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遭禁赛后俄官员回击:WADA就像是北约国家组成的机构

2019-12-10 12:01:55

【文/观察者网 邓睿侃】

昨天(9日)晚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执行委员会决定禁止俄罗斯参加未来四年的国际体育赛事,而他们留给俄罗斯上诉的时间,只有21天。

自2014年丑闻蔓延以来,WADA在一次又一次对俄罗斯体育届取证、调查、惩罚,俄罗斯运动员也在循环往复的争议中挣扎。

俄罗斯再一次受到罚单,令舆论四起,有人认为这是一场“政治迫害”,而有人认为,这是俄罗斯“应该受到的惩罚”。

一直被WADA紧咬不放的俄罗斯当天也立刻发声,用“私刑”和“歇斯底里”来指责该组织。更有俄官员称,WADA就像“北约国家组成的机构。”

俄罗斯官员:WADA决定“政治化”

英国《卫报》9日消息,一些俄罗斯体育官员表示,他们将对允许“清白”运动员在明年东京奥运会上以中立旗帜参赛的禁令提起上诉。

而数个体育联合会的负责人和政界人士则谴责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决定是“政治化的”。他们的言论,主要针对一些人士有关WADA的禁令无关政治这一说法。

记者谢尔盖·梅德韦杰夫(Sergei Medvedev)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别告诉我这是一个政治决定。是的,它有巨大的政治含义,但它本质上是一个技术问题。俄罗斯(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那些篡改、删除数据库的国家)让WADA别无选择,与世界政治相反,在世界体育领域,制裁是有效的、自动的、痛苦的。”

另外,俄罗斯冰球传奇人物、两届斯坦利杯冠军成员维亚切斯拉夫·费提索夫(Viacheslav Fetisov)在呼吁俄罗斯向国际体育仲裁法院(CAS)申诉同时,也表示这件事情无关政治。

冰球传奇运动员,亚切斯拉夫·费提索夫 @IC Photo

作为反对的声音,首当其冲的就是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

尽管他承认俄罗斯体育界“仍存在严重的兴奋剂问题”,但他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决定称为“慢性反俄歇斯底里”的一部分,这种歇斯底里影响了那些“已经受到惩罚”的运动员。

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议员安德雷·克里莫夫(Andrei Klimov)在接受俄罗斯回声电台采访时说,WADA就像北约国家组成的机构,最新的裁决,“是由一个由北约成员国成员制定的。

安德雷·克里莫夫 @IC Photo

他还暗示,体育只是“加入了乌克兰、叙利亚和其他一些分裂俄罗斯和西方的问题”,“这和体育有多大关系?我不知道。但起码是有关系的。”

另外,俄罗斯体育部长帕维尔·科洛布科夫(Pavel Kolobkov)也持这种观点,在被问及此事时,他表示,“我确实想到了这种可能。”

俄罗斯冬季两项联盟(Russian Biathlon Union)主席弗拉基米尔·德拉乔夫(Vladimir Drachev)在接受俄罗斯一家国有电视台采访时表示,WADA这个决定“极其错误,带有偏见”,“这个决定是政治性的,与体育无关。体育应该远离政治,优秀的运动员应该代表他们的国家参赛。”俄罗斯击剑联合会前主席、国际击剑联合会主席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则认为“反兴奋剂剂的斗争可能已经变成私刑”。

“俄罗斯全力上诉”

今年9月,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斯坦尼斯拉夫·波兹尼亚科夫(Stanislav Pozdnyakov)就曾担心,俄罗斯1月提交给WADA的运动员数据比配问题可能会影响到该国参加包括东京奥运会和卡塔尔世界杯等一系列世界大赛。

去年12月,俄罗斯本该将国家反兴奋剂机构中所有的运动员数据提交给WADA。但直到今年1月,该国才将所有数据提交。之后,WADA表示,他们发现俄罗斯提交的运动员数据存在问题。

