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财经天下回应富士康工会联合会:富士康女工兼职卖淫报道事实可靠

2013-09-17 16:59:51

9月13日,《财经天下》周刊发表调查报道《富士康的夜生活》,称文章立足深圳、郑州两大富士康园区,通过一线采访调查了富士康工人的业余生活和精神世界,报道称富士康员工的夜生活以“发泄、廉价”为特点,相当的富士康工人更偏爱“爱情快餐”,“不在少数”的女工人兼职“厂妹”。

此报道一出,近年来因用工问题备受关注的富士康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引起富士康工会的强烈抗议,称《财经天下》“把40万富士康女工污蔑为“厂妹”属于目的不良等”,不想今日《财》在长微博上予以回应,除自认事实真实可靠外,还讽“富士康世界代工之王”,称该文目的是“提请公众关注现代大工业对人的异化,并尽力改善现状。”

新浪转载新闻截图

原报道中的“夜莺”迪吧,文章称“性和蹦迪一样,成为了释放压力的最佳方式”

针对《财经天下》报道,富士康工会反应迅速。13日下午,新浪官微@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联合会发布抗议书,称网络盛传《财经天下》周刊所载文章《富士康夜生活》,文中提及的“兼职厂妹”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随后,该官微发布长微博《富士康工会五问<财经天下>周刊》,进一步质问对方在采访中的若干问题,如整个采访未与富士康官方组织进行任何接触,把40万富士康女工污蔑为“厂妹”属于目的不良等。此微博设置了禁止评论,同时@了多家媒体机构的官微,截止到目前为止获得了近300的转发量。

《富士康工会五问<财经天下>周刊》

就在富士康发出五连问之后的9月16日,@财经天下于当晚10点42分置顶了一条长微博《<财经天下>周刊关于<富士康的夜生活>报道的声明》,正式在微博上回应富士康发问。长微博在肯定富士康世界代工之王地位的同时,声明自己的报道目的是想“还原富士康工人工余的生活、精神状态,提请公众关注现代大工业对人的异化,并尽力改善现状”,“事实反复核实,真实可靠”,《财经天下》认为,富士康把“报道中提到富士康存在女工兼职卖淫的现象”理解为“恶意抹黑富士康40万女工”,这是“毫无根据的、粗暴的上纲上线,乱扣帽子”,就此,《财经天下》要求富士康工会联合会“收回损害本刊声誉的不实指斥,并向本刊及采编人员致歉。”

《财经天下》周刊长微博声明

到目前为止,富士康工会联合会没有进一步回应。

《财经天下》长微博全文如下:

9月13日,富士康工会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对<财经天下>周刊刊发不实报道的抗议书》,称本刊为“不良媒体”,认为《富士康的夜生活》“整篇报道基调阴暗,格调低下,并在论述富士康女工群体时,采用极尽污蔑不堪之词,恶意把富士康40万女工描述为‘兼职厂妹’”。

对此无端指责,本刊本着与人为善的处事原则,也为避免事态情绪化,未予回应。但是,富士康方面却步步威逼,通过种种“非常”手段向媒体施压,因此本刊现在以为,有必要作一简短回应。

本刊赞赏富士康在高效管理上的成就,认可其世界代工之王地位。本刊《富士康的夜生活》一文聚焦于几万、十几万人聚集的富士康生活圈,希望还原富士康工人工余的生活、精神状态,提请公众关注现代大工业对人的异化,并尽力改善现状。

报道立足深圳、郑州两大富士康园区一线采访,所涉事实均有多种信源相互佐证,后期编辑对事实反复核实,真实可靠。

整篇报道8千余字,风格理性严肃,全景展示了大排档、歌厅、迪吧、游戏厅、手机店、唱诗班等处的富士康工人夜生活。报道同时指出深圳园区存在 “兼职厂妹”的个别现象,内容只占整篇文章的七分之一。即使本部分,报道也仅就事论事,所采即所得,用词克制客观,从未作任何定性定量评价,更不存在将个别女工“兼职”推及到所有富士康40余万女工的可能,任何读过原文的人都不会得出此种联系。

我们认为,富士康工会联合会所谓本刊“恶意把富士康40余万女工描述为‘兼职厂妹’”的逻辑是极其荒谬的。仅仅因为报道中提到富士康存在女工兼职卖淫的现象,就认为在恶意抹黑富士康40万女工,抹黑中国制造,这完全属于毫无根据的、粗暴的上纲上线,乱扣帽子。富士康工会的抗议,不仅是对《财经天下》周刊的侮辱,甚至是对自己女工的侮辱。

当然,本刊遗憾地看到,个别网站在转载《富士康的夜生活》时进行二次编辑,将标题改为“富士康女工兼职从事色情业”、“从事色情业的富士康女工:后悔没早做兼职”等与原文主旨完全相悖的标题。本刊发现后,及时沟通,要求其尊重本刊原意。

综上,财经天下周刊向富士康工会联合会提出严正抗议:希望该工会尊重事实,收回损害本刊声誉的不实指斥,并向本刊及采编人员致歉。

财经天下周刊

2013年9月16日点击

翻页看富士康工会抗议书

 
附:富士康工会联合会对《财经天下》周刊刊发不实报道的抗议书

 

