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州最大城中村陈寨开拆 曾被称“中原小香港”

2016-08-25 10:35:41

据中国网8月25日报道,8月24日,河南郑州市的最大城中村陈寨即将开拆。从空中看陈寨,楼房栉比鳞次,大部分楼房房顶,全部是蓝色或红色的彩钢瓦。

陈寨作为郑州最有名的城中村,面积虽然只有0.618平方公里,却拥有800多幢十几层的高楼,房东几乎将所有的宅基地都盖上了楼,很多楼房内装有电梯,楼与楼之间有着极小的楼间距。

这里有着多达15万人的流动人口,随着郑州都市村庄和棚户区的改造加速,这个最后的城中村成了许多郑漂一族最后的“低价房”所在地,大量租客和密集人流造就了这里曾经的繁华,因此有了“中原小香港”之称。街头的宣传车上播放着拆迁的政策,第一个期限内腾空房屋的将有数万元的奖励,距这个时间越来越近,走在陈寨的街上可以看到,大多数房屋已经腾空。

河南郑州城中村陈寨开始拆迁,曾称“中原小香港”。

据东方今报8月22日刊文,记者多次来到郑州陈寨村,追踪记录陈寨在拆迁之际的变化,新郑州人难忘最初从这里起步的梦想“跳板”,村里人也对新陈寨满怀期望。

今天·明天

陈寨已“人去楼空”,商户对未来各有打算

21日上午11点,记者再次来到陈寨村。从远处看,整个村庄已“人去楼空”。 走到村口的时候,几个胡同里,还能陆续看到搬家的三轮车进进出出,这些人,大多是最后搬出这里的租客。

挨着文化路的村外一排门面房前,工人们正在忙着拆门头、拉店里的家具。村里各个胡同口外,只见搬家车辆仍在耐心地等活。 “都搬得差不多了,我都等了一上午,也没有生意了。”一位搬家师傅等累了,半躺在后备厢打瞌睡。 他告诉记者,从陈寨开始说要拆迁以来,他每天都在这等活儿,因为这里居住的人多,这一个月来拉活儿生意也特别好。

此前,官方公布的陈寨拆迁的时间表是8月20日之前搬空房屋,8月21日起实施房屋拆迁。昨天记者从现场看来,并没有发现有动工拆迁的痕迹。 记者在村口一辆公示车上看到,上面滚动写着实拆阶段为8月21日后。 周边的人都在猜测,有可能是白天太热,不易动工,或许会等到凌晨开始。

“可能要周一吧,今天周日,估计不上班。”已经在外面买了房子的陈寨村民陈女士也猜测道。

拆迁前几天 陈寨仍如往日般热闹

其实,这几天,记者一直都在关注陈寨,8月16日,陈寨的街头,展现在记者眼前的就是一种仓促的繁忙。甩卖、清仓,回收家电、被褥、桌椅、门窗,拉货……各种叫卖,各种讨价还价,各种熙熙攘攘,记者眼里的陈寨,似乎是一个巨大的跳蚤市场,各种搬不走的生活用品和尾货商品,都在这里进行着最后的交易。临街的饭馆、小吃店、小吃摊在一片清仓甩卖的喇叭声中,也不忘进行最后的生意。

在整个陈寨村里,拆迁动员的条幅随处可见,拆迁动员车上显示着倒计时,提醒人们时日不多,是时候收拾东西搬家了。密集的高楼里,多数房间已人去楼空,挂着搬家牌子的三轮车、面包车不时拉着满满当当的东西往外走,部分楼栋已经开始卸门窗,狭窄的街道遍布着生活垃圾,头顶密布的各种线缆如蜘蛛网一般。

作为郑州最有名的城中村,这座位于郑州市文化北路、面积只有0.618平方公里的陈寨,拥有800多幢十几层的高楼,流动人口多达15万人,大量租客和密集人流造就了这里曾经的繁华。自从7月份郑州官方正式发出陈寨拆迁改造的时间表,陈寨村民以及常年生活在村里的人们都在做着“举家迁徙”的准备。

不管想走还是留,这最后的热闹仿若落日夕阳余晖般,昭示着正式进入倒计时的日子。

拆迁之际的陈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村里的商户 卖力“告别”另作打算

开始搬迁的这段日子,陈寨街头最不服输的,其实是各种店面的清仓甩卖“神标语”,在村里开店的老板们,正借着“撤村”的最后机会,卖力地做着各自的告别“演出”。

一家百货店更是打出了“今晚撤店最后几小时”的标语。老板霍先生告诉记者,在城中村做生意,不管卖啥都不会赔本。可如今一旦没了城中村的环境,将面临翻倍甚至更高的房租不说,生意也显得不那么好做了。在霍老板隔壁是一个饮料店,老板告诉记者,自己准备干到最后一天,搬家、干活的人抽个烟、喝个水都能到她那买。

