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儿子死在美达公司”刷屏 涉事方:事故属意外,预付救治金243万

2018-08-29 10:43:04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

日前,微信公众号“儿子在天堂”发布《我的儿子死在了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请还我公道!》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将美达股份推上了风口浪尖。文章质疑事故发生的意外性,控诉美达股份对工伤事故处理失当。

8月28日晚,美达股份发布《关于公司员工工伤事故的情况公告》,站在公司立场上介绍了事件经过。美达股份称,公司垫付全部医疗费用,在相关工伤赔偿金之外给家属适当慰问金。根据公告,家属此前两次分别向公司提出450万元和250万元赔偿金,均被拒绝。

不过,美达股份董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该员工未穿防护服装进行生产操作,确实是公司管理存在一定的缺陷。

公告截图

无异常报警的一次事故

据美达股份公告所述,2018年5月30日12时,新会粤新热电有限公司供应本司的蒸汽因设备故障停供,聚合9条生产线全部停车,至31日零时50分恢复蒸汽供应,各生产线按正常程序开车。

5月31日凌晨约4时20分,8线重新开车过程中,因8线萃取工序的萃取塔排水的流量偏低,并且萃取塔高水位浮球没有报警,当班值班长安排冯卓斌检查8线萃取塔顶部水位状况,4时29分收到冯卓斌在现场电话告知值班长:萃取塔水位超出,塔面有水外溢流情况,双方通话长约1分钟结束,在此间没有听到冯卓斌提及到危害到身体的情况。当时电脑控制画面上的高水位浮球也无异常报警信号,值班长立即调节减少萃取塔入水阀门和输送切片工艺水阀门,减少萃取塔入水量。

约4时40分许,当班两名操作工在四楼电梯口处听到冯卓斌的叫喊声,发现冯卓斌在在三楼洗手间用自来水冲洗,才知道冯卓斌在检查过程中被萃取水烫伤的情况。当班人员立即于4时44分、45分分别拨打“120”呼救救护车,4时55分救护车到达现场,接送冯卓斌到新会人民医院治疗,5时许到达医院。根据治疗情况,经伤者家属、公司与主治医生商议,于6月6日下午转到江门市中心医院治疗;于7月2日转到广东省人民医院抢救治疗。

美达股份:意外事故+伤者意识不足

对于事故造成的原因,美达股份公告分析称,首先,因萃取塔内的高水位控制浮球失灵无报警,萃塔水位超出正常范围,当萃塔水泡之间的水柱压力小于气泡压力时形成沸腾,导致高温工艺水从萃取塔顶部喷出。

其次,冯卓斌在检查时已发现萃取塔顶部出现热水外溢情况,未能意识到可能发生的危险性,未能及时采取远离现场措施,在遇到突发性危险时躲避不及。

美达股份还介绍了对冯卓斌的医治经过:

美达股份表示,本次发生萃取塔喷水是投产30多年以来的第一次,这次发生的主要原因是意外性引起的,间接原因也有伤者安全意识不足的问题,属意外导致的工伤事故。

家属质疑死亡原因

然而,微信公号“儿子在天堂”的文章却质疑事故的意外性以及伤者的安全意识不足问题,控诉美达股份对工伤事故处理失当。

文章称“如果设备依法正常维护,我儿子就不会死!如果派我儿子检查萃取塔情况的时候有合格的配戴衣服,我儿子也不会死!!如果第一时间送我儿子去医院,而不是先开会,我儿子就不会死!!!如果没有隐瞒高温水含有8%的己内酰胺,医院就可以改变治疗方法,我儿子就不会死!!!!”

文章称,美达股份方面在开了近1小时会以后才将死者送到新会人民医院,并向医院隐瞒了烫伤物,说是为热水所烫伤,致使新会人民医院一直按照热水烫伤的情况治疗。同时,在治疗期间美达股份还拒绝了家属的转院情况。

直到6天后,伤者情况转危,美达股份才将其转到江门中心医院。“6月6日13点52分到了江门中心医院之后,医生马上判断这肯定不是热水烫伤,是属于化学烧伤,在这之前美达锦纶公司的负责人从未改口,一直都说是热水,在医生再三强调以及我们家属强烈要求的情况下,美达锦纶公司迫于压力终于说出了真相,这是8%已内酰胺的高温水”。伤者经过两轮转院治疗后,最终于7月24日逝世。

