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股神”亏空700万潜逃10年 捡垃圾赚30万全买彩票

2018-08-22 15:49:38 据封面新闻8月22日报道,8月14日,潜逃10年后,绍兴新昌人何某在湖州落网。“就差一个数字没对上啊,要不然我就中了一等奖,奖金有600多万呢!”在新昌县看守所接受审讯的何某激动地说。

十年逃债生涯,让这位已经62岁、头发花白的老人神志有些昏聩,唯独提到这件事,他说话都带上了手势。

“股神”炒股亏掉700万

借款踏上逃亡之路

十年前,在绍兴新昌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刘某可谓春风得意,他被周围人尊为“股神”,再加上有事业单位工作做信用担保,源源不断的人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借钱给他炒股,他则支付着他们高低不等的利息,年息30%—60%。

2002起,何某就投身股海,“那时候赚得挺多的,每个月炒股赚的钱比工资多多了”,说起当年股市的黄金时代,他面露怀念之色,“名气也是那时候开始有的,慢慢就有人借钱给我,让我帮他们炒股。”

然而,“股神”的追随者不知道的是,何某的炒股事业正在走下坡路,仅靠不断有新的人借钱给他炒股来维持表面的繁荣,而这种趋势在2007年“股灾”时更是断崖式恶化。

2008年1月,没有新的人借钱给他炒股,资金链断裂,他只能选择跑路。

这些年炒股亏多赚少,妻子已经和他离婚,女儿也已经成年,在杭州工作。只身一人的何某也没和家里人说,独自踏上了潜逃路,一走就是十年。

“受害人中有10万、20万借给他的,最多的一人借给他128万元。” 新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吴捷说,共有50多名受害人,涉案总金额超过700万元。

何某在2008年4月被列为网上逃犯。

十年逃亡赚了三四十万

大部分用来买了彩票

何某落网时,正住在一家只要35元一晚的小旅馆,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吊扇、一张床、一个电视机,卫生间是公用的。

他说自己刚来湖州还没几天。他的家当也是少得可怜,一个彩色蛇皮袋里装着衣服、洗漱用品、被子等个人物品,身上带着全部身家:一万多元钱。他没有手机,他说,“我被偷过好几次,后来就不买手机了,钱都随身带。”

他说,十年来,他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不敢用自己的身份证,他只能靠搭车,有时自己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年纪大了,不好找工作,他只能靠捡垃圾或是打打零工生活。住的地方最好的也就是小旅馆,更多时候是风餐露宿……

就算是这样落魄的生活,十年时间里,何某说自己还是攒了三四十万元,而这些钱,除了最后被捕时留在身上的一万多元钱,其他的钱都被他“拿来买彩票了。”

这十年里,他一有钱就会去买彩票,希望自己能中大奖,然后还钱。“我也知道希望很渺茫,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就在民警押着何某要离开时,他却提出一定要回房间拿一张纸,那张纸很重要。

那是一张皱巴巴、脏兮兮的A4纸,上面何某手写了自己债权人的姓名、电话和欠款金额。“这张纸上不是最全的”,何某说,之前自己有一本本子,上面的记录更详细更全,但是几年前跟行李一起被偷了,“我就只能靠回忆又写了一张纸。”

民警还在他的蛇皮袋里发现了几张纸,上面画着一些类似股票K线图的线条。原来,他也在研究买彩票的规律,“中得最多的一次,是个二等奖,奖金几千块钱,现在想想很可惜,就差一个数字没对上啊,要不然我就中了一等奖,奖金有600多万呢!”

“这十年里你回过家吗?”民警问。

“没有,一次都没有。”提起家人,何某显得比较淡漠,“哪还有脸回去呢。”

进入看守所时,民警问他随身行李要交给谁,他说“交给我姐姐吧。”

民警联系了他的姐姐才知道,她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而流浪在外的何某毫不知情。

民警又联系了何某的前妻和女儿,前妻表示这事跟自己没关系了,而女儿说对父亲很失望。

原标题:浙江“股神”亏空700万潜逃:买了十年彩票,被抓时只剩1万元

分享到
来源:封面新闻 | 责任编辑:唐艳飞
小编最近文章
习近平向柬埔寨人民党主席洪森致贺电
内地资金撤出253亿港元 腾讯下周将迎“关键时刻”
厦门楼市深陷降价漩涡:整栋打折 开发商亏也要卖
北京双胞胎溺亡 事发24小时后又有多人带孩子下海
广东梅州政法委书记彭耀新自缢身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