近日,《财经天下》周刊刊发了题为《富士康夜生活》报道,整篇报道基调阴暗,格调低下,并在论述富士康女工群体时,采用了极尽污蔑的不堪之词,恶意把富士康40余万女工描述为“兼职厂妹”。

作为富士康广大员工的维权组织,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联合会代表40万名女工对该不良媒体提出严正抗议。一直以来,在富士康百万员工中占据近半数的女工都是富士康科技集团的中坚力量。作为新时代的产业工人代表,富士康40万女工以自己的勤劳和汗水为中国制造默默贡献着力量。在此过程中,近40万女工也用自己的辛勤工作来为自己及家庭的发展成长尽心付出。富士康女工不仅顶起了家庭及企业的半边天,同时也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与尊重。

然而,该报道中“兼职厂妹”内容却罔顾事实,将爱岗敬业、勤劳本分的富士康女工同色情产业联系起来,此举不仅是对40万富士康女工人格尊严的恶意侮辱,同时也涉及到对中国所有女性产业工人的误解与歧视,并严重抹黑着中国制造的形象。

对此,富士康40万女工向《财经天下》周刊提出严正抗议:希望媒体能在恪守职业操守及尊重事实的前提下,收回此不实报道内容,并向富士康及大陆女性产业工人致歉。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联合会也将竭尽所能维护员工权益。

富士康工会联合会

2013/9/13

《富士康的夜生活》一文专有一章:《兼职“厂妹”》,摘录如下:

“有些女工嫌加班太累,自己就出来兼职,这些都很平常。”在深圳和郑州两个基地,这个说法被多个采访对象所验证,而且大多数的员工对此表现得习以为常,“这些女孩子都很好找,随便加一个富士康的QQ群,里面就会有很多,QQ上有她们的联系方式和见面地点,你们还可以去旅馆开房,地点你来定,这比去村里那些按摩店安全多了,她们都是厂里面做工的,做这个事儿只是兼职。我身边很多人都试过,没出现啥意外。”

深圳富士康的小辉承认有过买春的经历,“找个厂妹,加上开房也就300块钱。”聊天的最后小辉说出了他今年最大的“心愿”:下半年过生日的时候,他“要去罗湖搞次大的,用陌陌找个1000块钱的”。不过眼下,观澜富士康加班太少,为实现心愿,他接下来几个月得省着点花了。

进入富士康员工在网上的聊天室,性话题是最火热的话题。同时,网络也成了色情交易能达成的主要渠道。

在深圳龙华、观澜富士康厂区附近打开陌陌,可以搜到多个类似于“富士康交友群”的陌陌组群,话题基本与情色或者皮肉交易有关。更热闹的是QQ的组群,QQ上有关深圳富士康的组群有上百个,其中人数最多、活跃度最高的组群名称大都类似于“观澜富士康单身交友”“深圳富士康狼友交流”或者是“富士康怡红院”等等。

这些组群几乎时时有人在线发言,夜晚时分,一两个小时内可以刷出五六百条发言,内容多是色情图片、“小姐”的联系方式或者炫耀自己的“战功卓著”。像在“观澜富士康——激、情”的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定时发送色情信息,内容涵盖价格、地点和“服务范围”。而像“南门—MM—丽丽”这样的发言者一出现,其发出的挑逗性话语会立刻引得几十人参与。

“其实大部分人在上边就是过过嘴瘾,有一半真玩过就不错了。而且在网上找还有更直接的方式。”一位观澜富士康的员工有点不屑地说道。而像这位员工所说的,在网上的确可以轻松找到像“深圳龙华百客门”这样带有一级域名的网站,网站里详细地标明了各种“服务”细节,像是“兼职小妹”“厂妹上门”,可以在线直接“预约服务”。

在深圳龙华的一家肯德基,记者约见了一位“兼职厂妹”。她叫敏敏,湖南妹子,是富士康苹果手机流水线上的一名女工。除了脖子和耳朵上戴着精致的铂金饰品,她和富士康女工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普通的衣着、普通的长相,唯一不普通的是她“兼职”的身份。

据她说,厂里像她这样做兼职的女工人数“不在少数”。而问及出来做兼职的原因,她有点戏谑地答道:“你把十几万的孤男寡女放在一起,能不出事吗?既然肯定要出事,那顺道赚点钱就没什么不对的了,都是钱的问题。”

她去年来到深圳龙华富士康厂区后,这边的加班就变得少了起来,来之前盼望的4000多元的工资,因为没了加班,只有2000多。正在后悔之际,她进厂后认识的一位同乡给她介绍了这份“兼职”,她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趁年轻,赶紧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这个钱太好赚,有的富士康女工干脆辞工做起了全职。敏敏提起跟她几乎同时开始做“兼职”的一个女孩,过年后就辞工去了罗湖那边做起了全职。

“那你为什么不把工也辞了?”听到这个问题,敏敏顿了顿,没有回答,反倒说起了今后的打算:“等攒足了钱,我就回长沙去做个小买卖。”“那你准备攒多少钱呢?”“不知道,先攒吧,以现在这个速度,还得几年呢。”

“做‘兼职’你后悔吗?”

“是挺后悔的,后悔没早点来这儿,早点‘兼职’。”

分享到
来源:新浪网等 | 责任编辑:隆洋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