路边,坐在凳子上卖茶叶蛋的阿婆,一锅鸡蛋摆在地上,纸板上写着“茶叶蛋一块五俩,好吃不贵”。打着“妈妈的味道”招牌的鸡蛋饼阿姨也推着三轮车守在村口,指望着最后再卖出去几张饼。像他们这样的商户还有很多,由于受到拆迁的影响,商户们不得不“清仓大甩卖”,为接下来的生活另做打算。

除了收拾搬家、忙忙碌碌的身影,记者还看到带俩孩子站到搬家车旁的史女士,史女士告诉记者,她来自民权,这是准备带着孩子回老家。“我在陈寨开干洗店,干了两年多了。这里的房租比较便宜,一个月一千多块钱,所以也赚了点钱。”史女士说,但是拆迁之后,在陈寨是干不了了,她开始动心思去找周边的房子,“太贵了,房租一个月得五六千,加上几万块钱转让费,根本承受不住。”史女士只好重新做打算,先带着孩子回老家,再规划下一步。不过面对告别,史女士并没有表现出太多伤感,她认为这就是城市发展的脚步,谁也阻挡不了,就如她的生活一样,需要面临改变,同样要勇敢面对,解决生活温饱问题。

现实·梦想

新郑州人难忘梦想“跳板” 村里人对新陈寨满怀期望

租客们见面 谈论最多的是“你搬哪了”

记者在村里转了几圈,发现租客们相遇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你搬哪了?”偶尔村民之间也会谈论这个话题。

在一条不宽的胡同里,一位坐在门口歇息的阿姨告诉记者,她并不是陈寨村的村民,却在陈寨村生活了15年,较低的房租能够让她凭借一份工资并不高的工作养活自己和孙子,可如今自己却不知道何去何从。记者问她的房子找好没,她沉默了十几秒钟,才回了句“没呢,外面房租太贵”,随后挥挥手,示意记者离开,不愿再多言。

在陈寨村里,除了醒目的拆迁公告,还张贴出了许多租房信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租房信息不再是城中村内的房屋,范围扩大到了整个郑州市。记者向附近的房产中介公司打听到,陈寨村有了明确的拆迁消息以后,周围的房租和房价飞速上涨。但对于许多租房的人来说,他们宁愿搬到离市区更远的地方,哪怕和陌生人合租一小间房屋,也不愿支付贵一点的房费。

记者从一位搬家公司老板口中得知,租住在这里的多是正在打拼的年轻人,他们有的五六个人合租在市里的小区,有的搬到更远处的城中村,很少有人包车选择离开郑州。“还有的年轻人,因为自己买不起房子,于是两三个人合伙买个大房子,凑个首付,一个人一个房间。”搬家公司老板告诉记者,城中村拆迁,房子难租,也造成了很多年轻人开始选择合伙买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后结婚了,也就是一对夫妻一个房间,可能有钱了会改善环境,反正都有生活压力吧”。

曾经的租客 许多都回来看了看

来自开封杞县的郑州公交车长云悉,听说陈寨就要拆迁了,已经偷偷地回到陈寨村里看了好几次。回忆自己与陈寨的渊源,他说陈寨承载了他最初的打拼梦想。

2006年,他托朋友介绍,花了360元在陈寨租住一个单间,开始了在郑州打拼的生活。当时正好赶上郑州公交总公司在全市招收公交驾驶员,他成功被招收,在郑州公交总公司的驾驶员培训基地参加了为期8个月的训练。那时的他暂时没有工资,他爱人便在陈寨附近找了一个超市营业员的工作,勉强维持生活。但上有父母、下有女儿,云悉和爱人琢磨着如何能多挣点钱。

那时候的陈寨热闹非凡,租客们都是白天离开出租房,晚上回来买菜、做饭、购物,他俩发现了“商机”,便拿出300元生活费去火车站批发了一些小商品和饰品,在陈寨中街熬夜摆地摊,低买低卖。第一晚就卖出了13件学生饰品,净挣27块钱。

“这些细节,你都记那么清楚啊?”记者笑问。“当然,这可是我在郑州慢慢立足的开始。若是没有陈寨,我可能会熬不下去,得回老家了。”云悉说,越来越多的打工者入住陈寨,让他和爱人的生活越来越好,2006年全年,他们摆地摊共收入26732元。