也就是说,家属认为美达股份在这一事件中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美达股份在事故发生后没有马上将伤者送医,而是开会后再送到医院,耽误了一个多小时的治疗时间;二是美达股份向医生隐瞒萃取水的实际成分,仅说明是热水,导致医生采取了错误的治疗方法;三是美达股份拒绝了家属转院的请求,导致病情进一步恶化。

美达董秘:承认管理存在缺陷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对于那么多的“如果”,美达股份董秘朱明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并未干预医生治疗方案,但员工未穿防护服装进行生产操作,确实是公司管理存在一定的缺陷。

谈及,朱明辉表示,烫伤该员工的己内酰胺溶液,是一种弱碱,含量才8%,而正常的己内酰胺浓度要达到百分之九十多。他介绍:“平常的凳子、轮子、泳衣泳裤都是用己内酰胺生产,用手摸是没问题的,(事故原因)应该还是高温热量带出来的(烫伤)。”

对于家属质疑的耽误送医问题,朱明辉向记者表示,120出警、出车都有记录,不存在耽误送医的情况。公告称,发现员工烫伤后,当班人员立即于5月31日4时44分、4时45分,分别拨打“120”呼救救护车;4时55分,救护车到达现场;5时许到达医院。

朱明辉还表示:“员工送医之后一个星期都是清醒的,受伤员工自己以及陪同工友肯定会向医生说明导致烫伤的萃取水成分,不存在家属所说的公司刻意隐瞒的情况,公司也并未干预医生治疗方案,都是配合医院的转院等安排。”

记者注意到,美达股份在5月事故发生时并未披露相关信息。对此,朱明辉表示:“这个事情达不到公告要求,只是现在社会比较关注,所以才主动公告的。”

记者致电一名受聘于上市公司的律师,其认为,上市公司是否应该披露相关信息,还是应以信披规则为准。

朱明辉称:“发生事故的生产线后续生产并未受到影响,目前除了治疗费用之外,没有其他的经济损失。”

据了解,在冯卓斌治疗期间,公司共预付243万元作为救治资金,其中215万元电汇预付给医院作为医疗费,28万元现金用于外购抢救药品和家属住宿开支等。冯卓斌医治无效于7月24日下午3时40分死亡,治疗总费用1988273.61元。

去年曾开展安全生产、职业健康培训

公开资料显示,美达股份是一家化纤企业。主营业务为锦纶6切片和纺丝的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切片、复丝、弹力丝等,属于化学纤维制造业,公司于1997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2017年美达股份营收35.58亿元,同比增长47.6%;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18.69亿元,同比增长11.28%;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55.59万元,同比增长142.72%。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达股份2017年年报中,提到了公司今年开展的培训情况。其中,有关于安全生产、职业健康的教育。

今年上半年,美达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8.70亿元,同比上升11.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55.60万元,同比增长142.72%。

在最新的半年报中,美达股份提到,“公司的经营业绩主要通过控制成本,研发各种差异化产品,提高产品的市场适用性和附加值,以提高利润率。”

自上市以来,美达股份曾经历多次控股股东变更。《华夏时报》报道,2003年控股股东变为广东天健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9月控股股东变更为江门市天昌投资有限公司;2014年9月控股股东变更为江门市君合投资有限公司;2017年2月控股股东变更为青岛昌盛日电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李坚之成为实际控制人。

美达股份所在的锦纶行业整体发展处于快速增长期,但由于下游行业应用开发相对滞后,已造成阶段性产能过剩。该公司在公告中称,“过去10多年锦纶行业的表观消费年增长达到10——15%,但近几年锦纶行业的大量投资,产能年增长高达20——30%,产大于销。行业整体开工率普遍下降到60%左右。锦纶行业产能扩张和产能过剩并存,压价竞争问题突出,生产经营压力非常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奕含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小编最近文章
泳池起冲突男孩家长追至单位 女医生不堪压力自杀
美方施压拒招中国人?荷兰光刻机巨头否认
特朗普打压中国又出新招 阿里首当其冲?
美媒:我们追逐蝴蝶,中国投资未来
最终,澳大利亚还是把华为中兴“踢出”5G建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