俄罗斯国家药检实验室 2016年5月 @IC Photo

一系列事件导致WADA对已经因受到兴奋剂丑闻惩罚的俄罗斯,再次开启了深入调查。

但在俄罗斯体育部长科洛布科夫看来,WADA的调查是有问题的,他认为将莫斯科实验室的数据与在逃医生格里戈里·罗德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提供的信息进行比较,本质上是不可靠的。(罗德琴科夫是潜逃到美国的俄罗斯兴奋剂事件举报者。)

科洛布科夫在周一(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俄罗斯一切行动都是按照WADA的规定。

他指责该机构使用的证据,是罗德琴科夫提供的“非法”数据,“将我们提供的数据与罗德琴科夫提供的数据进行比较是不切实际的。因为这些数据是非法的!它是由一些未知和不可靠的来源所构成的。”

在逃医生格里戈里·罗德琴科夫 @IC Photo

他还质问WADA,“所有对俄罗斯的指控都给予罗德琴科夫的数据,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根本无人知晓。为什么没有人觉得这些数据有争议?这也无人知晓。”

科洛布科夫还指出,目前为止,俄罗斯还没有收到他们向WADA索要的,有关罗德琴科夫数据的所有关键信息,以及为什么改组织相信这些数据是“真的”的理由。

德国《明镜》周刊说,WADA并没有解释俄罗斯伪造数据的证据,也未披露他们如何获得数据的细节。对于该刊的问询,WADA没有回复。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指责WADA一直持双重标准。该报说,“有美国体操运动员一直使用精神兴奋剂进行所谓治疗,并已凭借于此取得一系列胜利。但从WADA的角度来看,这种游戏合法且正常。”

波兹尼亚科夫表示WADA的决定“不充分、不合逻辑”,他发誓要尽其所能,让俄罗斯运动员在自己的国旗下参赛。

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波兹尼亚科夫 @IC Photo

“我们深信,如《奥林匹克宪章》所述,俄罗斯运动员应该作为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挑选的成员参加东京奥运会,”波兹尼亚科夫说道,“WADA的出行业侵犯了俄罗斯体育组织的权利。”

俄罗斯跳高世界冠军玛丽娅·库吉娜(Mariya Lasitskene)谈到WADA禁令时称,她将继续证明俄罗斯体育的“存在”,就算以中立身份参加国际赛事。

玛丽娅·库吉娜 @IC Photo

“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今天发生的事真是耻辱,‘一切都会好起来’这种话我是不会相信的。”

谈到未来,她表示,“我要为竞技的权利而战。我从来不打算换国籍啊,我会在自己的跳高领域证明,俄罗斯运动员在体育界依然有话语权。”

WADA决定可能毁掉孩子的梦想

今日俄罗斯(RT)9日报道称,一些知名运动员或体育人开始担心,WADA的禁令将牵涉到无辜之人,尤其是初出茅庐的小将。

美国著名拳击手罗伊·琼斯(Roy Jones)称这个决定会是一场灾难,“这会非常糟糕,这是在夺走孩子们的梦想。其中一些孩子根本与(兴奋剂丑闻)无关,请别惩罚他们,他们有自己的梦想,去奥运会或去世界杯,为自己的国家而战。”

“是这样的,如果你因为一两个项目中有兴奋剂丑闻,而将所有人禁赛,是不公平的。”琼斯补充道,“兴奋剂对一些项目并不适用,比如花样滑冰,类固醇(一类的兴奋剂)根本起不到作用,你们为什么还要禁止?”

退役奥林匹克速滑选手、俄罗斯议会现任议员斯维特拉娜朱罗娃(Svetlana Zhurova)对俄罗斯电视台说,这个决定“伤害了我作为运动员的个人感情”。她质问,“为什么要把兴奋剂丑闻的责任推给一个15岁的女孩、推卸给优秀的花样滑冰运动员、花样游泳运动员或甚至没有传出过兴奋剂丑闻的运动项目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邓睿侃

邓睿侃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邓睿侃
专题 > 俄罗斯之声
俄罗斯之声
小编最近文章
俄官员:WADA就像是北约国家组成的机构
去年全球军火百强交易总额4200亿美元,美国占59%
第一个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冠军,“超级甜”
他俩“一唱一和”,要求世行停止向中国提供低息贷款
三年两冠,申花打破足协杯“魔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