2007年,云悉正式成为郑州62路公交车长,不能再熬夜了,他爱人便辞去工作,真正成了都市地摊族。不到一年,他爱人就转型为有店面的“小老板”。直到2009年他爱人怀孕,才把店面转让出去。2012年,眼看孩子逐渐长大,房租也是水涨船高,他和爱人便拿出几年的积蓄,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凑够首付款买了一套两居室。

2015年,他们一家终于结束了租房的历史,特意选了个吉利的日子,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新家。云悉感慨,是陈寨给了他在郑州奋斗的“跳板”,这里,也寄托着70后、80后、90后流动人口的梦想。

猜不透的结局解读:
毕业在陈寨住了两年,确实是普通大学生立足城市的跳板,没有陈寨的便宜租金,我可能也不会在郑州熬到买房。 感觉郑州市政府对城中村的厌恶过深,据说陈寨住有10万打工者,只配合开放商拆房,租客何去何从却没有规划。五六年没回去过了,看到这则新闻莫名的伤感,周末准备抽出时间去看看她,毕竟曾经是自己奋斗时的栖身所…

郑州城中村陈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来陈寨啥模样 村民都期待越变越好

“咱们村要大变样了,这是彻底改头换面啊。”这是大多数土生土长的陈寨村民最大的感慨。

转累了,记者在一处几平方米的空地上休息,旁边一位老太太向记者喊话让记者离开,原来她家楼上正在拆空调和门窗,害怕记者有危险。老太太说,她今年80岁了,在陈寨村生活了一辈子,家里有三个孩子,前些年从银行贷款把楼房盖到12层高,房租让她与家人吃穿不愁。尽管现在拆迁会分几套房,可她并不想离开,也不指望着暴富。

“那你知道将来陈寨村会变成什么样子吗?”记者问。“听孩子们说,以后陈寨这里会建成商业中心。”老太太说,以前就有不少村民在外面买了房子,这一说拆迁,更多人搬到了小区里,但是不变的是亲切的邻里情,大家也经常没事聚到一起,还设想过以后村子里的变化,“我只要能走得动,肯定会常回来转转,看看村庄里的变化”。

听村民讲,陈寨拆迁赔偿标准为以房换房,三层以下1∶1赔,三层以上6∶1赔,或者按每平方米几百块补贴。用陈寨村民张女士的话来说:“知足常乐,赔得不少,拆迁是为了城市发展,我们也希望村里变得更好。”

正在拆门窗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在燕庄的亲戚跟他说,拆迁虽然麻烦,但是以后住上高层,也挺好的,“你看曼哈顿这一块,现在多繁华,以前那都是啥,乱七八糟的”。在王先生的设想里,未来的陈寨应该也会是高楼大厦,出门都是商场,购物绝对比现在要方便,也要更上档次。

而村民心中对未来陈寨的设想,其实早就有了蓝图。据郑州市规划部门相关人员早前透露,从2013年开始,郑州市规划局已经开始对陈寨等城中村进行研究规划。

从郑州市目前的城改工作来看,每一项城改带来的都是城市设施提升。规划部门透露,结合实际情况,城改后的陈寨,初中、小学数量都会增加。此外,未来的陈寨还有变电站、医疗、消防、绿地等必要的配套设施。据之前媒体报道,自开展城中村改造以来,金水区为城市建设腾出了超过4万亩土地,其中,为市政基础设施和公益事业建设无偿提供土地14913亩,占总拆迁土地的38%。这中间,包含新增的52所中小学、两处医疗设施、5个消防站等。

记者手记

拆走的是脏乱 留下的是回忆

“城中村,灯下黑”一针见血地点出了城中村的尴尬地位。在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城中村就像发展滞后的代名词,由此滋生的问题,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有些人会问,对于城中村,我们除了拆迁,是不是还有其他选择?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整治和改造。我想,对于城中村的“改造”,政府会大胆地引入新的思路,开始新的尝试。

因为整治改造的目的,正是为了改变城中村除了富有之外的所有“糟糕”,让在空间上已经属于城市的城中村也跟上城市发展的节奏,让村民享受到城镇居民已经享受到的各种城市发展的成果和福利。这样的整治改造,应当是城市之幸,更是城中村的租户、居民之幸。

都市化向左,城中村向右。随着城市化发展脚步的加快,城中村的“村里脏乱差,村外现代化”差别愈来愈明显,一个个城中村都在华丽转身,以新姿态出现。凤凰涅槃后的陈寨也必将是一个崭新的面孔。

拆走的是脏乱,留下的是回忆。目睹陈寨的现在,期待它未来的蝶变。(记者/夏萍、袁亚、张晓东)

河南郑州城中村陈寨开拆,曾称“中原小香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综合中国网、东方今报等)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中国城镇化
中国城镇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