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矿老板在济南庭审时当庭翻供 指控警方刑讯逼供

2018-09-15 10:15:15

据上游新闻9月13日报道,“在车上,有人用类似警棍的器具电击我生殖器,两年多不能勃起。”“在办公室里,李某扇了我十几个巴掌后,脱下鞋来想打我。”“看守所管教李某某打了我7次。”

9月11日到13日,河北青龙县金矿经营者王海林涉嫌合同诈骗一案在济南历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上游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王海林当庭翻供称其遭遇刑讯逼供,他向公安机关做的16次供述全不是真实的。

司法鉴定机构对王海林伤情的鉴定意见

公诉机关历城区检察院向法庭提交的“排除非法证据”案卷显示,两名办案民警孙某、李某及看守所民警李某某依法办案,并未刑讯逼供。

审判长当庭表示,合议庭将考虑是否将涉及刑讯逼供的线索转交纪委监委。

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

金矿老板当庭称押送途中遭警方人员电击生殖器

57岁的王海林是河北青龙人,原来在当地经营一家金矿。2016年4月19日,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济南警方刑拘。

王海林辩护人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介绍,刑拘前,王海林和济南历城区人大代表、知名企业家韩某因合同纠纷一案曾对簿公堂。济南中院审理合同纠纷时发现,王海林等人涉嫌刑事犯罪,遂将此案移交济南警方。

2016年4月19日上午9时许,济南民警孙某带队在河北青龙将王海林抓获。王海林当庭称,在高速公路第一个服务区,约十名警方人员将他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后将他推上了车。在车内,他双手被拷了起来,有人拿着类似警棍的器具电击手铐,有人拿着器具电击他的生殖器,有人往他嘴里灌辣椒水。遭遇殴打后他共昏厥了4次,每次都被人用矿泉水浇醒。在高速公路第二个服务区,警方人员三人一组,继续殴打他。他的嘴里全是血,想吐,警方人员不让他吐,让他咽回肚里。

“去了三辆车,一辆警车,两辆民用牌照车,韩某的小舅子开着其中一辆民牌车。至今,我的手、腋窝、腿部、屁股上还有伤疤。生殖器两年多了都没勃起,以前是正常的,现在小便时都疼。民警孙某打了我,一个高个子打得最凶。”王海林当庭说。

内裤作为刑讯逼供证据上交法院

接着,王海林被带到了济南警方的一间办公室内。

王海林当庭称,民警李某的办公室靠近门口处摆着一个脸盆架,脸盆架附近有椅子和桌子。在办公室内李某左右手并用,连续扇了他10多巴掌。接着,李某把鞋拖了下来想继续打他,被办公室内另一名身高1米7多的男子制止。

辩护律师朱孝顶当庭问王海林,李某扇耳光时说了什么话。王海林答,李某问什么,他回答什么。李某说他回答的不对,就动手打了他。

4月20日,王海林被送至看守所。

王海林称,进看守所之前,办案民警交代他在所里不能乱说,要是乱说了,提审时还会打他。进到看守所后,民警王某问完他身上为何有这么多伤,拿着执法仪拍摄了录像。后来,看守所对其进行了体检,但没有全身体检。他换上了看守所统一配发的衣服,但是内裤没有换。在此次开庭前的庭前会议上,他把内裤当作遭刑讯逼供的物证上交给了法院。

“当天,我被送进看守所802监室,同室的其他人也看到了我身上的伤。”王海林当庭说。

审判长当庭同意律师询问刑讯逼供细节

王海林介绍,大约在2016年6月中旬,办案民警开始提审他。一次提审完后,他回到看守所,看守所民警李某某问他说了什么。他回答后,李某某说他回答得不对。随后,李某某坐在椅子上,他蹲着。李某某便朝他大腿、胳膊等处打了20多下。

还有一次提审完后,李某某将他押回后,对同室嫌疑人说,他是诈骗嫌犯,不老实,要好好照顾他。在李某某授意下,同室的两名嫌疑人也动手打了他。

“李某某一共打了我7次。”王海林说。

王海林称,民警刑讯逼供,主要是要让他供述两个虚假事宜。韩某买他金矿进洞勘查时,他将高品质的矿石放入了坑洞中,让韩某信以为真,他的金矿能生产高品质的黄金;让他交代青龙另一名企业家郭某也与这起合同诈骗有关。“逼我,说我放了高品质的金矿石,压根没有。我只好乱说是贾兴给我的金矿石。后来他们去调查,说贾兴早死了,又说我提供死人证据。”

在9月12日的庭审现场,王海林说遭遇刑讯逼供后,他被打掉了4颗牙。为了查验真伪,审判长把王海林叫到了跟前,让他张开了嘴。

辩护人律师朱孝顶在询问王海林刑讯逼供细节时,历城区检察院公诉人试图制止询问。

审判长没有应允,审判长说,这是王海林的权利。

济南市检察院针对央广报道的回应,称警方不准律师会见嫌疑人违规。

媒体报道称金矿老板妻子亦遭刑讯逼供

今年3月召开的庭前会议,王海林就反映了遭遇刑讯逼供。此次庭审,历城检察院提交的“非法证据排除”案卷显示,经司法鉴定,王海林体表和口腔的改变,属法医学尚未解决的疑难问题,难以判断。

对此,辩护人律师朱孝顶要求重新鉴定。

“生殖器不能勃起,够得上重伤。我当庭指控办案民警孙某、李某和管教民警李某某涉嫌刑讯逼供罪、涉嫌故意伤害罪。要求纪委监委部门介入调查。”朱孝顶在庭审现场说。

审判长当庭表示,合议庭评议案件后,会考虑是否将涉及刑讯逼供的线索转交纪委监委。

此外,2016年9月13日,央广网刊发报道称,济南警方不让王海林会见律师,王海林妻子王桂英在4月19日被济南警方同时带走,也遭遇刑讯逼供。

报道刊发不久后,济南市检察院回应称,经调查,警方不让嫌疑人见律师错误,予以纠正;对于报道中的其他问题将进一步调查。

“其他问题就是刑讯逼供的问题,我反映两年多了,有没有结果我不知道,反正是没告诉我。”王桂英说。

分享到
来源:上游新闻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铜陵”号护卫舰即将移交斯里兰卡
山西政法系统“地震” 纪委1分钟内连发13人的通报
小伙“扶人被讹”案双方和解 登报道歉的钱将捐给红会
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去世 享年88岁
美国“求谈”邀请,中方收到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