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举报云南“慈善妈妈”造假敛财 遭官员灭门威胁

来源:澎湃新闻

2015-03-26 11:27

据澎湃新闻报道,因原下属的举报,云南文山“慈善妈妈”王玉琼光环的背后已疑点重重。

男子赵春雷举报王玉琼借“筹建敬老院”盗取慈善美誉并趁机低价拿地牟利;假借李连杰、壹基金的名义成功从政府手中获得14年(文山)出租车广告收益权。如今,壹基金确认所谓“捐助1500万”一事为假。此外,王玉琼承认计划在低价拿到的60亩“医疗慈善用地”上搞房地产开发。

“可我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向我发出灭门的死亡威胁,而且这个人还是文山当地的一名纪委副书记。”3月24日,赵春雷表示,2014年6月17日,文山州西畴县莲花塘乡纪委副书记王志锋向他发出“灭门”威胁。

男子举报云南“慈善妈妈”造假敛财 遭官员灭门威胁

遭遇“灭门”威胁后,赵春雷称他以信函的形式,向西畴县和文山州等主要领导寄去多份材料,实名举报王志锋。

3月25日下午,西畴县纪委信访室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经调查落实,赵春雷举报的内容属实,此前身为西畴县莲花塘乡纪委专职副书记的王志锋已被免职。

“慈善妈妈”遭质疑:低价拿“慈善用地”拟用于开发房产

王玉琼是云南文山知名的“慈善妈妈”(1969年生,云南文山马关县人),赵春雷曾是她身边得力助手。

2011年初,云南当地媒体以“女老板(或千万富婆)寻子八年”为题,大篇幅报道了“悲情妈妈”王玉琼艰辛寻子的历程。在媒体的报道中,王玉琼在2003年1月15日不幸丢失儿子,因寻子多年千金散尽,而后东山再起。

“悲情妈妈”王玉琼因艰辛寻子的历程而出名。

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王玉琼无一例外都会提及自己将斥巨资建造敬老院一事。“慈善妈妈”的美誉自此而来。云南媒体报道,王玉琼计划斥资500万,以儿子“王誉”的名字命名敬老院。

但是,王玉琼如今遭到了助手赵春雷的网络举报。

“为了她(王玉琼)的生意,我过去跟着她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现在她发达了,却把我一脚踢开。”远在湖北的赵春雷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我现在就是要揭开她的伪慈善面目。”

澎湃新闻掌握的政府文件显示,2011年7月4日,文山市政府同意在文山全市出租汽车内安装GPS定位系统。批复文件中写明:联系提供GPS定位安装系统的王玉琼女士享受出租汽车广告收益权14年。

在文山市交通运输局下发的《关于切实做好全市出租汽车GPS定位系统安装工作的通知》文件中,此项目的投资方系“云南轩载安科技有限公司文山分公司”;各出租汽车公司在前往安装设备时,则需要和王玉琼及赵春雷取得联系。

此外,王玉琼告诉澎湃新闻,去年5月23日,她力推的敬老院项目已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征地后筹建敬老院的地方仍被多家企业占据。

王玉琼一方提供的一份国有土地使用证显示,土地使用权人是文山誉皓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地类(用途)为医疗慈善用地,使用权面积40408.99平方米(约60亩)。这一数字,远高于王玉琼此前在媒体上宣称的20亩。公开信息显示,文山誉皓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王玉琼,公司注册资本210万,成立于2012年6月。

就此,赵春雷说,王玉琼通过上述运作,获得了大丰收,“她可从出租车广告收益权中获利1500万。利用敬老院征地,亦可敛财千万。”

壹基金否认“投资1500万”

“王玉琼从政府手里拿到的权益,都是她骗过来的。”赵春雷说。“当时基本上是我在负责运作,所以我知道她(王玉琼)其实就是与文山当地的雄业广告公司合作,真正的投资方是雄业广告,根本不是‘上海的大老板’,更不是李连杰、壹基金。”


报道有“壹基金”投资1500万的杂志页面。

赵春雷称,王玉琼假借“壹基金”名义拿到项目后,和雄业广告公司谈合作,雄业广告同意全额投资,收回成本后,利润五五分成。

赵春雷说,他与雄业广告公司的徐姓负责人有过多次沟通,“徐总告诉我说是他们当时紧急从邮政银行贷款500万。”

赵春雷提供一段他与徐姓负责人的QQ对话截屏。在对话中,徐姓负责人表示“每一分钱都来自雄业广告的投资”。

就此,文山州雄业广告有限公司一徐姓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雄业广告目前的确是在经营文山市出租汽车广告业务。而王玉琼一方的陈姓负责人表示,其公司的确与雄业广告存在商业合作关系,但具体合作内容不便告知。

针对赵春雷的上述“举报”。王玉琼承认文山出租车GPS定位系统的真正投资方是“一家广告公司”,而不是“上海的大老板”、壹基金。

“政府认可我们这个项目,连我们的办公地点都在政府大院,可他还在网上乱咬(举报),他就是个疯子。”2月7日,在云南文山市委、市政府所在地,王玉琼显得有些生气,“这个赵春雷,简直不可理喻。”

举报人:前来应诉,在法院门口遭殴打

2014年8月28日,王玉琼一纸诉状将举报人赵春雷诉至文山市人民法院。同年10月30日,文山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2014年12月5日,云南一家报纸以《文山审理首例网络名誉权纠纷》为题对该案进行了报道,称“经过庭审,文山市人民法院判决原告王某(王玉琼)胜诉”。

吊诡的是,赵春雷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至今未收到法院判决书。而文山市人民法院告诉澎湃新闻,该案尚未宣判。

2014年9月15日,在接到文山市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后,赵春雷这才得知自己成了被告。10月30日,他赶到法院出庭应诉。

