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宫鲁鸣在篮协没法官复原职?这些年他始终“服从组织安排”

2016-10-20 16:48:59

2016年9月17日,宫鲁鸣在面对央视镜头时说了这样一番话:“我的任命在奥运会结束之后就结束了。我将继续做运动队管理部的工作,退休后做些青少年培养的事情。”

但是,回归运动队管理部这样简单的想法,却无法落实。

10月19日在江苏肯帝亚男篮的一场发布会上,宫鲁鸣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笑着说:“就当是休息吧。”

由于宫鲁鸣此前任职的部门已经进行了竞聘,也有了新的负责人,他将来的工作安排至今没有明确说法。

对于宫鲁鸣,他从未放下中国基层篮球和青少年培养,这份“赋闲”真的是他愿意看到的吗?

2016年6月10日,河南焦作,宫鲁鸣给队员布置战术

一颗中国篮球的螺丝钉

对于宫鲁鸣这些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总有一种特殊的国家使命感。

无论是当中国篮球无帅可派,还是和篮协闹出“薪金风波”,宫指导都始终坚持“服从组织安排”。

带领中国男篮首获奥运第八名,助推中国女篮重新崛起,从在一线时的“风光”到近10年消失在公众视线外的青训工作,宫鲁鸣就像一颗螺丝钉,置身于中国男篮每个需要他的角落。

“很多人将此形容为一个坑。但你能有这个填坑的作用,你能为中国男篮这辆战车往前走,做一点铺路石的作用,我们也觉得是光荣的。”

宫鲁鸣和周琦

离开中国男篮帅位后,宫鲁鸣最担心的就是这批年轻球员未来对篮球的态度。

“你不管任何工作,第一要认真,第二要积极,我说了一个观点,奥运会回来后总结得都很清楚,等回到家,喝两顿大酒,调侃两天,完了一转眼就回到旧社会了,这样就白瞎了。”

宫鲁鸣也留下了不少警句。

就像他在去年出征亚锦赛前激励球员的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活于逆流而上,死于顺流而下。”

而对于现在中国篮球和青训最大的问题,他指出“中国男篮不缺人,不缺钱,就缺练。”

2016年5月6日,2016中澳男篮对抗赛暨奥运热身赛,宫鲁鸣在场边指挥

中国篮球不需要“商品房”

在宫鲁鸣的构想中,中国篮球是一个重建“工地”,球员、教练班子和所有关注于它的人都是其中添砖加瓦的一员。

宫鲁鸣曾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我们盖的不是福利房,所以不是养闲或沽名钓誉之地;不是临时过渡房,也不是跻身小康水平的商品房。中国男篮要的是地标性建筑。”

而对于“地基”,也就是青训和青少年培养,宫指导一直有他的担心。

“这批孩子的身体条件都非常好,有活力有激情,领悟力和可塑性也很强,所以必须尽早指出他们的问题,踏踏实实地打好基础、抓好细节,让他们养成良好的习惯。”

“他们如果打不出来可能有他们自己的问题,但练不出来就是教练的问题。”宫鲁鸣表示。

宫鲁鸣果断弃用了朱芳雨等老队员

但在长沙亚锦赛上,赵泰隆几乎没有太多出场时间;在里约奥运会上,被视为“未来希望”的周琦也几度被按在替补席上,作为替补出场。

前后两次,究其原因,宫鲁鸣指导都说,“年轻球员的心态和态度出了问题,需要调整”。

而在他即将离开中国男篮的时候,他留下了这样一番话,“我觉得要想作为一个优秀运动员,要赶快离开‘网红’(标签)。”

2016中美男篮对抗赛洛阳站,宫鲁鸣和队员们一起向国旗敬礼

退休,自上而下的转折点

宫鲁鸣指导如今的“赋闲“,也多少因为中国篮球从球员到教练再到管理层,都在经历一个变动期。

1957年出生的宫鲁鸣明年就将面临退休。按他的话说,“退休之后我会做些青少年培养的事情。反正这辈子就干这事儿了,挺好。”

另一位同样是1957年出生的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在里约奥运会后也将面临退休。

按照惯例,体育总局各司局中心主要负责人一般会在奥运会后次年的年初进行岗位调整。

自2009年1月起正式接任李元伟、重新执掌篮管中心的信兰成如今在篮管中心主任岗位上任职已满7年。

根据现行公务员法规定,男性司局级干部满60周岁退休,因此信兰成的官方正式退休时间应为2017年年底。

谁来接替信兰成的位置,不仅关系到宫指导的未来工作安排,也关系到中国男篮未来发展的方向。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10月20日报道《宫鲁鸣在篮协没法官复原职?这些年他始终“服从组织安排”》)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董佳宁
专题 > 中国男篮
中国男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