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贤洙接受韩媒专访:或许唯有放弃短道速滑,才能平息争议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21 17:09

(观察者网讯)韩国短道速滑队的昔日英雄、刚刚卸任中国短道速滑教练不久的安贤洙近日首度就近期风波接受韩国媒体专访。据韩联社3月20日报道,采访中,身处舆论中心的安贤洙坦率表示,可能唯有放弃短道速滑才能平息各种争议。

韩联社报道截图

从因在中国队拿下冬奥首金的混合团体接力赛中表情“太开朗”,背上“卖国贼”的骂名,到因短道速滑“判罚争议”被网暴,祸及家人,韩国网民针对安贤洙的非难甚嚣尘上。即使在北京冬奥会闭幕后,韩网舆论也没放过安贤洙,不仅传出他“因俄乌冲突被抽调参加俄军”等谣言,还有人让他为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负责”。近日在中国,安贤洙妻子禹娜利(音)也因其个人品牌网站上将台湾列为“国家”,触了众怒。

3月19日,在首尔一家饭店,安贤洙罕见接受韩联社专访,围绕自身的各种争议吐露心声,并坦诚回答执教中国队的理由。

安贤洙接受采访。图片来源:韩联社

“如果想理解担任中国国家队教练的背景,首先要回顾一下加入俄罗斯国籍的过程。”安贤洙说,每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都会以同样的标准做出选择——自己深知无法远离短道速滑运动,以此来选择人生的道路,因此会在2011年加入俄罗斯国籍,而执教中国队也是如此。

对于加入俄罗斯国籍的理由,安贤洙说,当时所属的城南市厅队因财政问题解散,自己由于伤病没有取得好成绩备受质疑。但当时俄罗斯抛来橄榄枝,且诚意十足,所以自己选择接受这份邀请。

安贤洙在采访中强调,自己在韩国国内没有受到不公平待遇,同韩国冰上联盟的关系也不紧张,绝非因为所谓的“派系斗争”才加入俄罗斯国籍。他表示,作为短道速滑选手,自己是为了在良好的环境继续从事这项运动而选择入籍,成为中国队的技术教练也是以同样标准做出的决定。

安贤洙透露,自己曾考虑在2019-2020赛季复出,但在世锦赛首轮比赛后发现体能出现问题,遇到了瓶颈。在决心告别赛场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中国队的“橄榄枝”“在中国,我提议一边和选手们一起滑一边指导,也恰好可以整理自己想法,所以答应了。”

对于决定执教中国队前是否考虑过韩国民众的不满情绪,安贤洙直言,自己只是为了能够更好从事短道速滑运动,这一次也只是在他可以选择的范围内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其他的都不会去考虑。

韩联社还问及了韩国短道速滑队在本届冬奥会上的“争议判罚”。对此,安贤洙指出,从其特性而言,短道速滑运动是一项随时可能出现判罚争议的项目。短道速滑赛制允许运动员之间存在身体接触,所以裁判判决“会产生绝对影响”。“所有选手都会抱着小心判罚的心态参加比赛,但比赛过程中还是经常会发生出乎意料的情况。”

就其妻子的个人品牌官网因将台湾标为“国家”而在华引发巨大争议一事,安贤洙说,当时自己正在韩国休假,完全出乎意料,只能说感到非常遗憾。

他坦言,奥运会结束后每天都会有各种报道,就像自己是不折不扣的“罪人”,感觉自己唯有放弃短道速滑,才能平息所有的争议

安贤洙接受采访。图片来源:韩联社

此外,安贤洙还解释了韩网有关中国代表队在冬奥会中获得“训练优待”的传闻。“事实上,各队的实力将在世界杯系列赛时全部是公开的。”安贤洙说,“作为奥运会东道主的中国队在第一次世界杯比赛时受到了所有队伍、所有选手的集中关注。当时外国队伍对中国队的训练和比赛情况进行了细致的分析。”

他指出,“想在奥运会上改变世界杯时的实力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中国代表队确实因疫情封闭训练了1年多,没能与当地媒体接触。

安贤洙此前在中国直播采访中透露,自己的教练合同在2月底到期。韩联社称,北京冬奥会结束后,安贤洙接到了其他国家队的四年合约邀请,但他选择回到了韩国。他说,2020年受疫情影响一直待在中国,没能回韩国与家人团聚,短时间内将做好父亲和丈夫,尚未制定下一步计划。

当记者问到是否愿意为韩国选手担任教练时,安贤洙表示,韩国是他职业生涯中待得最久的地方,也是自己受到喜爱的地方。“无论在什么位置、什么立场,只要有机会,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我都会竭尽全力。”不过,对于近期韩媒有关他将在韩国国家队作为教练复出的消息,安贤洙斩钉截铁地表示:“目前还没有任何说法。”

2月5日,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金善台(前排左一)和安贤洙(前排左二)在中国队拿下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项目冠军后欢呼庆祝。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联社称,安贤洙的运动员生涯堪称辉煌。2006年,年仅21岁的安贤洙在人生第二次冬奥会上拿下3金1铜。这不仅让他成为都灵冬奥会夺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也被尊为韩国短道速滑队当之无愧的一哥。但他放弃在韩国的所有荣誉于2011年加入俄罗斯国籍,成为俄罗斯短道速滑队中的“维克多·安”。尽管这一行为在国内引发巨大争议,但安贤洙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顶住压力勇夺3枚金牌,成为俄罗斯短道速滑英雄。

但安贤洙的旅俄体育生涯并不长。虽然他曾想将平昌冬奥会当成退役舞台,但受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影响失去参赛资格,后于2020年4月退役。安贤洙再次回到冰场时已转型成为教练,且执掌韩国队最大竞争对手——中国队的教鞭,这无疑让他背负骂名。

长期身处舆论风口浪尖的他,是否后悔过成为短道速滑选手和教练?对于韩联社的这个问题,安贤洙沉默许久。“虽然很累,但不是做了我想要的事情吗?”他说道,“我不后悔,我不会离开短道速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杨蓉
安贤洙 北京冬奥会 2022北京冬奥会 北京冬奥 短道速滑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北京冬残奥会

时政微视频丨冬奥七年磨一剑

2022年04月10日

时政现场说丨弘扬北京冬奥精神 书写冰雪运动华章

2022年04月09日

小编最近文章

03月21日 13:30

摆脱俄气?德国称与卡塔尔敲定长期能源伙伴关系

03月16日 11:04

泽连斯基:必须承认,我们无法加入北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没钱给乌克兰,只能向中国借”

沙利文:中俄这样做“不违反美国制裁”

波兰总理:我们会保护芬兰和瑞典

佩洛西警告约翰逊:撕毁北爱协议,英美自贸协定免谈

国务院任命李家超为第六任香港特首

美媒炒作拜登亚洲行“对抗中国”,中方强硬警告

加拿大禁止华为中兴参与5G建设,我使馆:强烈不满

拜登“撑腰”,芬兰瑞典驳斥土耳其指控