“说实话,在看到法院寄来对方的起诉书后,我就确信这场官司我不会输。天底下哪有说实话还败诉的道理,所以我必须来,我要为我说的话负责。”赵春雷说。

赵春雷的伤情鉴定。赵春雷 供图

然而,赵春雷自称遭人“暗算”。他说,庭审后,他在法院门口被他人袭击,“打我的人我不认识,打完就钻进一辆轿车跑了。”

赵春雷提供的相关书面材料显示,去年10月30日,文山市公安局东风派出所出具了一份“鉴定聘请书”:为了查明赵春雷被故意伤害一案,特聘请文山州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赵春雷伤情进行鉴定。

此后,文山州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称,赵春雷“头部及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头部后枕部头皮下血肿”。

“伤得不重,但我当时就想着要留个案底和伤情鉴定,以证明我在法院门口的确被打过。”赵春雷说。

赵春雷告诉澎湃新闻,庭审结束后,他一直想知道该案的审理结果,今年2月,还曾专门致电文山市人民法院询问此事,“工作人员说有结果会通知我的。”

纪委副书记:我不愿意看到被灭门的惨剧发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赵春雷竟然还收到过死亡威胁,他提供的微信对话截屏显示,2014年6月17日,微信名为“老山勇士”的人突然给他发来微信。

在双方简短的微信对话中,“老山勇士”写道:“不要为全家人自掘坟墓”。赵春雷则回应:“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不愿意看到被灭门的惨剧发生,做人要有底线”,对方这样回复赵春雷。赵春雷称,对方在发完这句话后便不再说话,“估计是把我删除了,我也没办法再发微信给他。”

3月24日,赵春雷说,2014年6月17日,文山州西畴县莲花塘乡纪委副书记王志锋向他发出“灭门”威胁。

赵春雷回忆,就在同一天的早上,他曾接到过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我接了,他(她)又不说话。”赵春雷说,此后他根据这个手机号码查到了机主的微信,“就是这个‘老山勇士’。”

赵春雷随后给对方发去了手机短信。“我很担心他这样对我,是他被王玉琼欺骗后的无知之举,所以就发短信想给他说明真相。”

“可是,他还是不相信我,在短信里继续辱骂威胁我。”赵春雷说,此后他通过“老山勇士”微信朋友圈的个人相册,调取到了其本人照片。

赵春雷称:“后来我就把这个人威胁我的信息和他本人的照片都发到了网上,当地有网友认出了他,然后告诉我了他的名字和在哪里任职的信息。”

赵春雷告诉澎湃新闻,“老山勇士”真名王志锋,云南文山州西畴县莲花塘乡纪委专职副书记。

根据西畴县党建网信息,西畴县委组织部曾在2013年10月17日对28名县管干部的拟任职务进行公示,王志锋拟任西畴县莲花塘乡纪委专职副书记。

西畴县纪委:举报属实,“纪委副书记”已被免职

赵春雷声称,此后他根据匿名网友的反映,在获知王志锋还存在“(涉嫌)私自挪用公款购车”的情况后,将该情况与自己被其威胁的相关资料、图片等汇总成举报材料,一并寄给西畴县和文山州等主要领导。

“我是2014年8月10日寄出的举报材料,9月初他在网上公开向我道歉。”赵春雷说,在文山当地的文笔塔网络论坛,王志锋曾发帖《向赵春雷致歉的公开信》,向他道歉。

根据赵春雷向澎湃新闻出示的网页截图,该道歉信中提到:因为6月17日我的不恰当言行,特别是在我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就根据你的发帖向你提出了语言苛刻、措辞十分犀利的“十问”,深深地伤害了你;在此我就网络上攻击你造成的伤害真诚地向你道歉……

致歉信署名:王志锋。

西畴县党建网公布的王志锋的拟任职照片

如今,《向赵春雷致歉的公开信》的帖子已在当地论坛无法查询,而《十问无赖赵春雷》的网帖依旧可以查询到,其发帖日期显示为2014年6月20日。

“6月17日威胁完我以后,过了两三天他就开始匿名发帖,说我是无赖、小人、软蛋等等。”赵春雷说。

3月24日,澎湃新闻电话联系上王志锋本人。不过,在澎湃新闻明确提出“(你)是否与王玉琼相识,是否威胁过举报人赵春雷”等相关采访问题后,王立即挂断电话。此后,他未再接听澎湃新闻记者的电话,短信也不回。

澎湃新闻致电王玉琼,她未接听电话;给其发短息,也未获回复。截至澎湃新闻发稿,王玉琼与王志锋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赵春雷说,在此前他与王志锋的短信往来中,王志锋曾自称跟王玉琼“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3月25日下午,西畴县纪委信访室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当地相关部门在接到对王志锋的举报材料后,经调查落实,确认王志锋未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违规购车,县财政局予以收缴处理;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在网络上发表不当言论,造成负面影响;其行为不符合领导干部任职要求,已作出免职处理,“目前他的身份就是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而已。”



责任编辑:梁福龙
云南 举报 慈善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慈善

2022年,刘强东最慷慨

2022年11月16日

被配图“明星救灾是作秀” 韩红方发函

2021年07月28日

小编最近文章

12月28日 09:33

深圳实现公交全电动化 全球大城市首个

12月17日 22:08

加州大火快烧掉一个“旧金山” 预计明年才能扑灭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何以成自肥的生意

劳荣枝对二审判决当庭表示申诉,死刑结果会改吗?

英国统计:英格兰威尔士基督徒降到一半以下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

德副总理放话:欧盟将为与美贸易冲突做好准备

首次太空会师!

6.5小时!神十五已成功对接空间站组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