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86版《西游记》总作曲许镜清 起诉腾讯等侵权使用曲目

2018-11-06 10:00:25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

据海淀法院网11月5日案件快报,因电影《西游之女儿国篇》未经许可在配乐中使用音乐作品《云宫迅音》《女儿情》,86版电视剧《西游记》总作曲许镜清以侵害作品署名权等为由,起诉北京麦田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后文简称“麦田映画”)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后文简称“腾讯”),要求停止侵权并删除下架电影,赔礼道歉并赔偿各项费用共65.25万元。

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许镜清老师为86版电视剧《西游记》中音乐《云宫迅音》、《女儿情》的曲作者。

许镜清

案件快报显示,《西游记》播出三十年来已经在海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云宫迅音》、《女儿情》也随之被广为传唱,已经成为《西游记》的标志性音乐作品。

电影《孙悟空七打九尾狐》和《西游之女儿国篇》系麦田映画和腾讯合作出品。从2015年8月、10月开始,二公司擅自在《孙悟空七打九尾狐》宣传片和《西游之女儿国篇》正片配乐中使用《云宫讯音》(西游记序曲)和《女儿情》,通过腾讯视频等网络点播收费,观看点击率近三亿人次。

许老认为,目前《孙悟空七打九尾狐》已下线,《西游之女儿国篇》仍在线,麦田映画和腾讯未经本人许可,不加原作署名在涉案电影中使用作品的行为,己经侵犯了自己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包括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

据梨视频消息,这两部电影中直接使用了许老创作的原作曲目,并且未曾向许老方面寻求过授权和相关合作意向的讨论,在片中没有相应标识与解说,目前双方律师正在就此事进行交涉。

网友清一色向许镜清老师表示支持,认为麦田映画和腾讯接连两次侵权实在是欺负人。

在1983年至1987年间,许镜清老师为86版《西游记》一共完成了15首歌曲以及上百段音乐的创作,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云宫迅音》、《女儿情》、《天竺少女》、《大圣歌》、《敢问路在何方》等。

而当时许老一共拿到6000多元作曲费,一集250元。在2014年以前,他几乎再没有收到相关的任何版权费用,大大小小被侵权的次数不计其数。

手机彩铃流行的年代,许老曾跟40个网站要求支付使用西游记音乐的版权费用,可最终平均单个网站只支付了200元左右,最低的一个网站仅给了2.7元。

2015年初,许镜清老师也曾发现一公司推出的游戏《新西游记》,在未经许可并不署名的情况下,在配乐中使用了其享有著作权的《西游记序曲》、《猪八戒背媳妇》两首作品,且配乐贯穿游戏始终。最终该公司被判公开刊登致歉声明并赔偿17万余元。

有着非凡艺术成就的许老没有得到应有的版权费用,一生清贫,连有个开《西游记》主题音乐会的梦想,都因为缺钱被整整拖了30年,才在微博网友帮忙众筹的情况下实现。

2016年12月,正值86版《西游记》播出30周年,许老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两场主题音乐会。

演出前一个小时,会堂前等候进场的观众队伍像是一条长龙。

当晚,“孙悟空”六小龄童、“唐僧”迟重瑞、“猪八戒”马德华、“沙和尚”刘大刚,师徒四人也来到现场祝贺。

令人心酸的是,整场音乐会,许老都躲在化妆间不敢进场,他在各处能转悠的地方走走停停。

“圆了我一个梦,一下被幸福替代了,怕自己接受不了。”

直至演出最后,他第一次到台前亮相。主持人问到想对观众说些什么,他说:“我想哭。”

当晚回家,他把自己关在屋里,号啕大哭。

在三十多年的维权路上,“向《敢问路在何方》的演唱者蒋大为讨要版权费”一事让许镜清站上了风口浪尖。

这首《西游记》的片尾曲家户喻晓,可大家只知道演唱者,却几乎无人知晓作曲者。

“据我了解,蒋大为的音乐会基本上都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开头,最后是《敢问路在何方》结尾。”

一次在录音棚的对话中,蒋大为告诉许镜清,自己每场演出费达25万元,每个月都有20来场演出,算下来一年大概能有6000多万。

可作为歌曲的作曲者,许镜清却没能拿到一分钱版权费,这让他愕然,于是才想向蒋大为索要版权费。

听到被索要版权费,蒋大为也一肚子苦水,称这矛盾已经积攒了30多年。

他觉得当初自己录歌时也是一分钱没拿到,而且他是给剧组唱的,不是给电视台唱,也不是给许镜清唱的。

最后还说了句:“他缺乏点法律常识。”

许镜清曾经在采访中坦言,想过自己会被人认为是“想钱、眼红”,但他觉得一首歌就好比一个孩子,“‘词’父‘曲’母,生下来就不易,最后又好不容易长大了,却为别人打工没工资。”

真正让他愤怒的,还是社会上对音乐版权保护意识的薄弱,这也正是他宁愿支付比判决赔付还要多的诉讼费去打击侵权行为的原因。

许镜清收到最多的一笔版权费是韩寒支付的,他在电影《后会无期》中使用了《女儿情》这首歌。

当时一共10万元,扣掉税款和音著协的管理费,许镜清与其他词曲作者每人各分了3万元。

而近几年,让许镜清高兴的是,许多人在使用相关曲目逐渐也开始注重版权意识了。

雪村在《抓贼》这首歌中就大量运用了《敢问路在何方》的旋律,他向许镜清商谈付费问题,许镜清虽然大度表示“不要了”,但雪村还是支付了费用。

2017年的《歌手》总决赛上,李健和小岳岳翻唱了《女儿情》,也提前向许镜清商量。

许老多次在微博上感谢尊重版权所有的使用者

已经76岁高龄的许老,至今仍在维权道路上艰难前行,这回向麦田映画和腾讯提告,除了获取版权费用外,更重要的是许老一直强调的“正名”。

在许老的自传《我为<西游记>作曲》中,他大方吐露自己的私心——如此折腾,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这些经典传唱都是由他创作而成的,他的名字是许镜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阮佳琪

阮佳琪

睡不够 玻璃心 脾气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阮佳琪
小编最近文章
86版《西游记》总作曲起诉腾讯侵权
吴亦凡新歌力压A妹、Lady Gaga,美网民:他谁啊?
特朗普玩《权游》梗 HBO不乐意了
还有比秦岚更喜欢缝礼服的女星么?
这个秋天有点悲 90后已经开始失去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