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社科院蓝皮书:北京中间阶层占55%年收入25万 超上海广州

2015-12-25 07:36:35

昨天,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组织撰写的社会蓝皮书在京发布。蓝皮书对北上广三大城市的中间阶层做出详细解读。

上海大学张海东教授就蓝皮书内容介绍说,调查结论显示,北京的中间阶层规模比例大约是55%,上海大约是51%,广州大约是42.5%。

北京的中间阶层收入最高,年收入为256016元。其次是上海中间阶层的年收入219770元,广州的中间阶层年收入最低,为170037元。

蓝皮书还指出,在总支出方面,北京中间阶层最高,约为126012元,其次是上海,每年的支出约为115646元,广州最低,为95213元。

蓝皮书提到,在工作日里,北京的中间阶层每日有近9小时用于工作学习,比广州、上海多处一个小时以上。三地花在路途交通上的时间都在1小时左右,北京最长,上海其次,最后是广州。

蓝皮书还分析总结了北上广三地的生活节奏情况,“在家务劳动方面,上海的中间阶层即使是在工作日,也会花费约81.5分钟处理家务。其次是广州,而北京的中间阶层在工作日只有约21.7分钟用于做家务。在陪伴家人的时长上,广州的中间阶层最多,即使是工作日也会用2个多小时照顾家人;其次是上海,而北京的中间阶层在工作日只有不到1小时用于陪伴家人。”

蓝皮书指出,北上广三地中间阶层相比,北京的中间阶层收入与总支出最高,生活节奏最快;广州的中间阶层收入与总支出最低,生活最悠闲。

北京三里屯的年轻人(资料图)

以下为张海东教授在发布会上的介绍:

首先感谢《社会蓝皮书》课题组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我这里代表课题组给大家汇报一下北上广中间阶层的研究报告。我们这项研究是由上海研究院列入2015年的年度课题。上海研究院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建的一个高端智库,2015年刚刚成立。

这是2015年的年度课题,我分几方面汇报:一是关于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研究的研究设计。大家知道,2008金融危机以来,有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发达国家的中间阶层规模有逐步缩小的趋势,在很多数据上都有反应,美国、日本、韩国、英国等等,在新兴市场国家,中间阶层规模有不断扩大的趋势,巴西、俄罗斯、南非,包括我们国家的一些数据,都支持了这样一个判断。前几个月,睿信研究院发布报告,说中国的中间阶级规模达到1.09亿人,当时的影响非常大。经过30年经济的高速增长,我们国家中间阶层规模在不断扩大,现在提出的问题是我们的中间阶层规模到底有多大,所以我们选择了北京、上海、广州三个有代表性的特大型城市,有针对性的开展了专门针对中间阶层的大规模调查。

为什么说专门针对中间阶层的大规模调查,主要是由于我们的抽样方案,抽样方案中是采用两个阶段抽样,第一阶段是常规的随机抽样,通过这样的抽样我们可以获得有代表性的各个城市中各个阶层的样本情况。第二阶段抽样采用的是适应性区群抽样,主要聚焦于中间群体,可以获得更多样本,这也是中国社会学界到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一个专门针对中间阶层的研究。

我们这个报告主要是针对第一个阶段来拟定的报告,中间阶层如何界定,这在学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在我们这个报告中采用了多元的标准,主要是用职业类型、家庭阶层地位、家庭住房等级、全年总收入、全年总支出五个指标,通过因子分析最终选定了职业类型、总收入、总支出这三个客观指标。北上广中间阶层规模到底有多大,根据调查的数据,最后的结论:北京的中间阶层规模比例大约是55%,上海大约是51%,广州大约是42.5%。

这个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从经济状况、工作情况、生活方式、阶层认同和社会生活等层面进行分析,分析包括两方面分析:一是中间阶层和非中间阶层的比较。二是北上广三地区域的比较。

家庭经济状况:总体而言,中间阶层的资产状况更为优越,我们采用的指标包括自有住房、自有汽车和资金流动等方面。从自有住房来看,超过六成的中间阶层都有自有住房,非中间阶层的比例相对比较低。汽车也是这样,半数以上的中间阶层都有私家车,而非中间阶层的比例非常低,是13.6%。资金流动方面,差异不是特别显著。年收入这一块可以看得比较清晰,中间阶层和非中间阶层的差异,中间阶层收入接近20万,是非中间阶层的3.5倍。

从三地来看,收入的三地差异可以看出,北京的收入是最高的,其次是上海,广州是最低。收入结构中工资性收入占的比重是比较大的。三地里面唯一一个差异是广州中间阶层的经营性收入占的比重比其他两个城市要高,可以看出来广州人比较善于做生意。从消费的角度看,中间阶层消费能力普遍高于非中间阶层,和收入情况类似,也体现出了比较明显的阶层差异,在消费结构中,中间阶层更加注重自身的人力资本,还有子女的教育。这是消费能力的图表,(图)总支出中占比重比较大的是饮食消费,这个相对比较高。

工作状况和社会保障:从求职方式来看,中间阶层主要是通过个人应聘的方式来求职,这点在中间阶层是最为明显的,不再像以前统一分配、找工作的方式,个人应聘成为主要的方式。行业分布来讲,中间阶层在私营企业中就业的比重是非常高的,从图表中可以看出来,私营部门工作是绝大部分中间阶层的选择。从经济回报角度来看,中间阶层的经济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工作时间的投入相近的情况下,中间阶层获得了更为丰富的物质回报,比如就工资收入而言,总体来看中间阶层的月收入接近13000,非中间阶层收入只有7400,每个月收入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社会保障和商业保险拥有程度上来看,除了低保以外,其他的五险一金当中中间阶层拥有量很明显高于非中间阶层,尤其是住房公积金,是非中间阶层的2倍;在商业保险上,中间阶层在子女教育金和机动车保险这一块非常高,很多非中间阶层商业保险这一块几乎没有。工作满意度这一块,中间阶层的工作满意度总体上是非常一般的,就是说比一般好一点,接近于一般和比较满意之间,不是特别高。满意度最低的对中间阶层而言是晋升机会、工作收入和工作趣味性,这个评价最低,但是在工作的安全性、稳定性、工作环境和获得尊重方面相对而言中间阶层的满意度比较高。

