式,帮助非洲实现持久和平与自主可持续发展,而不是将非洲用作遏制他国发展或夹带地缘政治“私货”的舞台。毕竟在2016年在非洲召开的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上,与会非洲国家已经明确反对将论坛政治化。在今年的会议上,一些与会国的领导人也对日本借债务问题暗指中国的言论颇为不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沈诗伟

沈诗伟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前中资企业驻非洲政府和商务总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非洲之窗
非洲之窗
作者最近文章
日本向非洲派债务专家,冲着中国来的?
地球那么大,特朗普宝宝为什么只想买格陵兰岛?
和美国谈崩了,但“金日成之路”还要走
朝韩在越南战场上是如何角力的
平壤观察:复制“越南模式”会“越来越美”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