关于生活方式,在时间分配上,中间阶层和非中间阶层的时间分配没有太大的差异,但是中间阶层在工作、学习和交通上时间的花费略多于非中间阶层,而非中间阶层更多时间投入到了家庭生活中。从区域的差异来看,北京的中间阶层生活节奏最快,广州的中间阶层最悠闲,工作学习方面,北京的中间阶层花费的时间最多,交通也是这样的状况,北京最多,最少的是广州,上海居中。家务方面,上海的中间阶层花的时间最多,北京的中间阶层花的时间最少,照顾家人方面,广州的中间阶层陪伴家人时间最多,休闲方面也是这样,广州几乎是北京的2倍。

在生活方式方面,我们还测量了生活品质,主要是看大型超市购买食材方面可以看出,接近62%的中间阶层经常去大型超市购买食材,远远高于非中间阶层的37.6%。还有65%的中间阶层经常使用绿色食品,55.6%的中间阶层从来不吃转基因食品,这方面都比非中间阶层高。相对于非中间阶层,中间阶层更加看重生活品质。

在休闲生活方面,比如旅游这个指标上,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旅游,中间阶层的旅游次数都是非中间阶层的2倍,中间阶层国内旅游在6次以上,非中间阶层只有3.5次。境外旅游,包括港澳台、国内2.3次以上,非中间阶层只有1.3次。在读书的数量上,中间阶层也显著高于非中间阶层,接近每年平均读12本书。

在家庭成员的教育活动方面,中间阶层的家庭成员教育活动更为多样,课内学习没有什么显著差异,课外活动方面差异也不是特别大,但是针对补习班和参与重要活动着两项,中间阶层的成员显著高于非中间阶层。

阶层认同:第一个是个人阶层认同,和非中间阶层相比,中间阶层有更高的个人阶层认同感,如果我们按照不同群体来看,无论是在本地还是在全国阶层认知上,中间阶层都拥有比较高的社会阶层的自我认同,比如他认同中层、中上层和上层这三类的层次,选项都比较多。显著的高于非中间阶层。从范围来看,相对于本地的自我认同,因为我们测量中去问你在本地是否属于中间阶层,在全国看是不是中间阶层,从这个比较来看,本地的自我阶层认知,被调查者和全国的认知相比是普遍要高于在全国的认知。无论是中间阶层还是非中间阶层,在全国的自我阶层认知均会高于一线特大城市的自我阶层认知。

不同城市之间,在个人阶层认同上的差异不大。中间阶层刚才讲的是个人认同,这个是家庭层级的认同,中间阶层对家庭层级的认同相对比较低,但是对未来的预期是比较乐观的。我们的调查中测量了五年前、目前和五年后的预期,来看中间阶层的家庭认知,我们会发现:北京认为自己五年前是中间阶层的比例只有30%,目前是48.8%,增长了18%以上。五年后的预期要达到66%。上海增长的幅度最低,因为五年前48%的人认为自己是中间阶层,现在是61%。广州同样也是增长18%左右,这可以看出来,过去五年以来,中间阶层的增长规模还是比较大的。

中间阶层认为判断中间阶层的标准是什么,一般来说绝大多数中间阶层是以收入和资产来判断,我们给出了八个指标,但是只有这两项显著高于其他六项,而且在各个城市中差异并不是特别显著,大家均认为这两项指标应该是作为中间阶层的一个标准。

社会态度:中间阶层对社会公平程度的正向评价略高于非中间阶层,在社会信任程度上,中间阶层的社会信任程度略高于非中间阶层。从北上广三地的比较来看,公平感的正向评价,社会信任程度的高低,都是北京最高和最强,广州是最低的。生活满意度也呈现这样的区域分布特征。

社会参与:中间阶层的公益活动参与度明显高于非中间阶层,尤其是在向别人捐款捐物、义务献血和参与环保活动这一块,中间阶层的参与度非常高。涉及到讨论政治问题和反应意见的参与率方面,中间阶层在这两方面相对高于非中间阶层,但是像上访、游行、罢工等这些激烈的政治活动上,非中间阶层高于中间阶层。在社会组织的参与度上,中间阶层和非中间阶层的趋势大致相同,比如工会、校友会、兴趣娱乐组织,这个参与率都比较高。除了宗教组织之外,对其他的一些组织参与率,我们可以看出中间阶层比非中间阶层都要高。从地区差异来看,上海的中间阶层在和经济相关的社会组织当中,参与活动是最高的,而北京在文化相关的社会组织中参与比例最高。广州的特点是宗族、老乡会参与率最高。

结语:通过这样一个研究,我们发现:首先,中间阶层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随着这个阶层的不断扩大,对促进消费、拉动经济有巨大的推动作用。第二,中间阶层的社会态度和价值观念当中包含非常多的正能量,可以对其他社会群体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第三,中间阶层形成更多是通过市场渠道。前面汇报中提到过,自主的找工作,很多是在私营企业中工作,是市场经济的一个主力军。最后,总体来看,中间阶层规模的扩大对我国社会避免两极分化和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使社会结构朝向更加合理的橄榄型社会迈进具有重要意义。谢谢大家。

分享到
来源:新京报等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